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相親》
2019/09/05 08:21
瀏覽677
迴響0
推薦32
引用0

「阿惠啊!阿惠啊!」

嗯?

正準備偷懶的阿惠,突然從樹下驚醒過來!該不會被老媽發現她在睡覺吧?阿惠從樹下打了個呵欠,伸了個懶腰,吸了口氣,假裝很有朝氣的回應:「在這啦?」

只見老媽興沖沖的走了過來,阿惠連忙說:「我不是偷懶,我只是先喝個水……」她拿起身邊的保溫瓶打開喝了起來。

昨天她搞電腦到半夜兩點才睡,早上五點就起來協助家裡把仙草拿出來,放置在農地兩側的水泥地上,等太陽升起來之後曝晒,阿惠覺得她已經很對得起老媽了

「卡緊,阿媚姨來了。」老媽喜滋滋的道。

「阿媚姨?」阿惠一時恍神,隨後才醒了過來,就是那個很愛往他們家跑,不賺到他們家媒人錢誓不罷休的阿媚姨喔?

「她來幹什麼?」

「人家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你快點去。」老媽說著,就把阿惠往前推,一早起來,根本還沒梳洗的阿惠就見到阿媚姨穿著碎花紅色上衣,藍色褲子,別著紅色的髮夾,只差手裡沒再拿個手絹,一扭一扭走了過來。

「阿惠啊!」阿媚姨熱忱的招呼。

阿惠看了一下手機,現在……早上五點四十九分,平常這個時候,她一定在床上呼呼大睡,要不是這幾天家裡農忙,加上學校才剛開學,沒什麼事情,所以她這兩天在家裡還是幫忙農田。

阿媚姨來做什麼?阿惠心裡想著。

「阿惠啊!卡緊卡緊,趕快去打扮。」阿媚姨催促著。

「要打扮做什麼?」阿惠莫名其妙。

「上次我跟你講的那個阿國啊!人家中午要跟你吃飯啦!你今天一定要穿水水,抹一下胭脂,才會顯得有氣色。」阿媚姨滔滔不絕的講著:「到時候啊!那棟透天就是你的了。」

阿惠嫌惡的看著阿媚姨,她還沒放棄啊?

想當初阿媚姨來到他們家,告訴他的父母,阿國的父母對她有多滿意,她就已經不耐煩了,而阿媚姨還很「好心」的說:「我已經幫你要到了一棟透天,就在高鐵附近,你一成為他們家的媳婦,那棟透天就是你的了……」

看著阿媚姨興高采烈的嘴臉,阿惠當時的心裡就猛犯嘀咕:透天?屋子我也有啊!工作了這些年,阿惠也有小有存款,她所每一分錢都是自己掙來的。雖然沒有阿媚姨嘴裡那個阿國家裡什麼房子十幾棟,土地上百甲,但人入土,不過就是兩、三塊榻榻米的位置,是能用到多少地?

當下,阿惠就已經在心裡對這位阿國先生劃了個叉,管他是什麼上市上櫃公司的老闆,老娘我自己家的田地也有兩、三甲,夠吃飯就好!

雖然心下十分不悅,當時阿惠還是堆起笑臉敷衍著,再怎麼說,阿媚姨還是長輩,如果她一時口快,又對阿媚姨說了什麼不敬的話,等下回去屋裡,就會討皮痛了,別看她都四十歲了,老媽還是當她是個四歲的小女娃,有錯時就直接捏臉皮或是手臂。

說真的,一個男人到了三、四十歲,沒有一點小成就,好像也說不過去,雖然阿惠不一定要男方房屋數棟,土地上千甲,但起碼有個穩定的工作,能夠養得起家裡,這個要求不過分吧?再說,有需要的話,她也會幫忙養家,不一定全都由男生支出,畢竟在這個社會上,如果生了小孩,開銷是很大的。

對於自己的未來,阿惠心中早有些想法,只是還沒有遇到跟她頻率對的人,沒遇到還不打緊,問題是自從她跨入三十歲那年,老媽就開始四處幫她相親,活像她是家裡倉庫中那堆銷不出去的地瓜,準備來個清倉大拍賣!

拜託!地瓜營養價值多高?她雖然是從這土裡長出來的,在學校的時候,學生看到她還是尊尊敬敬。

只是如果她反對相親,拒絕跟男生見面的話,老媽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還說她是個不孝女,要早點去死一死之類的話,最後,阿惠不得已只好答應相親。

這不答應還好,一答應之後,每次她從學校回到家裡,就開始說這個男生怎麼樣,那個男生怎麼樣,而媒人們也往他們家裡跑,次數多到快把他們家的門檻磨破了,她還沒找到適合的對象。

「你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結婚?」有時候老媽講到這事,性子一起來,就會對她生氣。

結婚也可以,不結婚也可以,要結的話,總得找到想要的對象吧?問題是那些媒人介紹的,就沒一個是她想要啊!

不要還不打緊,還每下愈況,像這個阿媚姨就不斷稱讚這個未曾謀面的「阿國」老闆,說他公司有多大,年收入上千萬,至於有沒有負債或現金流隻字未提,是說這些也不在媒人婆了解的範圍,要不然就說他們家房子有多少楝,而最讓阿惠對一個未曾謀面的男人如此反彈,是因為阿媚姨笑吟吟說了一句:「那個阿國的媽媽很滿意你,她已經調查過你,知道你在哪邊上班,家世也很清白,而且你又『乾淨』,配得上他們家……」

……

接下來阿媚姨講什麼話,阿惠已經不知道了,當下她的怒火從肚子竄起,溫度上達攝氏三千度!

「乾淨」?什麼叫「乾淨」?她一天洗兩次澡,他們也要干涉嗎?阿惠當然明白阿國的媽媽所謂的「乾淨」是指什麼,那是她珍惜自己,是自己的意志,跟其他人無關,憑什麼讓一個跟她毫無關係的人評頭論足?

在阿媚姨離開之後,阿惠爆跳起來!「不去!不去!我才不要去相親。」

「哎喔!你這個不孝女,我養你這麼大,你連這點話都不肯聽……」老媽開始呼天搶地、痛哭流涕,用著袖子擦拭沒有眼淚的淚水。

即使知道老媽是裝的,但每次老媽這樣,阿惠只得屈服,再怎麼說,她還是老媽的女兒啊!只是那個說她「乾淨」的那個家庭,已經被她從心裡大劃一個叉加上射飛鏢了。

前幾天,正是農曆七月的時候,男方的家人竟然一直約她要碰面?雖然受過知識的她,並不太相信什麼鬼神之說,但處在一個傳統的環境,阿惠知道這邊的人在七月的時候,是不太從事什麼婚嫁,不是提早就是延後,相親自然也不可能了。

當下阿惠沒有多想,只是當時老媽又以淚水相逼,她只好勉強答應,加上在趕稿,她就忘了這回事。

只是沒想到這時候阿媚姨竟然在凌晨不到六點,太陽又大,她又還沒刷牙沒梳頭髮,眼角眼屎還沒清洗的情況下過來,說男方約今天碰面,阿惠在心裡罵了無數的幹,最後是在老媽殷殷期盼的眼神下,勉強說好。

「那十一點的時候到我家啊!你不是有車嗎?過來接我,我們一起去餐廳。」阿媚姨說完扭頭就走,只留下無法反擊的阿惠。

 

************************

 

哎!究竟是為了什麼,把自己搞到這個地步呢?阿惠穿戴整齊,梳了頭髮,擦了口紅,只是想完成老人家的心願,而不是自己的。她只能安慰自己,反正只是相親,只是碰面,又沒有要結婚,就去一下餐廳,讓老媽高興就好。

拿了皮包起身,阿惠拿著車鑰匙準備出門,老媽的聲音傳了過來:「我們阿惠真漂亮啊!這次一定會嫁出去的。」

阿惠看了一下老爸,老爸無可置否,基本上,老爸對她要不要相親一事,並沒有太大的反應,他只要阿惠找到個好人家即可。

和老爸交會眼神,阿惠走了出去,上了車子,發動車子的時候,心裡還是又罵了一聲幹!

為什麼她這個女方還要去接媒人婆?男方不是超有錢嗎?看在阿媚姨是長輩的份上,阿惠準時十一點抵達了阿媚姨家門口。

「阿媚姨……」

「哎喲!阿惠,你終於來了!」阿媚姨也是精心打扮,一見到她就怒叱:「不是說十一點要在餐廳嗎?你怎麼現在才來?」

「啊?你不是說十一點來接你……」

「快點!快點!不要讓對方等太久!」阿媚姨說著,自行上了車,阿惠撇了她一眼,縱使不悅,也先上車再說。

「哪間餐廳啊?」

「你聽我的話,照著我的話走,先直直開,然後再左轉,過兩個彎……」知道阿媚姨不識幾個字,阿惠也就算了,不與她計較,照著她的話,來到了目地的。

阿媚姨又說了:「好,就這裡,停。」

到了?

餐廳呢?

阿惠左右張望,阿媚姨先行下車,到了店門口,指著招牌「阿美小吃店」。

「就是這裡啦!」

……

說好的餐廳呢?怎麼變成小吃店?不是年收入上千萬的上市上櫃老闆嗎?心底不斷murmur的阿惠,將車停妥之後,拿著她自己買的真皮皮包,踩著高跟鞋走了進去。

算阿媚姨還有點良心,在小吃店裡找了個最大的位置坐了下來。只是原本還以為可以吃到大餐、吹個冷氣的阿惠,心底感到鬱結,只好喝著阿媚姨拿過來的白開水解氣。

「哎呀!我們遲到了,不知道對方會不會生氣?」阿媚姨擔憂著。

阿惠看了一下時間,十一點十五分。

只是她開水不知道喝了幾杯?早餐又吃得早,現在已經有點餓了,想要先叫點小菜來吃吃,阿媚姨阻攔了:「男生還沒到,女生不能開動。」

阿惠不理她,吃飯皇帝大,她先叫了兩盤小菜,挾起豆干吃了起來。雖然她一個月會去一次王品,但這小吃從小吃到大,不管是陽春麵還是滷味她也不排斥,照吃不誤。

阿媚姨也不客氣,吃著她叫來的小菜。

只是,菜都吃完了,開水又喝了三杯,她還跑了兩趟廁所,不要說男方,外面連個人影都沒有。

阿媚姨見情況不對,說:「你等一下,我去打個電話。」說著就跑去跟老闆借電話,幾分鐘後,走回來說:「快了、快了。」

是啊!快到十二點了。阿惠翻了翻白眼,只好看著牆上的菜單,想著等一下要點什麼來吃?

幾分鐘後,門外進來一名婦女,阿媚姨站了起來,熱情的上前迎接,然後對阿惠說:「阿惠,這個是阿嬌姨,阿國的媽媽啦!」

「阿嬌姨好。」要有禮貌,阿惠打個招呼。男生應該在停車吧?她想。

阿嬌姨坐了下來,眉頭一蹙。「你們已經開始吃了?」

「沒啦!就只是小菜、小菜啦!」阿媚姨急忙解釋。

阿嬌姨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看著阿惠,上下打量。

「陳小姐喔?」

「欸……」

「不錯不錯,身材不錯,長得也不錯。」說這話時,阿嬌姨又特地看了一下她的屁股。「我們阿國應該會喜歡。」

「請問……阿國先生呢?」基於禮貌還有家教,阿惠忍住氣問。

「他沒來啦!今天只有我啦!我對你很滿意啦!聽說你在清大工作,是也不錯啦!結婚之後也不用上班,在家相夫教子就好。聽說你也沒交過什麼男朋友,人也清白,雖然年紀是大了一點,不過剛剛看你的屁股,應該是可以生啦!反正現在醫學技術很進步,大一點沒關係啦!今天跟你碰面,就是再看看而已,如果沒問題的話,我就找個時間去提親……」

這時候,阿惠的神經終於斷裂,她放下杯子,一個字、一個字的對對方說:「伯母,我屁股大,那是因為我們家族遺傳;我不交男朋友,那是因為我忙著教書、寫論文,所以沒空談戀愛;我是機械研究所畢業,現在是博士後選人,學歷再兩個月就拿到了,我還要教學生,還要準備出書,所以才沒空交男朋友。很抱歉,我不適合當你家媳婦。」

站直身子,阿惠搧了搧脖子,說:「好熱啊!我要先去牛排店吃飯,聽說是anngus等級的。」她昂首走出店門。

阿嬌姨來不及反應,而阿媚姨卻大叫:「阿惠,你的菜錢還沒付……」

阿惠上了車,飢腸轆轆的她,決定先去填飽自己的五臟廟,安撫一下肚皮,至於老媽那邊……回去再說吧!

 

【以上採自真人真事改編,如有雷同,不是巧合。】

【經當事人同意改寫。】

【非當事人請勿對號入座。】

 

後記:第二天,阿媚姨一早又出現在阿惠家中,不屈不撓,可敬可佩,阿媚姨表示阿惠的學歷太高不好嫁……阿惠決定先睡飽再說……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