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倒掛的一串鼻涕
2011/12/08 14:12
瀏覽247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昨天去中正紀念堂走走,天氣清爽,陽光溫和,廣場外頭好熱鬧,原來「終身學習作伙來 由社區走向博物館」正在那裡舉辦。

人潮最多的地方是個舞台,幾個阿美族正在跳著開心地舞蹈,現場氣氛很HIGH,舞台前已一位難求,我遠遠注意到最後排一位老人,旁邊有個空位,自然不做它想,過去坐了下來。

現場音響聲音實在夠大,心臟都跟著加遽起伏,頭腦被震的有點發嘛,我注意到隔壁老人靜靜地望著前方,他長髮已經泛白,腮幫滿布像肉鬆般長鬍子,一襲褪色厚外套裹身,兩手臉頰都是深深皺紋,這時我心理升了一個念頭,他是街友。

我的視線停在老人鬍子裡一串倒掛的大水珠,仔細一瞧,驚訝發現那是鼻孔流下來的一串濃濃的鼻涕,似乎掛在那裡已經有點時間,被風吹日曬到有點定型,很神奇的是這串鼻涕巧妙避開雜亂鬍子,絲毫沒有一點沾黏到。

老人右手有時隨意輕輕的撫弄自己的頭髮臉頰,不知老人的手是有意避開還是巧合躲過,那串鼻涕就掛在那裡一動也不動。這人是失智老人嗎?不然怎麼可能對那串鼻涕一點都沒有感覺。

不知過了多久,我已經受不了那串鼻涕了,我隨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張衛生紙,拍一下老人肩膀,老人有點驚訝地望了我一眼,我把衛生紙交在他手裡,作勢他可以清清自己鼻下的東西,老人猶豫了一下,枉然大悟,開始認真抹去那串鼻涕,雙手也動了起來,似乎趁機想到該給自己整容一番,也順便拉拉袖口衣擺。

我淚水忽然湧上眼眶,這老人原來也很在乎自己的。發生了什麼事,讓老人今天失落到這樣,如今的他心中還會牽掛的什麼事?人生是否有什麼還讓他珍惜的地方?

我認真的搜遍自己身上每一個口袋,整理出全部的衛生紙,再次交給老人,可以感覺到這回他身子變輕快了些,老人小心把這疊衛生紙放在自己身上右邊口袋,一邊露了出來,像是燕尾服上口袋的白手巾。

離開時,我再次拍一下老人的肩,親親說一聲「保重喔」。老人也跟我揮手,只是那手沒有舉得很高。諷刺,終身學習這個想法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情感世界
下一則: 給D兒的第十封信-人像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