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討宜昌中院法逆檄文
2017/03/24 09:21
瀏覽8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討宜昌中院法逆檄文

宜昌中院法賊唐顯焜傳

唐賊顯焜,江西奉新人,五短軀,體碩膘肥,行如熊,蹣跚步,性狡黠,暴如狼。 

葛洲壩水電興,初入學堂,善投機以博校長歡心,遂跋扈。蓋因一學童戲呼其子唐榮謂糖包子,唐賊聞之,怒扇耳光,學童畏縮泣,唐賊一戰揚名學堂。 

然唐賊國語吐字渾濁,半吊音也。學堂之地,重學歷,唐賊不適,投入宜昌中院衙門下屬葛洲壩法庭。八三年停薪留職入電大經濟類,八六年畢業自詡人中龍,欲行高枝葉,躊躇間,學長憐之,引入礦產品公司銷售經理。 

幾年之際,深得礦石發財奧秘。辭學長,臨行,告學長回法庭不染礦石行當。然唐顯焜無間道即成,回法庭上下打點,法庭衙門封葛洲壩法庭執行科科長兼華立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與法庭共同富裕,事業興隆也。

唐賊獨斷肥水不留外人田,招妻熊婉貞鄉下侄熊長江進華立,允他人調工作教侄駕駛,他人喜,教成之日,唐賊悔約,他人怒目不敢言。 

 

學堂拆遷,熊婉貞侄欠水電房租不服管,唐賊挾法庭衙門之威,雨中私闖學堂之地毆傷教師。反誣被打,眾人之前,唐賊顯焜揚言用罪犯報復。教師恐,草擬調解書以求太平。 

教師子年少忿,路與唐賊理論,相互揪打。少年不敵唐賊相撲,衣破狼狽,拾一鵝卵石擲唐賊,往法庭訴。 

少年返學堂,唐賊發飆,學法律有法收拾。一治安捕快悄然至。

 

廿十餘曰,夕陽西下。一紙傳喚證至教師家中,學堂派人送達。教師驚,知奸賊唐顯焜企圖錯開私闖學堂毆傷時效逃責,專報復其子也,一看時效尚未超期,遂趕零點前往治安捕快控告唐賊報復。

唐賊受寵法庭,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欲求宜昌中院衙門葛洲壩法庭庭長交椅,恐此事影響考察提拔。使銀兩與法庭電大同窗張賊建平、治安捕快逆賊宵小朱玉平、捕快局法制科捕頭蔣賊詩勝、申賊學良,共謀保官大業。 

少年奉父命往捕快局查詢傳喚證上主任範世文,捕快局言所屬治安主任無範世文此人,後知範治安聯防隊員臨時工也。傳喚證蹊蹺,捕快局有人謂之,此乃假證,嚇唬汝也。少年62日上午治安做筆錄,下午治安捕快宵小朱玉平以少年筆錄供唐賊顯焜參考做足筆錄。朱賊對教師言,汝與唐之事超過半年,今處置汝子打唐也。朱賊強橫不容教師爭辯。

朱賊每獲消息親往唐賊家中報信以獲賞銀,治安逆賊宵小朱玉平與王春明持一治安處罰,拘留少年十日。少年不簽,王春明恐嚇,汝不簽,告汝妨礙執行公務也。少年恐,簽紙一張。

逆賊朱王揚長而去,朱賊曰,知汝告不贏,就是要拘留汝。旁人謂,此治安賊狂,拘留證應一式四份,此舉不符程式。

教師不服救子,代理官司尋得訟師,不服拘押狀告捕快局打官司。捕快局法制科收五百大洋保證金暫緩拘押少年。

 

西元一九九五年八月九日,宜昌府西陵區法院衙門行政庭“執法如山”牌匾金光閃耀,國徽logo高懸。

捕快局法制科捕頭蔣賊詩勝、申賊學良談笑風生稱傳票忘帶,下午補交。

行政庭庭長老爺鄒順友驚堂木一拍,汝等何單位何名號?法制科捕頭曰,公文大印忘了換。 

鄒老爺發問,唐傷少年父,與本案有無關系?答曰,無關。 

鄒老爺再度發問到底有無關系?答曰:枝和葉的關系。

控辯唇槍舌戰,唾沫橫飛。訟師雄辯,謂治安捕快辦案程式不合法,取證不合法,捕快單人取證,使用假調解書、假傳喚證,二十多日才傳喚少年,雙方均為輕微傷,只處一方有失公平,有現場目擊教師證言雙方拉扯扭打,少年後去法庭捕快未取證...... 

法制科捕頭曰,本案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有調解書,系少年報復毆打他人,情節嚴重,卻未向治安捕快如實陳述案情,云云......

鄒老爺發問捕快王賊春明,為何不及時傳喚少年?答曰,見其老實,故未傳喚。再問,汝從事司法幾年?答曰,九年。

鄒老爺鄒順友叱喝,汝最起碼的司法常識也不懂? 

捕快局蔣賊詩勝見狀,咆哮公堂曰,在吾之地,特殊也,說錯寫錯常有事,朝廷人民日報也有錯時。 

公堂哄笑,少年父子發呆,鄒老爺一幹衙役笑得前俯後仰,嘴兒撒蜜一般。捕快局法制科蔣賊詩勝、申賊學良幹咳四顧,再辯,少年衣服是自己撕破.......

宜昌府西陵區法院行政庭鄒大老爺鄒順友驚堂木一拍,揮曰,本案庭審結束,將組成合議庭。

西陵區法院衙門差役扛攝像機全程錄不停。

開庭筆錄簽字間隙,少年父子發現拘留審批表,捕快局捕總沒簽字。 

少年父子尚覺開庭話語未說盡,驚嘆訟師秒殺捕頭,鄒老爺秉公斷案把捕快局法制科申賊一干人馬拍熄火。視鄒順友老爺是包公下凡,大青天,救苦救難。

治安捕頭制服四口袋,屁股褲兩也,走起路來,或一屁股坐邊三輪昂昂響,百姓閃之。給葛洲壩法庭華立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礦老闆唐顯焜當救兵遭鄒老爺冷落訓斥,好不掃興。公堂之上,面子沒了,江湖道上,何以揚名立萬? 

各位看官,炒菜大廚不如吃貨,合議合疑,一吃一合。治安捕快局乃組織之人,鄒順友老爺也乃組織之人,治安捕頭多復轉兵士,與復轉兵鄒順友一拍即合。酒樽交錯,銀兩袋塞。礦老闆大官人唐顯焜大撒紅包,腰包鼓鼓,共同富裕,皆大歡喜,皆呼礦老闆唐賊為金主。有奶便是娘,改革搶發財。

 

苦主少年父子怎知執法如山也可謂執法如扇,八字衙門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西陵區法院衙門行政庭鄒大老爺黑了良心,要維護公門捕快局法制科捕頭官差正面光輝形象,明判暗調不拘押罰二百兩銀子案了,官贏民敗。鄒大老爺打包票無事,少年父子見事已至此,無奈忍氣呑聲接受。

這一招卻把少年往虎口裏送,捕快局法制科捕頭翻臉變卦要拘押少年五天,再收二百五大洋抵另五天,捕頭美其名曰依法院衙門判決,靈活執行。教師如夢方醒,恍然大悟,方知上了賊船,怒。乃申請復議上訴宜昌中院衙門。

各位看官,各位老少爺們姑娘大嬸,金主礦老闆大官人唐顯焜乃宜昌中院衙門葛洲壩法庭中人,自家弟兄,二審宜昌中院衙門做局依法“坑”了少年,唐賊順勢成了無辜清白"苦主",治安捕快歡呼雀躍。宜昌中院姚老爺姚世鑄,不知是否銀票拿的少,特與判決書上書一筆“區法官辦案不知路也”。 

教師恐子一出二審門,捕快捉人,想起臨別西陵區法院鄒老爺所言,有些事不好說,不行到時就走。二審之前少年誠惶誠恐逃之。 

治安捕快宵小朱賊朱玉平耀武揚威多次緝拿少年邀功無果,同去捕快知內幕,鄙朱賊,謂,真捉賊時,也不見汝盡力,真豬頭耳。慰少年母莫氣,吾等走過場,汝子若回,就言同事找其玩耍也。 

朱賊朱玉平即得賞銀又遭同行鄙,摸著銀袋樂逍遙。後遇少年,視而不見。

 

西元一九九六年唐賊礦老闆唐顯焜榮升葛洲壩法庭庭長,次年入黨,再升葛洲壩法院衙門院長,更有獻媚拍馬手炮製“唐顯火昆:葛洲壩上創業績”鼓吹礦老闆廉政,“喜迎十六大,唱響三個好”獲獎作品。唐賊礦老闆唐顯焜擁多處房產門面,邊經商邊當院長,掙偌大家業。嘗與人言,共產黨會多,不如當老闆逍遙。以判案為名拉贊助斬電廠八十萬大洋尚嫌少,敲企業單位減少購房款。 

西元一九九六年捕頭申賊學良下海當訟師,與金主礦老闆唐賊礦老闆唐顯焜合作雙贏。 

西元一九九七年西陵區法院鄒大老爺鄒順友榮升法院辦公室主任,再升西陵區人民法院黨組成員、紀檢組長。

西元某年治安宵小朱玉平開起福源茶樓暗行宰客之術。

太平之國,強盜興,官即匪,匪即官。流氓對地痞,官匪一家親,蛇鼠一窩。釣魚執法,釣魚判案。

 

西元二零零零年少年父教師撒手西去,曰吾見上帝也。再後,少年之母西去。少年方知家中一脈乃前前朝大清一品封典光祿大夫按察使、中共三八抗戰革命後裔也。

血海深仇,少年苦不堪言,哭天喊地,悲憤難忍。 

高貴血統慘遭地方賊子強人卑劣羞辱,少年淪落風塵,苦尋高師。

 

時光鬥轉,西元二零零六年一枝響馬中年郎遊蕩網路,持西陵區法院衙門一紙“交來訴訟活動費”百元票據,叫戰宜昌法院衙門,控八九迫害中共抗戰革命後裔慘案,暴揭宜昌兩級法院衙門老爺采信偽證勾結治安捕頭包庇礦老闆唐顯焜買官葛洲壩法院院長枉法判決違紀違法,索要一審庭審錄像帶公開。

唐賊聞之,失箸杯碎,屁股落地甩八瓣,張皇失措,恐追查,遂把無業子唐榮招入葛洲壩檢察院觀風向。攜十年法院院長之收刮,棄兒女潛回江西奉新老巢度日。

 

中年郎上書朝廷,間或上書大法官留言,迫使中院衙門出頭。 

然宜昌中院衙門之強悍,固若金湯,維護地方法院衙門私法權威,唯恐重蹈宜昌中級法院衙門爆出“黑金弊案”七名法官走上被告席覆轍。對法院衙門鄒賊、姚賊采信偽證是否違紀違法拒不答復,唐賊利用職權違法所獲房產等不查也。中院衙門派系林立,各不相統,監察室謂卷宗檔案齊全,或左右互搏,往一審西陵區法院衙門或中院衙門訴訟中心推卸避責。

西元二零一五年二月五日西陵區法院衙門監察室接待發現問題告知卷宗缺失、亂收費等,西元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二十二日中年郎分獲兩級法院衙門卷宗檔案,方知當年礦老闆唐顯焜幫兇捕頭賊眾偽造證據:不惜作廢官印造假;唐賊妻熊婉貞淫蕩亂認老公冒充當事人簽字;朱賊等安排的“現場兩目擊證人”外地民工證詞相互抄襲字數格式一致;唐賊偽造傷情詭稱其家鄉認為小腿就是腳面上;一審區法院衙門鄒老爺暗示唐賊不出庭;卷宗頁碼數字編號與手寫編號排序不對應;開庭筆錄選擇性記錄,以略字代替。二審中院法院衙門調查筆錄已發現唐賊朱賊虛假供述前後不一;一審開庭捕頭法制科蔣賊詩勝、申賊學良否認的現場目擊教師證人被唐賊在二審調查招認,卻無民工在場證據;兩級法院衙門判決及卷宗人名塗改批發兼零售等等。

少年郎不更事,閱歷少,描述有誤,尚可原諒。然訴訟案件基本案發時間地點、經過、證人等調查,如案發時間捕快局法制科、捕頭兩級法院衙門大老爺判決何以對出入如此之大?均自相矛盾,忽八點、忽九點。擲唐賊一鵝卵石,忽變兩次,鵝卵石忽變碗口大,再變臉盆大,擲人非傷即死,唐賊焉能輕微傷?唐賊言身後有民工,然好事民工棄活不做,能反轉身三百六十度精準目擊當看客現場解說,邪乎?案發地乃望洲村十字路口,自有鄉民目睹議論。唐賊矮挫,在筆錄上自稱比少年高,連大夫開的病例診斷也記不清,為何?唐賊之女,醫院人也,唐賊所有證據自有人安排。入娘賊,鄒順友鄒大老爺把行政訴狀當民事訴狀,捕快把教師草擬調解書日期當唐毆傷教師之日,調解書原件何在?幾人筆跡?二審判決書提前制好一交訴訟費就送達,九五年判決九六年交費,退卷函九五年,備考表立卷檢查為一人,無鑒定檢查人也。邪乎?此等之錯,數不勝數,法盲也。

兩級法院衙門檔案目錄造假卷宗缺失,卷宗白紙黑字之真相,重口供輕調查,認權錢昧良心。卷宗檔案及庭審筆錄漏洞百出,一錯再錯,錯的離譜,錯的乏味。

重大突破點乃在二審宜昌中院衙門行政庭曹斌、阮思軍調查所做調查筆錄中也,對中院衙門調查,唐賊概以記不清搪塞。中院衙門即已發現唐賊供述造假,為何仍枉法判案?答案,礦老闆賣官金錢玩轉捕快,兩級法院衙門老爺充當捉刀官吏,玩法與股掌之中,行掉包之術,顛倒黑白,陷害朝廷忠良之後也。

此種官司判決狗血劇本,蓋三歲幼童也能當法院衙門老爺斷案也,有權有勢有銀子,官司贏,沒證據造證據,沒證人造證人也。

 

封塵的卷宗會說話,往事歷歷在目。二十年前法院衙門說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式合法,如今告之卷宗缺失不全,一審卷宗缺失不全二審衙門怎麼判的?

中年郎仰天笑,二審卷宗有無問題?對中院衙門外強中乾,鄙之。跑馬中院衙門,赤身搦戰,大呼:奉天承運討法逆,中央交辦信訪案;依法上訪,依法答復;區法院已答復,中院牛逼不答復?公開法院衙門卷宗“秘密”副卷。

公疹厭明是法院衙門法寶,逢月初星期三中院衙門召集宜昌三市五區五縣訪門大會,中院院總老爺聞之閉門。中年郎及訪眾齊力敲打中院衙門,卷宗在手,擊鼓鳴冤。 

 

北有舞女做法官,南有老闆買院長。唐賊唐顯焜乃宜昌中院衙門一縮影,腐敗窩案也。君不聞,拍案驚奇年年有,君不見,訪眾上京月月有。訪路難,難得見青天,少年熬白頭,唯有中院一家獨大割據抗朝廷也。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