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兩週加拿大遊 五度與加人談反恐、反帝
2011/06/11 00:19
瀏覽1,088
迴響15
推薦69
引用0

香港人黎太太擁有的 Price of Wales 大飯店

大於半個台灣的安大略湖

從兩棲車舟上看加拿大國會大廈群

五月一日, 美國除去了拉登後, 基地組織揚言報復, 美國自然提高警惕, 人們多少感受到一些緊張氣氛。 剛好妻妹從歐洲到加拿大準備停留數月, 邀我們前往同度兩週假。 我想藉機看看美國北方的「兄弟之邦」,驚恐/防恐情況如何。於是我們四人, 5/16 驅車北上加拿大。 

下午5點左右我們到達妻妹位於安大略 湖西南距離大瀑布不遠處的「湖上尼加拉瓜」Niagara-on-the-Lake 半島上的度假屋。

安大略湖面積19,529 平方公里, 大於半個台灣,湖上尼加拉瓜常住人口 15,000 左右, 一年的觀光客約兩百五十萬。 島上最高級的旅館 Prince of Wales  最當市的飯店 Shaw Café & Wine Bar, 屬來自香港的黎家,據聞該家屬在此地共擁有六家旅館酒店。他們在湖邊的兩棟住宅,一棟門上掛有 字。 

 在半島上我們看到很多中國大陸旅客,都是團來團去,與我們交談,還算友善。  也看到一些日本旅客, 他們的國家還在從地震海嘯復原中,此時他們敢出國旅遊, 想來他們不眈心會被他們的同胞罵不愛日本吧!

 五月25日, 我們五人坐了六小時多的火車到達首都渥大華,鐵路多段沿著大湖, 沿途所見, 盡是平原、濕地, 人煙稀少。 人滿為患的東亞, 如能多移民來加, 既可紓解人口壓力, 又可讓東方人分享這廣大美好的土地。 

四點多到達渥大華, 我們四處走動, 街上所見, 以歐裔白人佔多數,也看到一些貌似第一代移民的非洲人、舉止已西化的東方人。晚餐我們在市中心的 Rideau 購物中心的 Food Court進食, 我們附近坐著五、六個留有絡腮鬍、 貌似中東人種的年輕人,舉止言談昂然一無所懼。 Mall中人來人往的過道上, 一年輕白種女人與一黑種男人長久相擁,頻頻接吻。次日晚間, 我們在街上走動, 也看到類似情形, 看來加國的人種關係似乎融洽。

5/27 日, 在渥大華觀光兩天後, 轉往多倫多,上了計程車前往火車站, 司機蓄短絡腮鬍操外國口音, 他說他移民自阿富汗, 我問他對賓拉登被美國殺死的感想, 他很激動, 他問我: 阿富汗人到美國殺了人嗎?是美國人到別人的國家殺人,他說美國人才是恐怖份子。 我問他Taliban 神學士呢?他們強迫女人全身包在布卡 burka裡,用自殺炸彈殺人, 他又激動的說:布卡是為了保護女人, Taliban 是被美國人迫出來的。早年英國人入侵, 六天內殺了一萬多阿富汗人,最後還是被阿富汗人打敗趕走,  他說美國人最後也會被打敗趕走。 

5/27, 28 我們在多倫多華埠觀光, 該市有六個華埠,僅多倫多一省, 華裔就有三十多萬,加國人口三千多萬, 黃種人口僅次於白人。 29日晨我們上了計程車到火車站,司機移民自索馬利亞旁的吉布提 Djibouti, 就像常見到的南阿拉伯半島與北非的人種,他看起來 是阿拉伯人和非洲人的混血, 他自稱是阿拉伯人。當他知悉我們來自美國後,他大罵小布希前總統, 他說布希死後, 不需經過審判, 會直接進入地獄, 他說布希派兵到伊拉克, 殺了幾十萬人。我問他 對Infidel 一書的作者 Ayaan Hirsi (本籍索馬利亞,以難民身份移民荷蘭, 30歲左右當選荷蘭國會議員, 因與梵谷兄弟的孫子合作拍製一部描寫回教婦女生活的短片, 被同屬回教的難民追殺,逃往美國藏匿迄今) 的意見, 他說Hirsi生活在痛苦中, 她死後也一定會進地獄。

5/29我們從多倫多坐火車, 中途改乘汽車到 St. Catharine, 在此換計程車回家, 司機是北蘇丹人, 也自稱為阿拉伯人, 當他知道我們是中國人後, 他說非洲到處是中國人, 中國人會取代歐洲人占領非洲, 我說中國人到非洲是去幫非洲人開發,有些是去做生意, 中國人沒有領土野心。我告訴他有幾萬非洲人長住在中國南方。  

5/30 我們離加回美前一天, 我們到半島外的一建材五金超市, 我買了一長刃修草/樹剪刀在外面等妻和兩位妻妹, 一白髮白人老翁玩笑地問我可不可幫他剪頭髮, 知道我來自美國後, 他問我有沒有帶槍, 他說美國是帝國主義國家, 美國人愛開槍射人。 傍晚, 妻與我帶妻妹的孫子、孫女和一隻狗到大湖岸邊散步, 他們跑到水邊, 我獨自在草地上看湖, 一貌似中東人的壯漢, 送一朵乾蒲公英花給我, 他離開後, 他同行的一對加拿大白種母女向我走來, 女兒像是那壯漢的女友, 她說那男士來自巴黎。 我問那母親對美國殺死賓拉登的意見, 她說這是很難回答的問題, 不過, 她說 加拿大流傳一幽默: 美國人樣子很像加拿大人, 只是美國人沒有健康保險卻擁有武器/槍支。 

 加拿大人在文化和語言上太像美國, 他們力求自身的識別,對美國遭受恐怖份子和組織的攻擊, 部份人或許幸災樂禍, 內心大概也明白美加齒唇相依的關係。幾天之內, 我遇見了這幾個敵視美國或對美國無好感的加拿大住民, 不知他們有多大程度的代表性。 美加邊界綿長,如何防阻恐怖份子自加越境破壞, 真是一大挑戰。

 看來, 美國的防恐將會是一場難有止境的奮鬥, 美國各方面得天獨厚, 稱雄世界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 也因此招來價值觀迴異的國家和組織的嫉恨。

這無完無了的搔擾、破壞、攻擊, 既使不至動搖西方世界和其他民主國家的國本, 也將相當程度的啃噬各國的經濟, 影響社會、國防甚至文化。 2001年911的攻擊, 改變了整個世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迴響(15) :
15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11/09/28 00:27
意氣風發
「他大罵小布希前總統, 他說布希死後, 不需經過審判, 會直接進入地獄」

小布希剛上台時,意氣風發,開口奉上帝之命,閉口遵上帝指示。加拿大人嘲笑曰:「上帝何時同你說過話了?」

小布希是阿斗一個。
美國人中也有很多認為布希智力不高, 但是一位資深電視記者說, 其實小布是很聰明的。 他的最大過錯, 一般人認為, 他發動了沒有必要的兩場戰爭, 打了十年了,迄 今欲罷不能。 通霄客2011/09/28 22:08回覆
14樓. 溫哥華 千里傳音
2011/08/09 05:57
說實話。對國不對人

說實話。

大部分加拿大人,不喜歡米國帝國主義。

兩國政府間的和諧,不代表加國人民認同米國在世界其他地區侵略行為的合理化。

不只加國,米國在歐洲民調,排名最被討厭國家前二名。MySpace

Victor


[溫哥華 千里傳音]
[AVの館:電老大]

「大部分加拿大人,不喜歡米國帝國主義」 ─ 這話出自一位華裔加拿大人, 看來似乎更有說服力, 同加拿大一樣, 美國由各族裔人組成, 也有美國人不喜歡美國干涉他國事物, 但大部分美國人都認命並支持他們的政府。

通霄客2011/09/28 22:21回覆
13樓.
2011/07/31 19:12
about dome & high politics

Dear professor Lee:

 以下是我對巨蛋名稱的回應

+++++++++++

作者對 dome 圓屋頂 及 巨蛋這名稱如何從日本「BIG EGG」的而來
解釋得很清楚 我也贊成直呼 體育館 (stadium, gymnasium or
arena, coliseum [由羅馬競技場而來]) 因為無論室內或室外都是提供
大眾體育及各種活動的體育館 何必依屋頂不同形狀而重新定名

但是上文忽略了 台灣人長期偷懶 在後頭追隨 日本(祖宗?)名稱的
惡習; 雖然我們目前常用的名詞 如經濟 歷史 物理 化學等都源自
日本那是因為他們早先西化的緣故 但現在時代不同了 我們應該
僅以日本的名稱當參考(很多字 他們照破英文音譯 如 short, truck,
racket, per cent, homerun, long distance 等等) 作出比較合適的
譯名或新名 (如 飛機場 而日本居然將 airport 直譯為空港 真可笑)
台客不明就裡 又無文化 照單全收 取法乎下 得之下下 其實丟人現眼
騰笑國際 而不自知

上文表示了原先將 dome稱作[巨蛋]不妥處 那麼官方普通話最好稱作
[某地大(或小)體育館] 就得了 至於台式閩南語如何稱呼 就省省吧!

很悲哀! 在這個沒有精緻文化 普遍缺乏歷史感的地方 大部分的人都搞錯
積非成是 因為從未就沒有台語也沒有國語 討論這種根本不存在的語言
管它站名怎麼讀 純粹吃飽沒事幹; 但為何不斧底抽薪 廢了播報這種土話

一種擺明不入流 難登大雅之堂 僅能適用於日常生活 吃喝拉睡的土話
許多言詞找不到相當的文字對應 尤其缺乏是現代 科學 或抽象的名詞及
成語 只因為迎合低俗的本土化 就要求捷運 電梯等公共設施有台式閩
南語發音 (以添加獃剜郎被邊緣化卑微的自尊?) 有的還加客語 站名還
未報完 下站已經到了 徒增噪音 浪費時間 耗費電力 多此一舉 無聊荒謬
莫此為甚

事實上 連[捷運]兩個字與許多正式名稱 所謂台客代表(如 歪阿扁 菜公投等)
也講不出 只好以普通話發音 有識之士都認為只需要以官方語言(普通
話)和國際語言英語播報就夠了 無須再畫蛇添足 像印度鈔票上印了36種文
字一樣 自找麻煩 貽笑大方

美國人說的英文 受到下階層(包括少教育的 黑人 西語移民等) 的污染
已經很嚴重 台灣的中文教育 無論發音 寫作或典雅的範圍 都每下愈況
再努力笨圖花 礙獃剜 繼續沉淪下去吧!
生氣的小佩娃
有心人歡迎至
談語言問題之一/電視劇濡染下的重口味人生(有語言系列)

談語言問題之四(國語之正名)/國語變華語挨批


PS: 國民政府來台 自 1945年起就實施義務教育 電視與傳播
亦相當普及 幾乎沒有人不懂普通話 (當然那些以河洛母語為
抗爭的圖騰 自卑感深重的 懷有政治目的 存心製造紛端 撕裂
族群的Holo-chauvinist 為例外)

++++++++++++++++++++++

此外馬阿呆近來的諸般離譜的荒唐作為 娃娃們已經

忍無可忍決定發動總攻擊 即使玉石俱焚 在所不惜 請參考

高政治:馬英九的大患不在親民黨(及回應)

如果您覺得埃講得有道理 請幫埃大力宣傳

承蒙你

細阿妹小佩娃

12樓.
2011/07/30 22:52
About the area of lakes

Dear professor Lee:

 Lake Ontario area about 1.95萬平方公里(> 1/2 area of Taiwan)
是五大湖中最小的

 Lake Michigan is 58,016平方公里 much larger than Taiwan. (1.5倍多)

 And, lake Superior 面積最大(世界第一淡水湖) 82,414平方公里 (> twice
area of Taiwan) ; 所以娃娃們經常搞不懂這裡的眾井蛙到底在爭什麼
(麥蓋) 有麥蓋好爭的?

 Welcome to
台語稱呼 何必硬要小巨蛋 之討論區( 5樓)


[舉世同悲]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承蒙你

細阿妹小佩娃

11樓. 芭芭辣
2011/07/08 22:34
自從911事發後
我認為維安特嚴所以長住北美的芭芭辣尚感安全, 但我知美國這個長期世界警察在外國非常不受歡迎, 對那些阿拉伯人自願犧牲性命引爆身上的炸彈認為不可思義, 可見他們有多 religious. 

記得兩伊戰爭嗎?到最緊張關頭, 伊朗的徵兵領導半開玩笑地說: 要多徵召十來歲想到天堂享受 72 個處女的男孩, 把他們訓練為人肉炸彈, 到前線去殺伊拉克人。 不知多少伊朗男孩因此犧牲了生命。 他們在天堂真的得到了 72 個處女了嗎?很多時候, 人們用宗教之名欺騙他人, 包括同胞。 通霄客2011/07/15 04:16回覆
10樓. 烈日春風
2011/07/02 21:12
不要欺人太甚,就無恐了,何必反恐 !


小佩娃:  我是反霸的。

自殺、殺人是不昜教唆的,因為他們被欺太甚了!

「時日曷亡,與女偕亡 !」是痛恨暴君,願一拼,一起完蛋。 

不要欺人太甚,就無恐了,何必反恐 !
 老二姜

謝謝回應; 國際間的是非對錯, 有時、有些事件同一般人之間的衝突一樣, 很難判定誰是誰非, 不同陣營的人, 看待事物, 更是各有立場, 就是上蒼來判斷, 恐怕也難有絕對的公平。 也許, 相當歲月以後, 歷史會有較公平的判決吧! 通霄客2011/07/04 23:21回覆
9樓. 烈日春風
2011/07/02 20:44
請問 : 賓拉登和小布希誰是英雄?

有無恐而已,何必反摯!

恐怖分子是弱勢團体,都是用生命來拼的,誰不愛惜自己的生命,若非欺人太甚,誰願意自殺殺人?!

請問 : 賓拉登和小布希誰是英雄?  誰是戰犯?  請點下面超聯 http://blog.udn.com/hsingjou18/4092367

                                   老二姜

你的高見, 很異於西方世界的主流觀念, 站在不同的立場, 對同一事物的認知, 的確會有不同, 你這提法, 很有再深入研究、思考的價值。 我一個鄰居, 63 歲, 白人工程師, 典型的中產階級, 他相信美國攻打伊拉克, 主要是小布希報復薩旦胡笙的陰謀 ─ 謀刺其父, 即老布希, 不知此說有多少可信度。 通霄客2011/07/05 21:19回覆
8樓. 刁卿蕙
2011/06/26 16:47
蒲公英俊

 我獨自在草地上看湖, 一貌似中東人的壯漢, 送一朵乾蒲公英花給我, 

--------------

我想您一定長得很帥。

多謝你的想像, 年輕時我也曾帥過, 不過俱往咦!要是一位美女送浦公英花給我, 我應該會更高興。

那位貌似中東的老兄, 當我問他女友的媽媽對美國除去賓拉登的看法時,顯得有些不自在, 耐人尋味。

通霄客2011/07/04 09:49回覆
7樓. 一畝桑田
2011/06/17 11:29
戰爭
戰爭是人類自相殘殺嗎?
戰爭皆由掌權的政客發動的,
連累無辜軍民受害,內戰猶甚。
好戰者服上刑,
但成王敗寇卻把好戰者神格化了。
戰爭的過程和結果, 都是殺人死人, 因為人類沒有天敵(人類在食物鏈中是在最頂端), 人口無限制的成長, 戰爭是減少人口的活動/手段之一。 我的一個回教朋友也在迷惑: 戰爭是否是上蒼/神的設計?這說法是從結果推論原因。 這是個難有答案的問題。 通霄客2011/06/17 21:11回覆
6樓.
2011/06/16 21:27
賓拉丹已死,恐怖主義未已
Dear professor Lee:
 I admire your courage about asking those Moslems such
kind of questions. In my opinion, most of them are brain- washed
by their religion and are very radical. As we have met many
right or left wing supporters (of Chiang or Mao), it is impossible
to discuss some matters with them rationally.
 However, I feel many Americans are too naïve about politics. They
don’t have any idea about what why so many people of other
countries hate the US. They are fooled by capitalism and have no
idea about socialism (as those members of Tea Party).
再談 (Any your corrections are more than welcome.)
Please read      
賓拉丹已死,恐怖主義未已

Good night.
細阿妹小佩娃

Dear professor 小佩蛙,

Glad to hear from you again; hope all is fine with you.

You are right, it is almost impossible to discuss some matters with them rationally; it is useless to change one's preoccupation since his/her childhood. I did not try to change or debate with them; I was just curious about what their reactions were about the execution of Ladin by the U.S. Historically, average Americans were not conerned nor aware of the world outside the U.S. They seem to be paying more attention now.

I will read your article, I believe it must be a great one like all your other writings.

Take care!!

Tong Xiao Ke

通霄客2011/06/16 22:0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