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說連載】被偷走的孩子50
2019/07/22 07:00
瀏覽500
迴響0
推薦19
引用0

她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在車上。

離開警局,還有那群媒體之後,她在清彥的車上,他們往萬哥的店前進。時間已經很晚了,他們下午到警局的,到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的事了,現在去接茵茵,不知道她會不會害怕?這算是茵茵第一次,身邊既沒有爸爸、也沒有媽媽的陪伴。

還有欣欣。

他們來到了萬哥的店,為了避免媒體發現,給萬哥帶來困擾,所以他們停在後巷,萬哥開門,讓他們進去。

「茵茵呢?」羽諾終於有聲音了。

「在睡覺呢!」

羽諾跟著萬哥,來到了休息室,茵茵躺在椅子上,萬哥細心的給了她一個抱枕當枕頭,將自己的外套蓋在她的身上,而茵茵嘴角還有食物的殘渣,桌上擺著便當和零食,看來是吃飽才睡的。

睡了也好,這樣就不用面對她的問題,茵茵一定會問他們兩個去哪裡?他們很難開口。

但是茵茵絕口不提那天發生的事,她只是變得很少講話,除非有需要才會開口。像是肚子餓的時候,想要睡覺了,都會找清彥或她。

羽諾輕輕的將茵茵抱了起來,茵茵嚶嚀了一聲,張開了眼睛:「媽媽。」看到是在媽媽的身上,她又閉上了眼睛。

那天回家時,羽諾在車上是抱著茵茵的。

茵茵一直長大,也相當具有份量,但她不會放下,她藉由茵茵沉重、體溫,還有她的呼吸,確認她在她旁邊。

回到家時,她也是把茵茵抱得牢牢的,躺在床上。

只是,那夜,她做了個夢。她很清楚,太過清楚了,她夢到茵茵和欣欣,都被那個男人抓住了。

那個有著詭異笑容,被他的母親說他的精神不正常的男人,變成了兩個,一個抓住了欣欣,一個抓住了茵茵。

「媽媽……」

「媽媽……」

欣欣和茵茵都在哭,她則只有一個,她不知道要跑向欣欣?還是要跑向茵茵?結果那把刀子再度出現,她只能伸手去抓……

她抓到的是茵茵。

「媽媽──」

她一轉頭,欣欣被劃破喉嚨的畫面再度出現,她喊不出來,而她感到手上濕濕的,她低頭,發現茵茵也在血泊之中……

啊啊啊!

羽諾驚醒了過來,她看到床上的茵茵,睡得正熟。

連在夢中,她都沒辦法抓住欣欣……羽諾痛苦的將頭埋進了手掌當中,讓崩潰的淚水讓指縫中流出。

旁邊有動靜,茵茵站在她旁邊。

「媽媽不要哭。」茵茵柔柔軟軟的聲音,認真的表情,讓她心頭一酸。

羽諾無法遏抑一股又一股淚意,從眼睛流到嘴裡,鹹鹹濕濕的,茵茵則去拿了面紙,幫羽諾擦拭,羽諾忍不住,讓它全部流出來。

她努力讓自己不要發出聲音,但淚水肆無忌憚的流出來,像是她的體內,都浸滿了淚水,正一波又一波的釋放出來,但這一波又一波的淚水就像大海,那些波浪不斷的推送,將她的哀傷,一直推送到岸邊,到最後,羽諾終於忍不住放聲痛哭。

她哭得說不出話來,她哭得身子不斷抖動,她……哭得好累,但是哀傷仍然無法止歇,一直湧出來。

茵茵只能拿面紙給媽媽,一張又一張。

羽諾知道自己的樣子,一定給茵茵帶來很大的影響,但她無法原諒自己,連在夢中,都救不到欣欣。

欣欣在她的眼前,再度以鮮血結束。

撕心裂肺不會因為先前經歷過而能忍受,只是再度被巨大的疼痛壓過,然後輾得更碎、更細。

痛到骨髓。

就像是硫酸侵蝕著心靈,一遍又一遍,不過因為痛過而讓忍受度升高,只是更加難耐。

啊啊啊──

看不到欣欣,她只能看著那些照片,還有家庭影片,來解除疼痛。她的手機裡,滿滿的都是欣欣和茵茵的照片,她只要一想到欣欣,就會拿起手機,打開相簿,看著她的笑容,伸手去摸螢幕;她想聽聽欣欣的聲音,就放家庭影片,看著欣欣跑來跑去的身影,然後用她的聲音說話:「媽媽,你看茵茵啦……她又搶我的玩具了……」

欣欣跑著、跳著、笑著、叫著……

只是不再衝到她的身邊,要她抱抱,或是陪著她一起睡覺了。欣欣像是一團空氣,摸不著也抱不著……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