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透過文字,我們日漸親近
2010/08/18 21:53
瀏覽3,110
迴響22
推薦218
引用0

文學有沒有使命?
美國作家歐慈說得好:
文學既不在提升,
更不在娛樂,
而是穿透最深入最無可妥協的真實。


文字不是為了悲憫個人的孤獨,
而是為了挣破自己,
沒有比自我更頑強更無法攻破的囚牢。
但是,
如果寫了而沒有人讀,
或讀了沒有人感動,
那才是真正的孤立。

「我的生命裡總是和他人隔著一條鴻溝,寫作是幫助我跨越鴻溝的途徑。」 這是柳美里在日本芥川獎上的得獎感言。

柳美里寫的「私小說」,內容不外乎是個人的生活體驗、對人事物的看法觀點。她那種置身事外的冷靜筆觸,總是以旁觀者的角度,冷冷的描寫生命中最不堪的事件。當我們看夠了假裝和樂美好的夢幻囈語或是脫離現實的勵志文字後,閱讀到柳美里的文字,反而有一種回歸到真實的安心。

我也喜歡張讓這段文字:

拿起筆,
運字成章,
默念"是誰傳下這盞燈",
如沙上留爪,
水面鑿痕,
愛戀自己的筆劃字句。
斗室中朗朗有聲,
想像"藍田日暖玉生煙",
憧憬"忘形於天地之間",
是自說自話,
也是和生民萬物應答。

書寫自己的聲音,
這是沉默之外的另一種選擇。

是的,
透過文字,
我們逐漸了解親近,
建構起另一種親密關係。


造字的人─雷光夏(我喜愛的另一首歌)
雷光夏將《造字的人》這首歌,
獻給象徵主義的阿根廷詩人波赫士。

小提琴:吳庭毓˙手風琴:王雁盟˙弦樂:亞洲愛樂

作詞:雷光夏˙作曲:雷光夏˙編曲:陳主惠

是黃昏的漸暗的太陽 是難再被描述的時光
是夜晚與清晨的激盪 世界 已沉沒在喧嚷
「我畫著,歲月自手邊流逝,你們和他們,終將成為彼此的影子...
是潦草被寫下的誓言 是年少時拂面的春光
音樂搖晃語言正退讓 你說 一切永不再來
是夜晚與清晨的激盪 是難再被描述的時光
是黃昏的漸暗的太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書與藝
上一則: 造夢高手
下一則: 荒島‧愛(謝謝電小二推薦)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2) :
22樓. 大寶外星人
2011/08/02 12:38
文字
我見文字多嫵媚,料文字見我應如是。
21樓. 秋裡( ~賞花思故人 )
2011/07/27 11:59
文字的力量

是的,透過文字 我們逐漸親近。

就如我透過先父的遺作 終於貼近他那顆嚴肅外表下的柔軟心房。

20樓. bluea2005
2011/01/18 10:02
看書

讓我很有興趣買本書去看了

http://www.wgdaren.com

19樓. RX4V0X
2010/12/23 21:52
保護令 R8YFRA
有家報問題嗎?
保護令可以保護妳不在有家報問題...
www.search-gril.com
18樓. 劉七
2010/12/10 02:41
感動
確實,文字是為掙破自己而寫,就像背負的刺青,為了告訴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然而能感動與否,如何能苛求。有位執友,有難得的文筆,卻說不知為何而寫,為誰而寫,最終閉關而去。也許,他一直找尋的,是一個能感動的心吧。

有人寫作為了名利

有人寫作只為求知音共鳴

這種無形的力量

遠超過我們最初的想像

傅 孟麗2010/12/11 12:05回覆
17樓. 一個人發呆
2010/09/29 15:40
神聖
原來

在起心動念的瞬間

我們不只以記憶刻畫人生

也在文字的軌跡裡找到深刻的悸動

習慣胡亂寫作的我
至此方知...它的神聖不可侵犯
商業空間與室內設計師樣品屋拍攝
開始預約
如需配合,請留言...呆呆必會即刻與您取得聯繫!!

玉兔報喜新年到....呆呆祝福好友大家夥心想事成,旺福齊發

我一直都很敬重仰賴文字

所以有時看見人家糟蹋文字

心裡就很不舒服

你的文字那麼美

何須如此自謙?

傅 孟麗2010/09/30 21:56回覆

16樓. NAPA
2010/09/23 22:35
印在紙上的「文」
就像刻在心版的「情」

語言隨風而逝

文字無從抵賴

傅 孟麗2010/09/24 22:07回覆
15樓. 鴻魚
2010/09/08 13:00
認同

文字是唯一能穿越一切人性思想的介面。

.


相對於語言的漂浮

文字是紮實多了

傅 孟麗2010/09/14 23:24回覆
14樓. 嵐山
2010/09/06 04:58
夢魘語音

好像在說夢話﹐新潮的音樂﹐新生代的呼喚。

對音樂加入了一股現代感﹐好似在台北或紐約的地下鐵。

心領神會。



嵐山(Blue Mt.) 敬上

我也有同感

當她說著夢話時

好像也說出了我的囈語

傅 孟麗2010/09/14 23:26回覆
13樓. jiaojiao
2010/08/30 16:33
美麗的聲音
這算是台灣的地下音樂嗎?
雷光夏,上次聽妳說過,誠懇美麗的聲音。
總覺得台灣有一些人是活得很理想化的。

也不能說是地下音樂

就如妳說的 台灣有些人是活得很理想化的

尤其是藝術家創作者

不願隨波逐流的

就只能選擇小眾

傅 孟麗2010/08/30 21:4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