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1802-24 更2版 (英譯本第220頁)
2021/09/07 05:25
瀏覽742
迴響0
推薦37
引用0

【荒謬地假裝自己不是那種人,舉止荒唐可笑,】他們成了笑柄。


  我的家族【出身顯赫,】幾代以來都有高官大臣,[註1] 比金氏家族更早成為王室姻親,他們懷疑我們可能會嘲笑或鄙視他們而心生怨懟。庚辰辛巳(1760-1761)年間,思悼世子的病情發展到無法挽回的地步。而作為新親戚,主上殿下給予他們特別的照顧,龜柱和他的黨羽的邪惡之心【公開浮上檯面。經過商議,他們】一致認為:“既然東宮已經喪失德行到這種地步,不久決定性的事就會降臨在他身上。既然那樣,只有不讓他的兒子留下才是正確的。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事,因為沒有其他王子,國王只好收養一個兒子。我們作為新東宮的養母親屬,會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享有權力和榮耀”。


  當他們沉浸於這些白日夢時,他們擔心,因為主上殿下對我父親如此全然信任,那麼世孫可能會被保留下來,如此一來他們的夢想將成泡影。因此在辛巳(1761)年,龜柱才剛二十出頭,他竟敢寫信給主上殿下,信中他批評我的父親,並牽扯到鄭翬良。[*] 主上殿下對他的行為感到震驚,並明確地告誡王后殿下不能這樣做。龜柱暗示我父親沒有勸告思悼世子,鄭翬良沒有向英祖國王報告思悼世子[秘密]到平壤旅行,[**] 龜柱的意圖不可能只想傷害我父親;他要確保讓主上殿下知道世子邸下犯下的錯誤。一個處在他這種地位的人不可能比這更赤裸裸地邪惡和貪婪。在這一時期,李繼興[註2] 的姊姊[?],李尚宮,受到了王的偏愛。她經常侍候國王殿下,在國王殿下和思悼世子之間調解一些事情。她看到龜柱的信,大吃一驚,懊惱不已。她向王后抗議道:“殿下的家人怎麼敢做出這種事呢?”她要求道:“請將它[龜柱寫的信]用水洗乾淨”。



[註1] 參見維基百科豐山洪氏


[*] 寫這樣一封信給國王違反了朝鮮朝廷的公務行為[準則]。


[**] 1761年,在沒有得到父親允許的情況下,思悼世子以化名進行了這次旅行。參見1805年的回憶錄302-303頁。


[註2] 《漢字手抄本》作「李桂興」,《泣血錄》作「李啟興」,《諺文本》作「이계흥」;以「이계흥」在實錄上反查, 出現幾個不同年代的名字, 但只有李繼興是英祖朝和正祖朝的人。《正祖實錄》記載如下: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va_10004025_001

○丙寅/奪李繼興告身。 繼興以先朝宮人之娚, 濫除守宰, 反弄倉穀, 濫杖虐民故也。

告身為古代授官的憑信,類似後世的任命狀。娚為甥之異體字, 因此李繼興可能是英祖承恩尚宮的外甥、外孫或女婿,並非她的兄弟。

https://www.chinesewords.org/dict/63498-942.html

https://dict.variants.moe.edu.tw/variants/rbt/word_attribute.rbt?quote_code=QTAyNjI1


另, 《承政院日記》亦有一筆記錄, 

http://sjw.history.go.kr/id/SJW-G18090130-01600

○ 傳于南公轍曰, 承恩於先朝, 年過七十, 只有此人, 當今日宜有記念之擧, 老宮人尙宮李氏家, 令該曹, 衣資食物, 拔例題給後, 草記。



〈〉:英譯本未翻譯的內容

【】:金滋炫作家自行加上的內容


本頁內容見 「閒中漫錄」 手抄本第6冊,第 33、34、35 張圖


6033

承上頁

― 219 ―➂

反上洛下 橫出為之 不為重然之樣 甚多喉中之羽也


《諺文本》, 반상낙하[半上落下,半途而廢]ᄒᆞ야 브릇되고[錯誤,不正確] 듕[重]되야[做,成為] 아닌[否定] 거시 긘쳬ᄒᆞᄂᆞᆫ 상이 아니ᄭᅩ울 젹이 만흐니[多]

《泣血錄》, 半上落下,所爲皆不厭,


― 220 ―①

世上之人 孰不冷笑之哉 


― 220 ―②

余家 世代宰相之家 先為戚里也 

余之家 彼輩 或為嘲笑 又或為慢侮 

渠自致疑而怒 至愚 

庚辰❶辛巳❷之間 東宮患候 漸漸無餘地 

英廟 渠輩 以其新人 過為親近 

龜賊輩——凶惡之心 以為 東宮之失德 

如許如許 無可奈何 必出大事 

如彼之際 不能保東宮之子 應當

若為如彼者 國無他王子也 畢竟


6034

為養子也 

我等 為外家 獨持將來之富貴 


❶1760年

❷1761年


― 220 ―➂

彼輩之議論 〔時日附耳而〕❸爛熳❹ 

特異 先親之際遇 最重❺ 

〔龜賊凶逆之心〕❸ 

東宮之子 若為保全 恐慮不遂用心 

辛巳年 龜賊之年 僅過二十之幼稚漢 

渠敢以封書 奏達于英廟 欲害于先親 

至於鄭翬良 還入而獻之 

英廟 大驚失色 即其時中宮殿 不可為如此 

〔大罵于怪異 是 以西行之事 

先親 不諫 鄭翬良 不能奏稟於大朝 

搆而欲害之言 是豈猶獨欲害于先親 意思而已哉 

渠所謂小朝之失德 發覺以示于英廟 為離間之事也 

以渠之無嚴無禮與無異蓬頭之幼漢 不思渠之處〕❻ 

[大朝 知之 所為之事]❼

如許凶惡之心事 亦復有何哉 

英廟承恩 內人 李桂興之姊也 

李尚宮 恒侍大朝以在 

大小朝之間 多為調濟以和之事

其日 見其封書 驚且甚憤 以


❸《諺文本》 《泣血錄》均無此句

❹熱烈, 起勁的意思

❺《諺文本》作거룩ᄒᆞ오시니[거룩하다,非凡,],「至於非凡」之意。

❻已斷句的《諺文本》無此段

❼《泣血錄》 《漢字手抄本》均未翻譯


6035

奏於中宮殿 宅 何敢為此等之事乎 

以水 急為洗草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