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九、若離【轉】
2007/01/01 17:40
瀏覽777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九、若離

我有時候會私底下跟她妹妹聯絡,不讓她知道,以備不時之需,因為我不知道小慧哪一天又會像上次一樣突然間又要跟我斷絕關係。包括有一次我們相偕要外出購物,車子駛出地下室她才想到有東西忘了拿,當我在車上等她上樓去拿東西時,才發現置物箱中有一支行動電話,我趕緊打電話問我開通訊行的好友,同一機型的手機號碼要如何操作方得以顯示出該支手機的號碼,我趕緊將號碼抄下,為的就是日後如果她哪一天又想不開、顧慮太多而要跟我分手,我想我先前查出她電話的方式大概不管用了,所以我必須多方蒐集可以與她聯絡的途徑,包括這支她與母親共用的手機。

有一天,她妹妹告訴我,她姊姊說我是有史以來、從小時候到現在,眾多追求者中唯一讓她折服的男人、所講的話唯一聽得進去的人,她妹妹甚至問她,那妳覺得他有什麼缺點?向來對男人挑剔的她,居然告訴她妹妹:『我正在試著找出他的缺點!』她妹妹告訴我這些事,勉勵我要好好把握,因為這些反應對她姊姊來說是史無前例的!我非常有希望成為她的姊夫,要我好好加油。這真是令我振奮的好消息!

六月二十四日那天和同事一起到台北向客戶做簡報,當天我在簡報的過程中寫了一首詩要送給她:

×來宿命巧安排

×風化雨把情栽

×開三月姻緣定

我心長鐫汝君懷

永記纏綿青溪旁

遠情相悅今何在

愛意既啟實難盡

妳心何忍置身外                

84/6/24下午 於台北簡報

每一句都紮紮實實地表露了我內心的感受!當她看了我寫給她的這首詩,滿臉驚訝:『我又發現你一項才能了!厲害喔!』

『以前有人寫過類似的東西給妳嗎?』

『有…但不是詩,是一篇短文,類似一封信,有投稿在聯合報的副刊。因為覺得很普通,所以沒有留起來,而且對那個人也實在是沒感覺。』

『那…那我這張卡片妳會怎樣處理呢?』

『你這首詩我會一直帶在身邊,這張卡片我會拿去護背。謝謝你,我很喜歡。』

『鴻門賓館的曾經理一直叫我回去做,我真快被她煩死了!一天到晚打 Call 機要我回電。』

『妳就跟她說你不做了嘛!』

『有啊!我就跟她說我避孕器已經拿掉了,而且經常不正常出血,她還一直提高價錢要說服我回去做呢!』

『妳不會因此而又被她叫去吧?』

『不會啦!拜託……其實,對我這大女人主義的人而言,要我去做那種行業更是痛苦的事,任由男人擺佈,加上我又有潔癖,我每次從賓館回到家身體總是一洗再洗,雖然每次交易都有洗,回到家還是要再好好徹底洗一次,洗到我的皮膚都快脫皮了。』

『那妳的皮膚還能保持的這麼好真不簡單……』

『我以前的皮膚更好!不過不做也好啦!因為我不知道我可以撐到什麼時候。當初會去賺那種錢,還不是想說既然以前那種日子都挨過去了,賺那種錢又算得了什麼?況且以前被關在松山時都給那個變態玩免錢的,隨時想做就必須配合,完全都沒有尊重我的意願、完全不必經過我的允許,既然以前這樣,那乾脆用我這剩餘價值來賺點錢算了,反正我已經不是什麼“好貨”了!雖然一身病,但是趁我的外表還可以唬唬人、價格還可以抬很高的時候能賺多少算多少。況且好像除了這方法,就沒有其它方式能讓我在很短的時間內賺很多錢,所以當初才會選擇這行業。』

我一直不願刻意去描述小慧不好的地方,是因為我不忍心,她今天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完全是悲慘的過去所造成的!當時剛獲得重生的她,什麼社會經歷都沒有,加上是念家政科,能找的工作真的很有限。且因為之前所遭受到的蹂躪造成不願相信任何人,只願意相信自己、靠自己,觀念與行為隨之變成非常極端!又希望立刻賺到很多錢,所以一時想不開,才會去從事那種行業。有一種心態就是:既然以前被那變態這樣蹂躪、不是人過的日子都過了,那不如去被人玩那種有錢可以拿的!而且可以短時間內賺到很多錢、狠下心撈一票......這種墮落的心態我想應該不難體會。所以,我說有這樣遭遇的女孩子真的很可憐,因為這種被凌虐過後的心態,造成她日後行為的嚴重偏差!

『妳現在應該不會想再去做了吧?』

『你說呢?如果會我就不會去把避孕器拿掉了!』

『有你這句話我就安心了………』

『或許是注定的吧?其實以前也有幾個客人叫我不要做了,且很積極追求我,但我都沒有接受,直到你出現後,我是做這行後第一次把避孕器拿掉,第一次休息這麼久沒做。』

『以前妳都沒遇到合適或有感覺的對象嗎?』

『是都很有錢,年紀也都比你大,你是所有追求者中年紀最輕的,唯一沒有超過三十歲,其他從五十歲到三十歲都有,不過都沒有讓我欣賞的,也沒有一個讓我感覺像你這麼用心的。』

『現在同時在追妳的有幾個啊?』

『嗯…應該有十二個吧!你不算的話………』她算了一會兒才回答…

『哇!對手真多……那他們都沒有什麼行動嗎?』

『你想他們能有機會接近我嗎?』也對,我就曾經親眼看到一個追求者打電話要約她去看電影被她罵的跟狗一樣,我聽到最後一句是:『你家有錢關我屁事,幹!』然後喀的一聲電話就被掛掉……害我當時瑟縮在一旁不敢講半句話怕掃到颱風尾,她還馬上轉變態度靠近我身旁說:『不好意思喔!嚇到你了,這些人真沒水準,以為有錢就很了不起。』看到她對追求者的樣子不禁讓我為她擔心起來……

『妳這樣對他們,不怕他們報復嗎?』

『他們敢我就讓他們好看,我也有人可以找,我朋友在桃園也算是很罩的,隨叫隨到。』

『那種在道上混的人儘量少碰為妙,免得又欠他們人情。』

『不會啦!那是我們家從小的鄰居,跟我們家都很熟,不會像那變態的一樣。』

因為過去常常做惡夢,所以她常常有吃安眠藥的習慣,她曾經有一次吃了安眠藥後仍然睡不著,半夜索性起來洗澡,而差點淹死在浴缸之中,幸好晚晴剛好從酒店下班回來,趕緊叫救護車送去醫院急救才撿回一條命!

除此之外,她還告訴我一段跟安眠藥有關的往事:大概在一年前,她和晚晴是一起住在大南,而非目前的住處。當時所承租的房子是經由她父親一位軍中好友的兒子永祥所代為接洽,永祥官拜上尉,剛好在附近部隊服役,所以正好請他代勞找房子。

永祥從學生時代就對小慧很傾心,但是小慧一直都不給他機會,因為實在是沒什麼感覺,這次小慧搬來他的地盤,當然不會錯過這大好機會發動追求攻勢。而小慧萬萬沒想到從永祥手中所拿到的房屋鑰匙,竟然被永祥偷偷複製了一把。

有一天晚上她吃了安眠藥昏昏欲睡,接近不省人事,晚晴至酒店上班,沒想到永祥竟自己拿鑰匙進門。當天她最後的印象停留在與永祥坐在客廳沙發聊天,隔天醒來後竟然發現全身赤裸睡在床上,旁邊躺著呼呼大睡的永祥,她發覺事態不對,立刻叫醒永祥,給他一個巴掌,沒想到他竟然會做這種下流的事!但永祥竟然辯稱是她自願的。從那次起,小慧把門鎖換掉,並且任憑永祥如何哀求都不願開門讓他進屋子。但永祥卻更是變本加厲纏著她,直說既然對他沒感覺為什麼還跟他做那種事?即使小慧跟他說是因為那天有吃安眠藥才會如此不省人事,一點知覺、感覺都沒有,食髓知味的永祥就是不肯放過!

有一天還假酒瘋跑去找小慧,那天晚上因為晚晴也正好休假在家,且半夜在門外吵吵鬧鬧。因為有晚晴在,加上怕吵到鄰居,所以小慧才讓永祥進門,沒想到一進門永祥就砰的一聲醉躺在沙發上賴著不走。兩個女人想盡辦法要叫醒他,但卻都沒效,後來小慧提議把他抬到馬路上,有車子開過來看他還醒不醒!這兩個女人也真夠狠,兩個人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從四樓搭電梯抬到馬路上,然後馬上跑到四樓陽台觀察,沒想到當他們上樓到了陽台,永祥早已不見蹤影!因為能夠防備這種小人的方法越來越少,加上不願因此而成為鄰居眼中的麻煩製造者,所以隔沒多久他們就一起搬離大南來到目前的住處。看來安眠藥這東西還是少碰為妙,免得自己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而且我在主持節目時也問過一位醫生,他說安眠藥吃多了對內臟會造成傷害!

1995年6月27日,我記得那天午間新聞及晚報的頭條是圓山大飯店發生大火,那晚我們原本就說好要見面,我帶著從新竹中興百貨買的一件性感的洋裝給她,那是件需要有姣好身材的人才適合穿的一件衣服,正帶著興奮心情要去找她的路上,就在我車子開到中壢時,她打電話跟我道歉:

『小張,你到哪了?』

『我已經到中壢啦!再十幾分鐘就到你家囉!』

『對不起,我今晚不想見面,因為我心情很不好,所以想取消今晚的約會。』

『喔…好啊!沒關係,那我回新竹囉!』

我當然不敢勉強,所以在叮嚀之後,我自中壢交流道折返新竹。我心裡想,該不會跟圓山飯店大火有關吧?難不成圓山大飯店有妳的重要回憶?……什麼跟什麼,我告訴自己不要亂想!想錯或想對都沒有意義。就在半夜兩點多,睡得正甜的時候,我接到她的電話:

『小張,我有吃安眠藥可是仍然睡不著,你可以陪我講講話嗎?』我實在很想她,即使現在很晚了,我還是很想去找她……………『我現在去找妳好嗎?』

『不要啦!現在都那麼晚了你還要從新竹大老遠跑來桃園啊?你不會累嗎?』

『不會啦!總比待在新竹想妳卻見不到好。』

『好吧!那你來吧!到的時候你打電話給我,我從地下室開門讓你進來,我不想讓守衛看到。不過要小心開車喔!不准開太快,太早到我不開門,所以你慢慢開,知道嗎?』

『是!遵命!』

在她首肯之後,我立刻換裝出發,一路上油門還是忍不住一直往前踩,我飛快抵達她家。在那天晚上,我知道她有吃安眠藥,厭惡做愛的她與我不知不覺地做了.....在剛開始,我甚至還問她,你該不會是因為吃安眠藥神智不清的情況下跟我做愛吧?如果不是出自你的意願,我寧可不做!她告訴我:『做這種事的時候請不要講這些破壞氣氛的話。』......我想,她應該是清醒的吧?

那天我們並沒有避孕,事後她問我:『你不怕我懷孕嗎?』我告訴她:『我希望妳為我生一個小孩。』事實上,她是個非常喜歡小孩的人,有好幾次她曾經跟我說過她好希望能生個小孩,但卻很擔心她被糟蹋許久的身體不能生育,或是生的小孩會有問題。

6月29日那晚因為我沒有主持節目所以在她那邊過夜,當晚她也有吃安眠藥,不過依然一整夜都睡不著,安眠藥對她來說似乎漸漸失去效用。後來半夜三點左右我們出去吃宵夜並買一些零食及藥品,或許是藥效發作而造成內心真正的她完全表露無遺,那晚她出奇的溫柔,講話的口氣一點也不會衝,甚至還會撒嬌,一路上緊緊挽著我的手,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跟平常看起來兇巴巴、一臉酷樣的她簡直判若兩人!我們還買了驗孕棒。回到家中,因為她睡不著,時而看書,時而起身彈鋼琴,或是找我聊天,我就這樣陪了她一整夜完全沒睡。

很快地天亮了.......聊著聊著我跟她提起前晚我們做愛的事,沒想到她竟告訴我她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我說那我豈不跟強暴妳沒什麼兩樣啊?!她看我一副很難過的樣子,輕聲告訴我:『那我們現在重來一次嘛…好嗎?』我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她....問:『妳該不會隔兩天又告訴我不知道今天的事吧?』我還把手指頭舉起來讓她猜有幾隻,以確定她目前神智是否清醒,她笑著叫我別鬧了!要我再小睡一下,她去弄早餐給我吃。她把早餐端到床前餵我,那種感覺很幸福,吃完早點後,我們……

那天,我洗澡時,她要求要進來跟我聊天,我還是很不習慣,有點不好意思,她說:『我們都已經是這種關係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呢?』 ....是啊!我心裡想:既然妳已經認為我們的關係已經很親密了,為什麼妳還不願意承認我是妳的男朋友呢?........

『你買的那件洋裝我很喜歡,我穿起來剛剛好。對了!我八月份要跟晚晴到歐洲玩,我幫你女兒買父親節禮物送給你好不好?』

『當然好啊!只要是妳送的,我就很高興了。』

『嗯…你經常穿西裝,那我買一套西裝給你好了,……米色的會不會很變態?』

『都好啊!只要是妳買給我的,我都會很喜歡,不過不要買太貴喔!』……

雖然我很高興她會想要替我女兒送父親節禮物給我,但仍捨不得她花太多錢。

『那就這麼說定囉,西裝一套沒上萬塊能看嗎?反正我會看著辦就是了。』

『好吧!』……對於她的堅持我想我還是不要有太多意見,免得又惹她不高興。

『我今天要上台北去辦一些事……』

『喔!辦事啊!辦什麼事呢?』我問得有點吞吞吐吐,因為我實在很想知道她要上台北做什麼,但是又怕會讓她覺得我很煩。

『就辦事啊!我的私事你就不要過問太多嘛!我想跟你講自然會講……』

才不過一兩句話的時間,她的情緒馬上就變得很不耐煩。

『好好……我不問,不要生氣啦。』……她又開始皺起眉頭瞇著眼不說話,我知道我又讓她不高興了,我想這時候我還是保持沉默比較好。她穿戴打扮完畢後點了一根煙,看著窗外遠方的虎頭山,若有所思的想著事情,這時候我們已是整整一個小時沒說話,因為她的臉一直是臭臭的。出門的時間快到了,這時候我看氣氛一直僵持下去,實在不甘心今天是在這種情況下 SAY GOODBYE ,所以我走到她身後從她背後環抱著她的腰,她轉頭看看我,似乎是在告訴我:怎麼現在才靠過來……

她的手這時也緊緊握著我的手,我的心裡實在是萬般感慨,其實我們可以更快樂地在一起的,不是嗎?

『你看虎頭山的樣子,其實我很喜歡一大早去爬虎頭山的感覺。』

『那好啊!希望可以常常陪妳一大早去爬虎頭山,我可以五點就從新竹出發,到這差不多五點四十分,還不會太晚。』

『嗯……哪天我們再找個時間去吧!』

『沒事早點回來喔!』

『好~~~你不要想太多好不好,我不告訴你去辦什麼事不代表我會去做壞事,O.K?』

很多時候,她都會突然間不曉得想到什麼事情,忽然整個人心情變得很壞,這時候她會自己一個人點著煙坐在床頭,皺著眉頭、不願講話、臉色很難看的樣子,而這時候的我則必須離她遠遠的,坐在書桌前,等待.....等待她開口對我說:『你怎麼啦?怎麼不講話啊?你在想什麼呢?過來我身旁好嗎?』這時候才表示警報解除,我才能夠靠過去她身邊,否則,我若是貿然試著去垂詢她,往往只會導致她把氣發在我身上、把我當出氣筒!而往往我一等,通常都要等個一、兩個鐘頭才能夠等到解除警報的時刻到來,在這時間裡,我只能呆坐在書桌前,不能講話,因為我知道那只會讓她更不高興。

像有次我講了一個我小時候的笑話給她聽,她聽了後哈哈大笑!後來我又講了一個,她也是笑翻了!但是當我要講第三個我小時候的笑話時,她竟然大聲叫:『不要一下子講那麼多啦!煩死了!』我被突如其來的火爆給愣住了!要不是親身經歷,我真的很難想像一個人在前一秒是笑得如此開心,在下一秒卻是如此的兇!情緒轉換如此之快,讓我當場愣住了。但是這無法擊退我想跟她在一起的決心!我也曾經問過她,如果今天換成妳是男的,而要你跟像妳這樣的一個女孩子在一起,妳能夠忍受多久呢?她回答:『頂多半天!我就受不了了...』.....可見,她自己也知道她的脾氣壞到什麼程度。

她常常會上台北去,雖然她把避孕器拿掉,但我仍然會擔心她哪一天想不開,因為畢竟她不願意將她每一天去的地方都告訴我,就像有一天,她說她到台北麗晶飯店跟朋友見面聊天,因為我的名字跟一個名人一模一樣,當天那位名人也出現在麗晶飯店,所以她特別仔細看了他,覺得他長得還跟我有點像!她回來後告訴我這一切,坦白說我心裡有點怪怪的,因為我很想問她去麗晶飯店做什麼?可是我還是忍著,類似的疑慮不下多次。不過,有一次她從台北回來時,當她在更衣的時候我就鬆了一口氣,因為她穿的內衣是有很多釦子(八到十個)的那種,我想,如果要做那種交易,是不可能穿那麼難脫的衣服,其實有很多答案,我們可以試著從一些蛛絲馬跡當中發現的。當然,並非我喜歡煩惱,而是我跟她在一起,我必須時時刻刻都要有最壞狀況發生的打算與心理準備!

因為我看她這樣失眠下去不是辦法,為了調整她的生理時鐘,有一陣子,我每天一大早從新竹趕到桃園,陪她到對面的青溪國中打羽球(我詩中的“青溪”事實上指的就是青溪國中),因為當時剛好是暑假,所以我們可以每天運動到八、九點,那一陣子,她的確維持了一段時間生活作息非常正常,整個人也有精神多了!她一直感激我所帶給她的改變,不過,終究也只維持了一陣子,畢竟那是需要長期培養的生活習慣。

這一天傍晚,我提議去濱海公路走一趟,去看看海………

『去的時候妳要一直看著我喔!不准看妳那邊的窗外。』……因為是我開的車

『為什麼要一直看著你?』

『因為濱海公路北上的話,左邊大都是山區啊!我不希望妳因此而再次心情不好。』……她到新竹那次的經驗我仍記憶猶新。

『喔…好!我知道了,謝謝你提醒我。』當天她穿著我送給她的那件洋裝,走著走著,一路上開著她的 March來到八里才折返,靠她窗戶那邊開始一片汪洋無際的大海,從她興奮的眼神我知道她很少來海邊。我看著她、她看著海......在那種夕陽西下的景象當中格外浪漫,尤其她的裝扮真的就像是一個公主,她在我的心中是如此的純潔。她引頸看著遠方的人群在海邊嬉戲,她說就讓她想到她小時候有一次在大同水上樂園差點淹死,但卻造成她對游泳的興趣,因為她覺得潛在水中的感覺很好玩,真是異類!別人是因溺水而對游泳或水造成有股恐懼感,她卻跟大多數人相反。

或許是看了海之後心情特別好吧,她對我說:『人家說戀愛中的女人會變漂亮,哪一天我變漂亮的時候,你記得要告訴我喔!』這會兒妳想暗示我什麼呢?幹嘛不有話直說啊!還要吊我胃口………

『其實,自從我們在一起後,我就發覺妳變漂亮了耶!只是我不敢講罷了。』……我言下之意就是在告訴她,她已經在戀愛了,不要不承認嘛 !

『少得意!哼!』……呵呵,看到她的反應覺得真是好笑又可愛。

回到家後,我們躺在床上聊著天…聊著聊著她居然出奇不意搔我癢,因為我實在很怕癢,被整得很慘,我只好開始反擊。擒賊先擒王,我還是先把她的雙手抓住,讓她不能再搔我癢,然後再開始換我搔她。就在我將她的雙手緊緊抓住,她掙扎好久都不能掙脫之際,我驚覺她竟然哭了!我趕緊鬆開手……

『妳怎麼了?是不是我太用力了?對不起……對不起,還會不會痛?我不是故意的。』

『…………』她沒講話,只是搖搖頭…臉轉到一邊繼續掉眼淚,而且哭的更兇。

『到底是怎麼了?我是不是又惹妳生氣了?對不起啦…不要這樣啦!』

『沒什麼啦…你不要想太多,跟你沒有關係。』

『怎麼會跟我沒關係呢?都是我不好,不該抓妳雙手把妳抓痛了。』

『真的跟你沒關係,是我想到以前的一些可怕的事。』

『對不起,是我不好,讓妳又想起一些以前不愉快的事。』……老天真是不公平,竟然加諸這樣多的慘痛回憶在她身上。我真是恨不得時光倒流,能夠讓我為她分擔幾許苦難啊!

『沒關係,一下子就好了,我想睡一下。』

或許是想到傷心事讓她感到身心疲累,她說要睡一會兒,要我半小時後七點整叫醒她。當時間到的時候,我準時叫她起床,可是她卻很大聲的回我:『不要吵我!』...我當時覺得很委屈,就說:『那我走了,妳慢慢睡吧!』我走出房門的同時,聽到她一直叫我不要走、不要走,可是我還是要裝一下,讓她知道她這樣的脾氣是不好的,我還故意把玄關大門一開一關,並且把鞋子藏起來讓她以為我真的已經出門,然後躲在客廳落地窗的窗簾後面,不一會,我聽到她從房間走出來的腳步聲,這時候我才想到,完了,糗大了,我的腳會被看到,因為窗簾並沒有垂到地面,長到足以遮住我的腳!我要換地方躲也來不及了。才剛聽到她走出房門的聲音,就聽到房門立刻關起並反鎖,我知道我穿梆了被她看到我的腳.....只好跑去敲她房門,只見打開房門的她,叼著微微下垂的香煙、一臉酷樣、得意的問我:『不是要走嗎?』哈哈........真的很奇怪,我以前多痛恨女孩子抽煙啊!但是竟然可以如此包容她的一切!愛情真的很偉大。

我很喜歡看她彈鋼琴,因為她彈鋼琴的時候是最有氣質的時候也是最好看的時候,我會欣賞女孩子彈鋼琴也是從認識她之後開始的。有一天她心血來潮,要教我彈鋼琴,我當然願意呀!在她的教導之下,我在兩天內竟然可以照著正確節拍連續彈出七十幾個音符,當然,一方面曲子也不是很複雜,不過,她說以我的速度,已經算學很快了。

有一天,她在客廳拖地,我在她房裡就彈起我所學的那首曲子,因為已經彈得很熟了,所以我開始變換各種速度、並且一副鋼琴演奏家的架勢,陶醉地彈著曲子,呵呵!連姿勢與表情都學得很像鋼琴家在表演一樣!就在沉醉其中彈得正起勁之際,我回頭看見她站在房門口,一副快要虛脫昏倒的樣子!我知道她被我的滑稽樣子給打敗了,那種甜蜜的感覺並不常有。還有一次,我在車上打行動電話給她,我一直吵著要唱葉倩文的『完全是你』這首歌給她聽。她用脖子夾著話筒,雙手彈鋼琴為我伴奏,就這樣我唱著這首歌給她聽,因為這首歌的意境跟我和她之間的情景非常相像,就這樣……我們之間,一直不斷出現著浪漫的回憶...........。

事實上,她是一個很有氣質的女孩子。喜歡看書、彈鋼琴、做家事、煮咖啡、聽高格調的音樂、拉小提琴.....唉!或許她有脾氣很壞的一面,但我相信她自己也不願意變成這個樣子。

我說過我以前很厭惡女孩子抽煙,本身也不抽煙,但是因為無法說服她戒菸,所以我只好送她一個很漂亮的女用打火機,試著讓她在抽煙的時候,看起來更有品味、更有氣質。這是在我無奈於她不願戒菸之餘,唯一能夠為她做的。

有一次她到台北一家高中同學所開的 PUB ,當時有一位在新竹建築界的老闆上前搭訕,她很明確的告訴他:『我男朋友也在新竹,而且從事的行業跟你很相關。』這是她回來後轉述給我聽的……但即使如此,她當時仍然不願意承認我是她男朋友。而且,我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我感覺她只求這一輩子跟我有這麼一段美好的回憶就夠了,當時候到了,她會離開我!....這種感覺一直很強烈,這種恐懼一直深藏在我心中。

有一次她說:『明年一月我生日的時候,你送我一隻藍眼的波斯貓好嗎?』我當然願意啊!因為她很少跟我要東西,加上我心中一直很害怕會失去她,所以在七月份的時候,我跑遍了新竹的寵物店、假日花市,終於找到一隻很可愛、扁臉又是藍色眼珠的波斯貓。當晚我立刻驅車前往桃園,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她驚喜的表情,在去桃園的路上,我對著貓兒講話:『貓咪啊貓咪...希望我不在貓媽媽身邊的時候,你能幫我陪伴她,不要惹她生氣喔,要讓她快樂點,我會好好在事業上加油,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參加我們的婚禮,也希望有一天你會看到我們所生的小孩,我們會把你當一家人的,也希望將來能有機會幫你找個老婆。』或許是貓咪剛離開家不適應吧?也或許是它聽得懂我的話,一路上它一直喵喵叫,讓我一直不斷對它說話。

當我把裝在紙盒中的貓咪帶著走進她房間時,貓咪在箱子裡發出聲音,她立即被這聲音所吸引:『有貓咪的聲音耶!』......我迫不及待地讓它跑出來,當她看到貓咪時真的好驚喜!...她問我:『不是說好明年我生日時送嗎?怎麼提早半年呢?』我說:『因為我害怕那時候妳又不理我了,所以我要趁現在!』雖然看起來是一句玩笑話,卻道盡我心中的憂慮。

本來我們要去桃園市新明街頂一家服飾精品店一起做個小生意,但是因為頂讓費一直談不攏,所以作罷。她也曾經打算搬到新竹以教鋼琴為業,我當然很希望她能搬來新竹,一來我可以就近照顧她,二來她可以遠離一些損友,開始新的生活。但是後來因為我市調評估教鋼琴的所得,結果並不是很樂觀,所以後來也作罷。我也曾經要她到我的案子中擔任房屋銷售小姐,但是因為她沒有興趣而拒絕了。

我們又來到新楓林園喝茶、聊天…她才告訴我一些她住處鬧鬼的事情。我們都知道要租一個房子,一定會先去看看這房子,當初她們來看這房子的時候,門一打開,就有一些沒燒完的冥紙迎面飛來,不過因為租金便宜、房子又大、離家又近、離市中心也近、又有停車位,種種的因素下,仍然租了下來,當她們簽房租合約,屋主拿出前一個房客的租約給她們抄相關的資料時,她發現前一個房客並沒有住滿合約上所簽的日子就搬走了,當時心裡面就覺得怪怪的,一問之下,才知道前兩個房客都沒有住到約滿就退租了。

而且,自從搬來以後,她就常常生病,常常頭痛、或是重感冒、發燒,當然失眠和做惡夢是本來就有的啦!不過搬來之後身體真的常常有毛病就是了。而且,她經常在睡夢中,感覺整個人被抱起來,抬到床的另一邊,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或許這些現象在她眼裡,不會比她以前所遭遇的事還可怕吧!所以她能夠很輕易的習以為常。

而前幾天晚晴半夜起來上廁所,浴室門正對小慧的房門,因為只有兩個女孩子住,所以已經習慣上廁所時不關門,沒想到坐在馬桶上的晚晴竟看見一個人影在她房門外徘迴!起先晚晴以為是我,所以趕緊把浴室門關上,但是她越想越不對,因為那個人的體型不像我,因為我的體型還蠻結實的,所以很容易辨認得出來,而且那是一個『人影』!並且,隔天晚晴跟小慧說了這件事,也向小慧求證過我昨晚並沒有在這邊過夜,才確定晚晴昨晚看到的是那種東西。

當我聽到她告訴我許多她住處好像鬧鬼的現象,我立刻從我皮夾中拿出放在我身上已經六年之久的護身符給她,那個護身符是我在新竹的天公壇求來的,從我當兵時就一直放在身上至今,她也欣然接受,我知道這護身符後來一直放在她身邊。

有一次我在她那邊過夜,那天晚上她的心情又開始莫名地變壞了起來,所以當半夜睡到一半時,我被她罵了,坦白講我被罵得有點莫名其妙,所以我對她說,我想走了....當時是半夜兩點,我起身穿好衣物,再次走到她面前,告訴她我真的要走了,其實心裡還不是希望能夠得到她的挽留,但是沒想到她卻大吼說:『要走還不快走?還待在這邊幹什麼!』...被她這麼一講,我想我不走也不行了,就這樣,我到我的車子裡睡覺,在車中過了這一夜。大約清晨五點,行動電話響了,是她打來的,她居然說:『我睡到一半,發現你沒在我身邊,你跑去哪啦?』我說:『你昨天那麼兇,還叫我快走,我只好跑到我車子裡睡呀!妳忘啦?』她聽了後要我趕快上去,趁還有點時間再多睡一會。她就是這樣,其實心地很善良,但就是有時候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但是我能夠諒解,我自己知道我必須忍受很多事情,所以我一點也不會怨她。

因為貓咪的關係,所以一整個屋子到處是貓咪的毛,有一天她把吸塵器拿出來,因為太久沒用裡面都卡住了,所以她要我幫她將集塵袋取出,沒想到整個袋子根本都腐化、破了,造成連吸塵器都沒辦法用,因為我拆集塵袋時不小心把袋子弄破了,看到她的表情我知道她很不高興,因為集塵袋不曉得要去哪邊買。我心裡也很著急,馬上回家拿電話簿找,結果在我要求自付快遞運費之下,我在隔天早上十點到桃園取貨,然後趕緊拿去幫她把集塵袋裝起來,我還特地買了二十個,這樣可以讓她用很久。當我裝好時,她仍然在睡,且不太理我,我知道她還在生我的氣。我只好起身離開,當時我心裡很難過。

就在我要上高速公路時,她打電話給我,說剛剛對我這樣不理不睬很抱歉,她提議要請我去喝咖啡,如果要的話,她現在馬上起床洗澡、打扮。但是.......我拒絕了,其實我當時並非刻意拒絕,而是剛好我要去中壢一家有線電視公司應徵節目主持人,我是想,剛好趁這機會也讓她知道我也是有脾氣的,看是否能讓她體會、反省一下。不過,只見她淡淡的一句:『不去就算了!』就把電話掛了,我一點都來不及解釋。

農曆的情人節再過幾天就要到來,我一直希望能夠帶給她驚喜,在認識她以前從未送花給女友、老婆的我,這次打算送她一千零一朵玫瑰花!因為情人節當天我在新竹有節目要主持,所以我在情人節的前一天把花親自送給她。反正心意最重要,差一天無所謂。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愛戀物語
自訂分類:網路文章
上一則: 十、斷線【轉】
下一則: 八、往返【轉】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