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許亞芬的良臣遇灶神
2009/12/10 20:14
瀏覽1,081
迴響2
推薦4
引用0

終於要來談談良臣了

是想開了?還是想不開?

都不是,只因良臣遇竈神的DVD快上市了

如果不趁著未上市前寫一寫,恐怕會被質疑不是靠著記憶力而寫

(啊就不知道在幼稚什麼啦,為了這麼幼稚的理由,嘖嘖~~)

如果可以,只想寫阿昏

因為其他的部分,坌色真的會牢騷一堆,活像個大嬸婆,一點也不勾追

只寫阿昏,起碼奇檬子思不拎央(正港超台的台語,看不懂的直翻成”心情好”就好)

 

劇名:良臣遇竈神

地點:城市舞台

時間:2009.6/21

演員:許亞芬(俞都),許仙姬(俞妻),吳明志(灶神)等族繁不及備載

【劇情】

庚申日,三屍欲取俞都性命,三屍開唱,應該是青姑勁中帶狠,白姑陰中帶狠,紅姑媚中帶狠,可惜不知道是動作太劇烈致使中氣不足,還是音響的問題,那股令人毛骨聳然的狠勁沒出來(先打再ㄙㄜ:青姑的繇子翻身(嗎?),邱亮玉的長水袖,硬是要得......好啦!潘麗君我看你臉上的表情,就知道你紅姑搞的就是”邪淫栽”的勾當啦,哼!)

灶君因俞良臣過不致死,急趕路救人,坌色覺得吳明志的整體表現平平,依劇名來看,他和阿昏是分庭抗禮的兩主角,不過一來他專長的身段沒有表現的機會,二來灶神的角色性格不明顯,所以一整個被亮眼的阿昏給壓下去(PS.連唱將型的許仙姬也沒有預想中的發揮,兩個半鐘頭看下來,只有看到阿昏一個人--啊,有啦,還有長大後匯安稍嫌尖銳的叫聲--這是看完後覺得累的原因之一,畢竟好吃的東西吃太多也是會@#$%&...的)

眾神明(嚴格說,這齣不叫佛教劇,而是神明戲吧!)出面攔阻灶神,衪們也認為俞都一生貪瞋痴愛,罪不可恕,連地基主也出來攪局,這是苦中作樂比較輕鬆的一段,土地公(羅文君)的民間形像當然是可親可愛的,啊地基主(黑面)都這麼可愛就好了

等了大半天,俞都終於出來了,從開場到出場,阿昏讓大家等得實在有點久,(誰知一出場就不進去了,訛~~不要命了,來造啦, ),果然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史上無敵霹靂誰人甲我比之不奶油也迷人之金嗓阿昏,一上場就霜雪,文明,新都馬連換數調,尤其新都馬唱到:「往事如流水,回億似眼前」時飇高音,真的讓人體會《老殘遊記》裡說的:「五臟六腑像熨斗熨過,無一處不伏貼;三萬六千個毛孔,像吃了人參果,無一個毛孔不暢快」的感覺,(我媽可能又要來罵我說不好好讀書,念的書都拿來寫歌仔戲了)

接著時空多次轉換,交待了匯安失蹤,俞妻哭瞎眼,幼時失雙親,蒙師收留,及長辜負了兩老的期望等等,不落幕不換幕的處理方法,全憑阿昏一人串場,這就非得來談談坌色對歌仔戲的感覺了

大抵演歌仔戲的人給人一種本人和角色分離的感覺(不要打我,是”大抵”),說得傷感情一點,就是沒什麼演技啦,純粹有把角色交待出來,觀眾看懂就好,這就是為什麼廖瓊枝老師叫做國寶藝人,她是少數能將感情融入角色,再把觀眾帶進情境的人之一,這也是為什麼那位黑貓雲女士能憑電台發聲就能打出一片江山,感情啊!感情啊!演技啊!演技啊!(別懷疑,聲音也需要演技的)

阿昏如果沒有這種功力,那台上時空轉換只靠文武場和燈光,就會顯得很乾;但我們阿昏很爭氣(廢話,啊不然戲迷當假的哦?),她掌握得很好,一點也不怕歐蕾白擦了的,該怒該喜該悲該樂,絕不打折

倒是許仙姬,身段不用說了,老旦要什麼身段(這是逃避現實的說法啦,人家咪姐演老旦,也可以有身段啊!還捧茶杯翻身咧,不信去看林則徐),音色極好的她,這次也沒怎麼發揮,感覺好像哪個開關沒開,不過儘管如此,她唱到:「呼阿娘擱看一擺~~哇囝啊~~~」同來的阿嬤還是拿出手帕拭淚,我轉頭虧她:「哇,這麼感動哦?」她哭腔回我:「啊,你囝阿郎不懂啦!」厚,換我不懂了哦?阿昏歌仔戲是我報你看的耶,這位阿嬤!

回憶完過往,也蒙灶神化身的擺渡老人及時幫助,俞都回到家裡,痴呆女兒妙音將他從迷幻的情境中喚回現實,這個女兒始終扮演著”提點”的角色,看起來是腦性麻痺患者,其實心裡明亮著,原故事交待的是此女自閉,這好像比較合理,自閉是因外來刺激而將自己封閉起來,看似痴傻,實則因外境干擾不到他,因此腦部反而發達,甚至可以造就成天才(如達斯汀霍夫曼演的雨人就是),而且若有因緣,自閉患者是可以走出象牙塔的,這也可以合理解釋劇末的妙音為什麼恢復正常了

大年夜灶神再次化身點化俞都,並要俞都懺悔過往,誠心念佛,以洗前愆,俞都也在書寫一生懺悔錄中,一點一滴回憶起過去種種的罪業,亂心中,三屍九蟲入侵,不是坌色愛虧阿昏,這段”現代舞”阿昏泥是跳得很軟Q啦,架勢甚至比專業的舞者還要好,不過用古代中年男人的裝扮來跳,怎麼看怎麼怪耶,頭次看還更久,還好最後一場再看已經改掉不少,感恩厚!九蟲的效果極好,真的像蟲耶!

接下來,坌色的耳朵實在給他有點受不了,就在三屍九蟲欲取俞都生命的危急中,匯安出現,如果不用心看,會”花去”,其實要交待的是,俞都卡陰,就要跟著三屍九蟲去了,幸好失蹤十年的匯安回來認親了,現實和幻覺一起,不過這匯安也叫得太慘了,MIC的聲音太大,廖欣慈的聲音顯得尖銳,連續用高亢的聲音慘叫阿爹,簡直折磨觀眾的耳朵,依坌色看,失散十年回到故里,應該要高興啊,怎麼用當年走失時的慘叫聲呢?古代十六歲應該是等大人了,再也不是小匯安,要再沉穩一些吧!

再來就是不忍卒聽的觀世音菩薩了,這位相貌莊嚴的觀世音~~~歐買尬,聲音很不空靈耶,我們常講演歌仔戲的人,講起台詞都有一種歌仔戲該有的”潰靠”,專不專業,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尤其是跟阿昏對話,那非專業又不空靈的聲音就更明顯了,就是有一種,覺得她是在講:「頭家,高麗菜一斤多少?」的感覺,坌色實在很沒慧根,有人說看到觀世音菩薩出現,感動得眼淚都飇出來了,但我就是無法接受心目中神聖的觀世音菩薩是這個樣子,歹勢,得罪了!

說真的,我沒有感動到!反而是看排戲時有那種FU,問題出在哪裡?大概我看排只看片段吧?只知道阿昏又唱又摔很辛苦,但不知道會辛苦到這種程度,要知道一齣戲如果光靠一個人撐,那不只主角辛苦,觀眾也很辛苦溜!

是說,看戲不就圖個過癮嗎?這點阿昏給了十足的份量了

單純看戲,快樂就好,管他劇情合不合理,啊不就故事一枚嗎?單看阿昏苦哎哎唱賣藥仔哭上訴身世不幸,氣沖沖唱都馬罵灶神,喜孜孜穿狀元服唱四空反....夠了~~

DVD去買來看蛤~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看戲
上一則: 《搜孤救孤》完
下一則: 俞都小甜甜
迴響(2) :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