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連載小說】生命之章(4)
2020/04/10 09:10
瀏覽525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跟城市比起來,綠林環境保護區實在是太不方便了。阿基走在樹林當中,抱怨起來。

兩邊都是樹林,腳下都是泥土,都已經快西元三千年了,還有這麼難走的地方。方才來的時候,他沒有察覺,只是一心跟著小宇和塔兒,現在小宇被他解決了,塔兒也被他關起來了,他的心情一鬆,開始有空抱怨了。

因為走得很急,所以他的呼吸,都是芬多精的味道,頭上還有鳥兒飛過,而方才走過的地方,都是泥地。

小宇和塔兒幹麼住在這鬼地方?是方便小倆口過活嗎?

阿基心裡不斷嘀咕,他來到了方才攻擊小宇的地方,小宇的身體還在,方才他跟塔兒說小宇已經死亡,其實他也不確定。阿基走上前,看到小宇和方才他離開的姿勢是一樣的,安心多了。

應該是死了吧?這時,他才有空去確認,他伸手探了探小宇的鼻息,還有他的頸動脈,都沒了跡像,那麼,該把屍體藏起來了。

阿基抓著小宇的雙腿,往草叢間走去,綠林環境保護區由國家守護,不得破壞環境,那麼,就塵歸塵、土歸土吧!

阿基將小宇的身子不斷的往矮樹叢裡拖,行至他再也進不去的地方,他雙手一鬆,小宇的身子也因為這般拖行,臉上和手上都劃出好幾道痕跡。

阿基把落葉不斷的往小宇的身上覆蓋,蓋得差不多的時候,把自己手腕的攜帶型裝置,丟到小宇身上,再繼續用落葉覆蓋。

如果他想要取代小宇的話,最好的方式,就是丟掉過去的自己。

他戴上小宇的裝置,滿心歡喜。雖然這個裝置是由國家所配給,但腕帶可以依個人喜好而改變。而這個腕帶光滑又有質感,和他那個粗糙的腕帶無法比擬。

他和小宇,果然是不同世界的人啊!

那麼,他即將走向小宇的世界,那個可能比他想像的還要好的生活,思及至此,他用更多的樹枝來遮蔽小宇的屍體。

好不容易結束後,天色也已經暗了,這裡不比都市,路徑也不熟悉,他還是快點回去屋子裡吧!

塔兒正在等著他呢!

阿基抹了抹汗水,看著已偏西方的太陽,踩著僅餘的夕陽,他來到了小宇和塔兒的家中。

輸入密碼,他走了進去。

「我回來了。」

在屋子中間,正在昏睡中的塔兒突然驚醒過來,阿基慶幸他在離開之前,有先在她的嘴巴塞了一塊布,要不然尖叫的話,不知道附近有沒有什麼人,恐怕會被吸引過來。

塔兒滿臉淚痕,看起來十分狼狽。

「珍妮……沒事了……」

塔兒疑惑的看著他,阿基突然發現,他在無意中喊了珍妮的名字,趕緊掩飾:「咳咳……嗯嗯……」他走到廚房,取出杯子,按了水龍頭的過濾鈕,喝了起來。

這裡所有的東西,他都知道它們的功能,他在賣場待了那麼久的日子,雖然只是進行包裝及檢核,但每樣商品就算不記得一清二楚,也明白使用方式。

那些高昂的消費產品,他終於可以自己使用了。

打開冰箱,阿基發現裡頭有些生鮮,可以煮些料理,而不用吃著機器做出冰冷的食物了,阿基感到開心。

有家真好,有女人真好,溫馨的感覺真好。

阿基拿起一罐酒,快意的暢飲起來。這種飲料,因為點數太高,所以像他只領著基本開銷點數的人,是很少購買的。畢竟,選了一瓶酒,未來的三天他就沒有任何的飲料,包括白開水可以選擇了。

而這味道,他曾經嚐過,那是幾個點數收入較高的同事購買的,有人好心的請了他一口,沒錯,就是一口。

不同的味覺刺激,讓他感受更為強烈。

同時,他也知道,數數不夠的話,他連這口強烈的刺激都嚐試不起,他那時候就發誓,有一天,一定要暢飲到底,不管是什麼手段。

這一天,來了。

阿基走到塔兒的面前,坐了下來。

塔兒還是那副哭泣的臉,她的眼角含淚,楚楚可憐啊!阿基伸手,將她嘴巴裡的布拉了出來。

塔兒用力的深呼吸,現在的她,已經知道自己陷入了絕境,而小宇不可能來救她。

小宇……

阿基看著塔兒,又喝了一口酒,半晌,塔兒悠悠的問了:「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嗯?」

「我們不認識你,跟你無怨無仇,不是嗎?」

「嗯……好像是……」

「那為什麼……」

「只是……剛好而已。」

「什麼?」

「我一直有個夢想,就是像現在這個樣子,有一罐酒可以喝,可以坐在這麼柔軟的沙發,」他還屁股跳了跳!「可以住在這麼好的房子,還有……你。」

「什麼?」塔兒仍然不解。

「就在我在想,我該怎麼樣,才能獲得這一切的時候,你……還有你的男人,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塔兒睜大了眼神,不可置信的道:「你說……什麼?」

「很簡單,我只是想要一個更好的生活,一個家、一個女人,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你就出現在我的眼前!」阿基裂嘴一笑。「所以我在想,也許,我可以擁有你。」

塔兒不敢相信,阿基就這樣擅入她的生活、她的世界?

「那……小宇?」

「喔!他只是個多餘的人。」

塔兒痛心的閉上眼,小宇……她所心愛、選擇的男人,在阿基的口中,就像一團垃圾一樣。

「不要這樣……」她哀求。「放開我。」

「不!」

「求求你……」

阿基又把布塞到塔兒的口中,喝完手中的酒,走到廚房,找出幾樣熟食,利用微波爐加熱,雖然這和他想要由女人親手做的,熱騰騰的食物有些出入,不過,比起他之前都吃些冷冰冰的食品已經好很多了。

或許塔兒可以幫他煮一頓晚餐。

不過,不是現在,阿基很明白塔兒現在不會答應的,他希望塔兒是像小時候他所看到的母親一樣,在端出菜肴時,是笑臉盈盈的,那是母親對待兒子,還有家人獨特的神情。

思及至此,阿基又道:「你們還沒有生小孩嗎?」

塔兒沒有回應。

阿基想到他方才才將她的嘴巴塞住,她自然無法說話,趁食物還在加熱時,他過去將她的布條扯下來。

「對吧?你們還沒生小孩?」

塔兒只能點點頭。

看來他的選擇沒錯,通常有了小孩,甚至是生了女孩的家庭,家長總是迫不及待,像是昭告世人,推出來獻寶,通常親密度那麼黏膩的,中間很少有小孩子在作怪。阿基這麼問,無非是想肯定猜測罷了!

他笑得更開心了。

「太好了。」他伸出手,摸了摸塔兒的臉,塔兒嫌棄的別過了臉。

塔兒有沒有生過小孩,他並不在乎,如果塔兒生過小孩,表示她的身體很健康,那麼,她如果生出他的小孩,他就可以父憑女貴,更消遙了。阿基開心的合不攏嘴。

塔兒露出痛苦的表情,她嗚咽:「放開我……我……我受不了了。」

「嗯?」

塔兒望著其中一個方向,那是扇普通的門,阿基覺得疑惑,往前走去,開了門,看到裡頭的環境,頓時明白了。

「那,我讓你上廁所,不過……你給我乖乖的,知道嗎?」

塔兒點了點頭。

她很明白,再怎麼說,她是個女人,而他的力氣比她大。

阿基放開了她,因為被綁太久,塔兒手麻腳也麻,差點站不起來,她拒絕阿基的援手,緩緩的向廁所走去。

阿基很放心,他看過了,廁所裡頭沒有逃走的地方。他只要盯著門口就可以了。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