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世界該是.....
作家:鄭匡寓
文章分類
    Top
    思索整體會有刻板印象 思索個體需屏除認知偏誤
    2021/07/02 09:09:56
    瀏覽:148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 分享到LINE

    人之所以異於螞蟻,因為整體下的獨立個體很重要,雙胞胎可能有不同的飲食傾向、同樣是天秤座的人,有些人就是不會搖擺不定。

    所有演化學家都會告訴你,智人可以成為動物世界的領頭羊,除了已知用火、使用工具外,絕對不會少了『合群』這說法。簡單地說,集體的智慧大過於個體的智慧,集體的無私勝過個人的無私。最有效率的團隊不是結合所有巨星的團隊,而是集合各樣人、各樣思維的團隊。

    超級雞實驗

    禽類學家 William Muir 威廉繆爾所做的一個『超級雞實驗』:他從數以百千計的一籠一籠的雞籠中,想試圖培育產蛋數量最高的母雞群。在工業化養殖下,每一個雞籠大概是九隻雞左右,如何培育出產蛋率最高的雞籠會是商業重點。於是繆爾設計了兩個雞籠:第一個雞籠是產蛋率最高的那一籠的所有母雞,當然,這裡頭的母雞有些身子弱、有些身子強,良莠不齊;第二個雞籠則是從不同的雞籠中挑選出最會產蛋的母雞(生蛋全明星),然後將牠們匯集在同一籠中。

    雞隻的成熟與繁殖是很迅速的,透過演化,最後我們想像應該會得到一群生蛋全明星後代,產蛋率高得驚人的成果。事實上,一當這群母雞演化到第六代時,原本良莠不齊的母雞籠後代變得健康毛豐,彼此相安無事,產蛋量依舊維持在高水平。而生蛋全明星,原本最具生產力的個體,最後卻以抑制其他個體的生產力來成就自己,也就是啄死其他會產蛋的母雞,九隻雞因為彼此啄毛、鬥爭只剩下三隻母雞,其餘六隻都死了,產蛋率自然就不如前者。

    人類善於區分群體

    善於對人做群體區分是一種經驗法則(也就是康納曼的系統一思維),也就是刻板印象的來源:美國黑人一定很會打籃球跟唱Rap,華人一定數學很好,日本人一定很好色。但也有不打籃球的黑人,數學很糟糕的華人(我就是)或是不好色的日本人。但群體區分幾乎是內建人腦的安全模式的思維偏誤。

    處女座的一定很龜毛、水瓶座一點很難搞....但現實是,認識的人夠多了,總會遇到反例。而打破盲點的反例多了,你才會深刻地理解以群體區分的刻板印象是『嚴重的偏誤』。每個個體都有獨立、獨特的性格,而不能以偏概全。而群體區分的錨點:性別、星座、血型、人種、出生地、政黨傾向...這些些零零總總可以構成線索,但仍只得構成一個面,而不能看清全貌。如果你認識了一個新朋友,發現你們幾乎99%很有默契,但唯一的1%是政黨傾向不同時,你該是認定99%的對方,還是只聚焦在1%上頭呢?

    可證偽性

    查理‧蒙格在『窮查理的普通常識』寫道:反過來想,永遠要反過來想。在思維裡,人們傾向找『可證實性』的證據,而不擅長找『可證偽性』的證據。譬如一個很常發生的例子是,常會有老人家說「那個誰誰誰吃了這個之後,身體變比較好」。這時候,你如果理性地告訴對方:這個沒有經過科學診斷、沒有研究成果,根本是假的──老人家絕對不會理會你。反而你要問的是:「那有誰是吃過這個之後,身體反而沒有起色或變不好的?」提供對方一個思考的空間,一定會有這種人,只是這種人往往不會說(擋人財路),這就是所謂的沉默證據。

    在塔雷伯的《黑天鵝》一書中談到沉默證據,如果要側寫一個成功企業家的輪廓,大概會是勇氣、積極、樂觀、樂於向他人學習…,但是,若要側寫一個失敗企業家的輪廓,會發現很多人具備同樣的特質,但就是運氣不好。我們看見的往往是成功人士的傳記,而鮮少會看到失敗人士的傳記;另一個例子是之前看到令我啞然失笑的『成功人士一年讀五十本書,你讀了幾本?』當然讀書本質是好的,但這是典型忽略『沉默證據』的說法,同樣具備『可證偽性』──那麼,有沒有那些人是一年讀五十本書,卻沒有成功的呢?(我舉手)

    以偏概全、刻板印象、以群體區分思維去圈人,往往使得我們忽略沉默證據、甚至是離群值的證據。所以呢?盡可能避免用你容易取得的線索去套一個人,例如:成功人士多半是甚麼星座?或是甚麼星座的人,就應該會有甚麼樣的毛病與問題。也盡量避免群體區分(例如政黨傾向)的思維去劃分他人。

    回應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