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國民黨有臉罵李登輝黑金?
2020/08/07 00:06
瀏覽3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其實地方派系,甚或黑金勢力早在兩蔣執政時期即已存在。例如高雄王家、朱家的崛起,台中楊家的勢盛,板橋劉家的榮景,無不與執政的國民黨息息相關,彼此之間亦有相互為用的默契存在。

 

國民黨政績978

Tchaikovsky Violin Concerto in D Op 35 장영주(Sarah Cha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jPBkATHlgM

 

【摘要2020.8.3.自由 潘啟生】其實地方派系,甚或黑金勢力早在兩蔣執政時期即已存在。例如高雄王家、朱家的崛起,台中楊家的勢盛,板橋劉家的榮景,無不與執政的國民黨息息相關,彼此之間亦有相互為用的默契存在。

而這種國民黨與地方派系、豪族之間的侍從關係是國民黨掌控台灣政局的重要手段。地方派系或豪族亦因國民黨之庇蔭,而得以在特許行業、地方金融機關翻雲覆雨。在蔣經國執政後期,戒嚴體制逐漸鬆動,自由化的趨勢將台灣社會結構中許多資源,從過去的管制、控制狀態,逐漸開放到競爭市場中。

然而在經濟結構變遷的過程中,由於缺乏制度性的規範或制度本身的缺失,導致大量的機會與漏洞浮現,使得部分地方派系領袖得以在充分掌握資訊的情況下,介入股市、房地產、銀行業與建築業等訊息優勢或投機性產業,並獲取巨額暴利。這種發展結果,使得這些地方派系領袖與財團因此掌握了更龐大而獨立的資源。

相對於過去依靠國民黨特權所取得的特許產業,這種經過市場操作所獲取的經濟利益,使得地方派系領袖更能夠以企業公司等經濟組織的名義來攫取經濟資源,並以此鞏固強化其本身的權力網路,甚至於反過來可以藉其財勢要脅、箝制國民黨中央。

在那一波解嚴、自由化的過程中,李登輝面臨了民進黨、國民黨非主流派的嚴厲挑戰。為了延續政權、落實其政治理念,李氏做了妥協性的抉擇,承認、接受、運用地方派系甚或黑金色彩政治人物以為其權力鬥爭衛隊,致使台灣政治發展未能在轉型關鍵時期,綻現出較為清新可喜的新枝嫩芽,李登輝是有其責任。

然若要將這些自由化過程所產生的結構性失衡亂象,全部委由李氏承擔,是偏見。因為這些地方、黑金勢力,在李氏當權之前,其勢已然壯盛,縱使李氏不加援引利用,其亦會拉幫結黨自成勢力,依違朝野之間,擴其權、卡其位、賺其錢,其力量更加難以抑遏。

當年殷鑑歷歷在目:楊文欣恃長億集團之力,硬是將國民黨提名的林仙保擠下,以而立之年登上霧峰議會副議長之席,國民黨其能如何?游淮銀、郭金生挾行政院長同意權之力裹脅院長提名人,其結果又是如何?更早的鋒安集團朱安雄夫婦,一盤監察院、一踞立法院,逼得當時的鐵頭部長趙耀東不得不為「吳德美」折腰,鋒安集團旗下企業終亦安然上市;還有當年的蔡辰洲,挾十三兄弟之力橫行立法院,甚至掏空十信,導致國內金融危機。這些黑金事端大多發生在李氏執政之前的國民黨,然國民黨於金權集團,又能如何?

在當時政經社會結構下,地方派系已然具有反噬實力。李氏接掌政局,為了維繫政權,確實曾驅使國民黨更緊密地擁抱地方派系、黑金勢力,進而加以運用、攏絡、操縱,以延殘喘。這樣的便宜行事,其代價亦極慘重,有人甚至將2000年總統大選國民黨的慘敗歸咎於此。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台灣政壇風氣在90年代向下沈淪,李氏確實有不可推諉的責任。不過當我們審視整個威權裂解、自由風吹,黑金派系各憑本事誰也不怕誰的後解嚴年代,換其他人物上台操盤,情況又會有多少改善,令人懷疑。

2000年後攻訐李氏操縱黑金最嚴厲的國、親兩黨,其黨主席當年就側侍李氏左右,不是副主席,就是秘書長,為何當年未見遠離黑金之諫?而在理念相左、政治立場齟齬之際才掀帳、扣帽?

加上連戰獲李氏不次拔擢,出任全國最高行政首長四年有餘,並且長期擔任國民黨中央提名小組成員,多少伍澤元輩人物出於小組提名。連氏,其於黑金污名能無咎乎?而馬英九在2005年至2014年間兩度出任國民黨黨主席,操控揮霍巨億資金、攏絡地方黑金勢力,難道不是為自己競選鋪路?徒眾出言責難昔日長官黑金,其豈能無愧乎?

李登輝執政12年,其時台灣正處於政經社會急遽轉變的蛻化時期。其權勢既盛,影響自深;在位日久,毀譽自亦環淌而來。其人雖故,政黨、政治人物品題其歷史功過,不管是民主先生或是黑金教父,自當審慎,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切忌依憑個人立場、政治權謀,無的放矢,倒錯因果。於家國何益?於台灣何益?

 

李登輝政績 戒急用忍︰李登輝先生留下的政治資產【摘要2020.8.3.自由】美國知名政治學者杭廷頓(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曾在一場討論會上說過:「李登輝過世的話,台灣民主還能留下來,但是李光耀過世,制度無法留下。」精闢點出了同樣是偉大的東方政治家,李登輝被尊稱為「民主先生」,李光耀則是威權政治強人之重大區別。

事實上,李登輝先生除了對台灣民主化與本土化有著重大貢獻外,他在1996年對兩岸經貿採取的「戒急用忍」政策,在台商大舉西進之際,精確預示了對中國經濟過度依賴可能產生的風險。對照當前美中貿易爭端及全球先進經濟體企求與中國脫鉤,「戒急用忍」隱然成為自由世界與中國交往的最佳自我防衛盾牌,這顯然是李登輝先生留給世人的重大政治遺產。

李登輝接掌大位兩年後,台股創下一萬二千多點的歷史高點,經濟也處於快速成長的顛峰,一句「台灣錢淹腳目」的俚語貼切地形容當時台灣的黃金歲月;然而,在繁華的背後,台灣經濟面臨了勞動成本、勞工意識、環保意識高漲,產業轉型陷入困境的瓶頸。而中國的開放,低廉勞動力、土地、政策優惠等,則展開強大的磁吸力道,像黑洞般幾乎吞噬了台灣的傳統製造業。

台商向中國遷移,符合亞洲經濟發展的「雁行理論」,也就是第一代領頭雁日本在成為成熟經濟體後,再將組裝代工等初級技術的製造端轉移給台灣及東南亞等國家,帶動了第二波小龍經濟體的發展,之後則是泰國、中國等第三波經濟體的崛起。台商西進本是雁行理論發展模式的一環。

然而,中國的經濟發展具有保護主義與獨裁政治的雙重特色,對台灣更有民族主義的野心,因此與之經貿交流,絕對不是遵循「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的市場經濟遊戲規則,而是受到「政治掛帥」的宰制。亦即,台商無論如何翻滾,最後仍逃不出中共的手掌心。這是台灣西進潮的最後宿命,如今也印證在西方世界身上。

當年台商的大舉西進,由對中國市場充滿憧憬者看來,似乎是脫出台灣困局的最好出路;而從一些不了解中共政權本質的人來說,李登輝先生提出「戒急用忍」,對重大台商投資進行管制,以避免台灣資金人才與產業被中國掏空,是高瞻遠矚,卻面對排山倒海似的政商壓力,除非擁有先知的遠大視野與道德勇氣,否則很難堅持不變。

如今看來,沒有「戒急用忍」對投資中國套上緊箍,台灣的關鍵性產業,尤其半導體,勢必已經大舉遷移到中國,則何來「護國神山」的台積電?台股如何靠著高科技產業再攀歷史新高?

尤有甚者,中國扶植紅色供應鏈之後,台商如何避免遭到取代、甚至滅絕的命運?由此可見,戒急用忍所延續下來的對兩岸經貿戒慎恐懼的精神,如今已逐漸發揮對台灣經濟與產業的保護功能。

台商對中國的人才、資金、技術挹注,協助了中國的經濟成長,卻沒有得到正向的回饋。中國崛起後,扶植紅色供應鏈,計畫打造「2025中國製造」,意圖成為製造強國,而這一切「民族復興大業」的中國夢,都是以犧牲台灣及西方世界的政經秩序為代價,意欲摧毀自由民主,納入紅色中華帝國的羅網之內。這是今日民主世界面對的致命威脅。

幸而,原本是台灣單獨面對邪惡的中國,今天則是由川普政府帶動了對抗中國不公平貿易與地緣政治擴張的風潮,更由於中國一連串的粗暴行徑,包括隱瞞武漢肺炎疫情、強制訂定港版國安法、挑起中印對峙、在南海、台海、東海展現軍事肌肉,招致多數世人真正感受到「中國威脅」,而與台灣成為隱形的盟友,逐漸站在一起。

當前的世局,美國正帶頭籌組反中共的民主聯盟,力阻西方世界淪入習總書記及其統治集團的魔掌,吸引了西方世界的強烈呼應;而先進經濟體為免技術、市場為中國壟斷,也紛紛與中國經濟脫鉤。這一場文明世界與中共政權的對抗,不僅是利益之爭,更是生活方式、價值觀與制度的抉擇;而針對這個打著民族主義大旗的紅色帝國的威脅,李登輝早在二十四年前就已經預見並提出「戒急用忍」這個抗中法寶了。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