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歲月,以及其他一點無關緊要的雜談
2017/10/10 12:14
瀏覽474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年輕人的眼前,是遠大、單純、光明、富有朝氣且幾乎總要誤進毫不相干的岔路——老實說,除少數幾個偉人外,我沒見有多少人真能無怨無悔一路堅持直達他心所願。年輕人的願望總是過分宏偉,過分浪漫,宏偉、浪漫到不切實際,以至於若不能在二十七歲前成功地「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就只能不斷修正,或成為大大漢奸,或移情別戀愛上別個願望,或吹口氣般乾脆整個遺忘重新來過。但老人不是。
  當你來到某一年齡,來到當你的存在對誰都沒有好處,當誰都對你的存在有好處時,你眼所看到的就只剩下眼前那點,又短又淺。你會變得小氣、功利、猥瑣、猶豫不決——越老,你就越小氣、功利、猥瑣、猶豫不決,因為無論你做什麼,即使是上菜市場買把青菜,即使是跟鄰居老王吵架,都有可能沒機會再來一次。你每失敗一次,生命就被啃掉好大一塊,每天亮在那兒全無彌補機會。雖然你的「繼續存在」對世界來說就是種浪費,但你還是會焦慮於你該怎樣前行才不至於造成浪費。於是就形成了帶有某種喜感的荒謬鬧劇。
  老人,總讓人覺得他們因著經驗豐富而變得眼界寬廣——人生,打你生下開始到你嚥氣結束,是由一連串不得不的「抉擇」所拼湊組合而成。所以當一個人抉擇的「次數」超越於眾人時,也就是「參賽經驗」豐富到爆炸,便讓人以為這人就跟 AlphaGo 一樣會誕生出某種所謂的「智慧」。這完全就是他媽的狗屁。我們常以為的「老人的智慧」,其實只是因為:他沒有未來,所以他只注重眼前,只在乎自己;一切不過是在「猶豫不決」,以及「嗯——」與「啊——」中造成的誤解。
  就拿我這個越老越顯蠢的老傢伙最近猶豫不決的事來說吧:

  號稱人類有史以來 CP 值最低最沒新意最不值得買卻又最顯富顯酷顯高端卓越不凡非買不可的手機 ipone X 就快要上市了。很好,我要不要換掉我目前這支除電池功能略降但一切正常的 iphone 6s 呢?如買 ipone X,基本上會讓我身邊朋友們以為我是個被物質被名牌所奴役腦袋空空的超世紀傻蛋,且我的 iphone 6s 花上千元換個電池依舊頭好壯壯順到不行;但既然我買得起,又為什麼不買呢?如此不就顯得我怕誰了,想得我毫無主見,顯得我無法接受我就是個愛慕虛榮的空殼子!
  我抉擇時用來參考的正反理由是這樣的:
  一、如果我還能活上兩年,甚至更久,就沒道理去買支 ipone X 來讓別人嘲笑我是個暴發戶兼腦袋有洞的老頭。年輕人或許可以犯這樣的錯,但我六十歲了——六十歲還評斷不出「價值」(虛榮與實用間的平衡),簡直就白活了,就活該被人嘲笑。
  二、如果我活不到兩年,甚至更短?那可沒道理讓我不買支 ipone X 來炫耀炫耀。人生幾何,管別人笑與不笑,反正我就是有錢,反正我就是買得起。不爽你來咬我啊!我人生就要到此為止了,我還怕人來笑我虛榮的虛榮心,就顯得太可笑了。
  我的抉擇,表面上看似乎沒有誰在一旁「逼迫」,是百分之百符合自由意志的;但實際上「死之將至」的陰影潛伏一側,實實在在地左右著我所有選擇。有段軼事,我完全忘了其出處以及細節,大致上是:某國王說,如果他今天會死,就完全不在意明天發生的世界末日——很現實,很自私,很符合現在我腦袋所想的。
  至於其中顯示出的「老人的智慧」?我呸!

  除要不要買 ipone X 這類鳥事外,我人生中還有太多不知道該如何抉擇的抉擇。比如是否該減不可能減掉的肥?比如是不是該看這本或那本人人都說非看不可的爛書?比如是不是該完成我構思十餘年的那部絕對不會有人想看的小說?比如是不是對自己厭惡到瀕臨自殺該去看看牙醫好懲罰懲罰自己了?比如是不是該去做勞民傷財的全身健康檢查?我偶爾會發憤圖強,為了一點小事去看醫生——像是我有點高又沒嚴重到需要吃藥的血壓、血糖、尿酸;最後得到的往往是接連兩三個月不斷的驗血、心電圖、X光、超音波、胃鏡大腸鏡等等,吃盡苦頭後竟說沒找到足以致命的玩意,感覺整個人生都被浪費掉了。
  說去看醫生做檢查純屬浪費,但不看醫生呢?
  我猶豫不決於向左,還是右;前進,還是後退;要這,還是要那⋯⋯我總是猶豫不決,因為我前面的日子太短,我不想浪費我為數不多的有限時間,以至於我浪費所有時間來防堵浪費,我陷在猶豫不決中進退不得。

  年輕人總認為自己的抉擇被限制住了。你可以看得遠大,但必須抉擇時,卻得縮回眼光,專注腳前,專注於現實。但年輕的美,就在於這可以「看得遠大」。就像是,如果人生出現不讓你選,逼你非這樣或那樣不可時,基本上你仍能保有「活在對未來的偉大幻想」中的權力,你可以擁有為現實而屈就理想的「悲壯」的犧牲感。直到你成為老人。那時,不再有人限制你的抉擇,你自由了,因你無論頭抬得多高——也只能看到眼前,你會自己限制自己;並且你還會忙著去限制那些因你擁有「老年人的智慧」而向你討教的年輕人。
  人老,實在是種罪惡。
  人世之所以悲慘,其中很大一部份是因為我們在年輕時,被罪惡所統治,所引領;等我們老時,有經驗了,我們就去統治、引領下一代的年輕人。

  我年輕時,大約在鳳飛飛還活躍於歌壇時,有個出名的用來交筆友的雜誌,叫《愛情的青紅燈》⋯⋯「青紅燈」,好美好夢幻,比「紅綠燈」什麼的好多了。其實還要更早。我國中時,我們聽尤雅、李雅芳的歌,接著才是鳳飛飛,才是《愛情的青紅燈》才是喇叭褲。其中當然還包括有查理士.布朗遜以及亞蘭.德倫,加上拿武士刀砍蚊子的三船敏郎還有他們合演的《大太陽》(Red Sun)。
  那是我的歲月。那時我是個有理想有抱負的有為青年。我還沒有「老年人的智慧」。我虛榮我驕傲我彈吉他組樂隊我有很多女友我做事顧前不顧後。我揮霍。我有一整個世界可以浪費。
  讓老人們閉嘴,讓年輕人去創造他們自己的世界吧。

謬西 2017.10.10 61歲前夕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上一則: 銀翼殺手——可說好的電子羊呢?
下一則: 毒鉤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