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靈犬包青天 初稿 ( 不定期不定量增補 )
2014/07/06 23:09
瀏覽736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靈犬包青天1 初稿

 

 

    在我們的人生中,總是不乏如此:一個原本陌生的身影,為著某種緣故忽然間走入了……或者躍進我們的生活,和我們有一段或長或短時間的相處,彼此陪伴,彼此觀看,彼此感受,而後在這段時間的盡頭終於步出,永遠地離開了……

    我現在在這裡懷想的,就是其中一個可愛的,獨一無二,特別的一個生命。

分享給沒有來得及和包青天相識的朋友們。

 

 

我在真正看到包青天之前許久,早已看過牠的影像,聽聞其鼎鼎大名。

 

2009年結識禪師之後不久,便被安排了一趟大陸的轉緣之旅。途中緣化師陪伴我們約十天,從雲南,飛至南京又轉北京,她隨身帶著筆電,從筆電的桌面上,我初次見到包青天的大頭玉照。

 

    包青天,頂著嚴正名號的貴賓犬,一頭捲曲毛茸茸地,戴著墨鏡,相隔萬里,在我們這些好奇觀眾的觀看之中。

    後來我才見識到悟善師父命名的奇與俗,他命名的風格獨樹一幟,我從未想過一隻狗能叫這樣的名字,只是私下猜想,禪師將帶在身邊的狗如此命名,約莫是有警醒的意思?或者是補償撫慰之意?

佛家說因果輪迴,說前世今生,包青天何以稱為包青天呢?緣化師說,包青天是久遠之前過去世被包青天誤鍘的忠良。而我曾以為這是托辭,猜想是否這正正就是包青天包拯本人輾轉轉世吧,只是天機不可洩漏而已?但許久之後,再提到包青天緣化師仍舊說是被包青天誤鍘之人。

 

 

    在大陸那趟旅途中,包青天雖並不隨侍在側,但從禪師和緣化師身上都可看到對於愛犬的情感。緣化師簡直是將思念之情溢於言表,說起弟弟紅了眼眶,悟善師父也是時而提起,彷彿念著家人。

    悟善師父將手機裡的包青天與眾人看,一邊讚嘆起來,『包青天怎麼這麼好看啊?包青天是好看第一名……』大概是這樣的言語,略有些微稚氣的得意。

    也曾在一次清晨用餐時,對我們這些剛結緣的人說著,有的狗(或人)他是絕不打的,譬如包青天,如果有人想要離開(或者不想見)他,只要罵包青天一句就行了。

    聽來是備受疼愛的狗兒,也令人想一窺廬山真貌,但後來隔了兩年後,才知原來不止包青天,禪師養的狗兒都是不能打的,算是大忌,這是關於另一起事件了。

 

    緣化師在包青天面前都自稱姐姐,喚包青天為心肝寶貝,心肝寶……在道場裡,眾人說包青天是悟善師父的兒子,法國兒子,當然,還是禪師的徒弟。

在悟善慈心協會的網站裡,有個名為悟善法師的另類徒弟的相片集子,打開一看,裡邊全是一些動物弟子,幾乎是狗,名有:緣來(來錢)、包青天、藍天、白雲、青山、黃河、黑龍江、韓國女人、Lily另外還有一隻養在大陸的白豬,何諸公。

    

    ˙又名孫悟空,˙又名小龍女,˙又名金毛獅王,˙又名丟克……

    緣定師跟我們說,這些狗兒是因為緣份而養,不是特意去買來養的。

   

 

    我初次見著包青天時牠已經十三歲了,狗兒一歲相當人類七歲,所以算是高齡的狗兒,当时它的臉雖呈現些許老態,然而從動作體態看來,非但不像隻老狗,反而相當青春躍動,甚至讓人有種『甜美』感,或許是因為其腳步具有特有的韻律之故吧,尤其由身後望去,再搭配繫於頸間不絕於耳的鈴鐺聲,有些像是輕快踏步的小綿羊。

 

    直到2013,不知誰的轉述,我一直以為包青天身上有四种动物形態,除了狗的本體,還有羊,豬和蛇。牠有羊身、豬鼻,至於蛇,我自己、以及其他人都沒研究出一個名堂,後來是緣化師給了解答,謎底是:緣化師抱著時盤在身上的體態。然而後來才從緣化師那裡聽說包青天身上具有十二生肖的特徵。

 

    在道場,閒暇的時光裡總是會說說狗兒們的事,一些有趣的,好氣好笑的……

曾聽說包青天也是愛漂亮的,每隔一段相當時間,小師父他們會帶包青天去給人剪毛,一段有趣的軼聞是,剪毛回來的包寶寶還走到穿衣鏡前,轉身左看看右看看鏡裡自己的新造型。有人說不好看,牠還會生氣呢。

   

    我自己沒有養過狗當寵物,只聽友人說過每隻狗的個性都是不一樣的。每隻狗都有牠的性格,我在美國道場經驗了六七隻狗兒的性格。

   

包青天是隻份外有靈性、有人性的狗兒,在道場前前後後數個月相處,能看見這隻靈犬特有的品質,譬如說,責任感。

 

 

我在201011月到次年4月,住在鳳凰城道場裡,這裡還住有一個先天身體特別弱的小男孩,冬季天冷,這孩子有時會感冒發燒,請假不上學在家休息。而包青天平日就是小師父常會帶進帶出的,在小男孩生病的日子,包青天進門丁鈴鈴地上來二樓後,總會逕直朝男孩房間而去,到房門口探頭看看裡面,才走到別的地方。平時包青天並不如此,所以我們看到這景象都覺得特別,留下深刻的印象。

 

表現出守護者角色的樣貌,這狀況似乎也同樣發生在我身上。

 

2011的一則日記裡,曾經這樣記錄著:

 

剛從醫院回來時,發現以前沒有的一個現象。

包青天。

牠時常出現在我身邊,時時走來我身邊臥著,當我費力地作著什麽的時候,牠也常會出現,睜著烏黑大眼站在旁邊盯著我看。

就像是個守護者的角色。

我猜想,這都是53師父的指令。包青天是隻很有靈性的狗,常出任務,小師父說,包青天會將它看到的對師父報告。( 53師父能懂動物語,與動物交談)

 

不知是本有的守護天性,還是在悟善師父的囑咐之下,盡忠執行著責任,總之,這現象是如此地在包青天身上展現。

 

在那段時間裡,我剛進行了一場緊急的外科手術,而本就有的脊椎疾患使我行坐站都有障礙;每天,有很長的時間我是躺著度過,用一次餐通常會分成上中下三回合來完成,期間會到餐廳旁的佛堂躺著休息。丟客就不用說,自從前一個志工離開後,為了不落單牠是總是黏著我,除了瞌睡著了稍稍延遲以外。而包青天,有時緣化師來了,沒多久,將牠帶走一陣子,或者幾天,或是她自己獨自又離開,留下包青天和我們一起生活。

 

道場這個房子極大而空曠,幾乎沒有家具,原本主人家客廳壁爐前方即佈置成小小的佛堂,放置佛菩薩雕像、悟善師父法相、畫像擺掛小件等等。這個地方地上鋪著墊子,是我常躺臥休息之處。

 

包青天有時丁鈴鈴跑過來,即使踏上墊子也不大像丟客那樣緊挨過來,而是在稍遠臥下來,時常,牠也採取一個姿態,是我印象最深刻而那是懶洋洋的丟客絕沒有的:在方形的墊子尖角方位向外坐著,我時常望著牠的背影,覺得真是極具守護的Fu

 

      有一天發生了一件讓人訝異的事: 

 

晚餐後的時間,L和我在二樓起居室各自做著各自的事,她在按摩,而我在上網。

在立燈昏黃的光線中,我正尋找幾首youtube上的歌曲。L跟我隨意聊了兩句,我告訴她現在播放的這一首是情歌裡面我最喜歡的之一,而這個版本是張國榮在演唱會上同時獻給台下的母親,以及他的摯愛唐先生,歌曲是,月亮代表我的心。

我本人聽音樂的類型可算是廣泛,不乏許多曲式結構複雜嚴密者,而鍾愛這首,卻是由於其淳美直接,認為是情歌中的情歌。

聊到歌曲,我們便提到悟善師父喜愛的一些歌,我點了知道的幾首一一播放給L聽,後來,讓人訝異的事就這樣發生了…..

我是將筆電放在地毯上上網的,包青天不知從樓下還是哪裡跑了過來,從筆電那頭,俐落直接地向我跑來,直直衝著我的臉來了。

反射動作自然是向後閃避,幾乎後跌,包青天逕直地來作什麼呢…..竟然舔起我的臉來….舔了舔,然後又跑開了。

真是好生突然,包青天大約也知道這些是他親愛的悟善師父喜歡的歌,所以跑來做出這狀甚親愛的動作?

 

我說包青天很有靈性,還有一事可以佐證:

也是在一個夜裡,L和小男孩D,我們像平常一樣晚餐後在一樓客廳佛堂前休息,如常作息談話,丟克也依然伏在一邊打盹兒。這時,緣化師回來了。

緣化師看了眼丟克,忽然說:

丟克要作仙了。

當時包青天也在。聽說作仙,我們開始取笑丟克,說作仙?……丟克這樣也能作仙?….我說,你就每天練睡覺功也能作仙啊……

丟克莫名所以地瞧著我們,緣化師說牠身上的毛變成金色了,不知誰說到了大羅金仙。

然而這意思說的是關於往生。

丟克那段時間身體的確不太好,換算成人的話已是七八十歲歲數,吃著甲狀腺的藥物,腸胃發著炎……

其實丟克和包青天兩個是會有偶發的小衝突的,差不多都是丟克惹起,兩個便互相小吠一下。然而,從緣化師說了這番話之後,包青天卻會時而過去舔舔丟克身上的毛,看來溫情而感性,縱遇到丟克使性子對牠挑釁,卻也忍讓以對。

就像聽懂了人語般地懂事。

 

包青天究竟是一隻怎樣的狗呢?身兼什麼樣多重的身分?我知道牠時光久遠前的身世來歷,知道牠將來離開人世後的去處,知道牠是悟善禪師現世的弟子、護法,是禪師的重要法器,在一次劫難後,才知道也是禪師在人間的一個至為要緊任務。

 

有一天,包青天臥在我們身邊,記得好像是發現牠頸後有傷痕(?),問起才知包青天歷一大劫歸來。原來,一月初的一天,在拉斯維加斯道場負責看顧的緣定師疏忽開了門讓包青天跑了出去,隔了許久時間以後找到包青天時牠是頸後淌血倒在路邊。

不知是老鷹之類禽鳥或是其他大狗所為,緣化師說,如果攻擊的部位不是後頸而是在前面,就性命堪憂,想到倒在血泊中的這一幕景像,我總覺得就像一樁光天化日下路上的兇殺案。

聽著我們講述牠的災難,包青天眼睛也濕濕潤潤的了,包寶寶一定也悲憐自身的遭遇而感到委屈萬千的吧?

L說,出事前約十天師父以未曾有過的慎重囑託他看顧包青天,合掌說著:『拜託拜託……

後來帶到拉斯維加斯時沒想到卻發生了這個意外,由緣化師所述看來緣定師是犯下了彌天大錯,甚至影響了日後包青天的壽命……

照顧好包青天是悟善師父在人間的一項任務,緣化師說,如果包青天不幸喪生悟善師父也就必須要回去。

 

雖然平安度過大難,但後來有很長一段時間,L和我都覺得包寶寶並未完全復原,我們觀察牠的狀況,總感覺帶有相當疲態,直到有一日,緣化師將牠帶去悟善師父身邊,如果記得不錯,好像曾帶到什麼水邊,我猜想那場水的功課一定很好地治療淨化了包寶寶,因為再回來時包青天已然又精神煥發。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生活札記
上一則: 回覆郭孝直先生
下一則: 回首明月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