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青年心靈記事(五):不是蜜月的旅行
2018/07/21 00:10
瀏覽1,089
迴響2
推薦35
引用0

上一篇:〈青年心靈記事(四):Superwoman
下一篇:〈青年心靈記事(六):疑問與決心

(音樂:Try to Remember)



在美國從事運輸規劃研究的學者,有兩個重要的年會,一個是美國國家科學院與工程學院屬下的運輸研究委員會(Transportation Research Council),每年一月在華府召開的年會,除了學術研討之外,聯邦運輸機構的主管都會出席報導聯邦政府的運輸政策。這是他當了博士研究生以後,就經常出席的一個會議。另外一個就是美國作業研究學會和管理科學學會的聯合會議。這兩個學會的聯合會議是為學者、學生、以及工作者交換研究心得,因此對發表論文的審核標準從寬。

1976年春天的聯合會議在佛州的德通納海灘舉行,他有兩篇報告要在會議裡發表。他邀了若梅同行,因為他們當年在明尼蘇達州大哥和嫂子那裡結婚以後,不曾有過蜜月旅行。而且德通納海灘一向是美國大學生春假瘋狂的聖地之一。

他跟若梅說,到了德通納海灘以後,離佛州州大的所在地塔拉哈西不遠,他試探性地問,要不要順便去看看思婕?到底若梅和思婕以前是最好的朋友,若梅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他們在開會前兩天就搭飛機從芝加哥到德通納海灘,開會的旅館就在海邊上。他們的房間在九樓上,窗外望去,是大西洋一片蔚藍的海水。傍晚在旅館的飯館用過餐,他提議到沙灘上散散步。

三月裡海風還帶著幾絲涼意,兩個人手握著手、肩靠著肩,順著海邊一路走下去。因為不到大學春假期間,而且天氣還冷,海灘上沒有幾個遊客,連海鷗都不見踪影。兩個人也沒說什麼話,只是偶爾對望笑著。想著五六年來,兩個人一起走過的路,如今終於稍稍苦盡甘來。一會兒太陽西下,氣溫驟然急降,兩個人這才匆匆趕回旅館。

第二天一早,他們租了部車子,一路往塔拉哈西開去,沿途都是高速公路,四個鐘頭左右就到了佛州州大的校園。順著思婕給他們的指示,他們很順利地找到思婕住的結婚學生宿舍。思婕的先生大學畢業,又念了研究所,得了碩士學位以後,卻嚮往軍旅生涯,參加海軍陸戰隊去了。如今思婕帶著一歲不到的孩子奧利佛住在宿舍裡。

思婕聽到他們的來到,很高興地開了門,原來她已經準備好簡單的午餐,正在餵食奧利佛。奧利佛長得白白胖胖的,微捲的頭髮,是個快樂的小男孩。

等思婕餵完奧利佛,他們三個人在餐桌上坐下,一邊吃飯,一邊談起兩家人這一陣子的事來。思婕說她的先生不久可能會被調到國外去,她自己正在趕博士論文,但是因為要帶小孩,還要教課,所以時間很少。

吃過飯,看著外頭暖和的陽光普照,思婕說校園裡頭有個地方可以聊天曬太陽,他們就轉移陣地,來到校園裡學生活動中心外頭的露台。找了幾張椅子,若梅和思婕在桌子邊坐下,重拾起她們姐妹淘的話題來。他則抱著奧利佛在一旁坐著,聆聽他們的聊天。奧利佛很乖,大概是陽光的暖和加上剛吃過飯,坐在他的膝蓋上靜靜地就睡著了。

這樣過了一兩個鐘頭,若梅說他們應該上路了,大家走回到思婕的宿舍,說了再見,他和若梅就開車順著原路,回到德通納海灘。一路上或許是累了,兩個人都沒有多說話,他誇說奧利佛長得很好很乖巧,若梅也沒有答腔。

接下來的三天,他為了全天的會議行程忙著,論文順利地發表了,有幾個人對他的研究似乎很有興趣,跟他要了論文稿子和名片,說以後繼續聯絡。會議期間,他怕若梅無聊,替她訂了幾個一日遊和半日遊,但是若梅似乎沒有什麼遊興。

會議終於結束,在最後一個晚上,他和若梅到旅館附近的一家溫馨的館子用餐,他問若梅這次旅行感覺如何,但是若梅並不作答。

吃過了飯,他說回房間以前再到沙灘上散散步吧。兩個人走到海邊,海風涼意依舊,他伸出手來挽若梅的手臂,若梅竟然把他的手甩開,然後淚珠就簌簌流下,嗚咽地說著:「你來這裡,就是為了看思婕,對不對?現在看到了,你可滿意了吧?」

這樣的反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說怎麼會呢?我們結婚這麼多年了,難道你還懷疑我們之間的感情嗎?你看思婕不是都已經結婚,而且有孩子了。

提到孩子,若梅更加的生氣。她說:「看你抱著奧利佛幸福的樣子,好像恨不得奧利佛就是你和思婕的孩子吧?」

叫他不知道如何回答,原來還是為了要不要有孩子的事生氣。

若梅當時的心情,他還是多年後才逐漸明瞭。兩個在大學時期的密友,思捷結了婚、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而且還正在努力的攻讀博士學位;相較之下,若梅雖然也結了婚,先生卻建議不要生育兒女,而她本想讀營養學博士的念頭,也因為顧及家庭而放棄,和好友的境況一比,依若梅好強的個性,她的悲從中來,是可以想見的。

回程的飛機上,若梅還是生著氣,不跟他說什麼話,唯一丟下的一句話是:「這趟旅行,你如果再說是蜜月的話......。」

Try to Remember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life was slow and oh, so mellow.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grass was green and grain was yellow.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you were a tender and callow fellow.
Try to remember, and if you remember,
Then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Try to remember when life was so tender
That no one wept except the willow.
Try to remember when life was so tender
That dreams were kept beside your pillow.
Try to remember when life was so tender
That love was an ember about to billow.
Try to remember, and if you remember,
Then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follow.

Deep in December, its nice to remember,
Although you know the snow will follow.
Deep in December, its nice to remember,
Without a hurt the heart is hollow.
Deep in December, its nice to remember,
The fire of September that made us mellow.
Deep in December, our hearts should remember
And follow.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Lansing
2018/07/22 16:14

重點在:

是”他”提議去看思婕

哈哈,抓到節骨眼了。 mushiner2018/07/22 23:30回覆
1樓. Lansing
2018/07/21 22:29
啊,難為若梅了
謝謝 Lansing 能夠體會若梅的心情。 mushiner2018/07/22 04:4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