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儿啊,莫怕,有你老子在
2017/09/24 20:37
瀏覽10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葛洲坝首任法院院长致宜昌中院院长书

尊敬的宜昌中院院长:

       我叫唐显火昆(420500194807110037电话13907201193  6722378)原葛洲坝法院院长首任院长,2005年1月19日宜昌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免去我职务。
       在我光荣退休安逸享天年之际,2006年网络上突然冒出一个“正宗38抗日老共革命后代”的家伙,怀着阶级仇恨,把我和一个在西陵区法院有案底的唐显焜混淆纠缠,捅我的屁儿爆我的菊花。在网络上以“矿老板唐显焜买官宜昌中院葛洲坝法庭庭长金钱玩转宜昌公安法院”或“宜昌两级法院勾结公安包庇恶霸矿老板唐显焜买官葛洲坝法院院长”为题,配图大肆败坏我和我儿子良好的公务员形象,企图侮辱葛洲坝法院、宜昌西陵区法院、宜昌中院法官的智商,挑战宜昌两级法院判决的权威性。     
       本人做为一个葛洲坝法院的元老,对此深表痛心疾首,夜不能寐,寝食难安。强烈要求宜昌中院严惩此类坏分子,深查此案严肃处理,还我和我儿子的清白。

儿啊有你老子在莫怕

        我在葛洲坝检察院的儿子唐荣告诉我,“38抗日老共革命后代”闹得凶,政府都知道了,上面在查唐显焜的事,我忧心忡忡,就怕唐显焜牵连到我这个唐显火昆。考虑再三,我斟酌再三,写下此遗言保命书:
       儿啊,现在那个可恶的“正宗38抗日老共革命后代”在举报你的履历和你爹买官葛洲坝法院院长的事。莫怕,有你老子在,你爹还没死,爹下台之际都给你铺好了锦绣前程蓝图,任何人都伤害不了你。为啥,你知道不?你老子我捏着他们的蛋,他们收了我的钱。你爹我就是唐显焜,想当年你爹为了当葛洲坝法庭庭长,找公安法院打赢了,我漂白了改了名字唐显火昆,政府都称我唐显火昆。
       儿啊,一旦我进去了,你要坚决和我划清界限。儿啊,你失业后,为了给你有个公务员吃皇粮的编制,爹花了很大心血栽培你把你弄进葛洲坝检察院。2011年9月30日召开的宜昌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表决,唐荣为宜昌市葛洲坝人民检察院检察员。这是政府决定的,记住,谁也不能更改,一改政府下不了台。(1995)西行初字第11号(1995)宜市法行终字第15号这2个官司,和你爹没有关系,是“正宗38抗日老共革命后代”和公安处、法院的纠葛。你老子我跳了出来,公安处成了我的垫背,让他们去闹腾。老子也捞饱退休了。儿啊,看着你和检察院同事的照片,一个屁股占2个人的位子,你有你爹的外貌体态,爹高兴啊。你交流的小趋势决定未来大变革的潜藏力量,有你爹当年的霸气啊。一旦我进去了,房子、门面你要保住,不准败家卖掉。
       老婆,熊婉贞,老太婆,一旦我进去了,我要和你说清一件事。你怀疑我有姘头,宜昌人叫泡马子,现在叫二奶、小三、情妇,俗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我在外面都是应酬,这问题打死我也不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六十还能浪一浪。你背着我不在家,在外面乱认老公,给我带绿帽子。这证据在西陵区法院档案室保存着,页码000041,至今宜昌法院的还喊我绿帽子唐院长。我们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在这点我非常民主。我当年满嘴饶舌吐半截音,当教师行吗?老子转行不容易,先在工业处矿产品公司做卧底学技术,后踢开他们,老子单干在外发矿财。你把你乡下侄儿喊来,说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其实就是监视我。我让学校老师的老公教他学会,你儿以为别人会主动教啊,是老子哄他给他调工作,别个才教你侄儿开车的,你侄儿房子现在也有了。当初因为你侄儿,老子一怒亮出法院招牌下大闹学校,你说老子心狠手辣,老子在葛洲坝跺跺脚都是有响声的。葛洲坝首任院长夫人,你出去多风光,儿子检察院上班,女儿在医院,房子门面要啥有啥。老子当官当权,你一家鸡犬升天。我的存折都在你那,我屁股上那几个疮,还不是你咬的,你儿也不要再问这事了,要相信组织调查。
       老二张建平,我们都是首批葛洲坝电大生,我停薪留职下海当矿老板期间,咱们兄弟仨过得好不快活。经过你的嘴,我打教师的事变成教师打我,我成了受害者,老哥我一直记得。我知道你有点嫉恨我,为什么最后葛洲坝法院院长的头号交椅是我的?你是副院长?我退休了讲真话,因为大哥我有钱,大哥我是法庭的经济红人,改革能人,宜昌中院葛洲坝法庭执行科长兼华立矿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能创收。老二,你能拿出这么多的钱分红孝敬吗?大哥,一旦我进去了,你不能搞投名状反搞大哥,使绊子把大哥我拖下水。老二,大哥还记得那晚上,你喝醉了,剩下的事我就不说了。
       老三,你对大哥我言听计从,唐显火昆:葛洲坝上创业绩这篇文章获奖,有你头功。大哥当院长的时候,吃香喝辣没少你,搞门面,大哥有,你就有。大哥把院长位子传给你,你要好好保住。当年宜昌法院法官嘲笑葛洲坝是土匪窝子,老子就发誓一定要当葛洲坝法院的头,宜昌法院也要听老子的,结果你也看到了,案子公安赢了,老子也就赢了。老子还先当法庭庭长后入党,靠的是什么?钱,钱生权,权生钱。你开车送我回家,路上警察看见车牌号立正敬礼,这场面派头,你不会忘记的。共产党就是会多,远没有我当老板自在。记住,法院公章戳戳一定要让葛洲坝的人掌握。老三,一旦我进去了,你还会像以前一样对大哥吗?
       申学良大律师,只从你在公安处法制科科长甘当被告帮我摆平事,你的靠山就是那个戴大金戒指的局长下台后,你辞职当了夷陵律师事务所党委书记。名也有了,老哥当院长难道还没关照你够,怎么一天都晚都哭穷喊钱,连你的律师费别个也不给你还上了新闻。你咋鸡巴混的,我们这些人就数你个子矮鬼点子多。大哥不在位了,你个龟儿子想钱想疯了,快退休了怎么还用律师事务所名义告市社保基金征稽局,你忘记当年你做被告的那事?傻逼才去告政府部门。不过,大哥不退位,在大哥的地盘上,你的官司一定会赢。你要学会包装自己,要廉政讲民主。一旦我进去了,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你小子最贪钱会供出你大哥我。
       朱玉平,小朱,听说你受委屈了,葛洲坝职能部门一移交地方,你第一个被发配到宜昌伍家乡派出所,好在我在英雄挡刀哥的事迹看到你的发言,我欣慰。当年为了案子,你天天独自一人到我家汇报进展,我感动。你开的茶楼,有空我就去喝茶打牌耍钱了。一旦我进去了,我知道你是扛得住的老刑警。
      西陵区法院的邹顺友,你敢嘲笑老子们葛洲坝公安不懂办案程序,格老子开庭派两个人搞个么逼录像?想借机讹诈老子的钱,老子有钱满足你,晓得你会乖乖妥协,大家见钱眼开人人有份,听说西陵区法院调查说没有庭审录像,记住要坚持原则挺住。邹顺友你个坏事的胚子,搞创收收钱开个么逼“交来诉讼活动费”100元条子,老子在葛洲坝搞创收都是成千上万的,敲电厂80万还嫌少。宜昌中院的姚世铸,邹顺友你是不是没给分他好处,狗日的二审判决书上写区法院办案人员不知道路,业务水平还不如老子,屁股也不给老子擦干净留下隐患。一旦我进去了,就怕你们宜昌的挺不住把老子浮出来,一审庭审录像一定要销毁。
       各位,最近风声有点紧,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家要咬牙熬过这一关,老子还想再活五百年。
  
       最后,“正宗38抗日老共革命后代”你是搞不赢老子这个葛洲坝、坝、法院首任院长的。宜昌法院不会答复你的。
全站分類:在地生活 大陸港澳
自訂分類:宜昌中级法院
上一則: 奇案
下一則: 央企葛洲壩集團公司職工討腐檄文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