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1802-32 更2版 (英譯本第228頁)
2021/10/12 10:43
瀏覽477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然而,細想到他們之間在那段漫長關係中的感情與信任,此一措施完全出乎意料。從此以後,我的家族失寵,我的父親也失去權勢了。 龜柱獨自掌權。內有厚謙,外有各種派系的親信,他日夜策劃要害我父親。我無法描述我們在那時期所經歷的危險狀態。


  庚寅(1770)年冬,崔益男送來一份上疏,上面寫著:“令人感到過意不去的是,東宮顯然沒有去拜謁過思悼世子墓。領議政金致仁應該為此負責 ”。言外之意東宮拜謁思悼世子墓並沒有錯,但由於涉及到周圍極其微妙的問題,這並不是一件話題可以隨意暗示的事。此外,現任領議政與此事無關。這位送進上疏的崔益男是個沒有教養的人,素以淺薄和魯莽著稱。他是鄭妻婆家的親戚。通過這種關聯,我的家族不幸地與他有一面之交。龜柱派了具庠[註1] 去說服厚謙向主上殿下暗示是我父親激發了崔益男的上疏行為。主上殿下的聖心很容易被他們的解釋所影響,為什麼父親可能想要寫這樣一份上疏。也就是說,他想把當年的事件[1762年思悼世子之死]描繪成主上殿下的過錯,以此來除掉金敬仁。由於這種懷疑,主上殿下對嫌疑犯進行了徹底和廣泛的個人審訊,對許多人進行了嚴刑拷打,[12] 希望有人能供認洪[鳳漢]是上疏的幕後黑手。但是因為我父親不知道這件事,沒有人牽連到他,儘管包括崔益男在內的幾個人被打死了。[13] 然而,主上殿下的聖心並沒有平靜下來。那個邪惡集團的兇殘的心還在燃燒。因此,僅僅過了幾個月,辛卯(1771)年二月,發生了一件涉及恩彥君和恩信君的可怕事件。


  當恩彥君與恩信君分別出生於甲戌(1754)年及乙亥(1755)年時,我被那種無論出身貴賤都會攻擊我們女性的感覺折磨著,也不開心。然而,世子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他並沒有特別迷戀這些孩子的母親。此外,這些孩子已經出生了,儘管他們的出生可能是意外的。



[註1] 《漢字手抄本》 作 「尚久」,《諺文本》 作 「구상」,《泣血錄》 譯為 「具庠」。與尚久(상구) 字序正好相反。《英譯本》 作 Ku Sang,應該是採用了 「具庠」。

http://sillok.history.go.kr/manInfo/popManDetail.do?manId=M_0000088


[12] 實錄記錄說是[執義]要求對崔益男進行審判。英祖實錄,115卷17張A-B面.

P.S. 執義是高麗末期,朝鮮前期,司憲府所屬的正三品官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4611014_005

○執義林鼎遠奏曰: "罪人崔益男, 本以妖邪之性, 爲世所棄, ...


[13] 詳見英祖實錄115卷18張A面-20張A面.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4611019_004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4611024_001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4611025_001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4611030_001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4612001_001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4612004_001


〈〉:英譯本未翻譯的內容

【】:金滋炫作家自行加上的內容


本頁內容見 「閒中漫錄」 手抄本第6冊,第 45、46 張圖


6045

― 228 ―➀

平日之眷

愛與際遇 一朝 為如許 千萬意外

此後 余家―為衰誤 先親一身 不

在於朝廷 可謂君子 退 小人進  

龜賊 到今 獨專得勢 

內挾厚謙母子 外與渠之黨類❶ 

晝夜為謀議欲害先親 

其時 危凜 豈可盡記錄


❶《泣血錄》明白指出這些人是

金致仁,名士若沈履之、金尙默、洪國榮、金鐘秀、俞彥鎬、鄭履煥、具庠,儒生若金漢祿、金鍾厚、鄭日煥等


 ― 228 ―➁

庚寅之冬 崔益男 上疏 

東宮 至今未為展拜於思悼廟 為未安❷ 

此是為首相金致仁之罪 

廟所 為展拜 言 言則是也

至於此事之事勢 自下 不敢請之形便 

況乎今首相 不可所知之處 

如是上疏 崔益男 素無行實 輕


❷過意不去,抱歉,對不起,不好意思。


6046

淺 

世上 為指目❸之人物也 

本以鄭妻媤家❹ 之傍屬 不幸出入于余家 只有面目❺ 

龜賊 縱尚九❻ 厚謙 誘說 洪家[第主]❼之所為 

為讒誣❽〔如雨腳之下〕❾ 

英廟 聖心 某年之事 先親 為當身之過失 

欲除去金致仁 使益男 上疏 緣故 

直聽之 其親鞠 為大段❿ 

某條為洪家 上疏 使其益男 代行 

眾人 嚴刑 

洪家 實不知而莫知其故

益男 至於當斃 

畢竟 未為抵赴於洪氏 

聖心 終是未解 

彼漢 欲殺余家 極凶之心事 急如星火 僅過數[朔] 

辛卯⓫二月以裀禛⓬事 釀出大禍亂 


❸指名,指定,指控。

❹夫家。婆家

❺ 《諺文本》 作「면분」,《泣血錄》 譯為 「面分」,一面之交之意。

❻김상구(金尙九) 本貫、字、號、生卒年不詳。

 這個名字在《朝鮮王朝實錄》中僅有一筆記錄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ua_13103026_004

❼屋主,戶主。

❽ 《諺文本》 作 참소[讒訴]。讒毀,誹謗之意。

❾ 《諺文本》 及 《泣血錄》 均無此句。

❿大部分。形容數量多、重要的;主要的、大略、大體、十分。

⓫1771年

⓬裀禛二人為思悼世子庶出的兒子。

庶長子李裀:恩彥君(은언군;1754年-1801年)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恩彥君


庶次子李禛:恩信君(은신군;1755年三月十一日-1771年三月十九日)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恩信君


 ― 228 ―➂

初也則甲戌⓭ 裀 生 乙亥⓮ 禛 生 

莫論貴且賤焉 婦女之情理 豈可為好哉 

其時 景慕宮 病患 漸益沉重 

且其母 不為寵愛 

意外 彼等 生 


⓭1754年

⓮1755年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