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轉型正義未盡之工—追討不義財產
2020/07/04 11:13
瀏覽53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客觀真實是,蔣經國執政時期的法官、監察委員、大法官,絕大多數是人權敗類;導致今日行政法院內,仍窩藏太多的司法敗類。所以轉型正義不順利。這些敗類與其子女,若沒有出來公開道歉、懺悔,轉型正義都不算成功。蔣經國幹了多少不要臉的事,其子孫並沒有一一公開詳述與懺悔,因此台灣的轉型正義相當失敗,毫無真相可言。

 

蔣中正、蔣經國聯合政績

Beethoven: Violin Concerto in D major, Op. 61/Anne-Sophie Mutt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QVs4MhX3xo

 

【摘要2020.6.29.蘋果 董思齊】當一個政治社會歷經由威權至民主的轉型後,對過去不公不義情事加以審視與矯正,我們稱為「轉型正義」。考諸東歐、拉丁美洲以及非洲國家轉型正義的案例,其推動的不外乎對加害者的審判、對受害者的賠償,還有成立真相調查委員會。然而,截至目前為止,對不義財產的重新處分,卻顯得困難重重。

世界上對不義財產的重新處分,比較成功的案例大概只有兩德統一後,設立「東德政黨與群眾組織財產獨立調查委員會」,追討東德共產黨的財產,以及南韓政府以《親日反民族行為者財產歸屬特別法》(下稱《親日財產歸屬法》)的立法,成立親日財產調查委員會,收回親日派人士不當侵吞財產的兩個案例,顯見其困難度。

為何對依靠不義手段而累積之財產的重新處分與清算會如此困難?這主要與當代保障財產權的法律原則以及憲法體系有極大關聯。從我國憲法法庭將針對「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以及《政黨及其隨附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下稱《不當黨產條例》)是否違憲的言詞辯論重點,亦可得知一二。

根據司法院新聞稿,在630日當天,憲法法院將分別針對「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的組織以及職權、《不當黨產條例》是否違憲,進行言詞辯論。而違憲與否的重點則在於:《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若以法律位階規範之《不當黨產條例》來處分財產,是否違反「憲法保留之事項」原則?

此外,《不當黨產條例》是否屬於「個案立法」而違憲?而對不當黨產還有附隨組織的定義不清,是否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不當黨產又是否違反「法律禁止溯及既往原則」?而其範圍是否超出立法目的,進而違反「比例原則」?

基於《憲法》對財產權的保障,為維持法律體系穩定的信賴保護,使得民主國家針對威權體制下不義財產之追討,顯得困難重重。然而,與我國的《不當黨產條例》同樣遭遇過是否違憲之困境,韓國的《親日財產歸屬法》最終卻被「韓國憲法裁判所」認定並未違憲。理由概要如下:

一、依《親日財產歸屬法》所定之親日財產之取得、贈與等原因行為時,若溯及既往,該財產當然為國家所有。

二、憲法裁判所做出親日財產之溯及國家歸屬,不違反「消極立法禁止原則」之判斷。

三、依據本案件的法律條款達成之公益可說是非常重大,以此,本事件之法律條款並不違反「信賴保護」原則。

四、考量本案件法律條款體現之正義,立下民族正氣,體現抵抗日本帝國主義之三一運動的《憲法》理念時,無法主張本案件法律條款違反「過度禁止」原則,侵害提請申請人之財產權。

從韓國憲法裁判所的判決要旨來看,前述的幾項「立法禁止原則」,仍舊是維護法律體系的根本原則,不然也不會大費周章說明《親日財產歸屬法》並不違反上述原則。這個判決要旨中最重要在鋪陳:遵循這些立法禁止原則的目的,是為了要保障更為重要的法益。而對韓國憲法裁判所來說,那就是大韓民國《憲法》的制憲精神。

在目前大韓民國(第六共和)《憲法》的序言中提到:「……大韓國民,繼承了三一運動建立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法統,和抗拒不義之事的四一九民主精神,……。」

而在第一共和時期的韓國制憲《憲法》中,除了也提到繼承三一運動建立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法統外,甚至在制憲《憲法》第101條規定,國會得針對解放之前惡質的「反民族行為」訂立處罰的特別法。對韓國憲法裁判所來說,親日財產調查委員會乃是承繼1948年成立,1949年被迫解散的「親日反民族行為者財產調查委員會」的職責,完成其制憲當時的未盡之工。

韓國的案例,給我們的啟示在於:民主國家的違憲審查,最終還是得從是否合乎《憲法》精神來判定。若從立憲精神觀之,在我國《憲法》第7條規定:「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顯見我國制憲精神之中,並未曾獨厚單一政黨。是以,我們必須面對,同時也必須跟人民說明,為何特定政黨會有如此龐大的黨產,以及會有如此多的附屬事業?

而若時至今日,我們已認為,光是「財產來源不明」就可以成為處罰公務員之依據,身為民主國家的政黨,還有依附政黨而生的為組織,更應說明與解釋其來源不明之財產,同時還須適切處分其以不公義的方式所獲得之財產,方能實現更完全的轉型正義。

法律方面的相關攻防戰只是實踐轉型正義的過程。最終,轉型正義是否能夠得以實現,依靠的不僅是需要符合正當的法律程序和符合立憲精神,更重要的是必須獲得當前政治社群的普遍認識與共同支持。考諸各國經驗,唯有民意的支持,才能推動真正的轉型正義。也因此,30日憲法法庭的言詞辯論,值得所有台灣民眾的關心與重視。

 

釋憲殿堂上的《黨產條例》【摘要2020.6.29.蘋果 林佳和】談到古典轉型正義手段,刑事追訴、特赦、真相委員會、補償賠償、公部門人事清查(除垢)等,「追討政黨不當黨產」,並未名列其中。

事實上,一些廣受注目的轉型正義國家除垢聞名的捷克、波蘭,以真相和解經驗著稱的南非,或遺憾「轉型不轉型」的南美諸國(阿根廷、智利為代表),都看不到「追討黨產」軌跡,遑論制度呈現。

以捷克、波蘭為例,並非在威權統治時期,沒有不當徵收剝奪人民財產情事,而是如果有,多半僅須考量國家財產返還私人,而無「遭共黨侵奪佔有」,或甚至「理直氣壯的說自己合法理財經營」現象。共黨雖殘,還是多照規矩交付國有,兩國的共黨,都未如威權統治時期下,台灣的中國國民黨,或東德的社會主義統一黨般,乾脆又有力,將諸多違反實質正義而不當取得人民或應屬國有的財產,中飽私囊

單說古典轉型正義,財產返還應最有關聯,雖然這個談法是從被害人亦即遭侵奪財產者之角度出發。道理很簡單:只要屬國家不法行為--包括在黨國體制下,政黨利用其凌駕與主宰國家及社會的優勢地位,違反實質正義、實質法治國原則而取得財產,就是「不當」,就應評價為「違法違憲」,自當追討索還。

不僅國家,包括以類似國家之地位,如黨國時代威權政黨或依附組織,只要不當侵奪人民或公共財產者,均應負返還義務。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前院長帕皮爾(Hans- Jurgen Papier)教授即認為,如政黨及其群眾組織,濫用其凌駕於國家與社會之上的領導角色,亦即運用自身「盤佔」國家、經濟與社會之優勢,進而不當取得,當然要追究與回復正義

觀察德國經驗,「重建政黨間之機會平等」,亦屬立法重要目標,使東德社會主義統一黨及其附隨組織,無法在新的貨幣與經濟體系中,去擁有與運用那些「因為不存在公共控制、任由黨產與國家財產混淆不清之下所佔為己有之財產」。在立法過程中,針對出現的不同財產形式,例如投資、出資與其他各種形式的財產參與,乃至於國際金融交易,立法者與其後的司法機關,均認應涵攝入黨產之範疇中,值得台灣借鏡。

630日釋憲《黨產條例》的原因案件之一,婦聯會為聲請人,引發何謂政黨附隨組織的問題。德國經驗告訴我們:重點不在「組織」而在「功能」,關鍵不在「隸屬附隨之成分」,而在「個別活動」上是否濫用來自於政黨的權力與地位,也就是說,必須觀察「是否於黨國體制內,利用政黨之優勢地位,取得違反實質法治國原則之不當利益」,而不是斤斤計較「組織有多少成分與百分比是自主的」、「常常有不聽從政黨指揮的紀錄啊」或甚至人事差異的比對,重點是針對個別事件、個別體系加以考察,追究個案中「以何基礎取得濫用其權力的地位」,並進而將財產佔為己有?

關鍵在於「財產取得之真正原因與事由」,是否為「國家與類國家地位之政黨的體系性不法」,別再混淆什麼組織很自立、團體很自主、人來人往很通常,純屬混淆之詞。

在過去幾年《黨產條例》適用中,比較令人憂心的,無疑是行政法院。在一些案件中,行政法院常形式而機械地操作一些概念:「本件涉及基本權干預」、「系爭處分對聲請人形成侵益效果」、「聲請人作為一持續運作之政黨,可能因此形成難於回復之損害」。

法院對於轉型正義不甚理解與看重,對於追討不當黨產制度之特徵、構成要件、適用等各方面,素養嚴重不足,所運用的法釋義學工具,不但未合行政訴訟學理上之停止執行,與向來實務作法有違,亦無關照轉型之法(Lex Transitus)中,最屬關鍵的「違反實質法治國原則、來自於侵害私人或公共利益、濫用威權統治時期權力壟斷地位優勢」。掉入一般課予人民負擔之處分的執行問題?不必深究如何不當取得財產?法院這個明顯的錯誤路徑,值得深思。

德國人說得乾脆:「在一民主法治國家中,不可能想像任何人,包括政黨或國家、組織得以任意取得財產。」放入威權統治體系中,政黨及其附隨組織,濫用其權力優勢地位而來,就是該追究,就是應返還,這才是實質正義與法治國所要求的。《憲法》無他,必須起身捍衛正義,勿為政治鬥爭所左右影響,寄語大法官,作為《憲法》的維護者。

 

感想:

1.          客觀真實是,蔣經國執政時期的法官、監察委員、大法官,絕大多數是人權敗類;導致今日行政法院內,仍窩藏太多的司法敗類。所以轉型正義不順利。

2.          這些敗類與其子女,若沒有出來公開道歉、懺悔,轉型正義都不算成功。南非就做得很失敗,毫無真相可言。

3.          事實上,蔣經國幹了多少不要臉的事,其子孫並沒有一一公開詳述與懺悔,因此台灣的轉型正義相當失敗,毫無真相可言。

4.          甚至蔣經國子孫認為,只要選舉選贏,就是一種漂白,不必再公開懺悔,那真相在哪裡?

5.          婦聯會、救國團現在組織的負責人,若沒有一一公開詳述與懺悔,台灣的轉型正義就仍然相當失敗

6.          德國的轉型正義包含對平庸邪惡的處分,也就是獨裁者的軍公教共犯。都應該處置;沒有處理,就沒有真相,也沒有正義。

7.          司法院應該是維護社會正義的防線,但是司法院與全台所有的法官、檢察官,誰在推動轉型正義?糾察出當年法院內的平庸邪惡?都沒有,難怪司法院專門生產司法垃圾

8.          品德教育跟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平庸邪惡的族群,他們的子女極可能變成現代的平庸邪惡,這就是缺乏轉型正義的結果。

9.          司法敗類,不是因為法條背不熟,而是品德糟糕。依據教育學原理,根源是整個家族的品德水準都不良。轉型正義之後,可以扭轉這種宿命。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