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再會了,楊頌斯 Mariss Jansons!~記一位心目中最欣賞的指揮家
2019/12/02 01:23
瀏覽1,974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楊頌斯(Mariss Jansons,1943/1/14-2019/11/30)昨天過世了。這位知名度一直在中上的拉脫維亞指揮家,像是個不事濃妝的卡拉揚,有美的底子,有獨特的巧思,音樂細膩優美,擅長節奏與律動感,但個人低調絕不事誇飾。在舞台上不搶焦,但一直有穩定的口碑和聲望。他其實是我心目中最欣賞的指揮家之一。(Jansons曾跟隨卡拉揚學習,也拿到1972年卡拉揚大賽的二獎,但是我認為,Jansons並沒有刻意追隨卡拉揚風,他的音樂還是屬於自己的,因為有很多處理和老卡不同。)

對我來說,意義尤其重大的是,他是我極早「認識」的一位指揮家。1994年,「音樂時代」雜誌創刊之前,我就以總編輯身份應EMI唱片之邀,前往東京對Jansons做專訪。25年前,他還很青壯,而我還是青春痘仍沒退光的年輕人。有趣的是,他的光采略遜另一位同時的訪問對象Simon Rattle。Rattle的演前記者會,排場還是蠻大的。但是這兩位後輩,一遇到同時率柏林愛樂在東京演出的Abbado,鋒頭又再遜一籌。那次的東京採訪很精彩,很幸運,在自己的雜誌創刊之年,這三位頂尖指揮家就都見到了。也因此對指揮圈「生態」,有了實際的耳濡目染。

最後一次見到楊頌斯是在2013年的愛丁堡,他與內田光子在藝術節演出莫札特的鋼琴協奏曲。記得一件趣事。不知什麼原因,和一位隔壁的老先生攀談起來。老先生是Jansons的樂迷,談興很高。我也就告訴他,我在二十年前,他還年輕時就對他Jansons做過專訪(Interview)。不知是否我的英語辭不達意,他聽到後表情有點怪怪,並和他的同伴竊竊私語。曲終時,他終於忍不住問我:「那麼,他究竟錄取了沒有?」我的老天,他竟以為Jansons來找我求職面談。我慌忙和他更正,四週掌聲如雷,也不知他明白沒有。想不到一個訪談,在二十年後還有個小尾巴。

做為一位長期喜愛,而且極早有會面之雅的國際指揮家,對Jansons有著一抹揮不去的情感。音樂家是幸福的,海角天邊,人在不在都沒有差別,他已經長久的在心裡住著。

楊忠衡.2019/12/01)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