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1802-36 更2版 (英譯本第232頁)
2021/10/24 21:55
瀏覽482
迴響0
推薦29
引用0

並表示他[韓鍮]有先見之明。這個愚蠢的鍮顯然是被別人的花言巧語說服了,如果他把那份上疏送進去,他就會得到高官和好處。反而,他被毆打並流放到一個杳無人跡的島上。他覺得他所做的並不是他的本心,於是寫了一篇“自悔文”。金若行[*]比鍮更早被流放到同一座島上,所以與鍮交談。金若行問鍮為什麼要送那份上疏。鍮說:“我這樣做是因為我被沈儀之、宋煥億和他們那幫人欺騙了。儀之和同伴們似乎是被金龜柱引誘[註1] 的。但我只是一個來自鄉村的儒生,上京談到《裕昆錄》而已。我怎麼會知道這些枝節呢?直到我來到這裡,聽到許多事情,我才意識到我被騙了。我感到非常懊悔,於是寫了一篇取名為《自悔文》的文章”。然後,他把這篇文章拿給金若行看。因此這篇文章就舉世周知了。我的家人看到了它,我也聽到了裡面的內容。我不知道金若行是否還活著,但這篇文章更清楚地表明,整件事都是龜柱所做的。


  當韓鍮那傢伙被釋放後,龜柱的黨羽再次哄騙他。他們說:“【洪鳳漢肯定是遭受嚴厲批評了。】國王釋放你是因為你表現出先見之明。如果你繼續再這樣做[上疏],你無疑會得到更好的報償”。那傢伙在八月裡又送去一份上疏。在上疏中,他最後提到了“那東西”,說我父親“將[米櫃]送去給主上殿下,並提議使用它”。[**] 他自願參與誹謗無極限。為了懲罰他提到“那東西”,主上殿下將鍮送到忠清監營處決了他。儀之也被審問。當被問到“那東西”指的是什麼時,他傲慢地反唇相譏,“主上殿下真的不知道‘那東西’是什麼嗎?”[14] 主上殿下稱此一罪行為“冒犯國王”,並給予比韓鍮所受的更嚴酷的懲罰。儀之不僅被處決,他的妻兒也被分別流放到遙遠的地方。



[*] 金曾在司諫院[註2]任職,但從1768年到1771年被流放到黑山島。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4407006_002

...若行今爲黑山島一魑魅...


[註1] 《諺文本》作「꾀어므로」,哄,騙,哄騙,引誘,誘騙,拐騙,勾引...等。

    《英譯本》作「enlisted」。


[註2] 金若行當時的職務為「正言」,司諫院所屬的正六品官。


[**] 英祖審問韓,想知道他所說的“那東西”是什麼意思,以及他是怎麼知道的。 英祖實錄, 117卷7張A-B面。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4708002_001

...命前排待令, 拿入韓鍮。 敎曰: "一物何物乎?" 鍮曰: "木器也。" 上曰: "木器云者, 陰慘矣。 汝知之乎? 誰某謂汝也?" 鍮曰: "草野寒士。" 語未及了, 上使軍卒, 撞其口, 鍮曰: "其時雖或聞之, 而傳之之人, 今何能記有乎? 願一言而死。" 上復使撞其口, ...


[14] 這種對談也記錄在實錄中。英祖實錄, 117卷7張B面。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4708003_001

...上問道燦曰: "汝與韓鍮相知於何年, 儀之亦知於何年乎?" 供: "初不知韓鍮, 因儀之, 去月晦始知之。 儀之則自前相親矣。" 上曰: "韓鍮事何如?" 道燦曰: "奇特矣。" 上曰: "初見於何處乎?" 道燦曰: "逢於南關王廟, 而沈儀之要來, 故往見矣。" 上曰: "獻一物三字, 汝知之乎?" 供: "未能知矣。" 上曰: "未能知則何爲生怯乎?" 供: "聞其逆賊鳳漢云, 故心寒矣。 鳳漢之貪權誤國, 實可斬, 故以鍮言爲是矣。" 上曰: "洪奉朝賀, 何憎於汝, 而斥其姓名乎?" 供: "貪權誤國, 擧世皆惡之, 故臣亦切痛矣。 臣之未能言, 鍮之所言者, 一有侵斥, 將不免粉骨碎首, 有父母者, 畏而不敢言矣。" 上曰: "此則薄物細故。 直招其二字。" 命施訊杖,...



〈〉:英譯本未翻譯的內容

【】:金滋炫作家自行加上的內容


本頁內容見 「閒中漫錄」 手抄本第6冊,第 51、52、53 張圖


6051

承上頁― 231 ―③

二月 〔韓鍮又見欺於人 特放〕❶


― 232 ―①

[圖一]❷彼鍮 初也則聽于龜賊輩之所誘 

其上疏 入 或為官職 

渠身 有好個事 專恃 

不然 受刑定


❶本句《泣血錄》作「謂鍮先見,至於特放之擧」;

 而在下方,《漢字手抄本》又將其中「見欺於人」翻譯為「善譴」。

 《英譯本》作「noting that he had shown perspicacity.」, [perspicacity: 穎慧;洞察力]。

 《諺文本》作「션견」。[現代韓文: 선견,先見,預見]


❷上面這個字是「凶」嗎? 分不清是該放在「特放」之後亦或「彼鍮」之前。


6052

配于絕島 

今則非渠之本心 渠作自悔文 

其時金若行 鍮之適所 先去適 

與鍮酬酢其時上疏之曲折 詳細 問之 

厥漢 對曰吾欺沈儀之宋煥億之輩 由此上疏 

儀之輩 投入於金龜柱之所誘 

如許 我以鄉谷儒生 但聞遺昆錄事 上京而已 

彼之曲折 我豈能知之 

來此之後 我聞之則盡欺我而至於此境故 後悔莫及

稱自悔文 作之 

出示 其文 回傳於世上 

余家亦見之 余亦聞而見之 

金若行之存殁 今雖不知 

及是豈不龜賊所為證驗之明白 


― 232 ―②

鍮之解釋❸上來之日 龜黨 亦以姦譎❹之計 甘言誘之曰

至今則決無所驅 善譴[先見] 特放 

〔吾以汝名 作上疏 給汝〕❺ 更為呈入 

〔小無他慮〕❺ 真個有好好之事矣 

此漢 〔忘其渠所謂自悔文〕❺  

八月亦為上疏 

始為一物❻抑勒之說 入而


❸釋放

❹奸譎:陰險,虛偽,狡詐

❺《諺文本》及《泣血錄》均無此句

❻米櫃


6053

勸 

其所誣陷 罔有紀極 

英廟 收一物事之罪 鍮 捉送于忠清監營 正刑 

儀之又捉入 一物 何物 刑問 

儀之之所供指 轉傳之一物 真情不知 

英廟 大叱責曰犯上大逆不道 

儀之之罪 尤甚於鍮 加律 正刑 

其妻子 盡為竄配❼


❼流放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