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陳真醫生談服貿
2014/05/02 11:11
瀏覽415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美國的立場自然是樂於見到台灣與大陸為敵,但一些個別官員,特別是已卸任者,就算他持有前述立場,恐怕也很難在這議題上發表負面看法,因為這事的利害得失如此清楚。

就跟這位包先生所說一樣,我也很想知道一個所謂運動,怎麼連自己在反對什麼也一個理由都說不上來,永遠只會造謠瞎掰,抹黑大陸人,挑起人們對他們的仇視,要不就是講一些完全沒有實質意義的族群偏見或空洞政治辭彙,讓人感覺好像智能上有嚴重缺陷似的。

真難想像怎麼會有人笨到這種程度但卻毫無自覺,反而以為自己很聰明很有想法。台灣社會的反智程度,若非身處其中親身經歷,實難想像。

更不可思議的是,台灣卻被這樣一群缺乏智能但卻充滿族群仇恨激情及黨國熱情的人所綁架,呈現一種反淘汰、劣幣逐良幣的現象。這些人,滿腦子神聖黨國念頭,而且逆我則死,似乎非常過不慣民主生活。

 

但如果你以為綠營政治人物真的如此反中,那你真是對政治太外行了。這些人一點點點點點反中的成份也沒有;就我幾十年來的實際經歷與見聞,我敢這麼說。所謂反中是反給北七看、騙選票的。我畢竟不是今天才認識這些人,我認識他們超過30年了。

 

我估計大概會這樣一路亂到2020或2030年。一個社會,如果眾人就是喜歡搞這一味低能反智造勢殺敵的遊戲,其實你也只能隨他便了,大家高興就好。也許還可以想辦法更低能更智障一些,說不定更有趣更夯更好玩。

 

我所謂綠營政治人物連一點點點點點反中的成分也沒有,意思是說這些人的確敵視大陸人,但可別以為他們跟大陸真的不共戴天,那就誤會大了,他們可一點也不會排斥哪怕是人民幣美鈔港元或新台幣,保證對money絕無歧視或仇視心。

也別聽他們整天喊什麼反中資,並以此為忠貞標準,檢查思想正確性,塑造內部敵人,那是表演給北七看的,就好像別聽他們痛罵什麼黑道,那是白天喊給政治白癡聽的,到了晚上,嘴臉就完全不一樣了。檯面是一套,檯下又完完全全是另一套。

 

這些都不是什麼內幕,這只是台灣政治的一個最起碼的普通常識。同理,你也別笨到竟然會相信他們說什麼反財團顧弱勢,他們其實就是財團的代言人或分身;於清廉,就別逗我笑了,這些人瞬間賺取的各種合法掩飾非法或純屬非法的暴利,光是它的零頭,恐怕我就算不眠不休一直看診看到22世紀也賺不了那麼多錢。

 

世界上有許多詐騙集團,這不希奇,被騙個一兩次也挺正常,但如果同一套騙術騙個五百次還會繼續上當,那就只能怪自己了。

至於馬英九一上台之後綠色生物就吵個不停的公投法,不就是綠營執政八年的第三年即2003年通過的嗎?國民黨後來決定棄權讓綠營去唱獨角戲,結果連自己人提出的版本都不支持。

 

如果這法律果真如此禍國殃民反民主,綠營為何當初不趁機照自己的意思通過?幹嘛要聽美國爸爸指揮?接著後面還有五年的執政時間可以廢除或修改不是嗎?為何不修改?林義雄又為何不向當時的執政黨民進黨施壓?

 

所謂台獨也一樣,如果台獨如此重要如此神聖而偉大,他們足足有八年的時間隨時可以宣布獨立。怎麼馬英九一上台就一直要他宣佈台獨否則就要拆立法院。

 

我敢說,時下綠營的政治人物絕對沒有一個人真的想要台獨,那也是表演給一些政治白癡看的,藉此在內部塑造敵人以贏取選票。若有哪個綠營政治人物不服,請他站出來說說他如何個台獨法,以接受我們的表揚。

 

任何一個人或任何一個黨或組織,持有任何一種意識形態,我都沒有意見,只要他把自己的見解和主張說清楚便行。但這個民進唬爛黨及其一大票學界醫界文化界以及最不要臉的人權界同路人及各種尾巴團體的問題,恰恰就在於他們其實什麼意識型態或主張也沒有,一切都只是手段,奪取權位利益的手段。

 

說穿了,其實這些人不折不扣就是個政治詐騙集團。當然,並不是說其成員每個人都施詐術,而是說,其成員普遍對於行使詐騙、說謊、造謠等等手段向來不以為忤。

 

幾十年前,當國民黨及其一票同路人之所作所為非常惡劣無恥時,四周人們一片認同,只差沒喊萬歲,講起大有為政府,總是質問:"國民黨有什麼不好?你為什麼要罵它?咱們是世界民主的燈塔呢。" 講起黨外人士就像講到一群害蟲病毒一樣。

 

幾十年後,當民進黨及其一票同路人之所作所為,綠出於藍,非常下流齷齪時,四周人們卻一片叫好稱讚,只差沒喊萬歲,講起咱勇敢的 "台灣人" 政黨,相對於骯髒可惡的他們 "中國人" 國民黨,咱們台灣人台灣黨是如此高貴感人,你為什麼敢對它不敬,那是咱們的台灣之光,世界民主的典範呢。" 講起對於該黨不敬者或對立者,就好像講到什麼仇敵害蟲那樣充滿仇恨。

 

原因何在?因為這些人就像索羅斯所說,對於真相或理性絲毫不感興趣,他們很樂意根據顏色判定敵我,至於是非黑白或各種漂亮辭彙,對他們來講純粹只是一種打擊敵人的手段,因此,當你訴諸理性與是非黑白,對他們將毫無作用,因為那些東西根本不是他們在乎的。

 

索羅斯原本非常相信他的老師Karl Popper的說法,一個社會,只要資訊充足,真理真相便能顯現,彷彿便能自動導向一個開放社會的形成。但美國社會事實上卻不是如此。索羅斯說,他覺得很震驚,難道他長久以來所相信的Popper的想法錯了嗎?

 

後來,他自己得出一個結論就是:真理真相光是顯現並沒有用,一個開放社會形成的前提要件必須是它的社會成員 "普遍在乎" 普世價值與真相。

 

這話用在台灣便能理解。為何高壓年代,改變人們的想法如此容易,而所謂民主時代卻幾乎不可能。原因無它,因為其社會成員普遍根本不在乎什麼真理真相什麼普世價值。他們只相信敵人就要打倒,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行,一切行事作為,根據的是既定而不可挑戰的偏見以及針對不同顏色的仇恨,而不是根據任何理性與感性。

 

比方說你看所謂反服貿,反什麼黑箱作業,可是,民進黨執政時,例如蔡英文,所立下的法條簡直是黑到伸手不見五指,完全不透光,明明當時是國民黨覺得這樣搞非常不妥,才把它修改成比較透明一些。

 

這並不是幾百年前的事,而只不過是頂多十年前的事,根本不需要任何智能就馬上能查證的簡單基本事實,但你即便把一萬個事實真相給砸到這些腦子進水的綠營支持者頭上,他不但不為所動,而且反而會更加仇視你,更加鞏固原有的偏見與仇恨,更加努力抹黑造謠。

 

但這年頭,任憑你有辯論比賽冠軍的口才,任憑你有天大的證據資料,卻一點作用也沒有,只會讓時下這些忠黨愛國者更加仇視你,因為你的威脅性太大、不敬程度太高,簡直就是萬惡不赦的賣台公敵。

 

後來,他自己得出一個結論就是:真理真相光是顯現並沒有用,一個開放社會形成的前提要件必須是它的社會成員 "普遍在乎" 普世價值與真相。

 

奇怪的是,這些人儘管幾乎沒有一句話不是謊言,每天卻滿口漂亮辭彙,眾口一聲像中了什麼邪一樣,什麼非暴力啦,民不從啦,什麼公民與民主的,聽到這些詞,竟變成行使仇恨與謊言的流行辭彙,讓人真的很想吐。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政治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