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Ghost in the Shell同人Devotion or Illution中‧2
2009/03/29 18:44
瀏覽65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少年的話疑點重重。
  首先,他們尚未確定「裕次」是否真有其人;或者,「裕次」其實就是少年所創造出來的病毒?超能力這樣的東西,儘管是科技如此發達的現在,依然很難用科學佐證。尤其是在電子腦如此普遍的情況下,得知他人意念的方法何其多,真的需要超能力嗎?那麼超能力跟駭客病毒的分野又在哪裡?
  少年出現在廢棄大樓的原因也十分可疑。
  尤其在方才談話之間,少年完全沒有交代自己出現在現場動機的意圖。

  無論如何,少年嫌疑重大。九課當下決定暫時扣留少年,由巴特及德古沙護送少年至拘留室。

  少年走在前頭,身影幾乎融入屬於背景的陰影之中,讓德古沙有種少年隨時會消失的錯覺。

  漫長又陰暗的走廊上三人的腳步聲來回撞蕩,以往從未注意到的空調設備換氣聲彷彿轟然作響。
  德古沙有些希望那回音能夠掩蓋他的雙耳,好不用去理會心裡的混亂。

  他有十足的理由不去相信他清醒前的任何感受。然而那顯然是整個幻覺核心的關鍵,這時候卻在他身旁,一個側步、一個可以感受到溫度的距離。他幾乎可以感覺到潛意識裡隱約被撓起的騷動。

  這不太妙。

  現在在任務中。

  他悄悄握緊巴特看不到的那一側的拳頭,施力的動作牽動傷口,足以醒礪自己。

  下一刻,他看到巴特無聲的踏步超前、右手一揮,走在前方毫無防備的少年身子登時軟倒──

  「喂、旦那……」德古沙直覺地搶身去扶,但巴特的行動更快,他輕而易舉地抱起少年的軀體,面對德古沙的疑問,他以下巴向來處示意。
  
  德古沙意會過來。

  『這個孩子的腦袋恐怕有問題。』

  無論如何,他們決定將男孩徹底檢查。





  廊緣上沿途的監視器注視著三人離開。



***


  少佐看著巴特與德古沙兩人走進來。

  巴特將少年放上網路連結床。

  而古川把滿手各色線路接點貼上少年頭胸各處,啟動儀器,稍後,螢幕開始跑出探測數據。古川聚精會神地分析,巴特環抱雙手有些無聊地等待檢測結果。德古沙則是倚在門旁,若有所思地看向別處。


  「吶……旦那,你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
  隨巴特離開之際,他隱約聞到了於如同無機空間的這裡格格不入、細微,卻又幽然的香氣,就在少年癱倒的位置,此刻,則彷彿被人輕輕別在胸前一般。

  說不上來是什麼味道。比起香水,那氣息更加天然純粹、彷彿自身取道花朵草木,不經意地留香。

  「嗯?」巴特一臉不以為然,「你該不會是肚子太餓出現幻覺了吧?」

  「呃……」難道是錯覺嗎?他看向胸口,不論是卡其色西外套還是底下的襯衫,除了些許因為勤務偎上的髒汙外,並沒有沾染其他可見的可疑痕漬。他闔上雙目仔細嗅聞。

  少佐挑眉,紫眸離開螢幕,看向那行止怪異的下屬。
  「我好像聞到一個味道──少佐有聞到嗎?那個香味……」德古沙拉起西服道,發現少佐銳利地眸神裡霎時散出金屬般地光芒。她也察覺到那個味道。清淡,隱約,彷彿隨時會隱匿於背景的暗香。

  
  少佐操縱另一台電腦,將螢幕切換到巴特與德古沙沿途經過的監視器畫面,重播。巴特與德古沙帶著少年走回來。



  但少佐猛然覺得心底深處與所見並不完全相符,彷彿在哪裡藏著明顯破綻卻偏偏尋覓不著。她同德古沙一般闔上雙目仔細嗅聞那味道,方才的記憶彷彿水彩畫尚未全乾時被人以濕筆亂抹一般糊成一團。



  德古沙從襯衫口袋裡拉出一個附有標籤的茶包引線,味道就是從那裡發出來的。

  





  少佐看著巴特與德古沙兩人走進來。

  巴特將空無一人的懷抱放上網路連結床。

  而古川將滿手的線路接點貼上空氣人的頭胸腹位置,稍後,對著螢幕所跑出來的探測數據嘖嘖稱奇。

  虧那螢幕還真的跑得出數據。少佐暗自冷笑。

  她操縱古川旁另一台電腦,德古沙連忙湊上前,螢幕切換到巴特與德古沙沿途經過的監視器畫面,巴特對著少年後頸揮擊,但手刀距少年實際上卻還有半步之遙。少年感受到身後的動靜回頭,為巴特怪異的舉止感到詫異,隨即恍然大悟。他伸手往站在一旁同樣驚愕的德古沙胸前捂去,稍後,德古沙隨抱著空氣的巴特離開。

  少年立在那裡,注視兩人離去。




  
  「裕次」幾乎騙過了所有人。也難怪會有那麼多「自殺」案件發生。


  
***



  本應倒地的少年站在該處看著德古沙遠去的身影。


  『你差點害死他。』少年低聲地呢喃。


  『不這麼做不行,他們會害死你。』帶著點雜訊,另一個少年的聲音悄然響起。比起當初聽到時的幼稚,隨著相處時間越長,那嗓音來越似自己的,彷彿他在自言自語。

  『我應該告訴過你,他們不會對我怎樣。』
  『他們會像抓走我的那些人那樣,抓走你,監禁你,拿你做種種實驗。你不會想要變成我現在那個樣子。』

  少年沉默了一會。或許心下正不由得不認同那一個聲音,但又不願拉下臉。

  『總之,你不該害德古沙摔下去。他們可以將你救出來,不只你,還有其他人……單靠我的力量太薄弱了……』

  『不,我只要有你就夠了。埃那。』

  只信任我一個人嗎?真是難以溝通吶。少年笑得無奈,也暗自慶幸對方看不到。

  『那麼,其他人呢?你希望我怎麼辦才好?當初要我幫忙的,不是你嗎?』少年抬頭望著空無一物的天花板。燈管閃了閃,隨即黯滅。

  『說寂寞的是你,要分享夢境的是你,想爬上大樓的是你。我只有一雙腿,並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能夠帶你去。』少年想起來似地挪動兩腳,『我的意思是說,你該用你自己的雙腿帶你去任何你想去看的地方。』

  那個聲音空白了好一會。


  『如果你看過我現在的樣子,决不會叫我回去!』

  隨著話語,影像如同高壓電流般竄入少年腦海、所有裕次曾經遭受過的待遇全部在同一時間傳達到少年身上──談論陰謀的嘴臉、險惡殘忍的內心世界、被束縛的肢體、囚禁多年染上的溽瘡、僵硬的肌肉、惡臭的身軀……太過強烈、鮮明的痛苦與記憶瞬間癱瘓了少年的行動能力,他跪倒在地,頭痛欲裂,涕淚直流,只想一頭撞暈以阻斷所有感知聯繫。但他死命咬牙,決不輕易示弱討饒。

  「……我看過……更多醜惡……我看過……更多人生……但……只要沒死……還有希望……還有人……在等我……」少年只覺得自己的肺部快要被壓癟,心跳忽快忽慢,而內臟快被記憶擠爛。在失去意識前,他突然懷念起那個自己一直在等的人。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