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外交手段:談判
2009/09/19 22:59
瀏覽42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外交,就有如是一雙「天鵝絨手套」,將冷酷無情的權力之手隱藏起來。弱勢的一方,往往必須在談判桌上讓步,以避免因強權的運作所帶來的損失。因為從規範意義而言,強權在談判桌上往往具有優勢,因此國家也往往尋求「在談判中獲得力量」。

國際政治啟迪46

1.     外交,就有如是一雙「天鵝絨手套」,將冷酷無情的權力之手隱藏起來。弱勢的一方,往往必須在談判桌上讓步,以避免因強權的運作所帶來的損失。因為從規範意義而言,強權在談判桌上往往具有優勢,因此國家也往往尋求「在談判中獲得力量」。

2.     在越南及阿富汗,美國與蘇聯就發現本身,往往被迫與較弱勢的一方來進行談判,而且當雙方達成協議時,也無法掩飾其欲單獨撤軍的決定。

3.     喬治,將外交手段與武力使用,兩者間的緊密關係稱之為強制性外交。例如英國在1982年福克蘭群島爭議的初步階段,就曾經威脅將以武力來對抗阿根廷,但為了尋求外交協議的達成,使得運用武力的行動近於緩慢。

4.     談判的功能,有時並非僅是明顯的達成協議而已,其亦存在著宣傳的功能。許多國家在一定時期中,總是會宣稱其對於追求武器控制議題的明白宣示,然而明顯的是,其他國家並不會接受這種做法,結果是這種宣示僅淪為向全球大眾傳輸,愛與和平的意念想像罷了。

5.     談判的另外一項功能,就是得以拖延時間,以便企求外界的權力平衡,會依據自己本身的期望來進行變化。在1969年越戰談判的初始階段,冗長的爭議便不斷引導談判的進行,雖然這反映了部分實質的分歧點(特別是雙方對本身談判的地位與認知),但是這種拖延也代表了雙方對於解決衝突的基本欲望,是在戰場上,而非在談判桌上。

6.     當他們在1973年終於達成協議時,也正好是美國要從戰爭中撒手的時刻。十九世紀外交人員往往暗中進行協議,甚至維持重要的秘密相互防禦條約。而這種老式外交策略,也有部分的優點。

7.     談判的風格,通常會隨著國家而有不同:一個著名的英國外交官尼可森爵士,就曾以他長期的經驗基礎而主張,一個國家外交官的協議風格,往往能反應出其本身社會的主流文化價值。他以英國外交官的「店主人」風格,即重視實用價值,並且認為妥協是最好的理由與協議的結果,來與極權政府進行比較。

8.     尤其是1920年代與冷戰期間的蘇聯,和1930年代的納粹德國。這些集權政體的外交官,往往以協議立場上的僵硬而聞名,將廣泛的外交方式使用於宣傳的行使上,粗俗的語言與藉由高談闊論的發言策略,來挫敗其對手;藉由枝節的程序問題來進行冗長的辯論;經常不斷且反覆的口號及陳腔濫調;而且最嚴重的,他們將這些都僅視為是一種策略性手法,當他們從其他人獲得利益後,便會將協議打破(引述列寧的話:「協議就像是派皮,他們需要被打破」)

9.     一個愈強勢的國家,會支持「真誠的」與「實用的」風格,來促使最終協議的達成;而較弱勢的國家,會容易採取咆嘯或做作的態度,並倚賴策略來消耗其他一方。

心得感想:

1、強權在談判桌上往往具有優勢,但是,弱勢者如果具備了智慧,那也是極大的優勢。在西方的社會,愈弱勢的人愈有發言權,愈容易得到大眾的同情,只要說話理性得當,也是一種極為強大的社會壓力。

2、在西方傳統社會,強勢者要幫助弱勢者,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弱勢者向強勢者要求幫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問題是,如何開口不會讓人覺得你在勒索,同時又能維護強勢者的尊嚴與社會地位?這才是真正的眉角。

3、談判的功能,有時並非僅是明顯的達成協議而已,其亦存在著宣傳的功能。在談判的過程,吸引國際媒體的關注,這也會造成一種國際社會的壓力,引導這股力量,有助於自己的國家在國際當中的形象與發言權,但是這一種力量與技巧,通常極為短暫,不適合經常使用。

4、談判的另外一項功能,就是得以拖延時間,以便企求外界的權力平衡。時間,常常會導致許多人失去耐性;或在拖延的時間當中,因為天災或其他的狀況,往往導致國際局勢轉變。所以,有時候談判主要的目的在拖延時間,在等待天時的出現或自己能力的預備足夠,而使得國際間的權力平衡改變,達到自己想要達成的目的。

5、私底下的交往與談判,在全世界各地仍然不斷地進行;通常是因為一個國家內部的政權有紛爭,須要引動外國勢力來干擾國內的政治平衡。無論怎麼干擾,最重要的是,有權力的人必須守信用,不然政權必定不穩定;有權力的人,必須要能照顧到多數的人的權益,不然政權一定不穩定。

6、有談判經驗的人都知道,談判最後的結局,一定是智慧高的一方獲得比較多的利益。無論談判的手段多麼聰明或惡劣,那些都只是過程,最後的目的都是要獲取自己一方的利益;但是如果自己知識、能力不夠,談判的成果也沒有辦法帶來更多的好處。

7、以台灣的政治局勢為例,不管國民黨暗中與中國來往多麼密切,如果政治人物不能守信用,沒有行政效率,政策錯誤,最後還是無法保住政權;不管民進黨與美國、日本往來多麼密切,如果政治人物不能守信用,沒有行政效率,仍然沒有辦法獲得執政權。

8、任何的國際性條約,簽訂了能夠有價值,關鍵還是簽約的雙方要有守信用的能力,要有執行的能力,不然舌燦蓮花,取得一時的勝利,最後還是失敗,一點意義也沒有。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網路生活
自訂分類:時事與政治評論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