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懷想煙之外
2021/03/20 13:22
瀏覽391
迴響0
推薦23
引用0

時光飛逝,轉眼洛夫老師已經過世三年,這是三年前他逝世時,筆者敬悼洛老的四十九行悼念詩文。 


二〇一六年夏天我為北美華文作協網站做過一個名家專輯,寫過一篇對洛夫老師的深度專訪<拾得詩心訪洛夫>。洛老不會電腦,我只好與他魚雁往返,他以近九十高齡親筆回覆我的十個問題,共寫了十七頁稿紙給我,詳細闡述他一生對詩創作的見解、演變和經歷,令我感動莫名⋯ 他電話裡問我為什麼問出這麼深度的問題,我說因為我讀您的詩就像讀我父祖輩那代人顛沛流離的一生——流放二字時時令我流淚不止⋯二〇一八年三月回台時,順便攜回洛老送我的一幅書法,本想送裱後再去探望他,沒想到他忽然走了,始終無緣見他一面,引為遺憾⋯⋯寫這首詩以為紀念。 


<長河洛洛煙之外> 

——四十九行致敬「詩父」洛老 


春天剛醒 

你奔回遙遠,你的童年 

以融雪的速度 

捨去了筏

 

煙之外 

萬物齊一 

寂與滅,如實如識如詩 

如蟬蛻 

如時間之傷結的 

那些個痂 


那株被鋸斷的苦梨 

曾鐫刻於年輪上的苦,與離 

那血一般的月光火一般的淚 

霧一般的清明渴一般的泉 

又及,那有無那生死那古今 

那動靜那虛實那奇正 

那一腔如海潮般的雄辯 

縱滔滔然,悉皆泯去 


煙之外,原來 

萬物逆旅不異百代過客 

來與去,如錦如津如燼 

如片瓦不存卻仍巍然的廢墟 

如你心深處 

那口滴水不剩的井 

照見五蘊皆空,洞徹 

八識田野 


八識田野有衡峰回雁乎? 

獨漂木與岸相對儼然乎? 

這島上的火與光,魔與神 

他們曾千百回如驚蟄般鏗然鳴嗆 

又相繼謝落的影子呢? 

你笑:最後一瓣杜鵑啼血的三月 

亦悉教東風拂去矣 


噫!鄉愁喁喁與烽煙俱靜了 

長河洛洛共天山一色了 

你早已泅過你的內海 

任漂木年輪上的風聲隨扶搖而去 

囑我諦聽的蟬聲 

亦寂寂入定 


於煙之外 

你正頷首向遠方逸去 

昨日種種還諸天地 

天地種種,復歸於一沙 


一沙!這巨石的舍利火的涅槃! 


而我仍孜孜,讀一條河的走姿 

讀你血紅的壯心落落的詩心 

看那不斷後退的地平線 

如海潮般,款款 

向我走來 


⋯⋯⋯⋯⋯⋯⋯⋯⋯⋯⋯⋯⋯⋯⋯⋯⋯⋯⋯⋯


這幅畫,我畫的是二〇一八年三月十九日那天的日月潭,畫題<煙之外>。


那天我和冬梅、阿芬及玲娜三位畫友一起上日月潭,我們四個人為了這趟旅行已經計劃了十幾年,每次都湊不齊人,這次總算成行。去之前先到台中大里菩薩寺參觀 ,菩薩寺當日星期一休寺不開放,可我們不想大老遠來一趟撲空,便央求一位師姐讓我們進去禮佛就走,她答應了。


我們上二樓佛堂禮了佛,下樓看見偏廳有好些錫製的缽,大小新舊擺了一地,據說都是老師傅手工打造,有的舊缽有百年歷史,經過數人收藏。


畫友之中的冷冬梅,她特別喜歡這種文物禮器,就問師姐這些缽的來歷,師姐說是菩薩寺住持慧光師父從尼泊爾買來要在台灣義賣的,他要募款,為尼泊爾當地貧童籌建一個佛學院,且已經完成第一期工程,建院訊息和照片我們也看了,就立在一旁的簡報刊板上,還有一些已經進入佛學院的孩子們的畫作,也製作成色彩豐富、童趣盎然的兒童繪本,師姐介绍,他們的繪畫老師也是從台灣請去當地教畫,老師的名字叫陳正隆(與篆刻書法家小魚同名),看著他和一群穿著袈裟的小沙彌在大自然裡做畫的照片,簡直就是孔子說的那種「⋯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的寫照!


之後我們就分別賞玩起那些個缽,敲打的時候,每個都有不同的音頻,其聲鏗鏗然,綿長悠遠,非常殊勝,是可以滌盡塵慮的那種聲音。冬梅看了一個舊缽愛不釋手,一問要價,七萬六新台幣!我們心下嘖嘖:那麼貴!根本不會買!於是抱著純欣賞的心態,我們三人也就隨意看看這些缽,各自挑選一個來比較,試著辨別及感覺它們與眾不同的聲音。這時我注意到那個看來是個新打造的錫缽,缽身銀亮,缽裡雕刻了一尊金色的文殊菩薩,相好莊嚴,端坐蓮台,右手持著金剛慧劍,左手執一枝青蓮花。師姐說這是文殊菩薩的法器,金剛慧劍斷除煩惱,青蓮花裡還藏著三疊梵經,代表無窮智慧。我試探地問:「這個新的比較小,應該不用那麼貴吧?」師姐說:「這只要六萬六,這缽是尼泊爾最有名的製缽師傅在滿月之夜以手工打造的,象徵圓滿願望的意思,非常稀有⋯ 。」


既然都那麼貴,我心想就當作長知識了,同伴們彼此交換眼神,示意準備走人。可是冬梅不死心,她放不下那個她剛愛上的舊缽,就問值日師姐:「你可不可以問一下,這個舊缽最便宜多少錢?我們也想做點功德 。」師姐說今天休寺,主事的師姐不在,但看她如此愛不釋手,可以幫她打電話去問問,不一會兒回答來了: 「每個都可以便宜點,最便宜打九折!」 天啊,還是那麼貴啊!七萬六的那個,九折也要六萬九千多了!我是篤定不會買的,但卻隨口問著:「那這個六萬六的文殊菩薩呢?」師姐用計算機敲了幾下,跟我說:「59400!」


我好像觸了電一般,張口結舌對曰:「對啊!我就是林玲!」實在太巧了,這個明牌般的數字,莫非是這尊文殊菩薩注定來跟我結一善緣? 身邊沒帶現金,二話不說,我就翻包刷卡,其他三人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也激動的悲心大發,紛紛從善如流,一人都買了一個,一下子尼泊爾的佛學院增加了半堵院牆的建造基金吧!四個人歡歡喜喜抱著各自的錫缽直奔日月潭,開始我們想望已久的放空之旅。


一走進我們入住的旅店房間,眼前就是一幅夢幻湖景,煙雨三月,霧籠的湖面,朦朧含蓄,猶如新娘頭上披著的輕紗。玲娜打開手機,跳出了第一則訊息,她隨口唸著:「詩人洛夫今晨過世⋯」


我頓時感到震驚、難過、傷感、遺憾、失落、悵然若失和無可奈何,好像不捨於又一個我文化精神上的父執輩的謝世,不得不又一次眼看著我所從來的那個時代無言的轉身離去。其實我那趟回台,就攜了洛老前兩年送我的一幅書法, 是他寫他最偏愛的作品<金龍禪寺>,本想送裱之後,帶去訪他,再與他聊聊上回專訪時的未盡之言,說說他還未寫出的那首他最滿意的作品⋯ 沒想到他竟走了,看來完不成這個願望了。我怔怔望著窗外煙罩霧朧的日月潭,此刻的洛夫是否就徘徊在那一片茫茫的煙之外呢?


我想起上午在菩薩寺剛結緣的那只缽,看似沒關聯的幾件事,於冥冥中一時又被我心中那些未明因由的玄思冥想,給不知不覺牽引到了一起:


其一,這趟旅遊之前,我就聽聞位於台中大里的菩薩寺,冬天每有梅花盛放。我們去時時令已近春分,賞不到梅花,卻也還是想走進寺院清幽,虔敬禮佛。為此我還特地上網查詢菩薩寺的來歷,得知菩薩寺的住持慧光法師是個美國人,他的父親是越戰時派往越南的美軍顧問團成員,在台中清泉崗基地往返戰地,遇到他的母親(台灣人),有了慧光,據說他高中之前在台灣長大,大學時回到南加州讀書,畢業後依因緣在洛杉磯西來寺出家,回台再進入佛光山佛學院修習,隨後在大里舊地建成菩薩寺,成為傳法住持⋯他目前主要在加州醫院及監獄中弘傳佛法,並發願在尼泊爾興建佛學院,培養弘法人!


我不知道洛老認不認識慧光法師的父親,只知道越戰時洛夫是軍中翻譯官,隨美軍顧問團到越南做隨軍採訪記者,後來寫成他著名的西貢詩抄⋯


其二,我於2016年七月在舊金山以書信往來為北美華文作協的名家專欄,訪問了人在溫哥華的洛夫,我的專訪出刊那天,溫哥華僑界正替洛老舉辦了歡送會,送他回台養老,我因母病沒法參加,請我住溫哥華的妹妹替我去參加,會中洛老與他的弟子們說起我這篇專訪,對我這未曾謀面的後生晚輩的文字盛讚有加,還一直問哪一個是林玲,正巧在場的妹妹跟洛老說:「我就是林玲⋯的妹妹」。


其三,洛老走的當天上午,我竟在菩薩寺,以59400 的數字因緣,請了一尊文殊菩薩回來,回想起來,似乎這其間隱隱微微藏著一些意思的,就像眼前的這幅日月潭山水景緻的意境一樣,總令我想到洛夫的那首煙之外。


從日月潭回台北後,跟幾位金門的朋友去洛老家中弔唁,並看望洛夫師母,她正難過,擔心著洛老不知去了哪裏,他的一位弟子一旁一直安慰著她,請她放心,他說老師有一晚託夢給他,說他跟著一尊菩薩走了。我心裡想起那只缽,但不知是否就是端坐在那只缽裡的文殊菩薩?


我把文殊菩薩的缽請回舊金山,放在家中的供佛台前,時時勤拂拭,每敲一次,聽悠遠綿長的法音,滌淨內心的不安與躁動,寫下紀念洛老的詩文。我寧願相信,「我就是林玲」,這幽冥兩隔的應答,及有點巧合的經歷,會為我帶來玄奇的詩想與殊勝的法緣。

2018/6 寫於北加飛夢市

⋯⋯⋯⋯⋯⋯⋯⋯⋯⋯⋯⋯⋯⋯⋯⋯⋯⋯⋯⋯⋯⋯⋯⋯⋯


<長河洛洛煙之外>原載 2018/5/18 聯合副刊文學紀念冊 

https://reader.udn.com/reader/story/7048/3147901 

https://www.facebook.com/1378374529/posts/10216266612482817/

 

<拾得詩信心訪洛夫>原載北美華文作協2016年8月號 

http://chinesewritersna.com/review/?page_id=28077 

同步刊載於 2016.8.4及2016.8.5 中華日報副刊<品讀北美>專欄 

(上) 

http://www.cdns.com.tw/news.php?n_id=6&nc_id=109433

(下) 

http://www.cdns.com.tw/news.php?n_id=6&nc_id=109645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行吟一夏子
上一則: 人生四疊
下一則: 生活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