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協助香港,團結台灣
2020/06/01 22:41
瀏覽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中國人大毫不意外的強硬通過了香港「國安法」的授權立法。立法程序預料在人大常委會將馬上啟動,推估9月以前就可完成立法,並且在香港正式實施,也等於宣告了先前宣稱港人治港,50年不變的「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僅23年就名存實亡。

 

Blues Vol.1 - Robert Cray, Buddy Guy, Eric Clapton, BB Ki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KRARDgYD0Y

 

【摘要2020.5.30.蘋果】中國人大毫不意外的強硬通過了香港「國安法」的授權立法。立法程序預料在人大常委會將馬上啟動,推估9月以前就可完成立法,並且在香港正式實施,也等於宣告了先前宣稱港人治港,50年不變的「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僅23年就名存實亡。

依據港版國安法草案,未來北京將在香港設立國安機構,並且主導國安事務,對內重創香港的公民自由權,尤其是言論、集會、結社等權力;對外也斷絕香港社會維護公民權利的國際連結

由於「國家安全」的定義籠統,並且由北京在港設置的機構來主導執法,對於任何異議人士或組織,只要扣上「國家安全」的帽子,就可以依法嚴懲,未來香港的法治空間,將從保障人權,變成讓國家任意限制人權,尤其是公共事務的參與或人民團體的組織。

不僅如此,由於港版國安法管轄的範圍也包括「境外勢力」,因此只要是北京鎖定的國際團體或特定人士,在入境甚至過境香港,輕則禁止入境,嚴重的話也可能遭到政治拘捕。香港的自治地位與國際連結,將隨著港版國安法的實施逐步走向死亡。

英國基於過去的殖民母國地位,對香港不只有實際利益的連結,也有情感因素。在港版國安法通過以後,一方面譴責北京破壞一國兩制,並且也考慮將放寬香港人民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的簽證權利,讓港人有較高的機會正式取得英國的公民身分;是否會進一步實施制裁,還需要觀察。

美國對港版國安法的通過,則可能採取較為嚴厲的反制措施。國務卿龐皮歐先是確認了,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接著提出可能取消美國法例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包括關稅、簽證、貿易與金融地位的優惠等。等於在經濟與人員流動上將香港置於等同於中國的地位。除此之外,川普總統也可能研議後續的制裁措施,美中的衝突勢必因為香港國安法再次升高。

在台灣方面,蔡英文總統對港版國安法的態度,先是提出考慮停止適用《香港澳門關係條例》,後續也提出在行政院開啟「救援專案」的作法。結束或調整《港澳條例》是呼應美國終止香港特殊地位的措施,也就是正式否定一國兩制,把香港視為與中國相同的條件。而「救援專案」則是基於人道立場,支持香港人民與因應香港可能出現難民潮的具體作為。

在香港議題上,台灣和英、美等國家採取類似的應對措施,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總統川普的個性向來難料,加上川普正面對11月的總統大選,選舉考量必然影響著川普對香港、北京,甚至台灣的後續態度與作為。川普是否立即取消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考量點恐怕是對選舉帶來助益抑或傷害。

換言之,美國的利益、選舉的利益,是川普是否具體提出制裁,或是制裁方式與內容的依據。香港的未來,香港人的權益,恐怕不是美國與川普優先考量的對象。因此,11月的總統選舉結果,也將成為美國未來對香港、對北京、也包括對台政策是否延續或是出現轉折的關鍵。在此時刻,台灣的香港與兩岸政策,更應該謹慎,以免陷入美中僵局下更為被動、選擇更少的困境。

北京「攬炒」香港,不惜自毀香港的經濟優勢,也要強推國安法,實質結束一國兩制,反映出中國對香港過去一年反中運動的不耐,也透露出北京不可能允許任何挑戰中央權威的聲音。香港已成前車之鑑,台灣面對中國巨大的壓力,也不能再存有幻想,唯有更加團結,才是捍衛自由與人權的根本之道。

 

【摘要2020.5.30.蘋果】《經濟學人》公布最新一期封面,顯示一隻張牙舞爪的中國巨龍,張嘴咬向香港,爪子伸向台灣,標題為《中國能做到何種程度?》(How far will China go?),意指中國不僅對香港出手,也有拉高「武力犯台」的可能性。

該文指出,中國對港啟動恐懼統治,全世界理當擔憂。港人所求不多,一心爭取真普選,想維護法治,但這些主張是中共最害怕的。港府趁著現在全球關注武漢肺炎疫情時,祭出限聚令讓示威活動難以進行。中共對香港制定「港版國安法」又新設顛覆與分裂國家罪,還繞過香港立法會,法案更允許中國能在香港派駐祕密警察。香港恐懼統治即將開始,中國公然違反一國兩制。

一國兩制向來是中國希望統治台灣的模式,但習近平早已開始擴大對台威脅力度,若台灣被入侵,美國將提供軍事援助,但中國越來越有試探武力犯台的可能性。

 

中共常委威嚇「台獨是死路一條」蘇貞昌:備戰而不求戰 不懼戰【摘要2020.5.30.蘋果】中國再祭武嚇。中國全國人大會議前天才啟動港版國安法立法程序,昨北京舉行《反分裂國家法》15周年座談會,中共中央政治局7大常委之一的栗戰書在會中稱,台獨是死路一條,中國將使用一切手段阻止台獨勢力,使用武力是最後的手段。

行政院長蘇貞昌強調,我方不斷增強本身,備戰而不求戰、不懼戰。國防部長嚴德發說,中共一直不放棄武力犯台,從年初到現在,他們8次實施軍事威懾、針對性活動和訓練,台海情勢日趨嚴峻眾所皆知。國軍、國防部一直在謹慎掌握區域情勢變化,也會做好各方面應處,國軍會堅守國土主權、民主自由,並且全力以赴,做最壞打算、完成最好準備。

陸委會也說,北京對台政策偏差,不顧台灣2300萬民意對「一國兩制」的堅決反對及國際社會的質疑,不斷倡議「反民主、非和平」政策與法制,破壞台海現狀,我方表達強烈不滿。陸委會強調,15年前「反分裂國家法」就是中共開出對台用武的空白授權,意圖以單邊法律決定兩岸未來,是極其不智且錯誤的舉措,台灣從未接受。任何不尊重民意、不符合民主人權、訴諸戰爭的法律及威懾行徑,均違反國際法原則,國際社會應注意此一嚴峻情勢的發展。

陸委會說,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台灣在歷史事實、國際法及兩岸現實上,從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台灣人民絕不會選擇專制、屈從暴力。蘇揆昨在立法院備詢時也強調,中國從未停止文攻武嚇,但台灣人民已經清楚表示民主自由絕不容放棄,台灣唯有自立自強、把自己顧好,才能存活,就跟這次防疫一樣。蘇也強調,中國所有動態也都在國軍掌控中。

 

陸資若加碼 可暫保金融地位【摘要2020.5.30.蘋果 李淳】中國人大制定「香港國安法」,引起軒然大波。文雅一點的說法,是以後只剩一國一制28日通過的香港國安法只算是授權立法架構,主要的條款包含「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及「外部勢力干預」等罪的要件及刑度都還有待未來完成。不過,從2009年制定的澳門《維護國家安全法》已可窺知一二。

以「顛覆政權罪」為例,澳門《維護國家安全法》規定,若以暴力或其他嚴重非法手段,試圖推翻中央人民政府,或阻止、限制中央人民政府行使職能者,10年至25年徒刑,預備犯最高3年徒刑。若公然和直接煽動他人犯本條之罪者,處1年至8年徒刑。溫馴如澳門者都課以重罰,抗爭不斷的香港,應該毫無減輕的可能。

按此方向,台灣習以為常的行政院前抗議示威活動,都可能構成威脅國安罪,所有反送中的參與者及倡導者,都可能因「阻止、限制中央人民政府行使職能」,面對1025年的刑期。另外,上網PO力挺包圍中聯辦的網民,就可能構成公然和直接煽動罪:素人1年,網紅直接坐牢8年!從民主政治角度觀察,香港確實走向「完了」的階段。

經濟方面,固然美國、歐盟可能會加以經濟制裁,但北京也極可能力挺護盤,創造國安法有利經濟的氛圍,所以經濟一夕間崩盤的機率不高。然而人心惶惶、人才流失仍是香港發展的隱憂。簡言之,東方明珠應該會緩慢褪色。

美國的制裁很關鍵。不少意見認為美國會終止香港特殊待遇。再者,2018年時香港對美國的出口僅佔總出口的7.6%(中國卻佔了55.4%),反之美國對香港出口卻高達501億美元,順差320億美元,是美國全世界最大的貿易順差來源,所以關稅制裁香港無效又傷己。

最後,2019年美國對港投資195億港元,只有陸資的十五分之一。所以美國制裁固然有政治衝擊,但若北京出手救經濟、大撒幣,就會抵銷掉大部分制裁影響。更何況,香港這次算是被害人,美國制裁被害人也無意義。

所以美國第一階段制裁,首先可能會依據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授權,認定香港為協助中國、北韓及伊朗等國規避經濟制裁及出口管制的後門,進而對香港實施資本移動、金融匯兌等限制及敏感科技出口管制

第二,依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針對迫害香港人權及民主之個人,實施資產凍結、拒發簽證及不得假釋等制裁。這些「個人」部分在北京、部分在香港,甚至不能排除美國擴大美中貿易戰及科技戰,把目標瞄準北京的可能。

目前看來,受影響者或許是京、港高官及有問題的資金與技術,香港金融及區域總部的地位或可暫保,短期內投資也可在陸資加碼下維持穩定,但美國的制裁會讓資金恐懼而不穩,香港經濟可能持續變成中國經濟的一部分,加上人才流失,會逐漸讓香港失去過去所代表的國際接軌特殊性

再者,香港經濟四大支柱,分別是金融、觀光、物流倉儲及法律會計專業服務。這些支柱的特徵都在於「以人為本」。因此當「人才、腦力」開始流失的時候,也就是香港失去競爭力開始。香港人為何想逃?除了自身安全、失去人權的恐懼外,香版國安法第5條規定,特區政府有義務開展「國家安全推廣教育」,也是讓很多父母擔心下一代,所以想移居移民的原因。

 

期待粉碎 西方與中分道揚鑣【摘要2020.5.30.蘋果 王宏仁】自從中國全國人大通過「香港國安法」後,美國藉此表現出「反中」立場,連澳大利亞、加拿大、英國,都同步與美國發表聯合聲明,措辭強硬地要求中國政府能夠履行應有的國際責任,並且表達對於香港未來自治、穩定、繁榮的高度擔憂。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希望中國對香港維持其所承諾的「一國兩制」治理模式,但中國政府之所以要推動香港國安法,其動機就是希望清除所謂的「外國(來)勢力」,現在,外國勢力集結針對中國指手畫腳,中國怎麼可能願意聽話?

中國與美國或其他西方國家,因疫情究責的衝突白熱化,再加上中美貿易戰與科技戰餘勁未了。美國或西方國家目前對中國的壓制與回應,表現在三個面向。

第一是針對「一國兩制」的維持。在西方的聯合聲明中明確指出,北京推出的香港國安法將會嚴重破壞「一國兩制」的框架。這個問題對西方的嚴重性在於北京違反了當初《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而這代表北京放棄對國際社會的責任與承諾,進而讓歐美國家對其不再擁有信任。

西方國家對於「一國兩制」是否繼續維持的顧慮,除了經濟利益上的考量外,最重要的是對中國政權信任的問題。加上之前華為案被控訴詐欺、中國共產黨與解放軍在背後操控商業公司影響國際安全,以及近期因新冠肺炎爆發所引發的資訊隱瞞爭議,都讓西方國家一夕之間領悟到,原來中國不是什麼威權式的資本主義體制,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極權政體

第二是人權問題。從歐美國家的角度來看,「人權」是個人自由和財產保障的問題。儘管中國一貫宣稱其特有的「集體人權」概念,但當西方世界一再看到北京當局對於新疆、西藏、香港等地異議人士的處理態度與手段時,實在很難接受所謂的「集體人權」概念能夠毫無保留地取代個人人權的普世價值。歐美世界要求的是,如何對於個人的各項權利(不管在新疆、西藏、香港、內地),在法律上予以平等的規範與保護,並且不被政府所凌駕。

相反的,中國對於各地區的對待,往往涉及關係的親疏遠近,更重要的是,不是以個人利益為優先,而是以國家整體為考量。也因為這樣,西方國家利用「人權」來壓制中國,得到的是雞同鴨講的效果。如今在香港問題上,則是坐實了外國勢力干涉中國國家主權、國家利益的隱憂。

第三是香港的民主化問題,甚至是全中國未來民主化的問題。不少的西方學者對中國過去將近8年的政治發展表達高度失望,此觀點認為,中國在習近平主政之下,已經趨近集權政體。在中國不斷宣傳「中國模式是好東西」的過程中,流失的是中國政體邁向民主化的可能性。

原本西方社會期待香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安排中,能夠發展高度自治,進而形成強而有力的公民社會,多少有可能將來影響中國其他各地,最後促成中國政治以及中國共產黨的民主化。不幸的是,當香港國安法通過後,無異是粉碎了西方各種期待。

以上三個面向的壓制,根本不會對北京治港與中國以黨領政的模式有任何明顯的改變,相反地,這只會加強北京對香港或其他領域的控制與敏感神經。畢竟,對於北京執政當局而言,所有的問題都是出自於境外,特別是外國勢力與台灣。若是當下表現出軟弱與妥協,將會招致更多對於北京政權的挑戰與質疑。長期而言,國際社會若是形成共識而共同圍堵、施壓、脫鉤或抵抗,對於中國共產黨本身的存在,以及中國未來在國際間的影響力,勢必會造成莫大的衝擊。

台灣目前的反應是選擇與美國站在同一陣線,同聲譴責北京在一國兩制承諾上的背信、對於香港人權的迫害,以及整個民主制度的威脅。而台灣正在做的工作則是接納、庇護試圖離開香港的港人,向北京或是國際社會展示另一種示範效果。但是,蔡政府更該超前部署的是,是否準備好要取代香港,成為另一個新的世界金融中心?是否準備好中國武力侵台的防衛?

 

中共國家安全紅線無限擴張【摘要2020.5.30.蘋果 邱伊翎】相較於香港《基本法》第23條的「分裂主義」及「顛覆國家政權」罪,此次的法案更多了2項定義模糊而寬泛的指控,也就是「恐怖主義」及「外國勢力介入」2003年,香港《基本法》第23條要立法落實,就引起了香港50萬人上街反對,最後香港政府撤回此法案,這次「國安法」卻直接跳過香港立法會及讓香港民眾參與討論的程序,將引起香港民間社會更多反彈。

這幾天國際人權組織、國際媒體及各國政府也都持續關注有關進展。國際特赦組織也於上周發出聲明,認為濫用中國「國家安全」的框架,將中國習以為常的,什麼都跟「國家安全」有關的指控,用來任意逮捕關押人權律師、異議人士、記者、牧師與非政府組織工作者,並將此直接延伸至香港。

此次「國安法」的內容除了要直接在香港設置「國安」的執法單位,更要求香港政府必須定期回報有關「國家安全」的執法及落實情況,這也令人擔心類似新疆的「監控模式」,是否會發生在香港,而香港「國歌法」也在一片混亂中完成二讀,對於香港人民的言論及表達自由之保障,將是一個嚴重的倒退。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中國在2015年所通過的《國家安全法》就是用來跳過許多《刑事訴訟法》對於人權的基本程序保障,造成許多「不公平審判」、「強迫失蹤」、「無法與律師或家人聯繫」或「居住監視」等情況。而這些做法,都是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規範

雖然中國沒有簽署批准落實這項公約,但是香港在英國殖民時期,英國簽署及批准落實此公約時,將此公約延伸至香港,因此香港政府仍有義務遵守,而目前「國安法」的通過,不僅沿用中國對於「國家安全」的模糊定義,更擴大原本《基本法》對於國家安全的範疇,試圖跳過國際法對人權的基本要求,香港政府根本不可能繼續在實施「國安法」的情況下,還能遵守《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規範。

根據「約翰尼斯堡原則」,任何以國家安全為由所做出的限制,除非其真正的目的及能證實的效果,跟讓國家免於遭受武力侵害有關,否則這些對於言論自由、集會結社自由的限制,都是非法的。中國境內的「國安法」早已證實是個用來侵害人權、任意強加罪名,並逮補人權工作者的藉口,香港國安法無庸置疑地不可能在不侵害國際人權法的情況下被落實。

 

大限之後【摘要2020.5.30.蘋果 張潔平】香港版「國安法」之後,人人都知道,香港的某些東西徹底改變了。「香港已死」具體死掉的是什麼?是民主嗎?法治嗎?自治狀態嗎?還是香港人的反抗意志?

香港從未真正有過民主。法治在這一次國安法立法的過程遭到極大破壞,但未至於死亡。香港的自治狀態從來是一個模糊約定,中國從一開始就保留了收回它的權力,這一次是收回了許多,但未至於全部。從2012年開始的以爭取自治空間、掙脫中國宰制為主軸的本地抗爭運動,可以看到,香港人的反抗意志從未磨滅。

香港逐漸死掉的,是她未來的可能性。「50年不變」,50年之後怎麼樣?就是中央以國安法及其執行機關為法律工具、以重要人事任免為政治工具,強握全面管治權的中國香港。然而,當中國與西方世界體系之間,尤其是中國與美國之間的衝突越來越大,演變到今天,變成不折不扣的「新冷戰」格局,這一格局,也就成了今天香港與中國必然的張力來源

國安法落地,只是第一步。恐懼統治一旦啟動,在本地,每個專業、每個崗位、每個玩家的動作都會變化,而與此同時,在感到自由受威脅之後,寸土必爭的試探、抗爭也會深入每個社會領域的方方面面。在國際,中美以台灣與香港為槓桿的戰場,才剛剛拉開帷幕。

 

解庇護潮 建構完整難民法制【摘要2020.5.30.蘋果 林俊宏】香港國安法通過後,代表的是中國可以直接在香港設立機構,並且在香港直接執法,立法也不用再透過香港立法會,中國人民代表大會就可以直接立法,也就是說,香港的自治地位已經不復存在,中國直接將香港納管,香港變中國。

我國過往區隔中國及香港差異所為的法制設計,勢必面臨衝擊,最直接的問題,就是行政院要不要報請總統依《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2條第4項之規定,停止《香港澳門關係條例》一部或全部之適用。一旦《香港澳門關係條例》被停止適用,原來較中國管制寬鬆的香港(居民)地位,都將回歸到對中國管制的範疇,適用與中國相同的管制標準,包括居留、旅行管制、資金投資、商業交易等事項。

除此之外,就是《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18條「對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的庇護規定了,這個條文在「難民法」遲遲無法通過的現況下,提供政府協助來台尋求庇護港人的法律依據。

雖然,即便香港居民的權利義務回歸《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規定,這些來台尋求庇護的港人,也還是可以透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17條第8項的規定尋求專案許可在台長期居留,但是這個條文只能處理港人能否居留在台灣的問題,至於庇護所需的其他安置、就業、醫療、照護等需求,在現行法規上則顯然無能為力,因此,在回歸《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之後,在目前已因規範欠缺明確的港人庇護制度,恐怕會更加雪上加霜。

香港變中國之後,香港不再是香港,而是中國轄下的城市之一;或許趁著這次的機會,加速完備難民庇護制度,短期內應可在《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18條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17條第8項之下,制定提供香港居民庇護的規則或命令,以解「香港國安法」後的尋求庇護潮;長期而言,還是必要建構完整的難民法制,並直接將來自中國的尋求庇護者納入,正面解決所有的難民議題。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