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瞳孔後的聲音21
2009/12/03 15:19
瀏覽405
迴響1
推薦2
引用0
注意:本篇含有粗話及血腥描述
警告:錯字請打119(喂)




  晨間,Keelson住處。

  電梯門一聲輕響滑開,先進去的Postton按下一樓的按鈕,對於密閉空間的不知所措將他拘束地靠在面板前,隨後,或許是體察到他的不自在,Keelson懶懶地找了個對角線位置靠上去。
  

  「那手指案……」Postton嚥下口水,藉此潤順乾涸的喉嚨,也好讓自己適應一下順著這字眼帶出的詭譎,「我們還能查下去嗎?」
  Keelson望他的背側挑眉。
  「廢話。當初想追下去的不就是你?」
  「我是指,程序上。」
  「我相信那些規則你比我更清楚。所以我們得非常低調,明白嗎?規則這種鳥事讓Carper去煩惱就好。」

  那輕敲著面板的手指停下來。Keelson透過鏡面看到菜鳥仰著頭,張開的嘴動了動。

  「我覺得,這兩個案件很像,但很怪。」
  「嗯?」
  「第一個死者的手是被敲爛的;但第二個,手部是用化學藥劑──推測是王水──毀壞的,兇手為什麼不用同一種凶器?如果第一次用的手段行得通,又為什麼要換?」
  「也許兇手只是單純發現化學藥劑更省時省力?」
  「也更噁心。」Keelson為這玩笑笑了一下。「嘿。我想兇手不在意。」

  「……要我說,我覺得第一起案件的手法挺粗糙的,更像臨時起意。
  「化學藥劑雖然更有效率,但兇手勢必要穩穩控制住被害人雙手,才能夠在浸入化學藥劑的同時不會被噴濺傷到自己。」
  出了電梯,兩人的對話除了因同樣要上班的住戶經過而稍停之外,依舊低聲進行。

  「兇手可以先滅口──」
  「但他沒有。」
  Keelson用眼神質詢。
  「屍體的前臂上有淤青,生前留下的。」
  「難道不會是兇手綁架她時留下的嗎?」
  「兩手都有,位置十分一致,所以我猜是浸溶時產生的。」Postton比著自己前臂中段位置。
  「也就是說,兇手要活生生的凌遲被害人……我相信這種痛苦不論什麼藥劑都很難阻隔──除非他能夠精確地控制劑量,不然在凌虐之前會先把被害人弄得半死不活──被害人只要有一絲神志在,我相信她會死命掙扎,因此,這段過程當中他必定考慮到防範措施。」
  「鑒於他用的是腐蝕性極強的化學藥劑,尋常的雨衣只怕防護力不夠。大概會包得跟太空人一樣。」
  「這種裝束應該不容易取得。」
  「生化實驗室?重化工廠?」
  「那裡的門禁比較嚴格──」
  Keelson猛然轉向Postton。
  「屠宰場──不但容易取得防護裝束,那裡的環境更適合行兇,就我所知西區那裡起碼有一個。」


  「鑒於我們還有些程序要『該死的』遵守──」菜鳥臨入轎車前最後一刻想起,Keelson鬱著臉,像在冰天雪地困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嗅到獵物卻被鐵鍊拴住的狼,拿著撥通的手機,隔著車身一雙子夜色系的瞳仁瞪著Postton,直到他聽見話機傳來上司的聲音,那彷彿要藉此穿透他腦袋的眼神才鬆開。

  「J,局長的人離開西區沒?」
  「──你想幹什麼?」先於回答,Carper防備地問。
  「晃晃而已。」
  「你手頭上的案子沒給你到那裡的理由。」
  「那我今天請假。如果你覺得太突然的話,明天也可以。」
  「Sal!」

  菜鳥呆愣地看著前輩按下結束通話鍵。

  Keelson拉開車門坐進去,幾秒後,對著杵在對側的木頭人叫道,「菜鳥,你想運動我不反對。」


  轎車往西區行進。
  「你覺得怎樣?」
  「什麼?」
  「如果是你,你怎麼選擇?」
  「……我比較喜歡廢棄的屠宰場,出入容易。但若『現役的』廠房就算血跡沒清乾淨,也很容易被覆蓋過去。湮滅證據比較方便。」
  「說真的,我想兇手並不介意將現場留下來。」

  兩人並沒有耗費太多力氣就在西區往碼頭方向的工業道路上找到一個半舊不新的屠宰場。他們在鐵皮建築斜對角的停車場靠近樹叢的陰影處停下,Keelson稍作觀察,確定沒有疑似刑警的身影或其他閒雜人等,才打手勢下車。

  跟著前輩的步伐,Postton忍不住瑟縮,不大確定到底是因為季節變化的徵兆、還是極有可能即將面對的命案現場。Postton才剛想要說自己還沒準備好,Keelson已經因為慢下來的腳步聲回身,拽著他往前走。那側臉透露的肅然讓Postton閉上嘴。

  隨著移動距離縮短,竄入鼻腔內的血腥味令菜鳥忍不住掩鼻,眉頭皺結。Keelson掃了他一眼,低聲道,「我來交涉,你去旁邊看看,等我叫你。」Postton如獲大赦地點頭。

  大概是怕生手誤事,Postton想,但不覺得受傷,只高興能藉著這個機會邊觀察地形,邊記下任何他想得到的關鍵字。他沿著牆側繞走,廠房沒有監視器,路口也沒有;窗戶很高,沒有民居,推測入夜後人跡罕至,算是十分理想的作案現場。
  圍繞廠房停了不少車,多半是中古轎車,還有三台冷凍貨櫃車。
  兇手要如何到這裡?搬運屍體時會用同一種交通工具嗎?

  他寫下這些問題時,口袋裡傳出手機鈴聲。


  「我猜你跟Keelson一道。給我把他揪回來。」
  十分平板的語調,有時反而比大吼大叫更令人畏懼。

  沒有開頭,莫名其妙的結束;就如同他們的調查行動一般。他轉過身看向前輩所在的位置,推估剛才的來電會引發Keelson多大的怒氣。或者,再晚幾十分鐘,他將要面對Carper冰冷但足以致命的火焰。

  Postton回到屠宰場大門十幾公尺外等候,片刻,他看見穿白衣的工作人員迎面經過,身旁跟著前輩幾乎融在建築物陰影中的身形。他向對方晃了晃手中的電話,Keelson兩手插在皮夾克口袋裡緩緩向他走來。

  「老媽子叫你帶份外賣回去嗎?」
  「呃,不,他要我──帶你回去。」
  Keelson瞪了他一眼。「操。」
  菜鳥尷尬地抓抓耳朵,
  「那傢伙不是沒在怕的嗎!」Keelson略過菜鳥的位置又罵了幾句。

  「我想這間屠宰場應該不會是現場。這幾個禮拜都輪三班制。」臭著臉,Keelson還是交代了一下他的結論。
  「三班制?」
  「他們正在趕著出貨。如果要在這裡行兇,時間上餘裕不多。」
  「虧我還覺得這裡很理想。」
  「還得再找找。或許市內傳統市場附近的切肉場還是什麼。」
  「那,」菜鳥比向另一手中的電話,「怎麼辦?」
  Keelson叼起煙來,陰狠地瞪著他。
  「難道你打算就這麼回去?」
  「我……我不曉得還有什麼辦法。」
  「操。
  面對前輩的責難他無言以對,事實上也不能,他正開始打噴嚏。


  ***


  公特課辦公室。

  Keelson拉長了臉,無聲地質問上司之前對於他行動的支持都該死的上哪去了?
  相對於老鳥明目張膽的抗議,菜鳥躲入內室儘可能降低音量地擤鼻涕,自顧不暇。

  「相信我應該不用再跟你強調一次──一旦有線索,你告訴我,我會想辦法讓人去查。我不是要你像個賽犬一樣死命地向前衝──你以為這該死的是個遊戲嗎?」
  「不是遊戲,是競賽!跟兇手的競賽!」Keelson跟著大聲起來。
  「很好。如果你有這層認知,你應該知道怎麼做才有效率。我們三個跟Howard手下的人力比,這樣簡單的算術我想你會。」
  「他們,不是我,我們也沒有在他們裡面!」
  「這我已經在處理了,不要給我添亂!」
  「得了吧,除非聯邦調查局的老屁股站起來將Horward踢開座位,不然我們根本就沒有插手的機會。」
  Carper凝視著那雙怒意的黑瞳,冷冷地開口。「這又回到了我最初跟你說的──既然你知道我們在程序面前站不住腳,你這麼追著腐肉氣味跑是什麼意思?」
  「我他媽的以為你跟那些犬儒官僚不一樣!」Keelson差點沒有吼出『當初默許我追查下去的到底操他的是誰』。
  「我他媽的不是局長!」Carper拿下眼鏡搓搓眉間。儘管語帶髒字,腔調依舊毫不聲張、柔和不改,「如果弄到你們兩個都他媽被停職了,你要我開著你那台他媽的豐田去查案嗎?嗯?」
  「我以為你會開他媽的藍寶基尼,或者加長型勞斯萊斯,讓司機──不,讓管家載著你。」
  「我希望你早點把我氣死好讓國稅局證明你真的是太過高估我的資力,順便證明我的耐性不會比你皮夾裡的紙鈔更多。」Carper從抵著額頭的掌沿底下斜睨那終於閉嘴的傢伙,再看向那個還沒自水龍頭壞掉般源源不絕的鼻涕中緩過來的聲源,「感冒?」
  終於被點名卻一時沒反應過來「……我不確定,也許只是過敏。」檔案室傳來鼻音濃厚的含混聲音,菜鳥從門框後冒出頭來,按著衛生紙的手還掛在鼻子上。
  「你們去西區幹什麼?」
  菜鳥瞟向抱著雙臂不置可否的前輩,「我們覺得,兇手這次很有可能選擇屠宰場之類的地方作第一現場……」


  Carper聽完Postton的推論,問道,「跟我發誓你們有想過兇手是屠夫的可能性?」
  「呃,這點我沒有想到……」

  「你們沒有想到這個可能,就這麼眼巴巴地跑去屠宰場拱著鼻子四處亂嗅。如果我是兇手,而你們又這麼巧地撞在我手裡,我絕對不會放過這大好機會將你們吊上鐵勾像隻豬一樣徹底肢解,讓鑑識人員只能藉由堵塞排水孔的頭髮上的DNA發現你們原來曾經是個人,然後再讓我們親愛的Farey耗費個把月將你們拼湊起來──好給家屬一個交代,卻還不能保證哪個部分是誰的或者哪個倒八輩子楣的會在W超市買到你們真空包裝的大腿切片、而中國餐館會拿你們可憐的肝臟煮湯──這一切真是太完美了。我感謝你們他媽的深思熟慮──希望我這樣講不會讓你吃豬肉時有陰影。」

  菜鳥知道錯了,認份地用力擦掉滑下來的鼻水順便壓下內心強烈的『好吧,我徹底見識到Carper的毒舌了』的想法。
  「海軍陸戰隊出身的也嚇不了我。」Keelson冷冷地吭聲。
  「也許你想證明你有治癒因子,順便看兇手把他的刀捅到菜鳥的肚子裡所需要的時間是不是比你拔槍還快。」Carper拿起桌上話筒撥號,空出來的手作揮趕手勢,「行行好幫個忙,看你們現在是要查查資料還是畫畫地圖,或者發發慈悲寫你們欠我的那一堆報告。在兇手捅出來那狗票虎頭蜂飛回老窩前,你們乖乖待在我看得到的地方。」
  
  我就是他媽朝令夕改的暴君,你怎樣?Carper迎Keelson的憤然扔去的眼神彷彿這麼說道。
  


  當天下午,Postton賃居處公寓。

  菜鳥因他那開關被拔掉般的鼻子被上司提早踢回家。此外,他身無分文是另一個原因。
  電梯柵門彷彿沒拿到小費的侍者一般,唯一的乘客一踏出閘口便轟隆一陣關閉。迎面是那縱使大白天依然昏暗無比的走廊,僅憑電線連接垂掛的燈泡所釋放出來的光芒徒然增添陰鬱氣氛。

  儘管搬來已經兩個多月,日夜行經的場景並未讓他更習慣這裡。
  但是,與他最後歸處的連結,就在鑲著7043號門後。

  他伸手抵著骯髒的牆面慢慢走去。半是因為過敏──也可能是感冒──跟早晨那起莫名其妙的頭痛引發共鳴;半是因為,他想起那把還沒混熟就弄丟的房門鑰匙。

  或許已不再需要。


  他看到透過7043號房門映在地板上的光影形狀,門,是開著的。



  Postton站穩身軀,摒住氣息再次踏出的腳已然偃無聲響。

  他靠牆貼著門沿聽了一會,這才小心翼翼地推開門,並為那無法避免的咿呀聲咬牙。


  放眼望去,他讓視網膜像陌生人一樣告訴他所有事情──狹小的客廳接近空無一物而顯得空曠,僅有的那張沙發與矮小的茶几沒什麼更動,餐桌上似乎有飲食的痕跡。小心地避開地板上可能留下鞋印的路徑,Postton無聲地往那沒有門板的臥室去。毫無意外看到那幾箱私人物品幾乎傾倒一空,內容物全部張揚地躺在床上、地上,以一種近乎病態的炫燿鋪張展示在那裡。很顯然的,除了他的衣物雜什之外,沒有布料遮掩的床底下空無一人。

  在前往此間剩餘唯一可供躲藏的地方之前,Postton連同電線一把抓起門邊五斗櫃上房東留下、毫無用處的古董床頭燈,用力推開浴室門。


  不許動──!他喊,但當他看清浴室鏡面等人高的位置,僵直的,是他自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瞳孔後的聲音
上一則: 瞳孔後的聲音22
下一則: 瞳孔後的聲音20
迴響(1) :
1樓. 小小妮
2009/12/03 20:45
寫 偵探懸疑小說=最困難!!!
要智慧一流~~~才寫得出來!!!
謝謝你的回應與推薦~ menasi2009/12/04 08:4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