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世界該是.....
作家:鄭匡寓
文章分類
    Top
    車床族與野砲 何時能不蔑視戶外的性愛
    2021/02/17 16:50:31
    瀏覽:22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 分享到LINE

    戶外活動,能不能連結人類的性愛本能呢?除了車床族,我們有露營地的選項?

    台灣露營與戶外活動近幾年形成顯學,合各處有破百間大小不一的露營地。然而,土地不大,都市人口密集,有些露營單位為求機動與生活方便,就近設置在河濱公園場域。在我常態跑步的自行車道上就設立了樹林河濱公園露營區,再遠一點還有華中河濱公園都會型公園式露營區,往台北山上繞還有北投貴子坑露營場、內湖碧山露營場...等。在人口密集處露營活動就如此蓬勃,更別談其他各處的變化。

    美國二月份新出刊的PodcastSex Outside』談論了戶外、性與身體的話題,揚起了不少的話題。在仍顯保守的台灣,性與身體的話題顯得較為彆扭,台灣的性教育行步緩慢,儘管包含波栗打開開、拆框工作坊傳遞著情慾關係文化的各種議題,也有不少人知悉,但談論『戶外性愛』仍會帶來衝擊。那麼,就先從戶外的裸體攝影開始吧。

    在一集中找來了閨房攝影師Janette Casolary談論戶外裸照,人們渴望在大自然中找尋自身的存在,而戶外的裸照就會帶來合為一體、與身邊一切如風、如水互動感受。戶外拍攝裸照(非性愛照)在許多國家法條中仍屬違法之舉,但多少都不免看到戶外山林上的男女裸照、或是風格街拍(拜託,那不是看著就覺淫穢的照片)。有些文化需要跨過時代洗鍊才展現不同景象。二十年前,人們會謾罵穿著低腰、露股溝的牛仔褲女性,甚至超短裙、真理褲也是。現況已然稀鬆平常,人們開始對於身體、界線與裸露有不同的界定認知。戶外拍攝裸照儘管非法,卻不代表連接著淫穢與悖德。

    另,Janette Casolary的攝影分兩類:一種是獨自留下美好的性感回憶,另一種則是與伴侶間的照片。文章最後我附上了網址,點進去看,你就知道拍得唯美跟淫穢真是兩碼子事。

    談論戶外性愛,就好像談論計畫犯罪一樣不敢大聲嚷嚷。在歐美地區戶外性愛早已甚囂塵上,當然啦,歐美開闊地更為遼闊,有些地方甚至是人煙稀少。反觀台灣,戶外性愛總被設限於車床族、打野砲,後來上了新聞也更染有汙名。再甚者,則是私人度假的villa飯店,租下一棟villa,滾了滿地的青草也沒人管。我曾在河濱跑步時遇過有人在草叢荒煙處燕好,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我也只是跑過不加打擾。人們對於尷尬場景會有主動趨避的習性(美國隊長電影2,娜塔莎要史蒂芬親吻她時,娜塔莎有一段口述)。不妨礙別人尋歡,這是人之常情,倒沒有往甚麼淫穢份上去想。

    Sex Outside的主持人Laura Borichevsky提到了露營、露營車、公路旅行時發生關係,簡言之是大家敢做想做卻不敢說。Laura曾經從事性教育工作及生殖公共政策,在她旅行時發現很多人對此視為羞恥避之不談。於是就開始了她開立這個Podcast的想法。希望透過自己的Podcast鼓勵大家不要害怕『戶外性愛』,並提醒如何保持安全、乾淨與選擇等,透過戶外的浪漫之旅挖掘冒險精神與創造力,並找到不同的樂趣。

    刻意搜尋歐美環境對於戶外性愛的資訊,資料不少,簡單地說就是遠離學校、游泳池、公園以及文明建築明顯的地方(譬如後山涼亭之類)。遴選一個好的樹林地帶、海灘或夜晚星空下,並攜帶避蟲或事後擦拭的毛巾等等。如果你想找一處視野戶外,環境又不戶外的地點,哪麼譬如烏來、北投的獨立戶外溫泉房是個不錯的起點。

    Sex Outside

    閨房攝影師

     

    回應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