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雄黃與砷中毒研究
2021/03/01 15:03
瀏覽524
迴響0
推薦27
引用0

雄黃與砷中毒研究全文

*亓允文 醫師
**林德賢 教授

***蔡志仁 醫師

*國軍第八一五醫院小兒科主任

**高雄醫學院臨床檢驗學系教授

***高雄醫學院病理學系講師

 


摘要
[ 雄黃酒 ] 最初起於何時可能不易查考, 在歷代醫藥典籍也不見正式紀錄, 因此屬於民間口耳相傳的一道 [ 偏方 ] ,但是民間使用的情形非常普遍, 清朝.潘榮陞所著帝京歲時紀勝 提及: [ 五月五日, 細切蒲根, 拌以雄黃,曝而浸酒,飲餘則塗抹兒童面頰、耳鼻, 並揮灑床帳間, 以避毒蟲。] 可見以[ 雄黃酒 ]殺滅毒蟲及預防疾病的觀念, 早為民間所接受。(1)
八十二(1993)年的端午節, 某報記者訪問台北市某位具有盛名的中醫師, [ 端午民俗與預防醫學 ] , 這位中醫師指出, 雄黃是防治皮膚病良藥, [ 雄黃酒 ] 可防止五毒對人畜的傷害, 這種民俗隱含現代預防醫學的意義, 值得沿襲, 他說明, 雄黃在神農本草經 中列為皮膚用藥, 在臨床治療發現它對皮膚癢、 黴菌感染、帶狀疱疹及泌尿系統感染效果甚好。
由於傳統派醫學家對 [ 雄黃酒 ] 的推崇備至, 國內連續五年的雄黃 [年進口量 ] 10 噸至 22 噸之間, 總量達 76 噸的驚人數字。
我們知道雄黃的化學結構式為二硫化二砷, 而砷是劇毒的物質, 因此在八十三(1994)年做了雄黃的砷中毒實驗, 實驗中有重要的發現。
為了從根本解決問題, 我們也對中國人廣泛使用礦物的 [ 藥補 ] 思想, 進行深入的研究與檢討。

壹、前言
中國古代醫學家曾經認為酒能 [ 運行藥氣 ], 西漢時代黃帝內經載用蜀椒、乾薑、桂心與酒製成藥布治療寒痺(肌肉與關節疼痛),梁朝陶弘景名醫別錄認為:「酒味苦、甘辛、大熱、有毒,殺百毒惡邪氣。」 隋朝諸病源候論屢次引述晉.皇甫謐說到以酒輔助藥物解 [寒食散] 等丹藥之毒的理論, 唐朝. 孫思邈 千金翼方 也記載酒配合藥物的許多方劑。(1)
雄黃正好溶於酒, 卻不溶於水,也許因為調製的方便, 產生了 [ 雄黃酒 ]
[ 雄黃酒 ] 最初起於何時可能不易查考, 但是民間使用的情形非常普遍,
八十二(1993)年的端午節, 某報記者訪問台北市某位具有盛名的中醫師, [ 端午民俗與預防醫學 ] , 這位中醫師指出, 雄黃是防治皮膚病良藥, [ 雄黃酒 ] 可防止五毒對人畜的傷害, 這種民俗隱含現代預防醫學的意義, 值得沿襲, 他說明, 雄黃在神農本草經 中列為皮膚用藥, 在臨床治療發現它對皮膚癢、 黴菌感染、帶狀疱疹及泌尿系統感染效果甚好。
同一天, 台北某報刊出某君所撰 [ 從科學中醫觀點看傳統端午習俗 ] 提到:
[ 白蛇傳的故事裏, 白娘子喝了雄黃酒, 不敵酒力而現出原形, 可見雄黃這種砒及硫的化合物, 可以消除蟲害 ],
[ 喝一點雄黃酒, 或沾雄黃在額頭寫一個王字,可以使免疫系統得到適當的刺激, 在漫漫長夏中, 抵擋一些腸胃的疾病, 以及避免被蚊蟲叮咬而傳染疾病 ]
由於傳統派醫學家對 [ 雄黃酒 ] 的推崇備至, 國內連續五年的雄黃 [年進口量 ] 10 噸至 22 噸之間, 總量達 76 噸的驚人數字。(見表 1)
我們知道雄黃的化學結構式為二硫化二砷, 而砷是劇毒的物質, 如果這些雄黃全部製成雄黃酒,可能會產生嚴重的問題。

貳、雄黃的歷史貢獻:
後漢書 記載, 東漢光武建成 13 26 ( 西元 37 - 50 )
有七次大疫, 東漢靈帝建寧四年 ( 西元 171 ) 至中平二年( 西元 185 ),有五次大疫。(1)
醫聖張仲景在 傷寒雜病論自序中, 詳述習醫動機提到:
[ .... 余宗族素多, 向餘二百, 建安紀年 ( 西元 196 )以來, 猶未十稔, 其死亡者, 三分有二, 傷寒十居其七, 感往昔之淪喪, 傷橫夭之莫救, 勤求古訓
, 博釆眾方 .... ](2)
就在此死亡枕籍, 十室九空的疾疫流行期, 中國古代醫學家開始尋找與嘗試任何可能的救命方法。現在的中國人仍然沿用巫術、貼符咒、掛艾草、插桃樹枝、飲屠蘇酒、帶香包、薰雄黃等各種祖先發明的防病方法。
晉朝葛洪肘後備急方所錄[ 治瘴氣疫癘溫毒諸方 ] 第十五,就有三道含雄黃的預防與治療疫病的方劑。(3)
太乙流金散方:
雄黃三兩 雌黃二兩 礬石、 鬼箭羽各一兩半 羖羊角二兩
搗為散, 三角絳囊貯一兩帶心前, 并門戶上,
月旦青布裹一刀圭, 中庭燒,
溫病人亦燒熏之, 即差。
辟天行疫癘方:
雄黃 丹砂 巴豆 礬石、附子 乾姜分等搗蜜丸 平旦向日吞之一丸
如胡麻大九日止令無病
虎頭殺鬼方:
虎頭骨五兩, 朱砂 雄黃 雌黃各一兩半, 鬼臼 皂莢 蕪荑各一兩
搗篩, 以蠟蜜和如彈丸, 絳囊貯繫臂, 男左女右, 家中懸屋四角,
月朔望夜半中庭燒一丸。

葛洪肘後備急方更強調以服藥預防疫病的神效,例如:
老君神明散:
白朮一兩, 附子三兩,烏頭四兩,桔梗二兩半,細辛一兩,搗篩,
正旦服一錢匕,一家合藥則一里無病,帶此行則病氣皆消,
若他人有得病者,便溫酒服之方寸匕,亦得病已,四五日以水二升,煮散一升,
覆取汗出也。

孫思邈 備急千金要方 記載東漢靈帝建寧二年 ( 西元 169 ) 有疫病流行:

[ 漢建寧二年, 太歲在酉, 疫氣流行, 死者極眾, 即有書生丁季迴

從蜀青城山來, 東過南陽, 從西市門入, 見患疫癘者頗多, 遂於
囊中出藥, 人各惠之一丸, 靈藥霑脣, 疾無不差, 市中疫鬼數百
千餘見書生施藥, 悉皆驚怖而走, 乃有鬼王見書生, 謂有道法
兼自施藥感眾鬼等奔走若是, 遂詣書生欲求受其道法, 書生曰, 吾無
道法, 乃囊中之藥, 呈於鬼王, 鬼王睹藥, 驚惶叩頭乞命而走,
此方藥帶之入山能辟虎狼蟲蛇, 入水能除水怪蛟蜃。](4)


孫思邈 備急千金要方 也繼承葛洪的相同作法,含雄黃的方劑且增為六道(見表2 )
例如: 雄黃丸方:
雄黃 雌黃 曾青 鬼臼 真珠 丹砂 虎頭骨 桔梗 白朮
女青 芎藭 白芷 鬼督郵 蕪荑 鬼箭羽 藜蘆 菖蒲 皂莢
各一兩
右十八味末之, 蜜丸如彈子大, 絹袋盛, 男左女右帶之,
卒中惡及時疫, 吞如梧子一丸, 燒一彈丸戶內。 ]

叁、雄黃的 [ 萬靈丹 ] 效應:
如依歷代醫學文獻記載,以雄黃方劑在室內、外燃燒,男左女右帶在身上,
探視病人前後,隨時取出服用, 確實達到了遏阻疫病的效果,因此歷代醫學家對雄黃,可說視之為一種 [ 萬靈丹 ] (見表3 )
例如漢朝吳普神農本草經認為:
[ 雄黃味苦平寒, 主寒熱、鼠廔、惡創、疽、痔、死肌, 殺精惡物鬼邪氣、百蟲毒, 鍊食之輕身神仙。 ](5)
後來的傳統醫學家沿襲同一觀念,因此之故,所有治療流行疫病的方劑,都採用雄黃為主藥。(6) (見表4 )

肆、服藥防病與[ 藥補 ]風潮:
雄黃遏阻疫病的良好效果,激勵了中國古代醫學家的企圖心,將醫藥的目的,[防病、治病]擴展到[健身與補養], 因而發生隋、唐時代的 [ 藥補 ]風潮。
五代陶穀清異錄 記載:
[ 昌黎公愈, 晚年頗親脂粉, 服食用硫磺末攪粥飯啖雞男, 不使交, 千日烹庖, 名火靈庫, 公間日進一隻焉, 始亦建功, 終致絕命。]
[ 寒食散 ] 是隋、唐時代流行的礦物藥方劑,早已造成許多不幸的案例。

隋朝.巢元方 諸病源候論 [ 寒食散發候 ] 提到:
皇甫謐曰: [ 近世尚書何晏,耽聲好色,始服此藥,心加開朗,體力轉強,京師翕然,傳以相授,歷歲之困,悉不終朝而癒,眾人喜於近利,未睹後患,晏死之後,服者彌繁,于時不輟,余亦豫焉,或暴發不常,夭害年命,是以族弟長互,舌縮入喉,東海王良夫,癰瘡陷背,隴西辛長緒,脊肉爛潰,蜀郡趙公烈中表六喪,悉寒食散之所為也。](7)
唐朝王燾外臺秘要 記載:
昔皇甫氏曾餌此散,每發即欲自刑,尊親制之,乃免斯禍,強令飲食,其熱漸除,縱家有寒熱藥,發急皆忘,雖素聰明,發皆頑冥,告令難喻,為茲斃者,不可勝數....論曰:服食之人,發狀非一,或發於外陽,則頭角皮膚作病,癰腫頭痛是也,或發於內陰,則反令藏虛,口瘡吐血是也,.... (8)

唐代其實是一般人對丹藥起疑的年代,韓愈撰文說: [ 余不知服食說自何世起,殺人不可計,而世慕向之益至,此其惑也,在文書所記及耳相傳聞者不說,今直取目見,親與之游,而以藥敗者六、七公,以為世戒 ]
漁隱叢話: [ 韓退之既知其害而晚年服硫黃而死](9)
唐朝皇帝憲宗、穆宗、敬宗、武宗及宣宗也都因服食丹藥而枉死。

白居易在韓愈死後多年曾經作< 懷舊詩 > 記載:
[ 閒日一思舊, 舊遊如眼前; 再思今何在, 零落歸下泉;
退之服硫磺,一病迄不痊; 微之煉秋石,未老身溘然;
杜子得丹訣,終日斷腥羶; 崔君誇藥力,終冬不衣錦;
或疾或暴夭, 悉不過中年; 唯余不服食, 老命反遲延。](10)
伍、[ 煉丹術 ] 的慘痛歷史:
談到金石藥的毒害問題,必須再詳述與[雄黃治病]齊名的[朱砂煉丹] ,所衍生的一頁慘痛歷史。
最早提及朱砂的中國古代文獻是 書經 ,尚書禹貢記載丹砂是荊州的貢品。
西漢末年的藥物學經典神農本草經,共列舉41種金石藥,丹砂列為藥中上品。 當時曾經這樣記載 [ 丹砂,主身體五臟百病,養精神,安魂魄,益氣明目,殺精魅邪惡鬼,久服通神明不老 ](5)
後漢.魏伯陽說:[巨勝尚延年,金丹可入口,金性不朽敗,故為萬物寶,術士服食之,壽命得長久.]
晉朝. 葛洪認為 :[ 夫金丹之為物,燒之愈久,變化愈妙,黃金入火,百煉不滑,埋之畢天不朽,服此二藥,煉人身體,故能令人不老不死.]

漢朝以後,道教煉丹術大盛, 南北朝以至唐、宋,煉丹術士曾經狂熱的煉製長生不老丹藥,展開此後一千多年服食礦物藥的風潮,而歷代許多信任煉丹家的皇帝,多因丹藥中毒而死亡。(10)
煉丹家為了增加煉丹的神秘性,給丹砂取許多不同的名稱,唐朝'梅彪所著 石藥爾雅 : [ 丹砂又稱日精、真珠、仙砂、汞砂、赤帝、太陽、朱砂、 朱鳥、降陵珠兒、絳宮珠兒、赤帝精、赤地髓與朱雀 ] 相傳湖南辰州所產丹砂品質最佳,特稱 [辰砂](10)[] 原是形容其紅色, 傳抄日久, 有人寫成 [硃砂]
朱砂除了做為長生不老丹藥,在古代廣泛使用於各種方劑,甚至宋、元、明、清 各代都有直接使用其前身水銀的紀錄。(11)中國古代醫學認為水銀等比重極大的金石鎮 墜藥,可以壓制 [ ] [ ] ,因此[ 鎮驚 ][ 袪風 ][ 袪痰 ] [ 安神 ]的藥方, 幾乎都含有水銀、朱砂、輕粉,但是大量使用之後,造成傷身致命的悲劇。唐朝皇帝憲宗、穆宗、敬宗、武宗及宣宗也都因服食丹藥而枉死。
宋朝.張杲 醫說 引述葉石林 避暑錄話 談服丹之戒:[ 士大夫服丹砂死者,前後固不一,余所目擊,林彥振,平日充實,飲噉兼人,居吳下,每以強壯自誇,有醫周公輔言,得宋道方丹砂秘術,可延年而無後害,道方洪州良醫也,彥振信之,服三年,疽發於腦,始見髮際如粟,越兩日,鬚頷與胸背略平,十日死 ...]
又記載: [ 王偁定觀者,元符殿帥恩之子, 有才學,...政和末,為殿中監,年二十八矣,眷注甚渥,少年貴仕,酒色自娛,一日忽宣召入禁中,上云,朕近得一異人,能製丹砂,服之可以長生,久視煉治,經歲而成,色如紫金,卿為試之,定觀欣躍拜命,即取服之,才下咽,覺胸間煩躁之甚,俄頃煙從口中出,急扶歸,已不救,...](9)
宋代張邦基曾警告說金屬與礦物丹藥有致命危險。元代謝應芳於 1348 年所作辨惑篇,指出歷年來煉丹術與丹藥中毒的慘痛歷史,完全是騙術與宗教迷信的後果。(12)
宋朝.陳文中曾經說:
[ 小兒初生,便服朱砂、輕粉、白蜜、黃蓮水,欲下胎毒,此皆傷脾敗陽之藥,輕粉下痰損心,朱砂下涎損神,兒實者服之軟弱,弱者服之易傷,變生諸病也。] (13)
清代名醫喻嘉言強烈反對兒科方劑使用金石鎮墜藥。 清朝.陳飛霞著 幼幼集成引述他的看法:
喻嘉言曰: [ 驚風一門,古人鑿空妄談,後世之小兒受其害者,不知千百億兆 ... .....妄用金石腦麝開闢鎮墜之藥,引邪深入臟腑,千中千死...]
又曰: [ 凡治小兒痙病,妄稱驚風名色,輕用鎮墜之藥者,立殺其兒,此通國所當共驚者也........妄指驚風,輕施鎮墜,勾引外邪深入內臟,千中 千死,從未有一救者,通國不為厲禁,寧有底止哉。](14)
朱砂與雄黃所肇下的致命悲劇,可謂史不絕書,卻被現代的傳統派醫學家有意地忽略,堅持要進口並使用大量的朱砂和雄黃。
民國 80 12 23 日, 醫藥世界週刊 報導,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發出警告,禁止服用及販賣中國成藥鷓鴣菜,因為該項藥品,使一名 13 歲的華裔兒童,在服用四年之後,腦部受損,根據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的化驗,鷓鴣菜含有水銀,會引起中毒。

陸、礦物藥功效的科學解釋 -- 李約瑟的創見:
李約瑟是國際知名的中國古代科技史專家,歷經千年不墜的煉丹術與金石藥引起他的注意.中國之科學與文明第十四冊<煉丹術與化學>一書中(15),提到這個讓他思考良久的問題:
[丹藥混合物,包括衍生自砷、汞、鉛、銅、錫、鎳、鋅及銻等危險的金屬化合物, 為什麼對如此多熱心人士具有吸引力 ? 為什麼能誘使人們保存使用 ? ]
他的解答是:
[.許多礦物藥品,特別是含砷的化合物,給予食用者一種短暫的安寧感;
.丹藥有短暫的加強性能力的效果,砷的硫化物有媚藥的性質;
.服丹藥致死者,屍體不腐爛。
服食重金屬的種種不良後果,因煉丹術士提出合理化的解釋,給予信徒們勉強可接受的答案。
例如:西元三世紀的太清石壁記認為,身上發癢,如蟲蟻爬行其上,手腳腫脹,不能忍受食物的氣味,厲害的嘔吐,四肢乏力,經常如廁,頭或胃劇痛,不能忍受外界的驚駭或騷擾,這些現象僅證明所服丹藥正有效的驅散體內潛伏的疾病.身體不腐爛, 使人有足夠理由相信 {肉身具有不朽性}, 是生命永生的證據。
因此,金屬中毒的特性,諸如: 蟻行感、四肢水腫乏力、傳染到癤和潰瘍、 噁心、嘔吐、胃腹疼痛、腹瀉和嚴重的頭痛,值得以勇氣和信心來支撐,並忍受所遭的痛苦。]
另外,李約瑟認為,以現代醫學立場來看,有一個格外具說服力的解釋,他說道:
[中國人的飲食缺少奶製品,慢性的鈣質缺乏應是普遍的後果,如果十分有用的東西, 如鈣、鎂、鐵、氟等食物中欠缺的微量元素,
因礦物藥的加入而獲補足,確實可以使人恢復健康狀態,加強些性能力.......
... 寄生蟲病的流行, 有時也須借助於礦物和金屬丹藥來設法治療。]

身為受過嚴格訓練的科學家,又站在一個外國歷史學者的客觀立場,李約瑟的想法不僅是個創新的見解,亦可謂解開了中國傳統醫療大量使用各種礦物藥的謎團。
鈣、鎂、鐵等對身體有益的礦物質, 與砷、汞、鉛的化合物,其實難以區別, 可見中國古代因為沒有精確的分析方法, 只以青、赤、黃、白、黑五色來區分藥物的性質,因此[服餌礦物][][]之間,顯然是由運氣和機會來決定。

柒、雄黃與砷中毒研究:
自從78(1989)年,我們開始研究傳統醫藥的重金屬毒害問題以來(16),共遇到三例兒童砷中毒個案,其中最嚴重的病童使用的草藥粉,含砷量為9,460 ppm ( 百萬分之一 ) ,與食品的安全含量1.4 ppm相比較,可謂相當驚人,但是傳統醫藥業者並不接受,雄黃與砷中毒有關的指控,欲與傳統派醫學家溝通之際,需有實例和數據的支持,因此我們於83(1994)年完成雄黃與砷中毒的實驗, 實驗中有重要的發現。
材料和方法
民國 83(1994) 年底, 我們取得一隻新生雌性小狗, 飼養到 2 公斤重。然後開始以每天每公斤體重 500 毫克的數量餵食雄黃。此雄黃為某中藥店販售, 經過水飛製備的純雄黃, 經檢測發現含砷量 484,450 ppm ( 百萬分之一 )。餵食雄黃後開始測血、尿及糞便中含砷量, 肝功能與腎功能。餵食雄黃第 37 , 小狗因心臟與肺臟衰竭而死亡。
死亡時體重 3 公斤, 較預期的體重 5 公斤相差很多。死亡後立刻進行屍體解剖及病理檢查, 並取各器官組織之小塊, 以氫化物發生原子吸收光譜儀做含砷量分析。(17)(18)
結果:
甲、 臨床表現:
實驗狗在死亡前陸續表現出食慾減退, 發育不良, 倦怠, 脫毛, 肌肉萎縮, 視力障礙, 步態不穩, 呼吸困難等症狀。
乙、放射線檢查:
心臟擴大, 腸胃道可見不透射線物質滯留, 腹部見毛玻璃狀的腹水癥候 (見圖1)
丙、病理檢查:
屍體解剖時發現:
1) 腹膜腔內見淡黃色的腹水約 200 毫升。

2) 肝臟與腎臟表面有出血點。

3) 胃部大量雄黃滯留。

4) 腸管狹窄。

顯微鏡檢查:
肝臟中區( 第二區) 可見次大塊壞死現象, 肺部有肺萎陷及發炎細胞浸潤的慢性肺炎現象。雖然此二器官的含砷量遠比肌肉低, 破壞程度卻異常嚴重。(見圖23)

丁、 含砷量檢測:
1) 血中含砷量於死亡時只達到 36.63 ug/dl(見表5)
2) 尿中含砷量於死亡前一天達到 125,400 ug / l, 尿中砷的增加率比血中砷快得多, 由此看來, 尿中含砷量可能是比較好的砷中毒指標。(見表6)
3) 長期服用雄黃後, 其中所含的砷主要蓄積在平滑肌和橫紋肌。(見表7)
4) 各主要器官含砷量並不高, 例如腦部只有胃部肌肉的 1 / 189


捌、結論:
根據毒物學研究, 砷可以產生全身性的毒性效應。其毒理學機轉為阻斷細胞內酵素的硫醇基 ( -SH ) , 干擾細胞的正常代謝作用。(19)

慢性砷中毒可以影響全身的器官功能(19):
1. 中樞神經系統: 多發神經炎, 視神經炎, 感覺異常如手和腳的灼熱感或 疼痛。

2. 皮膚: 青色變化, 脫髮, 局部水腫, 皮膚炎。

3. 腸胃系統: 肝硬化, 噁心嘔吐, 腹絞痛, 流涎。

4. 心臟血管系統和腎臟: 慢性腎炎, 心臟衰竭, 下肢水腫。

5. 一般效應: 貧血, 體重減輕。

6. 砷及其化合物有致皮膚癌、 肺癌與肝癌的可能性。


國內傳統派醫學家認為雄黃在在臨床治療皮膚病、黴菌感染、帶狀疱疹及
泌尿系統感染效果好, 可見得雄黃是中國古代醫學所採用的廣效抗菌劑, 根據歷史記載,確實控制了漢代的幾次大瘟疫, 但是雄黃是含砷的毒性物質,也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砷又有很強的蓄積性,進入身體後不易排除。
既然現代已有抗生素與抗病毒劑等,安全有效的取代藥物, 何必再冒慢性砷中毒的危險,堅持使用雄黃。
雄黃和朱砂這兩種毒藥, 沿用到現在,具體顯現中國人對傳統醫藥的驚人依賴性,我們所做雄黃與砷中毒的實驗,雖然沒有什麼高深的學理,卻是打破迷信的必要步驟,結果證明雄黃這個毒性礦物質,不宜再用於疾病的治療,衛生主管機關和醫學界有責任,立即設法阻止,再發生類似的砷中毒案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上一則: 我的繡球風經驗
下一則: 「祖傳秘方」自製治癌藥品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