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說連載】被偷走的孩子(終曲1)
2019/08/12 07:00
瀏覽491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羽諾緊緊地、緊緊地抱著身子,她的視線模糊,好多人影在她面前晃動,她也沒感覺。

她的淚水……沒有止盡。

 

媽媽……

 

她聽到了,那個在夢中,長的很像是茵茵,卻又不是茵茵的小女孩,在呼叫著她。

那股聲音相當輕、相當柔,而她因為太疲憊,所以沒有聽到……不,她聽到了,只是她太累了,只想休息,所以沒有領會過來。

 

媽媽……

 

那個聲音一直在叫,在每一個沉睡的夜裡,都一直叫、一直喊……只是她讓它消失在黑暗裡了。

 

媽媽……

 

「媽媽。」

茵茵出現在她的眼前,她圓圓的小臉蛋靠她靠得好近,拿著面紙,幫她擦去了眼淚。

「羽諾,」清彥也在她身邊蹲了下來。「你還好嗎?」

「欣欣……為什麼在這裡?」她的聲音溢滿痛苦。

清彥沉默了十秒,終於:「你想起來了?」

羽諾抬起頭,看著他,還有茵茵,還有萬哥和書棋,還有這一大片的藍色空間,是清彥親自幫欣欣規劃的。

「欣欣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什麼?」

清彥垂下眼簾,悠悠的道:「你還記得欣欣為什麼喜歡藍色嗎?」羽諾迷惑的看著他,清彥又說了:「你告訴我的,那是欣欣第一次出遊,她超開心的,她來到這裡,幾乎整晚都不睡覺嗎?我們帶著她,早上看了大海,晚上看了星星,回去之後,她把她的東西,通通改成藍色了……」

是啊!欣欣的大衣是藍色的,蝴蝶結也是藍色的,鉛筆盒是藍色的,連便當袋也硬要藍色的。

能夠選擇顏色,她絕對非藍色不可。

一開始,對於欣欣的執著,她有點傷腦筋,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每個人總有喜好,這是很難改變的。正如他們幫茵茵挑東西時,會選擇粉紅色,幫欣欣選的時候,也會拿藍色的,那幾乎是不變的。

那也是欣欣唯一來過海邊的時刻,經驗徹底影響了她。

所以欣欣對萬哥特別的好,那一次,是萬哥找他們一家出遊,一家四口,到了枋山,萬哥的老家。他們在枋山逗留了三天,還到了海邊,那次出遊,成為生命中的美好回憶,而她卻把這份回憶忘記了。

不只回憶,包括欣欣。

喜歡藍天的欣欣、喜歡大海的欣欣、喜歡吃布丁的欣欣、喜歡跟她講話的欣欣

 

「我還以為你會忘了我……」

 

那時候,她信誓旦旦,表示不會忘了她,結果,欣欣就這樣被她壓在腦海,再也沒有浮起,因為痛……

記憶如排山倒海湧起,根本沒給她喘息的機會,一波又一波的襲來,不停地拍打著她,羽諾退了兩步,清見見狀不對,急忙拉住了她,羽諾不但沒有感激,反而大喊:「那為什麼不告訴我,就擅自把欣欣帶到這裡來?」

茵茵尖叫一聲,像是受到極大的恐懼,她往書棋身邊跑過去,書棋立刻抱住了她,像是書棋才是她的母親似的。

書棋並責備的往羽諾這邊望了一眼,而萬哥也說:「羽諾,你鎮靜點,別嚇著茵茵了。」

「你要我怎麼鎮靜?我自己的孩子,我竟然把她忘了?」羽諾抱著頭顱,不停的尖叫!

欣欣的笑容,又湧了出來。

 

媽媽……

 

一聲又一聲,柔軟而甜蜜,欣欣呼喚她多久了?而她卻沒有回應?她不但是個失職的母親,還是個差勁的母親……

「羽諾!別這樣。」清彥抱住了她。

「不要碰我!離我遠一點,放開我,離我遠一點!」羽諾像被燙到似的,開始失控,她發了狂的捶打著清彥,甚至連指甲都用上了,她充滿了怒氣,對清彥的,還有自己的。

「羽諾,別這樣!」萬哥過來將她帶開,書棋則將清彥拉遠。

書棋也知道這件事吧?所以她才會過來這邊,清彥把無法說的話,都向書棋說了,對不對?

羽諾更加生氣了,她的雙眼,像噴火似的瞪著書棋,而清彥則抱著頭顱,茵茵開始哭了起來!

「為什麼不告訴我欣欣的存在?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她尖聲喊了起來!

清彥看起來也很痛苦,他閉上了眼睛。羽諾選擇忽略,她只浸淫在自己的痛楚裡。

為什麼沒人提醒她欣欣的存在?為什麼沒有人在她忘了欣欣的時候,告訴她一聲,她還有一個女兒?為什麼……她會把欣欣忘記?就因為那失去的痛楚與煎熬嗎?

如果她早點知道的話,她就會回應夢中的那股呼喚了。

 

媽媽……

 

「啊!啊啊──」茵茵開始尖叫,放聲大哭!

那是茵茵的尖叫?還是欣欣的?羽諾倏然一驚!

那尖叫聲充滿恐懼、害怕,混雜著欣欣和茵茵的求救,她能夠救哪一個?欣欣還是茵茵?為什麼要讓她選擇?

羽諾像是被什麼東西打到似的,終於停下來,茵茵的哭聲在空中飄散,她在書棋的懷裡,而萬哥也以責備的眼神看著她,被她抓傷的清彥則站了起來,他的臉上、手臂上,都有她尖銳的指甲所劃過的紅色痕跡。

她撤底的失控。

沒有溫馨、沒有甜蜜,在欣欣離去之後,他們這個家,就像積木一樣,抽中其中一塊之後,其它的積木也跟著掉下來,嘩啦一聲,劈哩叭啦……

垮了。

羽諾喘著氣,拼命吸著氣,但氧氣卻送不到她的肺部,像有什麼東西擋住似的,她的呼吸十分紊亂,毫無章法。。

片刻,書棋移動她那個不甚方便的腳,開始撿起掉到地上的圖畫,而萬哥則將桌椅歸位,清彥則站在原地,什麼也沒做,而茵茵……站得離她遠遠的,就像不認識她一樣。

她連茵茵也要失去了嗎?

羽諾停止狂叫,企圖平靜的道:「茵茵,來媽媽這裡……」茵茵沒有聽話,她跑到了清彥的身邊,清彥抱住了她。

羽諾覺得一團亂。

她的記憶回來了,甦醒了,回到真實世界了。

「羽諾姊。」書棋緩緩地開口了:「清彥根本不知道怎麼跟你開口?你……你在昨天之前,有記得欣欣嗎?」

書棋的話無疑像個巴掌似的,往羽諾的臉上,狠狠的打了過去。她被打得好痛,好想放聲大哭。

「你一定想起來了,對不對?我們知道你都知道了。」書棋上前,想要安慰她,羽諾卻揮開她的手。

「走開!不要過來!走開!」

「羽諾!」萬哥也開口了。

「你們全都是幫兇,你們把欣欣藏在這裡,不讓我找到她,對不對?」羽諾大吼!

萬哥有點惱怒:「羽諾,你鎮靜點!」

那些消失的相簿、還有家庭記錄片,裡頭有著欣欣與茵茵照片的手機、茵茵的櫃子裡頭,藍色的手套與圍巾;那條被用的所剩不多的的藥膏……是清彥在淹滅欣欣存在的證據,所沒清乾淨的部份。還有那幾張在茵茵出生前就存在的超音波照片……

欣欣一直存在,用她的方式,向世人宣告她的存在。

她終於明白,為什麼清彥看到茵茵的畫時,情緒會那麼激動?還有茵茵在學校看到她時,突然跑走,不是因為怕她,而是發現她看到了畫吧?那一次,她帶著茵茵去吃布丁,清彥叫她不要講……爸爸說不可以說,不可以說的,是欣欣的存在。

她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周遭的人,像是劉媽媽,還有劉媽媽的媳婦,抱括學校的老師,每個人看到她,都問她是不是上過電視?

她的確上過電視,每個人都認識她了。

大家什麼都沒說,沒有人對著已經失去的她,提起欣欣。世界替她掩蓋這個祕密。

就連茵茵,在拉麵店的時候,發現祕密快要揭穿,趕緊拉著她離開,她還以為茵茵是哪根神經不對?

只要她失憶的一天,他們就不能在她面前,大大方方的提起欣欣,清彥只能和茵茵躲起來,悄悄的提起,懷念那個他們所愛的人。

她的失憶,造成了他們的困擾。

都是這些人,這些人將欣欣從她的身邊帶開。「你們都是兇手──」羽諾突然指控起來。

清彥錯愕的看著她,茵茵也是,羽諾知道不該讓茵茵看到她這麼情緒化的一面,但她已經受不了了。

「羽諾姊,公平點,你明明知道事情不是這樣的!」書棋喊了起來!

羽諾看著她,滿臉怒意,對於書棋,她有心結,而現在這個女人,卻在她的面前教訓她:「清彥他一個人要上班,又要照顧你和茵茵,已經分身乏術了。而你的狀況不並太好,他放得下你嗎?」

羽諾無話可說,書棋說的是事實。清彥的忙碌,她都看在眼裡。

書棋繼續道:「你一定想起來了,對不對?你會提到欣欣,你想起來了……可是,在你沒有想起來的時候,你知道他怎麼過的嗎?」

羽諾一愣。

啊……清彥每天都得上班,他得在公司和家庭之間周旋,他得為茵茵安排好上課的事情,也得在她需要回診時,送她到醫院,他得同時做好父親和母親的角色,這些,她都知道。

同時,也更難忍。

羽諾看著清彥和茵茵互擁,兩個人都在哭泣嗎?而這一切,又是因為她嗎?她對這個家庭毫無貢獻,現在,又破壞他們的寧靜。

她最難忍的是這點。

書棋的聲音繼續傳進她耳朵:「你是失憶的,他是清醒的,還有茵茵,在你的面前,不能提到欣欣,你知道這是要多大的忍耐?」

所以茵茵會把藍色兔子,放到她的面前,像是在玩扮家家酒,假裝欣欣還存在;外出的時候,她會抱著藍色兔子,假裝欣欣還在;睡覺的時候,第一個摟的也是藍色的絨毛兔子,假裝,欣欣還在……

而清彥夜半哭泣,那……不是夢?

他以為她睡著了,而她,看著他……

「他一直在照顧你,怕你想起來,又會開始痛苦,更何況,還把茵茵一直喊成欣欣……」

書棋的話讓她覺得心頭像被刀子在割,難怪……茵茵不敢靠近她,一定覺得她這個媽媽瘋了吧?

羽諾望著茵茵,她的臉藏在清彥的身子裡。

「他不是不告訴你欣欣的存在,是他不能說啊!」萬哥也開口了,他悠悠的道:「你的樣子,他要怎麼告訴你?」

羽諾的淚水還是沒有止歇。

「你失去了欣欣,他也是。」

羽諾的身子忽然一震,她似乎忘了這個事實。

清彥的神情疲憊,看起來相當憔悴,臉色也蠟黃,已經很久沒有好好休息了吧?一向連鬍渣都不留的他,冒出了髭鬚,他抬起頭來,而眼角有著閃光,是……淚水?

她失去了欣欣,他也是。

「我知道清彥很辛苦,」她抱住頭顱,緩緩地開口:「每天晚上,我都夢到欣欣……我不知道她是欣欣,一直到今天,我才想起來她是欣欣……」她哽咽。「她一直、一直在叫我,一直在叫媽媽,而我竟然沒有回應,我竟然……把她給忘了?」

在欣欣還是胚胎的時候,她在她的體內成長,她和她,是相互連繫,是生命共同體啊!

她怎麼會忘了自己十月懷胎,辛辛苦苦生下的小孩?

欣欣甜甜的微笑,是她看過,最甜蜜的微笑了,茵茵當然也是,但欣欣第一個誕生,感受,也更加深刻。

羽諾自責極了:「我怎麼可以忘了她?欣欣一定很傷心吧?我還跟她說過,我絕對不會忘了她的。」

欣欣的面貌逐漸清晰,而她卻在她的記憶消失過……

「我怎麼可以忘了她?怎麼可以?」羽諾的頭往地上一碰,發出了很大的聲響,她要藉由疼痛,不讓自己再忘掉。

「羽諾!」清諾快速的移到她身邊,不讓她再傷害自己。他的眼睛紅腫,聲音哽咽:「你沒有忘掉欣欣,你沒有……我們也沒有,茵茵也沒有,我們一直都記得她,記得欣欣,我們都很想她,沒有人會忘了她,只是……我求求你回到我們身邊,好不好?求求你……」

「清彥……」

「我們已經失去欣欣了,求求你,不要再讓我們失去你……」清彥的額頭抵著她的,毫不顧忌外人在場,痛快的哭了起來。

羽諾閉上了眼睛,任憑淚水滑落下來。

「別忘了,還有茵茵……」

「啊啊啊!啊──」羽諾放聲大哭起來,她沒有再攻擊清彥,只是要把淚水釋放出來。

她好想念好想念欣欣,那個從她生命延伸出去的小女孩。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