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港成為美中金融戰主場
2020/06/03 00:16
瀏覽5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對中國極度重要,雖然大陸可用資金池龐大,但因港幣與美元掛鉤,且香港未實施資本管制,在香港上市可取得所需的強勢貨幣。中國大多數大型公司利用香港貨幣、股票和債券市場吸引外國資金,香港是他們全球擴張的跳板,在香港取得融資或發行債券籌資,可以借到比在岸期限更長的資金。

 

Happy Classical Music 😊 Mozart Vivaldi Beethoven Mendelssoh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QqGakUwbxs

 

【摘要2020.5.31.蘋果 陳松興】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對中國極度重要,雖然大陸可用資金池龐大,但因港幣與美元掛鉤,且香港未實施資本管制,在香港上市可取得所需的強勢貨幣。中國大多數大型公司利用香港貨幣、股票和債券市場吸引外國資金,香港是他們全球擴張的跳板,在香港取得融資或發行債券籌資,可以借到比在岸期限更長的資金。

中國企業去年在香港債市取得1659億美元海外資金中的33%。中資銀行2018年在香港持有1.1兆美元的資產,約當於中國GDP9%。而香港向來也是外人投資大陸的跳板,去年進入大陸的FDI(國外直接投資)為1430億美元,其中不少是經由香港。

陸資也藉FDI擴大海外布局,有些也經由香港回大陸以享有外商投資的優惠。另外,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統計,香港是2019年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清算中心,佔總量之75%。中國也藉影響香港離岸人民幣匯率,必要時支撐人民幣,減緩資本外流。

香港自去年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反中情緒不曾減少,而香港立法會今年9月的選舉顯然對中共不利,中國要求的香港《基本法》「23條」立法機會渺茫。就中共立場而言,為避免對香港控制的進一步減少,直接由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並以《基本法》附件形式在港實施,可避開香港本地立法,這是提前出手化解未來的風險。

其中,最重要的風險是美中戰略衝突不斷升高,金融戰的硝煙瀰漫,美國正以技術規定讓在美國上市的中資企業資金鏈中斷,限縮美國投資機構對中國的股債市投資,逐步減少中國所能取得的海外資金,而這戰火隨時都可能燒到香港這個對中國十分關鍵的國際金融中心。港版國安法提供美國一旦採取強烈措施影響香港金融穩定時,中共可以介入,保護香港與中國的金融穩定的運作機制。

之後如何發展,部分取決於川普與習近平的博弈,部分則視美國國內政治生態對川普造成的壓力程度而定。川普處理疫情的失當導致民調下滑,衝擊連任機會。中國是川普方便運用的一張牌,他宣布制裁香港同時,也宣布退出世界衛生組織,就是將疫情責任歸咎於中國,減輕超過10萬美國人死於新冠疫情對他造成的壓力。

川普也可能繼要求美國企業從中國撤資後,也從香港撤資。目前在香港的美國公司約為1400家,其中有283個地區總部和443個地區辦公室,此外有8.5萬名美國公民居住在香港。美國金融機構在香港的資產和客戶存款規模分別約1480億和790億美元,如果美國限制企業赴港、在港設立總部、管制資金進出、要求在港美企業撤離,國際市場將對香港失去信心,港元可能大貶,更多外資撤離,危及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中共勢必盡全力維護。川普最極端的選項是直接將香港排除在美元體系外,此一可能性極低,但川普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

在港中資企業超過4000家,資產超過3兆美元,支撐港股並沒有困難,中國也可利用港股通的南下資金穩定香港股市。樓市方面,受反送中及新冠疫情影響,截至20193月,香港零售租金環比下降2.3%,至每平方英尺33.9港元,平均租金收益率是全球最低之一。如今加上港版國安法衝擊,工商業經營困難,資金不足的業主可能削價求售,地產價格跌勢加速。香港財政司預測2020年經濟將萎縮4%7%

匯市方面,存在資金流出現象,港元可能進一步走弱,私人銀行的大客戶正將資金匯出香港。2019年第4季,香港的資本帳及金融帳赤字為71658億港元,資金流出的目的地是新加坡。20198月,新加坡的外幣存款增加,海外居民存款連續2個月按月增長逾2.5%。財富管理經理人習慣跟客戶移動,客戶將資產轉移或是隨著公司遷往亞洲其他地區,專業人才可能跟隨流失。

港府用於支撐港元匯率的外匯基金資產高達5460億美元,過去幾次國際金融大鱷套利炒作,匯市大幅波動,都由於中國介入而維持穩定。但如今中國的外匯儲備規模僅約3兆美元,真正可用比例受限,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也會受到衝擊。

 

台灣最好靜悄悄離大陸遠去【摘要2020.5.31.蘋果 何飛鵬】新冠肺炎疫情的戰爭,打出了台灣在國際間的新關係與新地位,許多國家的政治人物跳出來支持台灣,也支持台灣加入WHO。中美之間的貿易戰與衝突,也無意中把台灣推到兩國衝突的風口浪尖。台灣的經濟實力,成為雙方都必須爭取的對象,台積電赴美投資,象徵著台灣正向美國靠近。

這兩件事都代表著台灣正在脫離中國大陸設下的「一中框架」,朝「獨台」的路子前進。以台灣目前充斥著「天然台」的氣氛,或許擺脫一中框架已在台灣逐漸形成共識,但是在獨台的過程中,必須遵守不要掀起海峽戰爭的最高原則,才是符合台灣人民的最大利益。海峽如果掀起戰爭,台灣唯一的指望是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介入,台灣才有獨台成功的指望,但仍不免兵凶戰危,台灣變成一片廢墟,這是獨台過程中的下下策。

而什麼是獨台的上上策呢?就是小心謹慎地朝國際社會靠攏,靜悄悄的不顯山露水地遠離大陸而去。或許有人會問:不起戰端的獨台,這有可能嗎?

以目前的國際情勢而言,海峽戰爭,對中國大陸的決策高層是個困難的抉擇,因為可能引起國際(美國)介入,而使戰爭無必勝的把握,如戰事不順,勢必連帶賠上中國的國際地位,所以這場戰爭,最好能免則免。可是如果擦槍走火,那就不是中國大陸決策高層可能掌控的。

為什麼會擦槍走火呢?如果台灣島上掀起了大規模的台獨運動、如果台灣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不斷的用言語去刺激中國大陸、如果台灣的當權執政者擺明挑釁中國大陸的種種問題,對著中國大陸說三道四……

如果這樣,一不小心中國大陸網民群起而攻,緊接大陸各城市引發實體的「處理台灣」請願遊行,一發而不可收拾,再接著中國大陸的鷹派政治人物借機興風作浪,迫使中國大陸的當權者表態,那海峽戰爭的悲劇就不可免。對台灣而言,獨台之路可做而不可說,要靜悄悄地做,要不動聲色地走,切忌逞一時口舌之快,尤其在舉手投足之間,要小心地照顧中國大陸人民及執政當權者的心理需求。

這在國際上最有先例可循的是北歐的國家芬蘭,在獨立前與蘇聯打了一場戰爭,死傷無數。獨立後芬蘭的執政者最重要的執政原則就是,照顧蘇聯老大哥的心理需求,謹慎的應對,以避免不必要的紛爭,引發不必要的悲劇。與蘇聯有極長的國境線,身旁睡著是龐然大物的戰鬥民族,是芬蘭的原罪,但在行為上的小心謹慎,保持了芬蘭的平靜、安定、繁榮。

隔著海峽與大陸相望,也是台灣地理上不能選擇的原罪,而歷史、文化、血緣上的糾纏不清,也是台灣與大陸剪不斷、理還亂的淵源。台灣可以選擇走自己的路,但也要學習芬蘭,小心自己身邊躺著的巨人,他充滿了七情六慾,有喜好,也有不悅,千萬不要去點燃他心中的怒火。或許有人會說:台灣是個民主的國家,我們怎麼能限制老百姓說什麼或者不說什麼,當人民要對中國大陸嗆聲時,我們一點辦法也沒有。

這是個事實,中國大陸也知道台灣是個民主社會,管不到底層老百姓的言論,所以他們不會在意市井小民說了什麼,他們只會在意執政者、當權者說了什麼?所以小英政府只要管住了執政官員的嘴巴,要求他們不要逞一時的口舌之快,去揭大陸的瘡疤,就能避免擦槍走火式的不幸。台灣可以走自己的路,但最好是靜悄悄地逐漸遠離大陸,朝國際社會靠近。

 

一翻兩瞪眼 美港全面脫鉤【摘要2020.5.31.蘋果 范疇】台灣時間530日凌晨3時,美國白宮記者會,川普宣布兩項行政命令:退出世界衛生組織(WHO),全面與香港脫鉤。整場記者會不到10分鐘,一句廢話沒有。其實這就是一篇檄文,內容就是前幾天白宮發布的長達16頁的《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方針》(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的濃縮,加上對香港政策的一系列明確:取消對香港的一切特殊待遇,視同香港為「一國一制」下的中國城市、同等制裁對香港的貿易、投資、人員交流及旅行。

川普區分了中國、港府、香港人民,控訴中共破壞了香港人的中國傳統以及香港認同。他列舉了幾項中共政權的罪狀:在美國及其他國家偷竊知識產權、在太平洋非法宣稱領土、撕毀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武漢疫情爆發後封鎖武漢但仍然容許數百萬武漢人及中國人前往世界各國,帶來全球百萬人傷亡。

記者會中,川普宣布將執行一連串的「新國安政策」,涵蓋金融領域、投資領域、人員領域,並提前警告華爾街及美國企業預防即將到來的「中國風險」(China Risk)。

就在此場「檄文記者會」之前幾天,美國國務院宣布終止與中國8家涉及偷竊軍用技術的大學合作,並打算遣返該8家大學在美的3000多名留學生。料想,後續動作將涉及在美總數36萬名留學生的命運,徹底斷絕中國的技術源頭。對於過去流失的美國技術,則通過不斷添加的中國企業黑名單,施以斷貨斷源、人員究責。這將是一張技術阻絕的天羅地網,全球所有與美國存有高度貿易往來的企業都囊括在內,包括台灣的公司。

英國在川普記者會的前一天,已經推出對「港版國安法」的制裁政策:所有持有「英國海外護照」(BNO)的香港人均可赴英居留1年,並可期待取得英國公民身分。當下,持有BNO的人數還只有30萬,但駐港英國領事館表示,有將近300萬的香港人有資格申請。英國的金融投資界此刻極其興奮,他們預期短期內會有數千億美元的香港民間資金注入英國,並為英國帶來數以百萬計的年富力強專業人才。英國脫歐加上港人脫港,兩件壞事加起來變成對英國的好事。

此次習近平孤意無預警強推「港版國安法」,等於給快槍手川普送上一份大禮,再度證明他身邊的小圈子秀才班子不接世界地氣,這種「寡人孤意、秀才誤國」的場景。預料中,還會接著發生,一直到局面不可收拾為止。

中共李克強的台風態勢,就像是在競選下一任接班人,並透露出國家機密:中國還有6億貧民,日均生活費在4.6美元以下,頗有當年他做遼寧省委書記時告訴英國《經濟學人》說「我從來不相信政府的統計數字」之氣概。

香港的物流、金流、人流勢必萎縮至中國內地水平,金融服務業和美元資產外逃的結果,就是與美元掛鉤的港幣落入美元外匯存底不足的窘境,因此,北京放棄港幣乃成為大概率事件。……

此刻,台灣必須有備案,防止北京(無論是被迫還是主動)無預警的將港幣匯率與美元脫鉤,改與人民幣掛鉤。此事若發生,過程只會有幾天,因為不論香港還是北京,其美元外匯存底都不足以承擔冗長的貨幣脫鉤過程中的美元流失。屆時,港幣與外幣之間的兌換自由度,將落到和人民幣一樣的下場。黑天鵝,已經展翅了。台灣注意,前方熊出沒!

 

「一國一制」後,港台下一步【摘要2020.5.31.蘋果 王智盛】中共人大於529日閉幕前以2878票絕對多數通過「港版國安法」,讓原本號稱「50年不變」的香港「一國兩制」,在實施不到一半的23年被宣判死刑。「港版國安法」之所以引起港人驚恐、全球撻伐,主要有幾個原因。其一,從程序上來看,中共人大可以輕易跳過香港立法會,未來也可能通過「港版情報法」、「港版反間諜法」等,香港「一國兩制」已經名存實亡。

其二,從實質面觀察,該法賦予北京在香港設立國安相關機構的權力,等於變相在香港布建「警總」,對港人自由人權形成新的寒蟬效應

其三,從形式上來看,當北京冒著拋棄鄧小平「一國兩制」的祖訓及世界各國反彈的大不韙,似乎也暗示著北京強硬對台壓力正在不斷升高。

這也是為何台灣要在第一時間大動作展現「撐香港」的決心。「昨日台灣、今日香港」,港人將面對台灣曾經歷的「白色恐怖」政治壓力;「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北京今日會對於香港強力抹除「一國兩制」,明日就會對台灣強逼接受「一國兩制」。而「撐香港」延著兩條軸線來進行:

一是以《港澳條例》第60條的「一部或全部中止」來警示並嚇阻北京,表明若中方片面撕毀對香港人民的承諾、逕行改變香港現狀,台灣也會在對香港的特殊地位或待遇上做出回應。

另一則是以《港澳條例》第18條的「政治庇護」為據,推動「香港人道救援方案」,讓港人未來若受到「港版國安法」迫害而必須來台尋求援助時有所依循。這兩條軸線基本上體現出台灣在思考後「港版國安法」時代來臨的香港問題時,對於國家安全與人權精神的衡平考量。

在港民的人道救援與庇護上,儘管早已有《港澳條例》第18條「對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的法源依據,多年來相關機制和配套措施仍付之闕如;換言之,台灣面對港人來台尋求庇護救援時,最急迫的是一套可茲依循的完善庇護機制。

對此,儘管行政部門已確宣示將在69日前提出完備的「香港人道救援方案」,但筆者仍願拋磚引玉,提出港澳居民來台尋求庇護的人權保障及審認機制的規範。政府可參酌1951年《難民地位公約》、1967年「難民地位議定書」等兩大國際規約予以檢視,主要內容應包括:香港居民「尋求人道救援」完整的申請、資格審認機制和流程。

「尋求人道救援審認」階段中(一般國際難民至少需36個月)的法律諮詢、醫療照顧、教育需求及安置收容等基本權利;乃至於「接受人道救援」後的身分定位、旅行文件、社會融入等,甚至在台居留及定居等身分轉換問題。期待「香港人道救援方案」完備《港澳條例》第18條中,港人來台尋求庇護的機制。

但我們也不能忽視,中共在後「港版國安法」時期更能輕易地把手伸入香港、甚至利用台灣現行對港的寬鬆特殊法制滲入台灣,造成香港與台灣政治關係的質變,故政府確實也應該要審慎評估「一國一制化」下的台港的新政治互動關係。舉例而言,未來「假港資、真中資」是否更容易充斥於香港並外溢到台灣?

又是否在對港民人道救援時也出現「假庇護、真滲透」的風險?這些都將是台港關係可能面臨的挑戰。無論台港人民都會希望,在我們努力「撐香港」的同時,也要一起齊心「護台灣」!

 

學者估高雄港利多 可接中轉商機 【摘要2020.5.31.中時】香港是我第4大貿易夥伴,美國取消香港的所有特殊優惠待遇,是否會影響我貨品出口?經濟部與學者都指「影響不大」,倒是許多在當地設營運總部、貿易公司的企業,是否外移值得關注。

學者指出,高雄港或許有機會接收部分「中轉」商機。香港與台灣貿易密切,2019台灣是香港第3大貿易夥伴,而香港是我第4大貿易夥伴,第3大出口市場。香港是海峽兩岸間接貿易的一個重要轉口港,轉口貿易在2019年增加2.5%,總值512億美元,佔兩地貿易總值約22%。

這麼龐大貨品進出量是否受到特殊待遇影響?經濟部貿易局認為,就貨品進出口來說,並不會有太大影響。畢竟香港9成以上是服務業,沒有製造業。台灣貨品多是中間財透過香港到大陸、其他地區,沒有在當地做加工。

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所所長劉孟俊說:「對我貿易影響不大。」香港有WTO給的零關稅待遇,如果美國暫停承認,那就是把「Made in Hong Kong」產品視同大陸產品,列入301條款清單加徵關稅。但香港本身產業空洞化,多是中轉商品,像是電子類產品僅占其出口0.07%,香港製商品比較多的是珠寶類商品。

貿易局提醒,基於三角貿易操作,許多公司把總部、營運中心放在香港,這部分是否受到美國取消特殊待遇、其他禁令衝擊,而把資金、人員外移,要持續觀察。劉孟俊指,如果業務是以大陸為主,不太會離開,尤其疫後中國大陸內需市場在恢復中。至於中轉後到東南亞等其他地方者,比較可能撤離。

但若香港中轉地位受衝擊,劉孟俊認為台灣有可能受惠,因為這些外商貨品如果不經香港,高雄港就有可能被選為中轉站之一,對我是利多。不過他也點出,高雄港必須在軟硬體上提升,才有機會吸收到外移的轉運商機,像小港機場設施、高雄港硬體目前都還有改善空間。

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將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動搖香港的籌資和金融中心地位,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段士良表示,亞洲最重要的兩個資金調度和籌資中心就是香港和新加坡,對香港有疑慮,很多資金自然會轉往新加坡。段士良說,企業活動可以分為實質營運和金融兩方面。在營運中心方面,香港是很多歐美企業的亞洲營運中心,總部設在香港,搖控大陸及東南亞等各地分公司的營運,但是絕大部分的台商並不如此,他們的營運中心不設在香港,而是在大陸或台灣,這部分受衝擊不會那麼直接。

至於企業資金調度和籌資方面,段士良指出,包括稅制和成本等因素,都是企業資金運用的考量,以股票上市直接籌資來說,市場平均本益比越高,能籌到的資金越多,香港是兩岸三地企業很重要的上市選擇地,雖然大陸股市本益比更高,但對企業上市限制比較多,未來如果大陸准許放寬企業上市,對很多投資人來說也不失是好機會。

至於財富管理,段士良指出,目前理財資金往新加坡移動的越來越多,因為防制洗錢的共同申報準則(CRS)沒有把房地產包括在內,過去有不少資金停留在香港的房地產市場,但是反送中等政治紛爭一波波衝擊香港經濟,這部分資金已經逐漸撤出。

前兆豐票券金融公司董事長劉大貝表示,過去兆豐海外分行中,香港分行是獲利最高的,台灣包括公民營銀行在內有十幾家銀行在港設立分行,獲利都不錯。他認為,短期而言,銀行違約風險不大,因為這部分主要看企業營運狀況,但在美國針對香港下手之後,銀行在港金融市場獲利可能慢慢萎縮。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