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給天使忽忽
2010/01/06 15:44
瀏覽461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親愛的忽忽,

與你素未謀面,但聽聞已久,

我總是想致上真誠謝意及敬意,謝謝你並敬佩你所做的一切。

然而繁碌的2009年,我始終忙不過來,

日子一天天過去,沒想到,你走了。 

那麼突然,

我在報上看到作家朱天心寫給你的文章,

才知道你走了,在你最愛的淡水,意外的走了。

我淚眼盈眶,

還來不及在你的「忽忽亂彈」網站留下隻字片語,

更來不及感謝你對動物的愛護,

尤其是對淡水街貓的傾心照顧和守護呀! 

那麼遺憾,

你在盛年時離世,許多的夢,尚未塗完色彩…… 

你的告別式今天舉行,

素不相識的天涯角落的我,未能到場,

但再怎麼忙,也要在這一天,

在這網海,為你掬一把淚,合十,願你安息。

而你最掛心的街貓們,

有許多你的朋友會持續照顧的,

我以往也餵過淡水街貓,今後,會更盡所能,

將眾結力量,使經過TNR的淡水街貓,

飽腹之餘,能活得更自在快樂,成為淡水小鎮的地方特色。 

親愛的忽忽天使,

請安心的在天堂過日子,

在天上看著淡水悠閒的街貓跑跑跳跳,坐坐臥臥,

享受我們對你的懷念和感謝之情吧!(喵~~

親愛的忽忽天使, 

你我雖不相識,卻非毫無關聯的陌生,

愛貓的天地裡,我們是存在的共伴的靈魂。 

謝謝你付出的一切,忽忽天使;

請你安息,忽忽天使;

請繼續眷顧我們,忽忽,天使。 

(遇上你何其幸運!忽忽姨……喵嗚~~喵嗚~~喵嗚~~喵嗚~~嗚……) 

忽忽走了 塑像永遠守護淡水街貓

筆名「忽忽」的愛貓女作家林蔚伶,上個月晚間在淡水河畔餵完街貓,返家途中遭機車撞傷不治,今天下午舉辦告別式。作家朱天心等貓友建議在淡水河畔為忽忽立像,已獲得台北縣長周錫瑋支持;希望藉此彰顯人與動物的感情,不要任意棄養寵物。 

本報前年曾經報導忽忽搶救淡水街貓的故事,忽忽、朱天心等貓友向周錫瑋請命,希望停止捕捉淡水老街街貓,周錫瑋立即下令停止捕捉,縣府觀光旅遊局並為淡水街貓拍攝宣導片,將淡水街貓轉化為觀光資源;林蔚伶也為街貓製作地圖日記,轟動文化界,傳為愛貓族美談。 

不幸的是,忽忽上月廿二日晚間出門餵貓徒步返家,在鄧公國小附近遭淡江大學張姓學生騎機車撞成重傷昏迷,儘管許多藝文界好友、貓友為她祈禱,五天後仍死亡。作家朱天心上月廿九日在本報副刊撰文悼念,並呼籲縣府為她塑像,已獲縣府支持,未來忽忽的塑像將與馬偕醫師塑像同為淡水街景。 

得年四十九歲的林蔚伶,原名林岱維,因當初戶政登記時漏了「岱」字,又叫林維,其父林適存是筆名「南郭」的老報人,父女在文壇齊享盛名。林蔚伶從事影視、廣播、文學創作,並設立「忽忽亂彈」部落格,點閱率極高。

前年十一月,因淡水老街一家餐廳要求鎮公所捕捉街貓,忽忽、朱天心等貓友向縣府抗議,同月八日邀周錫瑋到淡水老街「有河書店」與十多位貓友座談,說明動物收容所內不人道的環境,以及淡水街貓都經貓友TNR(捕捉、絕育、放回),應發展為觀光資源而非街貓。該次會談後,周錫瑋立即回應停止捕捉。 

親友今天下午一時在板橋長江路一段十二號為忽忽舉辦告別式,作家袁瓊瓊、張大春預定出席,會上將播放忽忽演出的舞台劇、生活照及與貓互動的影片。忽忽遺體火化後將安厝新店四十張靈骨塔。 

周錫瑋說,他讀高中時就與林家認識,只是多年未聯絡,前年為了淡水街貓才又碰頭;上月他在上海訪問時,友人打電話告訴他噩耗,他非常震驚,今天會出席告別式。 

周錫瑋說,貓友想為忽忽立塑像,他全力支持,已請水利局擇定淡水捷運站後方公園、榕堤餐廳後方公園兩塊高灘地,至於塑像內容、經費等,尊重貓友想法。 【聯合報記者黃福其/台北縣報導】2010.01.06 08:49 am

◆淡水街貓影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spRGM0k-jk

(※※※一定要看!淡水一直有貓啊!)

我的街貓朋友:忽忽    朱天心

(全文)http://www.udn.com/2009/12/29/NEWS/READING/X5/5334671.shtml

(文摘)

那日之後,彼此都算說到做到,公部門停止捕捉,縣府觀光局拍了一支淡水貓的宣導短片,忽忽則為倖存的貓們製作了一份「淡水貓散步」地圖傳單,從一出淡水捷運站便會遇到的大公貓「澎恰恰」起始。忽忽這樣勾勒「澎恰恰」──澎恰恰是貓國航空母艦,每晚都在阿寶麵店前睡覺,大鼻子高顴骨的乳牛貓,從捷運站到清水市場都有牠的女朋友──乃至於「有河」的駐店貓花花和巧克力,榕堤附近的精采貓家族「馬殺雞」、「馬二」、「馬三尖」、「馬小三」……忽忽充滿深情、活力四射的寫下淡水的貓家族史;我們又且一起製作「淡水有貓」的貼紙。

我曾有幸隨忽忽走一段她的日常餵貓路線,有一處是榕堤後的停車場周圍的荒草地,忽忽略發叫貓聲(每個餵貓人都有獨門叫法),四隻巨大灰虎斑瞬間出現(忽忽說牠們是馬殺雞家族的最年輕也是最末一代,長得太像了,一律叫小四),更教我吃驚的是,忽忽不知從哪兒變出四張西餐主菜大白瓷盤,各放妥了貓糧貓罐頭讓牠們用餐。……這是我看過最講究的街貓用餐,忽忽是用她自己的方式讓這些街貓活得尊嚴。

年初,我在網上看到忽忽在賣家傳年菜,正像我們賣寫文字,都為了給我們遇到的街貓們一條活路。我們都從不問彼此還支撐得了嗎,儘管公部門實施TNR後,貓咪的絕育手術費用由政府分擔,但誰都知道那只是長期照護街貓中困難最小的一部分。

那,最困難的是什麼呢?……

……而且我猜,她倒下的那一刻閃入獨居的她腦中的一定是:家裡的八隻貓怎麼辦?街上的貓怎麼辦?若是忽忽度不過這生死大關,她真是壯烈死在戰場上的英雄啊!

若我有能力和權力,我真想為這英雄在榕堤邊塑像,那像一點也不峻偉崇隆,只是一個平凡女子的身姿,但那熟悉的身影,卻是多少受她庇護的貓咪們和一起打過仗的我們,最最想望的身影。  

忽忽亂彈:淡水貓散步

http://blog.chinatimes.com/hoohoowee/archive/2008/11/03/342513.html 

忽忽亂彈:只有她能稍稍安慰我的思念

http://blog.chinatimes.com/hoohoowee/archive/2009/10/22/442719.html

(圖轉自聯合新聞網)

(更多圖片:茉軒的迷拉人間 http://mypaper.pchome.com.tw/mollytree)

 

謝謝你付出的一切,忽忽天使;

請你安息,忽忽天使;

請繼續眷顧我們,忽忽,天使。 

忽忽,再見。再見,忽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周年旅行的意義
下一則: 2010101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