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醫生的翻譯員》鍾芭.拉希莉
2018/09/07 20:13
瀏覽795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初讀鍾芭.拉希莉的短篇小說《醫生的翻譯員》,往往讀著讀著感受一股淡淡的愁緒時故事便已結束,那份微微的刺痛感卻仍盤據在心裡,觸動回想的並不只在故事人物當下的日常,而是一種更深、更長的跨度──橫越時間與地理下的衝突與茫然,看似侷限於文化與身分認同的後殖民文學,實際卻觸及全球化潮流影響下,每一個被迫聚攏卻孤獨的心靈,其背後所言有更多價值觀的疏離。

〈性感〉中的七歲男孩羅賓與米蘭達的問答遊戲。熟記歐洲各國首都名的羅賓要求她抽問,「印度的首都是什麼?」

「這問題不好。」男孩脫口的直觀回答。

為什麼問題不好呢?男孩應該回答知道或不知道,看似不合理的反應,容易在閱讀中一閃而過,卻是說故事過程中想說的話。

在這個國族疆界逐漸消失的時代,原鄉記憶卻彷彿記載於遺傳基因裡,影響許多根本不曾到過祖輩故國的新移民,因此而自然產生的人際與階級差異是什麼?僅僅以膚色或國籍作為區分?或是財富與權勢?亦或只是人性中原始的利我與排他意識下的自然產物?

鍾芭的故事取材於日常人物,沒有過於特殊的背景,透過她精煉的描述能力,簡單的幾個句子就能將人物動作實體化。只不過,她似乎並不在故事結尾下明確的結論,這點需要讀者自行感受,或許也能提供喜愛文學閱讀的人更為寬廣的思辨體驗。時常有人以苦味作為成人世界的況味,那是一種已然體驗過的滋味,酸、甜、辣亦是。鍾芭.拉希莉的小說並不凸顯這些味道,也不著重於文字的華美與詩意,有一種內在的韻律,僅僅述說某個尋常人物的人生片段,原汁原味呈現不過多評述的故事,讀完後在意識觸器下所感受到的味道,往往是屬於讀者與自身經歷交叉比對下的情感滋味。

〈醫生的翻譯員〉中的達斯夫婦是印裔美國人,雖然他們每隔兩年會回鄉探望父母,對他們來說卻像外國人一樣,需要在診所當醫生翻譯員的卡帕西先生當導遊,導覽科納拉克的太陽神殿。從茶攤、開車送達神殿的過程中,卡帕西先生不斷觀察這一家五口,在達斯太太令人驚愕的坦白後,掀起卡帕西對自己的各種觀照,經歷一陣內心的風暴。

〈一個真正的「都爾旺」〉裡的布莉·馬是一棟大樓的守門人。作者是這樣描述她的。

事實上,布莉·馬身上唯一似乎是立體的東西是她的聲音:因憂傷而易碎,和凝乳一樣的酸溜溜,尖銳得可以刮起椰子的椰肉。…她便是以這種聲音細數自國土分裂後,她被驅逐到加爾各答以來所承受的種種苦境和失落。」這樣的小人物命運是小說集裡的主基調。


  從許多文學獎可見,後殖民文學已成當代顯學之一,然而,在時代洪流繼續奔流下,某些隱晦不明的新族群將陸續出現個體不斷的聚攏與打散,或許在不久的未來,下個書寫的熱潮將突破人種與國族間的界線,以無數個獨立存在的單位作為分野,進入無可避免的我與非我間的探討。


書名:《醫生的翻譯員》

作者:鍾芭.拉希莉

出版社:天培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9月增訂二版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