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黨產會也抄不走的黨產
2020/07/04 23:15
瀏覽2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大學某堂歷史系的課,教授走進教室就問:「覺得自己高中歷史學得還不錯的舉手?」教室裡大半的人都舉手了,包括我。教授掃視全班,微微一笑:「好,我們這學期的目標,就是把那些東西通通忘掉。」

 

J.S. Bach Brandenburg Concertos 1 - 6, Claudio Abbad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bQORqkStpk

 

【摘要2020.7.1.蘋果 朱宥勳】大學某堂歷史系的課,教授走進教室就問:「覺得自己高中歷史學得還不錯的舉手?」教室裡大半的人都舉手了,包括我。教授掃視全班,微微一笑:「好,我們這學期的目標,就是把那些東西通通忘掉。」

這堪稱一場震撼教育。有個人活生生告訴你:你以前背得要死要活的那些課本,有很多東西都是錯的。但幾年之後,我完全明白教授何以如此了。當我在教導寫作課學員時,也會問他們:「中小學作文分數不錯的舉手?」然後在他們的震驚眼光之中說:「我們的目標,是把你寫作文的那些錯誤動作全部修掉。」

我是最後一代使用「國立編譯館」教材的學生。我不確定是否所有的科目都是如此,但我非常肯定,在文史方面,國立編譯館帶來的錯誤比它帶來的知識還要可觀。偏偏聯考制度,又大批量產了「除了這些課本,再也沒讀過別的書」的國民。這使得很多學院中的基本概念,說給旁人聽,竟然會成為驚世駭俗之論。

最近的例子,當屬「屈原是不是中國人」的熱戰。此事起因於高雄市議員高閔琳一席話:「你知道屈原是楚國人不是中國人,屈原是楚獨分子嗎?」文章被轉貼到韓國瑜粉絲後援會,於是引起韓粉的猛烈洗版。

「屈原不是中國人」乍看有違常識,但剛巧就是前面所言之「國立編譯館帶來的錯誤常識」。如果仔細翻撿韓粉的言論,你會發現他們確實就是以國立編譯館為「正宗」,其嘲諷、憤怒、震驚,背後的動力就是「你講的怎麼跟課本不一樣」。他們從未想過,課本可能講錯,也可能誤導,凡是人寫的東西就有謬誤的可能。

如果他們稍微查一下就會發現,楚國雖然曾接受周朝冊封,但早在周成王的時代就獨立稱王了。如果他們有好好背課本,就會知道那是西周早期──「楚」絕大多數時間,都是跟「周」平行並立的兩個國家。這也是為什麼,所謂「春秋五霸」中有齊桓「公」、晉文「公」這幾位「公爵」,但楚國卻是與周天子平起平坐的楚莊「王」。更別說,所謂「中國」是梁啟超的年代才發明的觀念。屈原如何是一個他不知道的國家的子民?

這類文史謬誤不勝枚舉,是晚清以來學術尚未現代化的殘餘,也混合了中華民國的政治宣傳,透過強制的義務教育,形成了台灣社會中,一大部分人口心中的科學與信仰。這些觀念,又顯著地影響了人們的自我認同和政治行為。可以說,這是國民黨最珍貴、也是最難查抄的一筆「黨產」,連黨產會都無法清算的。

洗版的韓粉,則活生生成為這筆黨產的載體。他們抗拒現代化的學說,一如清朝人抗拒照相機和火車。他們有限的知識庫裡,應該至少還聽過「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這句諺語。只是他們不知道,在「屈原洗版」這類事件中,他們扮演的是兵的戲份。

 

感想:

1.          三國志裡,諸葛亮搞川獨,孫權搞江浙獨

2.          南宋抗金,其實是在搞江南獨立運動;最後滿清消滅了明獨份子,統一了,在揚州屠殺漢人十日。如果滿族人與漢族人都是中國人,那中國人真是特愛屠殺中國人。

3.          大宋最後被蒙古統一,宋朝男人被屠殺殆盡,所有權貴階級的後宮三十六院的皇后、嬪妃、公主與丫鬟,全部被反覆輪姦數個月之後,最後全部都成為軍妓、慰安婦,這就是中國人的德性。

4.          孫中山反抗滿清,因而支持台灣與韓國獨立。但是過去60年來,國民黨卻刻意違背孫中山志願。

 

新興街頭衝組vs.老牌保守政黨?國民黨的「品牌定位」困境【摘要2020.7.1.聯合報 林運鴻628日週日傍晚,為了反對監察院人事任命,國民黨立院黨團決定「占領」立法院——領納稅人薪水、每天必須進出國會的民意代表,居然反鎖議場門戶、妨礙他黨立委上班、還在牆壁上大肆塗鴉,這樣的行為可否稱為「占領」?本身已經充滿懸念。

不過更尷尬的,還是國民黨色厲內荏的姿態。雖然黨團總召林為洲信誓旦旦,只要立院打開冷氣,一定堅持三天三夜。不過他卑微的「但書」一語成讖,才過了一個悶熱夏夜,黨團就潰不成軍。如果把這次行動視為一次失焦的表演藝術,那麼,我們就能看見國民黨近年來最大的困境:他們搞不清楚自己在政治光譜上的品牌形象

太平洋戰爭以來,在兩蔣強人統治下,中國國民黨的主要社會基礎,可說是軍公教人員、都市中產階級,再加上透過農漁會所攏絡的地方派系。尤其對前兩者來說,愛戴領袖、信任菁英統治、追隨大有為政府、平靜祥和社會氣氛,一直都是國民黨灌輸給其支持者的首要意識形態。作為一個訴求穩定、重視秩序的「保守主義政黨」,從國共戰爭時期開始,國民黨就與動員群眾、衝撞體制的社會運動路線,保持非常遙遠的距離。

對台灣史稍有記憶就知道,在黨外時代,國民黨往往透過各種宣傳,把早期威權體制反對者定調為「顛覆國體、叛亂份子」蔣經國就把美麗島事件稱為「高雄暴力叛亂」。而這種鄙薄社運、反對街頭抗爭、抗拒多元開放價值的心態,一直到馬英九執政末期,基本上沒有改變

在數年前的318反服貿運動中,許多國民黨要員都表示譴責。當時立委林鴻池認為,「占領國會是踐踏民主政治」,而立委吳育昇則說「占領議場是暴力行為,應該視為治安問題」。更不用說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到今天還認為暴力驅離學生、用警棍把民眾打到頭破血流是「遲來正義」

也因此,林為洲、蔣萬安、江啟臣等人「進攻」國會的行動,就不禁要讓選民納悶,國民黨為什麼要以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內化威權都快一百年,為什麼現在才臨老入花叢,仿效那些激進份子去搞「公民不服從」?

「保守」本身是一種源遠流長的政治理念,標榜安定、漸變、傳統,當然有其學理上的堅實根基。但政治畢竟是現實的,應該考慮的是,對於逐漸失去青年世代、中產階級、知識份子支持者的國民黨來說,貿然「占領國會」到底是不是一步拓展市場受眾的好棋?

正常的保守主義政黨,通常努力展現政治集團「遵守現有規則」所帶來的好處。因為在任何民主國家,都存在許多難以認同所謂「進步價值」的選民,所以代議政治的常態,本來就是左與右、基進與保守的競爭,甚至在多數民主國家,右翼保守才是民意主流。

而國民黨作為擁有60年執政經驗的最大在野黨,本來沒有必要為了監院人選爭議,輕易放棄體制內協商。尤其是,在制憲建國氣氛甚囂塵上之際,中華民國那五權分立的憲政架構,應該是國民黨要努力為之辯護,並證明此架構足以解決可能政治衝突的東西。而未來若是重返執政,國民黨當然也有十足的權利,提名自己偏愛的監院首長。

使人費解之處正在於此。在這段中華民國的黯淡時期,國民黨竟然放棄多年來苦心經營的穩健、持重形象,而仿效其宿敵最為擅長的抗爭手段。無論是自囚、鐵鍊、噴漆、臨時路障、推擠警察……,這些政治表演的舞臺元素,在百年黨史上沒有前例,也不符合國民黨習慣的保守主義美學。

也許可以推測,這幾年連續挫敗,讓國民黨誤解了「改革」的意義。當一個政黨進行改革,固然需要補強弱點,但更重要的,是保留、砥礪原有的長處,用以定位自身的品牌區隔。然而,今天的國民黨陷入強烈自我否定,打算放棄自己擅長的議會談判,轉而訴諸他們非常陌生的街頭動員。這也意味著,國民黨不再試圖爭取過去曾經偏愛他們的保守中產選民。

即使如此,這種「轉向」卻存在技術面的問題。就「占領國會」的官方直播看來,國民黨缺乏創造大眾激情的領導魅力。對比318反服貿運動中,在場外催動無數聽眾淚腺的激昂演講,還有前仆後繼聲援者塞爆濟南路和青島東路的盛況。

不得不說,無論是清場後江啟臣、洪孟楷在立院外圍的官腔發言、乖寶寶蔣萬安向警察「怒吼」的青澀模樣、軍警女神葉毓蘭在國會殿堂上任意塗鴉,以及無比冷清寥落的立院外圍,都證明了黨內這些幾乎沒有社運實戰經驗的「街頭幼幼班」,如果妄想發起任何意義上的「公民運動」,註定是自曝其短。

國民黨大概還不知道的是,週日下午「占領」消息一出,在各大網路論壇、公民團體的社群媒體河道上,立刻被傳為笑柄。就在國民黨團被輕易驅離的當日,青年世代幸災樂禍地幫這次慘敗取名為「紙蓮花運動」、「曇花(一現)運動」——觀眾們旁觀夕陽遲暮下的黨國喪鐘。

或因近年連戰連敗,國民黨已然「忘記自己是誰」。向來講究論資排輩的保守屬性政黨,不但拒絕朱立倫豐厚的政商人脈,也排斥王金平的地方派系道路,最後選擇一位與黨內權力結構、傳統官場文化都格格不入的「素人」韓國瑜,代表國民黨角逐總統大位——這個黨並未認清,被韓國瑜人格特質高度動員的「底層韓粉」,從來不是輝煌年代的核心支持者

所謂「韓流」旋風,與這次無勇無謀的「占領」悲劇,恐怕來自不斷累積的失敗情緒。國民黨察覺自己逐漸喪失社會根基,所以選擇民粹激情、衝突抗爭的急進手段,想要藉此挽回一去不返的政治聲勢。然而結果證明,國民黨終究對「社會運動」這帖猛藥具有過敏體質,東施效顰的「占領」、「動員」,只不過會把十年前支持國民黨的「保守中產階級」推得越來越遠

 

感想:

1.          國民黨的權貴階級,絕大多數智能不足;2020大選慘敗,主要敵人是民進黨嗎?絕對不是,蔡英文根本沒有多大改變。顯然,錯誤思考太嚴重。

2.          國民黨2020大選慘敗,主因是共產黨,習近平毀了香港的自由民主,在遵守國際條約上背信棄義;習近平對一個中國定義,不容許一中各表,也毀了蘇起的九二共識。因此激起台灣人的反共意識,因此票投反共的民進黨。

3.          國民黨2020大選慘敗,主因是共產黨幫民進黨輔選,所以國民黨真正的敵人是共產黨;但是國民黨多數的權貴階級,卻希望聯合共產黨打擊民進黨,真是笨到家了。

4.          國民黨因為只想親共,如今,香港有了國安法,毀了香港的自由與前途,更毀了國民黨的前途。

5.          習近平還不斷派飛機;軍艦騷擾台灣,擺明是為了打擊國民黨、李眉蓁父女,而為民進黨陳其邁輔選。

6.          國民黨有能力叫共產黨,不要再派飛機、軍艦騷擾台灣?讓香港自由民主?如果沒有,國民黨只有恢復反共復國的辣台哥形象,才有前途。

7.          國民黨因為親共,搞不清楚國際局勢,強力搞了ECFA,導致台商台資大舉進入中國投資,一開始賺了錢,但如今美中貿易戰成為長期戰爭,過去在中國的台商都必須轉移陣地,改到東南亞投資,因此前幾年賺的都賠掉了,ECFA的成果化為泡影。這也是智能低級的具體成果。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