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林義雄1995核四苦行?有聽說精緻餐點住一夜3000豪華飯店的核四爽行嗎?
2014/05/02 10:50
瀏覽539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陳真當時則是隨隊醫療團負責人

核四公投促進會在大約1995年準備創立之初,他們找上我,說打算成立一個核四公投促進會,同時發起一個環島千里苦行的運動,希望能把核四廠興建與否的問題交付全民公投,希望我能找一些醫生護士,弄個隨隊醫療團。


我一聽是千里苦行,心裏浮現的是甘地當年製鹽長征那樣一種走到哪就路邊睡到哪、餐風露宿、極度體能考驗的苦行。所以我一口就答應幫這個忙。

後來發現,原來苦行不但不苦,而且還蠻爽的,吃精緻美食,住那種我平常連多看一眼都不敢看的豪華飯店。有一回,我實在是一忍再忍忍不住,於是就內部開砲說這也叫苦行嗎?有個林義雄的核心幕僚很不屑地回答說:"你是在說什麼?!三千多元一晚的旅館也叫豪華?!" 我默然。

當時我經常東西兩岸往返看診,常在台北住旅館,住一晚從不會超過六百元。如果三四千元的旅館也叫苦行,那我真希望人生每天都能吃這種苦。⋯⋯

不過,苦行不苦不是我現在要說的。我要說的是:核四公投促進會的成立宗旨絕非反核,而是說重大政策若有爭議,應交付全民公投,由眾人做出決定,並為自己的決定承擔後果。
林義雄說,這才是民主真諦,民主國家的人民應該學習如何當個主人,為自己的決定承擔後果。少數應服從多數的決定,多數也要尊重少數人的發言權利。

我能認同這個想法,於是我跟醫院請了許多假,參與了大部份的環島 "苦行" 行程。
幾年後,阿扁在林義雄的強烈提拔下,打敗許信良,代表該黨參選總統並獲勝。阿扁的政見之一就是承諾在他當選後的當年年底之前,也就是當選後半年內,就會把核四的興建與否,交付全民公投決定。

結果,阿扁從2000到2008足足當了八年總統,但他們過去所熱烈吹捧的核四公投呢?毫無蹤影。不但不公投,核四預算還一再追加。之間核四確曾一度停工,但因經濟影響重大,旋即又恢復興建。

八年是很漫長的時間,林義雄及其核四公投促進會,有沒有逼阿扁發起公投?沒有。但林義雄確曾在2002年左右公開表示:一個硬要興建核四廠的政府,沒有任何存在的價值。他還說:一個政府,如果不肯舉行核四公投,那就是不尊重人民基本權利,這樣一種公職人員應立即撤職,因為這種人不適合擔任民主國家的公職,這樣一種不願同意發起核四公投的政治人物,更是一定要逼他下台才行。

結果呢?有沒有哪個民進黨政府公職人被撤職查辦?有沒有哪個民進黨政治人物因此下台?沒有,一個也沒有。而且,這個 "沒有任何存在價值的政府",林義雄照樣在2004年繼續支持,照樣連任。他們原本所鼓吹歌頌、讓人民學習怎麼當主人的民主萬靈丹--核四公投呢?一點影子也沒有,彷彿根本沒有這回事。

可是,當馬英九一上台,核四公投乃是民主神聖萬靈丹的聲音又旋即出現。而且,每逢選舉就會拿出來操弄一番。於是,就在去年,國民黨決定同意透過公投確立核四的興建與否。


很奇怪的是,林義雄和民進黨此時卻誓死反對,說核四公投是民主的惡作劇,是在捉弄人民,侮辱人民的智慧云云,誰要主張核四公投,誰就是捉弄人民的無恥政客;主張已經投入幾千億的核四不應公投,必須直接廢止興建。

 


我不知道各位究竟怎麼想的?就我而言,實在非常痛苦,因為我有著一個正常人的基本正常理性,我沒有辦法把頭腦做這樣一種分裂式思考。



同樣一個東西,一下可以說成這樣,說得如此神聖,誰要反對核四公投,誰就是民主公敵;一下卻又能說成那樣,誰要是主張核四公投,誰就是在藐視人民智慧,誰就是無恥政客;至於若有人膽敢支持核四繼續興建,簡直就是萬惡不赦的人類公敵。

天底下,斷然沒有 "凡是硬要興建核電廠的政府便無任何存在價值" 的這樣一種普世價值宣稱。幾乎每個國家都有核電廠,難道世界上所有政府都沒有任何存在價值?

如果有人一定要如此認定,那我也沒什麼話好說,可是,這話顯然應該改成 "凡是硬要興建核電廠的 '敵人政府',都沒有任何存在價值。" 至於 "我方" 政府呢?要蓋幾個核電廠似乎都沒關係,追加多少預算也沒關係,政府及一票政客不但有存在價值,而且還繼續大力幫他們助選呢。

我絕不認為林義雄是 "故意" 操弄,他不是那樣的人,問題是,一個以為自己很中立的人,事實上所做所為不一定真的中立。許多時候,人沒法看清自己之所為。但林義雄之外的那些綠色生物,當然全是操弄議題、翻雲覆雨的高手。

核四蓋不蓋,不是一種價值選擇,更不是一種蘊含必然對錯的普世價值。核四蓋不蓋,純粹只是一種利害考量,而無絕對性的對錯。

而且,一個人即便他反核電,也不一定要反核四,非核家園目標難道不能逐步進行?即便你反核四,你仍然得尊重別人或許有跟你不一樣的判斷與選擇。

如果這事影響重大,那就透過公投來做個決定,而不是眼看各種選舉又要到了,我敢打賭,肯定又要開始把一些純屬利害判斷的相對性政策給神聖化成一種 "你若不支持我方說法便是全民公敵" 的絕對價值。

如果林義雄真的確信反對核四興建是 "廣大多數民意",為何過去所主張的核四公投如今卻變成反民主?不公投怎麼知道所謂廣大多數民意真的反核四?

 

如果林義雄真的在乎民主,為何總是要直接幫大家提出各種 "正確答案",然後強迫大家一定要接受,否則便又是反民主;民主就是大家說了算,難道會有什麼正確選項可言?

再說,國民黨既然是廣大多數民意所賦予政權的黨,為何他們不管做什麼都是反民主?有這種道理嗎?如果只要是 "敵人" 當家就不叫民意而叫反民主,那我們何必選舉?就恭請下流齷齪的民進唬爛黨來永久執政幫大家決定一切不就好了?

ps:陳真當時是隨行醫療團負責人'撰寫談服貿說核四長文'言之有物'作者擷取精華重新編列供讀者便於閱讀。

另外若真是苦行早就變成非洲歷蘇了'還白的回來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政治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