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世界該是.....
作家:鄭匡寓
文章分類
    Top
    江/雲・之/間 表演工作坊
    2021/04/13 15:34:25
    瀏覽:182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 分享到LINE

    『雲之凡,自從上海一別,至今已四十餘年,近來身體一日不如一日,自友人處得知你早已來台,盼見報後,速來與我晤面。江濱柳 長庚醫院1120病房。』

    觀看《江/雲・之/間》江濱柳訴出這段口白,頓時,我溫熱的臉上泛淚,沒有滑下淚水,只感嘆地吐了口長氣,便甚麼心思都顧不住了。

    《江/雲・之/間》是2021年表演工作坊的作品,算是1986年《暗戀桃花源》補遺,但若是沒看過原作也能把故事看明白,只是就少了一分熟識的樂趣。這次的江濱柳換成了張震,熟角色的蕭艾仍飾雲之凡。張震的出演算是吃了金士傑的虧,金士傑版本的江濱柳入木三分,無論背景條件與台風都難以取代。但張震依舊詮釋出江濱柳那層文青性格、因愛憂苦的情感。

    《暗戀桃花源》的劇情是兩段劇團彩排故事的交雜,而《江/雲・之/間》則是戲中劇。話劇專家田本相口中的華語三大戲劇作品,賴聲川《暗戀桃花源》、老舍《茶館》與曹禺《雷雨》。當然,現在多有戲劇作品勘可比擬,但《暗》劇口碑與傳頌依舊不衰。回頭說,《江/雲・之/間》則是兩位主角的生命歷程。一同《暗戀桃花源》的後設劇場文本,《江/雲・之/間》自然也沿襲前作特色,從最後的劇場導演跳出場,以及時時刻刻為時代寫下傳唱的胡德夫,都為這齣戲增色不少。謝幕時,賴聲川執麥克風說,這一天大家都很辛苦,剛好發生了太魯閣號事故,仍然感謝我們到場。

    江濱柳與雲之凡從四九年離散之後,江濱柳上船來台,而雲之凡則輾轉從滇緬路段來到台灣。兩人前後到了台灣,卻無緣碰面,渺無音訊;雲之凡寫信投往上海,江濱柳則捎信去到昆明,然而,兩人卻未曾對信。

    雲之凡明白,兩人這輩子是難有緣再見了,嫁人生子,而把寫信給濱柳視作為日常記事一般,走脫了時代的禁錮;江濱柳自然也明白兩人無緣,結婚生子,只是仍然緬懷著當年綁著兩長辮子的女孩兒。最後,濱柳的至交好友老韓在兩岸開放觀光回到中國,才知道雲之凡數十年前早已來到台灣。最後江濱柳登報,文字如第一段所說:『雲之凡,自從上海一別...』兩人才再次相會,然而,江濱柳仍是最後的那句:『之凡,這些年,你有沒有想過我...

    江濱柳在《江/雲・之/間》有一句話說,因著想念一個人而錯失了當下,用了四十年去想念雲之凡。結了一段錯誤的婚姻,或許生活與慾望都能滿足,然而,對愛情的渴求仍未能解。知命不認命,這是江濱柳。知命認命是雲之凡,婚後的雲之凡慢慢地去愛上為她而背離宗族的陳醫師(省籍情結),江濱柳縱然是深愛,也是她命運中的坎,跨過了人生才見新局。『命運是客觀的,幸福是主觀的』,雲之凡把江濱柳放在懷念的份上,那是淡淡、隱然的幸福。而江濱柳則是把雲擺在想像裡,求不到的最美,卻也永存遺憾。最苦的,莫過於是與江濱柳結婚走過一輩子,卻不曾被認真愛過的美如。

    《江/雲・之/間》讓我想起潘越雲《純情青春夢》歌詞:『送你到火車頭/....不是阮不肯等/時代已經不同/查某人嘛有自己的想法』雲之凡在病榻前對江濱柳說:「後來我大哥說,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要老了。」老人家說,現代人對愛的比較輕,簡單的理由就能離婚、分手。過去的人則愛比較重,若沒有被時代拆散、沒有被病痛隔開,那麼就會走一輩子的路。我想,倒不是愛的輕盈與否,而是過去的人能選擇的不多,現在的人則更懂得生活於當下的意義。

    我想,人是矛盾而複雜的,總想著跳脫命運學作雲之凡,然而卻為記憶所苦如江濱柳。若時代與緣分吞噬了愛,那麼就讓美好的回憶存成遺憾,偶爾一杯感傷、濃郁卻值得啜飲的咖啡。最後,江蕙《祝福》一首好歌讓我們更顯憂鬱,卻也能解救我們:

    祝福你  平平安安  事事項項  順著你的心 愛你的人惦身邊照顧你

    祝福我  平平靜靜  一人惦在秋雨的窗邊 若是寂寞的時 會凍不想你

    表演工作坊《江/雲・之/間》→https://reurl.cc/NXLrr9

    #江雲之間

    #表演工作坊

    回應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