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有機鍺案電話溝通紀錄
2021/07/23 01:25
瀏覽428
迴響0
推薦27
引用0

88  9 2  下午 3 

大姊請教一下 于國平大夫回來沒有 ?

護士他在看病

大姊這樣啊 那我現在可不可以跟他講一下話

護士他現在在看病人

大姊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護士:  妳要不要留個電話

大姊因為他是跟我們約這個時間

護士:  妳們不是說要過來嗎 ?

大姊就是要問他我們要不要過去

        兩點那時候妳說他沒回來

 

大姊請問一下 于大夫現在有沒有空?

護士:  他還在看ㄟ

大姊是剛才那個嗎 ?

護士:  因為又來一個病人

于國平

大姊你現在有沒有空?

于國平待會還一個病人要來  您弟弟不來了嗎 ?

大姊不是 現在我們想這樣 就是電話跟您先請教

于國平: 請講

大姊就是那個上次您不是說我的有那個地中海型貧血 是不是?

于國平  

大姊那您的鑑定的理由 或是那個

       因為我弟弟說我們好像沒有這個家族遺傳

于國平: 這樣啊

大姊就是你怎麼判斷的

于國平: 這樣啊 判斷的理由就是從血球啊

大姊怎麼樣從血球來判斷

于國平: 血球表面有特殊的細胞 對

大姊然後咧

于國平: 然後就是這樣啊

大姊那要怎麼治療呢 ?

于國平: 治療 地中海型貧血 是沒有辦法治療的

大姊哦 沒有辦法治療

于國平因為它是屬於那種先天遺傳的基因造成的

大姊嗯 嗯

于國平: 這樣妳了解嗎 ? 我跟您報告啦您這是屬於         P1

       有一個以前是屬於我們政府裏面位階比較高的

       他是在外面 榮總 台大 做了二十幾年檢查

        沒有一個醫生跟他講是地中海型貧血

       我不知道有沒有跟您報告這個事情過

       他第一次來我這邊看 我跟他講是地中海型貧血

       他差一點要罵我

大姊

于國平: 我後來跟他解釋說 你不要罵我 很簡單

        你那二十幾次的健康檢查 抽一次來給我就可以了

         我就跟他講

大姊 

于國平: 因為貧血是所有的醫生都會看 但品質有好有壞

大姊哦不一樣

于國平:一個重度貧血 3.2 我可以擺在我這邊不要住院 也不要輸血

      那個醫生可以做到 ? 那個醫生可以做得到嘛  ?

      因為這是一個擔當的問題 因為一般醫生看到這個 case

大姊好 那另外一個問題  就是請教我先生那邊的問題 他

      上次好像跟您太太談過 他不是回去您跟他說藥都停掉嘛

      他不是在吃中藥  你說中藥停掉嘛

       然後他也吃 台大開的那些利尿劑 你不是說都停掉

       小兒溫刻痛那些都停掉 就吃您的那些藥 

于國平: 

大姊結果吃了以後

于國平我想 他們有跟妳解釋過那個反應 好轉反應是很多朋友吃了

大姊你說那叫什麼反應 ?

于國平: 好轉反應

大姊就是吃了天然有機鍺的好轉反應

于國平: 

大姊問題是他那個要多久 因為他那個 您太太也有提到

        她說這個要忍耐 她說這個現象是暫時的 對不對 ?

于國平: 

大姊:  因為他胃痛 他胃痛 那時你就

于國平: 胃痛跟這個沒有關係哦  這個不會傷胃的

大姊:  他吃了就覺得胃痛

于國平那不是胃痛 那一定不是胃痛

大姊那可能他形容錯誤 反正就是腹部那邊 在胃的位置上面或下面痛

       我問他是飯前痛還是飯後痛  因為他吃了那個就開始痛

       那天晚上就是                                P2

于國平所以說胡先生

大姊他吃了三天 結果

于國平:  對不起我講這個 對不起 不應該跟一般人講這個

        他業很重 真的 我跟您報告 沒有人吃了這個藥胃會痛的

        通常這個東西是 每個人吃得起的  不是錢的問題

       有的人是他可以把他先天的因子 都展現出來 他就不敢吃了

       我們遇到很多這樣 事實上 台灣的有機鍺 因為以前

       從十來年前 就開始做了很多的直銷 所有的直銷者都倒了

       反而靈芝

大姊為什麼倒呢 ?

于國平因為就像您先生  胡先生一樣啊  它會產生這種好轉反應

大姊

于國平產生好轉反應 他就不敢吃了 不敢吃 因為我這邊碰到太多了

       同樣治療肝病的朋友 治療癌症的朋友 都有這種情形產生

大姊 

于國平所以說產生了好轉反應後 有些朋友相信我 他就繼續服用下去

大姊那要服多久

于國平服完哪 最多兩個禮拜

大姊你說好轉反應有兩個禮拜

于國平:最多 有的人根本就沒有好轉反應 對不對 ?

      有的人一天都沒有  一次都沒有  有的人要持續兩個禮拜

大姊

于國平好轉反應好了以後  原來的問題 就修正了嘛 修正回來了 

大姊現在就是說對這個有機鍺  上次您太太說

       就是要給我們一個資料嘛  對不對 ? 那還有沒有?

于國平我現在沒有資料

大姊她說她那時影印要給我們 後來還沒有影印

       那我們本來想那天做體檢去拿 後來就是延嘛

       等於我先生他開始水腫 腫得很厲害 他現在一直在腫

       所以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 因為 他也不願意去台大

       那現在就是想跟您請教要怎麼辦 ? 還有就是我弟弟正好上來

       他也想跟您請教一下 好不好那你直接跟他談 說看怎麼辦 

       好不好跟我弟弟談 還是說那個

于國平: 我跟妳弟弟講好了

大姊對 他是醫生 可能比較懂 好 謝謝

亓允文: 喂 學長啊 你好 你好

于國平: 亓允文

亓允文: 是 那個關於有機鍺治療腎病症候群的機轉            P3

于國平: 有機鍺治療方式 目前在台灣 用得最多的 是我

亓允文: 

于國平:至於治療的主要機轉 是包括類風濕性關節炎

       包括紅斑性狼瘡 包括一些沒有辦法定名的

        autoimmune disease ( 自體免疫病 )

       矯正他的 immune system 矯正他

       因為包括這個 我們可以治療過敏

亓允文:那我們做學弟的可不可以跟您學習一下這個有機鍺的含量是多少 ?

于國平:這個不能講的

亓允文: 一顆大概多少 ?

于國平:  我跟您報告 這個是機密

亓允文: 一顆這個裏面的量大概是多少 ?

于國平:  我跟您報告 他們告訴我的量是 720 ppm

亓允文:  720 ppm 一顆

于國平:  我跟您報告 這個是錯的 絕對不是 720 ppm

亓允文: 我跟您請教一個問題 這個鍺是不是一個重金屬 ?

于國平:  鍺本身是金屬

亓允文: 重金屬

于國平:  金屬

亓允文: 重金屬你如果不知道它是多少量的話 這樣你吃起來

        是不是有一點危險?

于國平:  這個不是重金屬 天然有機鍺就不是重金屬

亓允文學長 說實在我們開誠布公 我聽說你也是基督徒

于國平:  我不是基督徒

亓允文: 你跟我姊講說是嘛

于國平:  我不是 你姊可能聽錯了

亓允文他說你聽錯了 不是基督徒

于國平: 

亓允文: 那個消基會 大概在前兩年還是三年 曾經做過一個有機鍺

        的服用人的調查  結果裏面根本沒有鍺

于國平: 

亓允文: 消基會當時也講說 這是一個騙局

于國平: 

亓允文所以今天你從那一位進口商進來  甚至於還是機密的話

     我提醒您可能有必要把這個東西 拿去學術單位或消基會再驗一下

于國平: 呵 呵

亓允文: 另外 就小弟所知 到目前 沒有一篇報告說

        這個有機鍺是可以治療腎病症候群的                 P4

于國平沒有關係嘛 我講過了 我們這邊的服務 是任何來我們這邊

        而且相信我們的 而不是用像你這樣的態度 如果你今天這樣

        我說實在的 很多時候講真理是講不完的 絕對不是用你我

亓允文學長 我不是跟你談真理的問題

于國平  這當然要談真理啦

亓允文今天這個狀況下 你用一個藥 你對它的量都還不理解

       的時候 你怎麼敢用?

于國平我跟您報告 我所有的親朋好友 沒有不用有機鍺的 

亓允文我很懷疑

于國平我不要你相信啊 這種東西假如讓你相信的話

        那老天爺早就出現在你面前 神就在你的面前了

        我跟你報告 很多東西

亓允文學長 我跟你很坦誠的講 這不是真理的問題 也不是信仰的問題

       也不是親朋好友的問題 這是個法律問題

于國平所以說 我跟你報告 我們至今沒有什麼好談法律的

亓允文我跟你講 事實上  就是一個法律問題

      今天一個東西 你對它的內容不了解 甚至於還是一個機密

      你竟然敢開給一個病人用?你這樣合乎你當初所受的醫學教育嗎 ?

      我現在請你 把你當初的病歷 好好保留

       你當初為什麼開給他有機鍺 胡進錕我們的姊夫

       然後我姊姊 你說她有地中海型貧血

        妳有沒有吃有機鍺  我姊姊沒有吃 

       用有機鍺治療我姊夫 你是延誤他的醫療

于國平:  我跟你講 老弟 你要這樣講的話

亓允文:  今天我姊夫要是說有個三長兩短  那我們只好法院見了

于國平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呀 假如你還要這樣亂講的話 今天我

       不會顧你什麼學弟不學弟  因為你根本就不了解

亓允文我現在 你現在不顧我學弟 我也不顧你學長啦  我再講今天

       你給他們做的什麼莫名其妙的體檢 今天 你錢先退回來

        你說我姊有地中海型貧血 你沒有做電泳 你怎麼知道

于國平很多地中海型貧血 電泳分析正常 我什麼科的

       你知道不知道 血液科

亓允文不做電泳分析 你怎麼知道她血紅素有問題呢 ?

于國平至於說你老弟 你根本沒有把醫學弄懂嘛

亓允文:  那你比 神還厲害了嘛

于國平:  我沒有比 神厲害 我只知道地中海型貧血它的表現是什麼

        唉老弟 你好好回去讀書啊

亓允文我跟你講 地中海型貧血 隱性遺傳 然後它有程度之分     P5

        嚴重型的 必需靠輸血 輕微型的 其實根本不會有症狀

于國平我跟你報告 讀書沒有用的

亓允文讀書沒有用 ?

于國平: 對 因為你連地中海型貧血是什麼樣的表現 你都不知道

        很多像你這樣的醫生把人家地中海型貧血當作缺鐵性貧血

        醫療 後來造成肝硬化 肝癌的 你了解嗎?

        因為你不會看血球嘛   我的診斷很重要

亓允文如果你再堅持我姊姊有地中海型貧血的話

        我要求你把她的血標本送做電泳分析

于國平: 電泳分析不是 …………

亓允文電泳分析做完之後 你再來跟我談是不是地中海型貧血

于國平所以你根本不懂得什麼叫邏輯

亓允文如果你拒絕做 我們還是一樣法院見

于國平一切聽你 任憑你那個

亓允文好不好那個病歷不要給我銷毀了

于國平 為什麼要銷毀呢 老弟 可能你常用這一招啊

亓允文不是常用這一招 不是我講的不客氣 你真的騙得太過份了

      你知道嗎 ?

于國平你講的很不客氣啦

亓允文:  你騙得太過份了 那天我跟你講 我姊姊打電話問我

        說于國平醫師多好 多好 我當時聽了就嚇一跳

       然後她開始講  有機鍺的治療怎麼樣怎麼樣

       有機鍺在日本人家早就知道是個騙局了嘛

        我們這邊消基會 在前幾年也公佈過嘛

       你還說你從日本進口有機鍺

于國平騙局不騙局 是在人心啦

亓允文 你的診所位置就在那邊

于國平: 對 不會改變

亓允文:  我現在找消基會一起去 現在就找消基會 好不好?

      我們過來當面談 可以不可以?

于國平

亓允文 我們就過來了 再見

 

 

                                                         P6

 

 

 

88  12 1  下午 6 

護士 正明診所

亓允文 你好 請問于國平醫師在不在 ?

護士他正在看診 你有什麼事情

亓允文你跟他講 小兒科亓醫師找他

護士徐醫師

亓允文亓醫師

護士什麼徐

亓允文亓醫師 你跟他講 小兒科亓醫師找他

護士什麼事情

亓允文你跟他講 就是上次我姊夫吃有機鍺的事情

護士 你等一下

護士:  你要不要留個電話  他幫病人檢查 沒有辦法接電話

亓允文我要跟他講兩件事

護士:  你要不要留個電話  他正在看診不方便

亓允文這樣好不好 兩件事我請你轉告也可以

護士

亓允文第一件事 我姊夫現在台大跟他講說恐怕快要洗腎了

護士他已經吃有機鍺了嗎

亓允文反正就是台大跟他講說恐怕快要洗腎了 腎功能的數值

        現在已經很差了

護士 然後呢 ?

亓允文第二件事  他那個有機鍺 我請清華大學楊末雄教授幫我們驗了

      結果裏面不是他講的那個數字

護士不是他講的數字

亓允文對是 2.15 毫克  就是一公克的顆粒裏面有 2.15 毫克的鍺

護士一顆裏面有 2.15 毫克

亓允文:  就是 ppm  來算的話  2,150 ppm

護士:   2,150 ppm 在一顆裏面

亓允文 那他要他吃三餐嘛 三六一十八 一天要吃十八顆 是相當大的量

      楊末雄教授的研判  事實上 這個裏面不是什麼有機鍺  根本就是

      鍺的礦   是礦物鍺

護士是無機鍺 ?  就是屬於無機鍺 ?

亓允文有機鍺在植物裏面 據他的經驗不會這麼高的  那現在你去跟他講的話

護士那個含量其他還有什麼嗎?

亓允文這個你跟他講的話 看他這個要不要處理

護士:  你電話要不要留一下

亓允文我這裏是 07-746xxxx

護士:  07-746xxxx

亓允文好不好

護士:  07 是那裏 高雄啊

亓允文

護士小兒科亓醫師

亓允文 好不好  等他檢查完了 方便的話 打過來

護士:  那這是家裏嗎?

亓允文我在這裏等他

護士

亓允文 謝謝 再見

 

88  12 1  下午 6  30

護士:  你好

亓允文你好 我是小兒科亓醫師 請問剛才那件事你轉達了嗎

護士:  我有放紙條 可是他還沒有時間回你 他現在有病人 他在跟病人

亓允文我想這件事情

護士:  他等一下會回電話 是不是你換地方了 還是要再留一個電話

亓允文沒有 我沒有換地方 我一直在等他

護士:  那他等一下會回

亓允文確定嗎 ? 你要跟他講 不要逃避

護士:  他會回

亓允文 謝謝

護士

 

88  12 1  下午 7 

護士:  正明 你好

亓允文正明診所  請問于國平醫師現在怎麼樣 ?

護士他正在看病人 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亓允文他病人這麼多啊

護士

亓允文這件事情我認為蠻重要的

護士 你是剛剛那個亓大夫

亓允文對我是亓醫師  我認為這件事情很重要

       他的看診現在並不是很重要

護士:  因為他今天比較晚看診 所以病人一直拖到現在

      看到一半不能

亓允文我建議他把這個事情先講一講 然後再去看

      你總不能讓我在這裏等一整夜吧

護士這樣子不會一整夜啦  因為我傳紙條給他  他有說會回

     那我不敢打斷他

亓允文我現在要跟他講   我沒有辦法一直等下去

護士你這樣子我好為難  我再傳紙條給他    我請他回電

亓允文你電話先不要掛

護士:   等一下

亓允文

護士:  他在一半 那個病人看到一半

亓允文我先跟他講結果 他要怎麼處理 他再回電

護士:  結果有啊 就是你剛剛寫的 我有寫給他看

亓允文我要跟他講一下

護士我不敢 他有講過看診不能打擾

       我有傳紙條  他有寫說會回 對呀

亓允文:  我認為小姐妳是這樣子

    我想他在這個事情上面的做法是嚴重的錯誤

    甚至於違法 在這種情形之下 他這樣看診是沒有意義的

   違法的事情比違規還要嚴重  我先跟妳講

護士這我沒有辦法做主啦   我要問他

      亓大夫你看診的時候小姐也不敢把電話轉給你啊

亓允文我跟妳講 我現在的看法是這樣

       做出來這樣的數字 等於已經證明第一個

護士我剛剛忘了你說那裏測的 我沒有寫到

亓允文:  我請清華大學楊末雄教授測的

護士楊茂雄

亓允文:  楊教授測的

護士他要你姊夫在台大看那個醫生

亓允文如果他做違法的事  他這個診所我看沒有意義

護士楊末雄教授有什麼儀器可以做嗎?

亓允文我跟妳講 清華大學是做各種金屬元素微量分析最早的地方

       他們有很多種儀器

護士那像靈芝呢那種的成份他們也可以驗嗎?

亓允文:  他可以驗出 16 種礦物

護士那靈芝是礦物還是植物 ?

亓允文:  就是你什麼東西含各種礦物  他可以測 16 

護士那植物性或礦物性

亓允文反正我跟妳講這個嚴重性  他測出來這個數據 已經證明他違法

      你違法你這個診所還有意義嗎?

護士可是裏面是礦物嗎?

亓允文我跟妳講啦 講得更清楚一點 如果你今天診所是違法的話

      妳在裏面當護士 妳是幫凶啦

護士可是我們自己也有吃 沒有怎麼樣啊

亓允文妳想想看有機鍺這個東西是一個藥嗎 ? 藥典上面沒有的嘛

      而且你這麼大量給人家吃  不是害死人啊

護士是健康食品  那像靈芝不是裏面的成份一樣嗎?

亓允文靈芝沒有那麼多鍺嘛

護士可是鍺不是有分氧化鍺

亓允文好啦 我跟妳講 今天這樣一個結果 證明他是違法

      妳不處理的話

護士他沒有不處理啊 可是他在看診 我沒有辦法轉給他

亓允文必須打斷

護士:  我沒有辦法這樣子

亓允文他做違法的事 要先處理

護士可是違不違法 這個我沒有辦法定義

     我只是一個上班的小姐 亓大夫這樣子我很為難ㄝ

亓允文:  妳不能轉給他 我講得不客氣 妳是幫凶啦

護士你怎麼可以這樣子

亓允文怎麼不可以這樣子 這是他在欺騙

       我跟妳講 今天測出來的數字

護士他有說會處理

亓允文今天測出來的數字 他在欺騙  妳在幫他做事 那妳是什麼呢?

護士你不能這樣講 我現在做職責只是講   我沒有辦法轉  

      等一下

于國平

亓允文:   

于國平亓大夫

亓允文于國平 于大夫你好

于國平你好

亓允文:  我請 兩件事情跟您報告 剛才小姐有轉達過  我再講一遍 

       第一個 我姊夫的那個數值 腎功能的數值

      台大跟他講說隨時可能要洗腎

      第二個 他吃的那些有機鍺 我請清華大學楊末雄教授幫我們驗了

      楊教授說裏面是 2,150 ppm  所以是相當高的量

      如果以他以前所測的經驗來看 他認為是礦物鍺 而不是所謂的有機鍺

于國平沒有關係 什麼礦物鍺 有機鍺  反正這個都是有科學的嘛

       這個逃離不了這個  不是說我們在這邊辯啦

亓允文我現在想了解說你對處理這件事情的態度怎麼樣?

于國平處理那一件事情的態度 ?

亓允文第一個延誤醫療嘛 第二個使用偽藥禁藥嘛

于國平延誤醫療 你這句話

亓允文有機鍺不是藥嘛 有機鍺怎麼是藥呢?

于國平我跟你報告啦 你如果想敲詐的話 放馬過來

亓允文你現在如果認為是敲詐的話

于國平當然是敲詐呀  要不要訴諸於整個社會

亓允文你要訴諸於整個社會是不是?

于國平當然可以呀 問題呀 你要敲詐的話就儘量放馬過來

亓允文:  我沒有敲詐哦

于國平:  你想要敲詐

亓允文我只有問你怎麼處理哦

于國平第一個 你說延誤你姊夫 我當時跟你大姊就講

       你要趕快看哪 或是到台大看都可以呀

       你有沒有去看對不對然後吃多久的藥

       你姊夫那時吃了不舒服 就沒有吃了 吃那麼一點就會造成這樣?

      我們可以用科學證據來理論的嘛 沒有問題

亓允文就是因為你讓他誤信有機鍺可以解決他的問題

于國平:  no no no no no 沒有誤信  只有吃了幾天 他就不吃了

       那有誤信呢 ?

亓允文:  第一個我一再跟你強調 因為這個東西

于國平 不要說強調  我跟你報告

亓允文:  因為這個東西不是藥  你把它當藥開出來

       所以你這個是違法的

于國平 不要講違法不違法 你想敲詐的話 放馬過來  我隨時等候你

       你要小心你哦 我們好多朋友都準備去找你了  你小心一點

亓允文你的態度這麼強硬的話

于國平當然強硬哪

亓允文:  我反問你一下 你的朋友是不是黑道?

于國平你的態度 我不強硬可以嗎?  我當然黑道白道什麼道都有

亓允文黑道的朋友對不對好呀 你叫他們過來

于國平我黑道白道都有 你要小心一點啊

      包括你看病的病人 你都要小心一點

亓允文:  請你黑道的朋友過來  我跟他當面談

        你很好你這樣的態度非常好 請你黑道的朋友過來

于國平我給你報告 你給我小心一點 包括你看病的病人

亓允文:  請你黑道的朋友過來 你把名字講出來 什麼幫的 你講

于國平天地幫 什麼幫都有

亓允文 天地幫 還有什麼幫?

于國平什麼幫都有啊

亓允文 什麼名字 你講

于國平我還跟你講 呵呵 我還跟你講

亓允文你名字講出來  我當面跟他說啊 你以為我怕黑道啊

于國平你只怕天道你不怕黑道  我知道

亓允文你把名字講出來  我當面跟他談

于國平老天爺啊

亓允文你派任何黑道 我不怕

于國平 名字叫三個字 叫老天爺

亓允文不要跟我故弄玄虛 我跟你講

于國平我沒有玄虛可弄

亓允文第一個  這個事情我認為你是違法

于國平 不要跟我講違法不違法

亓允文第二個你延誤我姊夫的治療這個是不是很過分

于國平 不要亂講

亓允文第三個我看你怎麼處理

于國平我跟你報告 你如果想敲詐的話  你就儘量放馬過來

亓允文:  我沒有敲詐  我就是要了解你怎麼處理

于國平 處理在我們那時候就處理了  怎麼會延到這時候才處理呢?

亓允文你怎麼處理

于國平:  就是你不尊重你姊夫的生命嘛 才會造成這樣

       你們自己耽誤你姊夫的

亓允文你怎麼處理 你講

于國平:  就叫你姊夫趕快來這邊做檢查 或到台大去看呀

亓允文他測很多次腎功能都有問題啊

于國平原來就是腎功能有問題啊  我們可以對照一下啊

        當時在我這邊做完之後 你多久之後 再去做台大

         對照一下 馬上就知道了嘛 對不對又不是你嘴巴講的

        你還想敲詐什麼 你講 

亓允文:  要找黑道  我非常歡迎 你以為我怕黑道啊

于國平:  我找老天爺找你啦  我跟你講 你小心一點 你日常生活

亓允文:  你恐嚇我啊 你要我小心一舉一動 對不對那我就來了

于國平當然要小心一點啊

亓允文:  我上次已經跟你講了 這種事情只能在法院解決

于國平沒有關係  到任何地方解決都可以呀 你知道吧

亓允文違法的事情只能在法院解決 我跟你講

于國平 不要跟我談違法不違法 你做多少違法的事情

       我都收集好了 你知道嗎?

亓允文那你很厲害

于國平我當然厲害  我怎麼不知道 我給你報告

        我給你的時間已經夠多了  假如沒有別的事情 我們就

亓允文 今天你如果這種態度的話

于國平我對一個邪惡的人的態度 就是這樣 我吃軟不吃硬

亓允文我建議你好好找一個律師 不要找黑道

于國平:  我找老天爺啦  我不是跟你講了嗎?

亓允文你好好找一個律師 我也會找一個律師 我們好好的來 在法庭上

        把這個事情弄清楚 讓社會了解 讓法官了解 好不好?

于國平好不好你有一點 psycho psycho   好不好?

亓允文你這是妨害名譽哦 侮辱人哦

于國平你是要來告我 不是妨害名譽

       我說你 psycho psycho 你那麼生氣啊 

亓允文你說我精神有問題你拿出證據來啊

于國平你就是 psycho psycho   這麼好的醫生

亓允文我的精神有沒有問題是你來判斷的嗎?

于國平你還用這種態度來敲詐我 你就是 psycho

亓允文我的精神有問題是你來判斷的嗎你學精神科的嗎?

于國平你以為學精神科 是誰學的啊 兄弟

亓允文誰是你兄弟 這裡沒有人是你兄弟

于國平當然啊

亓允文我跟你講 你這是嚴重妨害名譽 你現在已經兩個罪啦

       一個恐嚇一個妨害名譽 再加上你前面的違法 開偽劣禁藥

于國平妨害名譽  你已經是法官了 真的   對不起 再見啦

亓允文 你決定這樣 是不是?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上一則: 誰能為紂王平反 ?
下一則: 有機鍺療法受害事件報告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