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十、斷線【轉】
2007/01/01 18:18
瀏覽673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十、斷線

農曆情人節的前一天,我滿懷興奮的心情,捧著一千零一朵玫瑰花,按了門鈴,我相信她一定會高興的親吻我,就在她開啟門的一剎那,我正準備接受她的驚喜,但是卻萬萬沒想到她臉上毫無表情,反而感覺出一股她將要發脾氣的詭異氣氛。我輕輕地將碩大的花束放下,說了一聲:『情人節快樂!』她依然面無表情,瞇著眼睛的她不曉得心裡在想些什麼。

後來,她拿了一瓶飲料給我,就在我飲用的同時,她一直沉思著,沒有講話。我感到莫名的恐懼,為什麼喜歡花的她沒有什麼反應也就罷了,卻反而給人感覺如此可怕!當我喝完飲料,她終於開口說話了:『你可以走了,我不送了!』

『啊?!怎麼啦?!』

『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說了……你可以回去了!』.......我當然不甘心就這樣走了!

『妳怎麼啦?怎麼我送妳花妳一點都不高興呢?』......

『不必說了!反正我們之間已經結束了!』

『我究竟做錯了什麼?妳要告訴我啊!我一定會改的,不要這樣好嗎?』

『你還不走是不是!』...........

『我不走!妳怎麼會變成這樣子呢?』........,或許是我那束一千零一朵玫瑰花讓她突然警覺到不能再讓我越陷越深了,必須就此斬斷!因為她有說過她害怕成為我前途的敗筆、害怕將來讓我的親朋好友們認出來她做過什麼行業、害怕將來我們在一起有什麼不愉快的時候,我會拿她以前所從事過的行業來跟她吵架、害怕她會連累我....這些心態,造成她不敢存有幻想跟我永遠在一起、造成現在必須跟我做個了斷,免得到最後連她自己也無法自拔,因為她本來就打算只求這輩子跟我有一段美好的回憶就夠了!

這些種種的想法都曾是她口中的顧慮,沒想到現在仍然存在。唉!這就是風塵女子的悲哀啊!即使遇到好對象或是欣賞的對象都還要顧慮那麼多,走了錯誤的第一步,之後要回頭卻是如此困難。行為與思想如今變得非常極端的她,難怪在看到我送她這麼多的玫瑰花、這麼樣愛她,卻反而一點也不會高興,甚至必須把深藏在她心中的“盤算”提早引爆!

『你不走是不是?你不走我要打人喔!不要怪我不客氣!』

『不!我不走,妳這個樣子,我不會就這樣放棄的,至少也要等到確定妳過得快樂我才願意離開妳。』....就這樣,她看我意志堅定,她大概想她要表現的比我堅定才能把我趕走,於是跑去拿了一把雨傘,我當時一點也不知道她拿雨傘做什麼?大概是要丟我一個人在她家,她不想理我要出門去吧?可是當時正值仲夏大熱天而且又是晚上啊?她拿雨傘做什麼?………正在不解之際,她說:

『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到底走不走?』......

『我說過我不會丟下妳的!妳看我送妳的玫瑰花,一千零一朵耶!沒人送過妳吧?』……我試著用花來打圓場。

『你再不走我就用雨傘打你,看你走不走!』…天啊!原來雨傘是要當刑具…

『不走!你要打就打吧!』我確定她是愛我的,因為我看過她太多次對付其他追求者的方式,若是換成別人她不必如此大費周章趕人,因為她大可一走了之,反正有人幫她顧家,但是我知道她這樣做是為了讓我死心,也為了讓她自己不再對我們之間抱任何希望!

『你還不走是不是!好!』第一下重重的打在我頭上!我真的一點防備也沒有『你走不走?!』……包著鐵骨的雨傘一下接著一下重重地打在我身上,就在『傘如雨下』的同時,我邊忍痛告訴她:『人世間的最難得的就是真心真意,現在你垂手可得,為什麼妳要這樣糟蹋它!為什麼?!』她在聽到我講了這些話之後,更是歇斯底里的大叫:『不要說了!不要說了!』一記一記更重地打在我身上!起先我一直站得直直的讓她打,或許是她為了早點結束吧,所以有時候她真的非常用力……有時候她會毫不留情地打在我頭上,希望我能知難而退,讓我不得不用左手護著頭,我也只能護著頭,因為我知道我一定要把命留著,我和她之間才能保有一絲希望。

『不是要讓我打嗎?幹嘛還護著頭啊!』傘在我身上的重擊依然沒有停止過,甚至有時雨傘骨會刺到我,真得很痛。但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撐下去!

『你哪裡都可以打!就是頭不可以,因為我要把命留著,我才能繼續陪在妳身邊保護妳、照顧妳!』我邊挨打邊告訴著她……。我的身體很痛,但我的心更痛!好不容易打到那把雨傘都扭曲了、也散掉了,她終於停了,這時的我已是遍體鱗傷!

『你到底走不走?』.....她氣喘地問......

『不!我不走,我不想跟你分開!』....終於停了、終於撐到雨傘打壞掉了,今天我終於撐過去了。正在慶幸自己居然能夠撐到雨傘打壞掉之際………

『不走是嗎?好!很好,我再去拿!』.....或許她以為她可以把我打跑吧?

她去浴室把拖把拿出來,那時候的拖把大部分都還是實心木棍製成,不像現在大多是空心鋁料,所以殺傷力較強。才剛鬆懈的身心立刻又警戒了起來!她二話不說,繼續一下又一下地打在我身上!我必須撐下去,即使她拿的是刀子!我這樣告訴自己。

我不是有被虐待狂,只是我早在要跟她在一起的時候,已經有遭受任何煎熬的最壞打算!即使是像今天這樣被她毒打,我更不能離她而去,我必須堅持下去,如果就這樣被她打跑只會讓她對人心更加失望,所以我更要表現出我對她的真心、對她的無怨無悔!不過我真的很難過,我難過得哭了,我緊緊抱住她痛哭失聲......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妳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一個對妳如此真心的人?』

『你放手!你放手....你到底走不走嘛?!我一定要把你打跑!』.....她用力的掙脫我、繼續一棍又一棍地打在我身上,試著挺直站立的我告訴她:『打吧!妳盡量打吧!如果可以讓妳把以前所受的委屈都發洩在我身上,那麼妳打吧!我願意讓妳把氣全部出在我身上!』、『就讓所有的罪孽在我的身上做一個終結吧!』....我忍痛地說著.......偶爾會聽見打到我身體重覆受創處的哀嚎聲,但我知道那是無法引起她同情的。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下......直到她手軟沒力氣了,而且我看得出來她的手腕也扭傷了,她才停手!這時的我,頭也流著血,身上也因為某些部位受創較重而滲出斑斑血跡在襯衫上。

『你還不走是不是?沒關係!』……她拿起電話打給一個人,她對著電話說:『你現在有沒有空?過來一下!』…因為她有認識一些道上的朋友,所以我想她大概是要叫『兄弟』來把我趕走吧我告訴她:『如果你要找人來把我打跑的話,那我就會反手的,別人對我動手我不可能會乖乖讓他打的!也好,我正好把氣出在他們身上,國中畢業後我也好久沒打架了!正好可以練練身體……』這時候全身是傷的我能練什麼身體啊?!但我的意志還是很堅定,我毫無退卻之意。她坐在沙發上抽著煙喘息,因為她也累慘了,我則是連坐也不敢坐,整理好我的服裝儀容,戰戰兢兢站在剛剛被打的原地等著那票『兄弟』過來。

過了一會兒電鈴響了,我開始醞釀戰鬥意志,我萬萬沒想到.......進來的人竟是她爸爸!這就是她聰明的地方,她知道以我的個性叫兄弟來是嚇不走我的,而且我也不可能會屈服的,那還真的有可能會弄到不可收拾甚至鬧出人命。但是如果是她爸爸來,我會因為不讓他老人家擔心而願意離開的。

她爸爸看到地上那束一千零一朵玫瑰花,又看到我的一副狼狽像,還有丟在一邊已經不成型的雨傘與拖把,實在聯想不起來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見她大聲的講:『我今天在我爸面前跟你講,我這輩子永遠跟你斷絕往來!夠清楚了吧!』......我聽了真的是心都碎了!在她表明要跟她爸爸出門的情況下,我當然不好意思在他老人家面前繼續堅持不離開,不得已,我只好步出門外去搭電梯回家,臨走時,我很鄭重的向他老人家道歉,還讓他跑這一趟,實在很不好意思。

我帶著滿身的傷蹣跚地進到我的車子裡,一上車,我一想到這些日子來對她的委曲求全、全心全意的付出與呵護,加上剛剛所承受身心上的衝擊,這時的我再也無法克制了!我開始放聲大哭!整個人崩潰了....我哭了好一會兒才開始啟動車子出發回家,我的身體是駝著的,沒辦法打直,因為很痛、很痛!我的頭也很暈、很痛!我幾乎是整個人趴在方向盤上開著車,我仍然無法讓我的眼淚停止,我實在沒想到我哪來的那麼多眼淚。

在回家的高速公路上我一直哭泣著,偶爾放聲大哭!我的淚水滿滿地擋住了我的視線,我不敢開太快,因為淚水的關係,我實在看不清楚前方!後面的車子一直按著喇叭催促著我、用遠光燈閃著我示意要我車子開快些,因為我的時速不到三十公里,我沒辦法把車子開快,因為我是駝著身體的,我的左手也變形了!因為有很多時候她打在我手臂的同一個部位,造成我的手臂的肌肉看起來根本就變了形!而腫起來與未受傷的交界處非常明顯可以看得來有高度的落差!而且是長長的一條....我帶著滿身刺痛的傷痕,就這樣一路從桃園哭回新竹,我從來沒有如此痛苦過,我身體雖痛…心更是痛!

回到家中,已是十二點多,家人也都睡了,我踮著腳走進屋裡,因為我害怕被疼愛我的父母看到,讓他們擔心,當我進到房間,將衣服脫掉照鏡子時,我才發覺我身上沒有黑青的地方直徑不超過十公分,尤其是我的背部幾乎全部是黑色的!我真不敢相信我眼睛所看到的!但我仍然不怪她,因為我相信她會如此狠心斬斷這份情緣出發點也是為我好,而且,我更相信雖然她打得我遍體鱗傷,她自己內心也好過不到哪裡去!我把沾有血跡的衣服包起來,準備隔天拿去給洗衣店洗,另外拿一件衣服把它弄髒,準備明天拿給媽媽換洗交差。洗澡的時候真的好痛喔!不管是冷水或是熱水沾到傷口都非常痛!我只好用擦拭的,我不打算給醫生看,因為醫生一定會問這些傷是怎麼來的?我不想講,也不希望有人問起,更怕拿藥回家吃被家人知道,所以,我自己買了藥回家塗。

隔天,我帶著滿身的傷去上班,晚上仍然照常去主持現場 Call in 的節目,還好我有護著臉部,手掌處也沒有痕跡,所以穿著西裝的我,除了有點駝背、走路有點慢以外,看不出有受傷的樣子。

雖然我被她打得如此嚴重,而且是在我送她一千零一朵玫瑰花的晚上,但是我一點也不會怪她、怨她。她的想法我能理解,其實設身處地想想,今天假使她真的在考慮要跟真心對待她的我結婚,她會產生種種顧慮,例如:好比她會擔心我的親朋好友或是左鄰右舍有人認得出來她做過那種職業,她會擔心別人在我背後指指點點!更有甚者,萬一鄰居當中有人甚至曾經是她的客人、加上又是大嘴巴一個、到處跟鄰居講,她當然會擔心因此而害了她的另一半啊!雖然機率很低、雖然我也願意為了她搬到鄉下地方,平平凡凡過一輩子,思想已變得極端的她,當然會非常害怕這種事發生的。

也因此,我能夠體諒她為什麼會狠得下心打傷我,因為她看到我送她的玫瑰,感動之餘,卻警覺到不能讓這段她不認為會有結果的戀情再發展下去了!否則會連她自己也無法自拔!與其將來因為在一起而帶給我傷害、成為我前途的敗筆,倒不如現在立刻斬斷!即使必須把我打成這樣也在所不惜......以長遠來看,卻是為我好的!所以,我真的可以體會她內心的矛盾與無奈,也一點都不怪她。在我受傷後,我立刻向皇冠出版社訂了全套她最喜歡看的“赤川次郎推理小說”總共將近70本。

當我要把書送去給她時,我必須想辦法不讓她知道我又跑來了,所以我不能像以往請社區管理員幫我開門,我只好假裝是這裡的住戶,把手用力伸進欄杆將社區大門打開,門打開後必須立刻把卡在裡面的手抽回,然後假裝剛剛把鑰匙放回口袋,事實上欄杆的縫原本就故意做很小,所以這樣來回兩次我的手已經擦傷破皮流血!

抱著一箱書的我,必須先確定她是否在家,因為我怕放在門口被人拿走,所以先到地下室看她的 March 在不在,確定她在家之後,我把書放在她家門口,按了電鈴就走………雖然我很想見她一面。但因為一千零一朵玫瑰事件才剛發生沒幾天,我不希望再度激怒她,所以只好立刻離開。不過我有留了一張給她的字條,上面寫著:

▄▄▄▄▄▄▄▄▄▄▄▄▄▄▄▄▄▄▄▄▄▄▄▄

親愛的:

我大概整整一個月不能來了,因為我不希望讓妳看到我身體受傷的樣子,就因為我這一個月不能來,所以我希望這70本妳最喜歡看的書,能夠代替我陪伴妳渡過我不在妳身邊的這段日子,讓妳不會覺得無聊。等我傷好了,請讓我再度回到妳身邊,讓我繼續帶給妳多采多姿的日子。我會好好養傷,你也要照顧好自己喔!我會加油的!

▄▄▄▄▄▄▄▄▄▄▄▄▄▄▄▄▄▄▄▄▄▄▄▄

另一方面,身體受傷的我一直極力爭取在桃園主持節目的機會,雖然她避不見面讓我見不到她,但我希望至少能夠讓她看得到我,這樣才不會讓她可以很快就適應沒有我在身邊的感覺,所以我試著在她家的電視裡出現。

後來,終於有機會在桃園主持節目,不過卻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我不知道她有沒有看過,但我有不定時與她妹妹聯絡,藉以知道她的近況,也讓她妹妹知道我在哪一個時段、哪一個頻道會出現,請她轉告小慧。

就在我被打傷之後沒幾天,她妹妹打電話跟我說:她和小慧去逛街買衣服時,小慧突然說:『人就是這麼賤,當你擁有的時候不懂得好好珍惜,失去了以後卻又一直懷念著。』她妹妹說當時不知道為什麼她姐會突然間冒出這句話,但我想,這種感受對她這樣的人來說,應該會更強烈吧!

大約是我被打傷之後的三個星期左右,這天下午新竹下起雨來了,我臨時想到她的住處僅有的一把雨傘不久前已經因為打我而壞掉了,真擔心如果現在她要出門的話會不會因為沒有雨傘而淋到雨,所以我立刻從新竹買了一把雨傘帶到桃園去給她。我將傘掛在門把上,依然留了一張字條給她:

▄▄▄▄▄▄▄▄▄▄▄▄▄▄▄▄▄▄▄▄▄▄▄▄

親愛的:

今天下午新竹突然間下起雨來,讓我想起妳這邊的唯一的一把雨傘壞掉了,我擔心妳要外出時沒雨傘可以用,所以我特地買了一把雨傘來給妳,希望妳用得著。不過,希望將來這把雨傘『壽終正寢』的時候不是用在我身上...呵呵!

▄▄▄▄▄▄▄▄▄▄▄▄▄▄▄▄▄▄▄▄▄▄▄▄

這時候的我也不忘藉機會調侃自己一番。

因為主持節目的關係,我認識了一個清華大學的教授,他研究紫微斗數已經二十幾年了,他幫我算了她的命格,我之前一點也沒有告訴教授任何有關她的事,結果仍然被教授算中她是風塵女子,他說她的命中桃花劫非常多而嚴重,且會去賺一般人所賺不到的那種錢,他算出事實上我兩年前就有機會跟她認識了,只是如果在兩年前就認識的話,就不會有感情上的發展。我想想也對,這位教授說的沒錯,因為在認識她的兩年前,她曾經因“逃難”而住過新竹的某一家酒店,而且我當時還是個有婦之夫,以我的個性是不可能會心動的。

不過教授給我的建議是,我與她的個性不太合,強求也不是辦法,他也算出我和她的姻緣是屬於『有緣無份』、『不該有而有』的類型。他建議我能結束就早點結束,因為命中就是如此註定。在我主持的節目當中,有一個節目是由一位通靈者在節目現場接受觀眾現場的 CALL IN,詢問有關觀眾本身的問題。

有一天我向這位師父問起有關她的事,他鐵口直斷說出了很多我和她之間所發生過的事,也說出了她所從事過的職業,他暗示我,她很可能再過一陣子還是會重操舊業!不過他倒是有提到他有辦法讓她回到我身邊,雖然他講得非常有把握,但即使這樣可以讓她回到我身邊我卻不願意用這種方法,我要她在心甘情願、克服心理障礙的情況下和我在一起,所以也婉拒了那位通靈者的好意。

我絕無在這裡闡揚怪力亂神的意思,我本身也沒有信奉任何宗教,但其實有很多神秘科學,仍然是我們目前的科技所無法解釋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位通靈者可以說出這麼多我過去的事,就連我與前妻的事她都知道。這種求諸靈學的事我並不鼓勵,但有些時候還真是不能太鐵齒。

從被她打過之後這段期間,雖然都未曾再與小慧見過面,但我還是會常常打電話給她,希望她能夠與我復合。

『要復合是嗎?可以啊!先把妳那一歲多的女兒帶來給我養三個月,你敢嗎?』

『我女兒都是我母親在帶,我怕她會不習慣………』或許我是真的放不下心吧!

『你就是不敢嘛!對不對?因為你怕我會虐待你女兒,那就對啦!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請你不要誤會,我沒有這個意思。有沒有其它的條件?讓我有其它選擇好嗎?』

『不用說了,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再跑來找我……只要有一次,我就搬到台中甚至高雄!讓你找不到我。』坦白講我真的很害怕她搬到其他縣市,因為那會讓她更毫無顧忌地做出我所不願意看到的事。我求她不要搬離桃園,在我答應不去找她的前提下,她才答應暫時不搬走。這也是為什麼後來我的傷好了以後,我仍然不敢去找她的原因。我不是怕再度被打,而是怕因此造成她搬離目前的住處,這樣只會增加我與她復合的困難度。因此,我也只能偷偷開車經過她家,看著她房間的窗子,每次在車上看到她位在四樓的房間燈是亮著,就感覺我和她距離很近,雖然無法見到她、雖然無法擁抱她,但是至少這樣對我來說已算是一種很重要的精神慰藉。

終於沒多久,她住處的電話又成為空號了!不過這次我實在查不出她的電話,因為她一定會把申請電話的時間錯開或是改用別人的名字!甚至她的呼叫器號碼也改了,她的決心讓我很害怕,我很害怕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她的消息,我只能與她妹妹聯絡,我只能碰碰運氣在吃晚餐的時間打電話到她老家看她有沒有回來。

另一方面,我實在沒有辦法丟下我所有身邊所有的事去找她,因為我也必須能夠維持我生活的開銷,我才能夠做我所想要做的事。這期間我也有買了葉倩文『真心』這張專輯給她,我也留了一張字條告訴她:在我們還沒有辦法在一起的這段日子裡,希望她能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而我也會好好加油努力在事業上打拼,希望她可以等我.........。

或許是太過思念的緣故,我幾乎每隔一兩天就夢見她,甚至也夢見過她和別人做愛,我內心的煎熬,又有誰能了解?就這樣,我一天又一天的過去,我一直沒有見過她。終於有一天,我來到她住處時,赫然發現她房間的冷氣已經拆走了!我趕緊跑去問大樓的守衛。

沒錯!她搬走了!她真的搬走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愛戀物語
自訂分類:網路文章
上一則: 十一、祝福【轉】
下一則: 九、若離【轉】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