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說連載】被偷走的孩子57
2019/07/31 07:50
瀏覽578
迴響0
推薦19
引用0

睡睡醒醒的日子開始了,羽諾開始不知道黑夜或白天,反正醒來,都是在家裡,也沒出去,那麼晝與夜也沒關係了。

而且她知道,清彥會照顧茵茵,所以她很放心。當然她也明白清彥要請假,可是公司有那麼多的假可以請嗎?她已經管不到了,只有清彥在家,她才可以安心。

就算不出去,但還是要吃飯啊!不想出去,等清彥回來煮晚餐,又太晚了,所以茵茵肚子餓的話,羽諾就開始叫便當。

以前她幾乎每天都下廚,到假日的時候,清彥會帶她們到外面打打牙祭,現在則是天天吃便當,等到假日的時候,清彥便會在家裡煮家常菜,他的手藝,也越來越好了。

至於家裡,她也幾乎不再打掃,反正她不會弄亂,茵茵也很乖,玩的話,就乖乖的在房間玩,三、五天掃一次也無所謂。

那些髒亂,只要閉上眼睛就可以了。

不想面對的事,睡著就可以了。

她比較困擾的是,睡著還是會醒來,那個兇手遲遲沒有被判刑、被定讞,也讓她難耐。

法官到底在做什麼?警察到底在做什麼?兇手不是都被收押了嗎?在她關閉與外界的連結之前,社會上不是還討論他們討論得沸沸揚揚的嗎?但是,為什麼沒有一個結果?道德與法律的約束下,她無法成為一個報復的殺人兇手,但始終得不到一個交待。

她只能向清彥詢問,警察跟他連絡了沒有?為什麼後來都沒有再聽到傳訊她的消息?

羽諾實在忍不住,打了電話到警察局,要找當初承辦案件的警官,對方卻不在,接電話的是一個她沒有聽過的聲音,開朗,而富朝氣,當然了,說話也輕快的流出來:「你就是姚欣欣的媽媽?是的,我們已經把所有的證據移交地檢署,只是……你能夠出庭嗎?」

「什麼?」

「你的丈夫說你的精神狀況不太好,有什麼事的話,他跟律師會出庭……」接下來的話,她已經不清楚了。

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出庭指證。她是受害人的母親,也是目擊者、證人,而清彥卻剝奪了她的權利,讓她連為欣欣做一點事的機會都沒有,所以等清彥回來時,她開始咆哮:「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她氣得把杯子往地上摔,完全無法掩飾怒氣。

清彥沒有回答,只是蹲了下來,開始撿拾破碎的杯子。

「你說啊!說啊!」她失吼!

清彥只是將杯子丟到垃圾筒,然後將剩下的細屑掃了起來,如果不掃乾淨的話,不小心踩到會札到腳的。

羽諾氣極!完全浸淫在自己的怒意裡。

她在等待法律給她個交待,而這個機會,卻被自己的丈夫扼殺了,她想要上法庭指證,卻被擋了下來。

她不懂清彥在想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

她一轉頭,看到茵茵抱著粉紅色的兔子,躲在房門後面,一雙大眼水靈靈的看著她。啊……方才她失控的樣子,一定被茵茵看到了吧?她充滿歉疚,語氣放柔了下來:「茵茵,對不起……」

茵茵將門關了起來。

羽諾沒有進去,這是她僅存的一點理智,她不能打擾茵茵,方才她的樣子,一定嚇著茵茵了吧?而那是她最不願意做的事。

她不知道該怎麼重拾茵茵對她的信心?在她的眼中,她一定是個很無能的母親吧?不僅沒辦法控制情緒,也無法照顧她。

她不只有欣欣,她還有茵茵這個女兒呀!

羽諾想辦法振作,試著不再嗜睡,但是當睡眠的渴望湧上來時,她還是拋下了茵茵,回到睡眠當中。只有睡覺時,才能讓她免受煎熬,她才能停止疼痛,她睡睡醒醒,卻是十分掙扎。

清彥看出她的痛苦了,他道:「我想……把茵茵送去給人帶……」

她跳了起來!

「給人帶?什麼意思?」

「你的狀況不太好,又要照顧茵茵,這樣的話,你會累壞的……」清彥將垂落她額前的髮絲,塞到她的耳後。他的語氣平常,就像她和他的悲傷,是不同的狀況。

「我沒事。」她知道,她在逞強。

「你現在是沒事,但是茵茵還小,昨天她為了要吃東西,還摔下來了,不是嗎?」

羽諾沉默了。

是的,昨天早上,她是在茵茵的哭泣聲中醒來的,那時,她正處在深沉的倦意當中,希望睡了,就不要醒來,一記稚嫩而尖銳的聲音,傳進她的耳朵──

「哇!」

羽諾醒了過來。

那是她的本能,最原始的本能,是一種危機意識,一種母性潛能,足以將她從深深的睡眠當中喚醒,她的眼睛一張開,就知道,出事了!

那聲音是欣欣……不,是茵茵的!她跳了起來,身子其實還沒醒,只憑著意志行動。

她跑到廚房,見到滿地的碎屑,不禁呆住了,茵茵整個人則坐在打翻的麥片中,放聲哭泣。

她全醒了。

「茵茵,你在做什麼?」她上前將茵茵抱了起來,放在椅子上,幫她把身上的麥片,全都拍了下來。還好打翻的只是麥片罐,如果是其它具重量的東西,掉在茵茵身上,不知道還會有什麼狀況?

「我肚子餓……」茵茵邊哭邊道。

茵茵的哭泣還是沒停,羽諾卻停頓了下來。

現在……已經很晚了吧?清彥縱使請假,也必須要去公司,要不然怎麼生活?而家裡,只剩她和茵茵,她可以不吃不喝,睡得昏天暗地,忘了今夕是何夕,茵茵還是有她的生理時鐘、生活作息,她還是要吃飯,還是要生活。

茵茵……不能像她一樣。

「對不起、對不起……」她歉疚的道,抱著茵茵,想辦法找點食物給茵茵,不過家裡實在沒有什麼食物,她叫了便當,茵茵吃得津津有味。

而茵茵的膝蓋,也瘀青了。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