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的部落格
作家:童言
文章分類
    Top
    哈哈笑與咪咪笑文具店
    2021/12/04 01:13:00
    瀏覽:58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 分享到LINE

    【繽紛迴力球】童言/哈哈笑與咪咪笑文具店

    2021-11-30 00:00 

    那日巧讀〈哈哈笑文具店〉一文,身為大稻埕永樂國小畢業的校友,自然對這間文具店不陌生;但在記憶中,緊鄰哈哈笑文具店的隔壁,另有一家叫作「咪咪笑文具店」。文中提及「在那連國中都必須聯考的年代」,由此推測作者可能年長我十來歲,咪咪笑文具店是之後才設立的。

    都市規畫以延平北路將一間學校分成永樂、太平兩所小學,以學童不用過馬路來劃分學區。我們念永樂的總是羨慕太平的校園為何大了那麼多,連游泳池都有。不過,哈哈笑和咪咪笑文具店可都是在我們永樂這一邊,太平的放學後想買作業簿、文具或玩具,都得過天橋來到我們永樂自認的地盤,身上的制服是區分標誌,一言不合,各擁其校吵架鬥嘴、無傷大雅的事總發生在放學後。當時年紀小,看到穿太平校服的等於敵人;有一回撞見永樂的老師和太平的老師有說有笑,我忿忿不平,永樂的老師怎麼可以跟敵人的老師那麼好?

    我和妹妹是哈哈笑、咪咪笑兩家文具店的忠實顧客,哈哈笑的貨色比較多元,但如今問我較常光顧哪一家,只能說平分秋色吧。儘管哈哈笑、咪咪笑兩家緊貼一起,卻也不見彼此削價競爭,似乎頗能和平共處,我和妹妹甚至一度懷疑兩位老闆是否有親屬關係。那個年代「囝仔人有耳無口」,即使有疑問,亦不敢追問老闆為何取名哈哈笑、咪咪笑。

    每年耶誕時節,在哈哈笑、咪咪笑店前的騎樓總有耶誕卡專區,放學後大家擠成一團,爭先恐後挑選摻有亮晶晶粉末的卡片,用手指頭細數到底要買幾張才夠。寫卡片的對象不過是班導師、同學,可就算天天上課見面,好像也只有藉著親筆書寫的文字,才能傳達許多羞於開口的祝福。

    《漫畫大王》風靡之際,我和妹妹經常緊盯哈哈笑、咪咪笑的店門,看哪家先有新書,立刻用省下的早餐錢購買。印象中咪咪笑的漫畫較占上風,無論記憶是否錯植,哈哈笑、咪咪笑販賣的日本少女漫畫如《甜姐兒》、《尼羅河女兒》、《千面女郎》、《俏女郎》……陪伴我和妹妹度過了不須準備聯考的國小歲月。

    年前返台,好幾次偕同友人、同事參觀我成長的迪化街老家,甚至和妹妹相約一日遊,只為尋找兒時記憶裡的大稻埕。一度沒落的大稻埕,公車曾經停駛到所剩無幾;近年吹起懷舊復古風,一間間老鄰居的百年舊宅經過翻新整修,不是變身為文創館,就是古早味小吃店,或是藝文咖啡廳。但對我們姊妹倆而言,這些都不是童年熟悉的景象。

    來到永樂國小涼州街的學校側門,放眼望向對面一棟紅磚屋舍,上方仍有「哈哈笑文具店」字樣,咪咪笑文具店則連名稱也不復存。「姊,還記得我們……」聽著妹妹滔滔敘舊,恍惚間似乎回到過去,看見姊妹倆放學後流連哈哈笑、咪咪笑文具店前,等待漫畫、挖掘新玩意兒的身影,周圍伴隨著學童們清亮的歡笑聲。

    感謝文友王如斯提供紙版照片

    本文刊登於2021/11/30聯合報繽紛版

    【繽紛迴力球】童言/哈哈笑與咪咪笑文具店 | 繽紛 | 閱讀 | 聯合新聞網 (udn.com)

    延伸閱讀:最美好的記憶

    【記憶藏寶圖】游晴媗/哈哈笑文具店

    2021-10-05 03:40 

    圖/黑耳

    兩校間真正的友誼橋梁,並非平樂天橋

    我小學念的是台北市太平國小,校園裡處處留有百年前「大稻埕公學校」的景象。一走入大門便能見到有階梯山牆的紅磚大樓,十餘株百年茄冬老樹環繞紅土操場,小花園噴泉中立著日式傳統白鶴銅像。最初校園占地更為寬廣,後因都市計畫需要,一刀劃下延平北路,自此變成「太平」與「永樂」兩個小學。

    在那連國中都必須聯考的年代,本是同根生的兩校在學業上開啟了互相競爭的漫長歷史,數十年來學生們總愛在各式校際競賽時較勁。尤其兩校都重視棒球運動,多次在台北市少棒決賽中激烈競爭。位在台北橋頭的兩校分據馬路兩旁,大門與大門對望,中間隔著一座平樂天橋。從外地人的角度來看,這是座友誼橋梁,一邊太平一邊永樂,往哪邊都開心。事實是,當我們上下學、身穿校服走在橋上,碰見對面的學生,總難免互瞅對方兩眼。

    在我心中兩校間真正的友誼橋梁並非平樂天橋,而是鄰近學校涼州街上的「哈哈笑文具店」。最初不知道它,直到某天老師宣布要開始飼養蠶寶寶好學習如何做生物觀察。這東西是要去哪裡找啊?問了班上同學才知道哈哈笑是附近唯一有賣蠶寶寶跟桑葉的地方,自此隔三差五便要往店裡報到。

    店裡主要賣給小學生的零食及文玩具用品,範圍包山包海從王子麵涼煙糖到音樂課要用的直笛、體育課要用的沙包……這些雖不昂貴卻是其他地方找不到的東西。對小學生來說,這不起眼的文具店可比離它不遠的大千百貨公司重要多了,沒了它做後盾備齊上學用品,隔天就等著老師拿藤條打手心賞個竹筍炒肉絲。

    如今文具店已走入歷史,天橋依舊矗立

    每到放學總有一群小學生們擠在店裡,買玩具玩洞洞樂。一些沒穿制服分不清敵我的學生們偶爾會互問彼此的學校,但絲毫不影響玩樂情緒,不過是新朋友聊天的開場模式。門口不時會見到幾個或蹲或趴的小男生,玩著剛買來的紙牌「尪仔標」。巷子尾男孩們呼呼喝喝地打棒球、女孩們蹦蹦跳跳地玩跳房子,真正達到歲月太平人間永樂的景象。

    曾經猜想,是否因為老闆希望讓天真迷糊的小學生們記得店名,才給文具店取「哈哈笑」這樣好記又有趣的名字?直到近年才得知這店名原是布袋戲班的名字,當年酬神演戲要找戲班演出時,他們的聯絡處多數與在涼州街上的商家配合,哈哈笑文具店也是其中之一。據說戲班下戲之後那些閃閃發亮的服飾道具會擺放在店裡,可我無論如何也想不起。我記得的是擺放在玻璃櫃中漂亮的鉛筆盒、鐵皮機器人;架子上一張張可以玩扮家家酒的紙娃娃,還有店裡店外孩童們開心無憂的笑聲。

    如今哈哈笑文具店已走入歷史,而平樂天橋依舊矗立在延平北路上。近年因學生人數遽減,教育相關人士認真考慮要將兩校合併。分開超過一甲子的兩個小學居然有可能再次成為一家人,回顧從前種種,在漫長的時光河流中果然沒有什麼是不可能改變的。不久前認識一年紀相仿的女士,一知道我兒時與她皆住大稻埕,沒聊幾句話就問:「妳念哪間小學?」相隔多年不曾被問過這樣的問題,我感到意外卻倍覺親切。「太平。」「妳呢?」「永樂。」兩個中年女子安靜數秒之後,很有默契地像孩子一樣,同時仰頭大笑。

    回應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校園筆記
    自訂分類:聯合繽紛
    上一則: 走,健行去
    下一則: 最美好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