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巷裡的蝴蝶
2008/08/10 14:26
瀏覽361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
巷裡的蝴蝶

這是點文。






  我的好友是個傻瓜。


  我如果這麼說的話,相同的評價標準,那我就是白癡。



  我喜歡他。
  幾乎是一見鍾情。只不過那一見鍾情的不是人,是文。

  看著一個傻瓜在人生的旅途跌跌撞撞,然後在方幕面前流露出點點滴滴的真摯,青鬱的溫柔,輕巧在我面前螢過。

  螢過。真的就如他筆下的預言般的寓示,如此幽然,從此我為那晚匆忙的一瞥,夜盲,視網膜裡,一面闐黑,淨靜,只留下那無意間化過的螢青,一脈牽連。

  然後,一點點成分不明的化學效應造成的衝擊,我就成了白癡。
  傻傻地遠遠地追在他身後,拾集他追求所愛的顰笑與傷悲。



  「你相不相信,朋友相處,很容易就日久生情,成了戀人?」我問。

  很老套的試探,我知道。



  「朋友就是朋友,戀人就是戀人。我向來分的清清楚楚。我最討厭搞曖昧了。」他說。

  好深重的打擊。



  「而且我最討厭別人試探。」

  傷口上塗辣椒了真是。





  因此,倘若把所有心中喧疼的東西寫下來,作靶射標,揉爛,或者燒掉,就可以將我的無聲徹底宣洩,隨便怎樣,會痛也無所謂。

  只要能為胸口的喧囂剜一個出口。痛,我真的,無所謂。
  誰教我,心底越在意的,越容易巧飾而過?

  然後,我甘於背負方幕以外的騙徒之名,荼害廣大世界所有擦身而過的陌旅。從此,只有驀然留下的淚跡,才能將我定罪。而你,看不到只距在眼角那兒下的雨。





  他說,跟喜歡的人在一起,享受毫不做作、自然舒暢的氛圍是他最幸福的事。

  我知道。

  人的心,變化無常,正所謂One People One Planet。對於心上人的顰笑曲肘,再小的動作都能讓我們猶如驚弓之鳥,惶怖難安。尤其在有所難以坦白時,能夠放遺一切隱瞞、推猜、作態,這樣的氛圍,多麼、格外──令人珍惜。因為,我也是。


  見過他情感的甜蜜與傷痛,傾聽過他好幾回屬於青春獨享的衝動,與澀然,那熾熱與璀璨,向來使我動容。

  在心上人面前真情流露,使他的笨拙在我眼裡,是那麼傻,又那麼令人心疼。

  因此,無論最後是否順利,他勇敢的背影,我永遠收妥,永遠珍藏。


  所以,當他透過MSN告訴我,一個網誌上的自我紓解、一個對話間不小心的閃神,他恐怕會失去一個供與他靈魂歇腳的港灣時,我的心臟,在螢幕這邊,撞得痛了起來。

  你好傻你好傻你好傻……
  我知道你無法面對被透析秘密之後對方可能的難堪。那傷痛猶如背叛。




  我在螢幕這端,慌悸頓足。是了,我說,為了保住一個港灣,我寧可用謊言、用花巧掩飾而過我真心的狼狽,也不願意換一個坦裸之後的難堪。

  真是大言不慚。
  

  更無恥的是,我還說──

  ──你怎麼會覺得告白失敗,就沒辦法當朋友?

  難道你跟我不是嗎?
  
  對不起,這我終究沒道出口。我還沒有勇氣跟你告白。
  而,一旦我講了,我們還會是朋友嗎?

  我指控他的話傷人,還不就是因為我,自私地,還想跟你做朋友?
  還是很喜歡他,或者,很愛他。只是,我願意用朋友的禮義與規範,來對待早已付出的情誼。


  
  對不起。我不是你要的人。





  就像隻巷子裡的蝴蝶。徒然背負著太過獨特的燦爛,無端闖入水泥林裡,那我們不應該踏足的地方,渴渴追冀罕有的綠洲,望那吋方之地將短暫的生命迴踱慌度,就為了尋找我們的伴侶。


  我們都需要勇氣,面對一個人的孤寂。
  就像你遞與我的那首歌,A prisoner of love,如此慘白的單人囚牢。刑期,直到我們學會愛,我們愛,我們傷痛,依然,還是愛。





  在那之前,請讓我輕輕闔上你飛累受傷的翅膀,掩去於你太過冰冷的雨滴。
  然後,如果有淚,你願不願意,讓我為你暖,為你流。


  然後的然後,你會釋然,放歸你的自由。



  親愛的朋友,親愛的傻瓜,你怎麼說?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暢短
上一則: It's life
下一則: 雨季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