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七重身份的超級特工——袁殊
2020/05/24 23:50
瀏覽465
迴響0
推薦24
引用0
七重身份的超級特工——袁殊

2018-05-19 由 微知時 發表

「偽裝自己的身份,隱藏自己的姓名,做著光明又黑暗的事。」這是電視劇《偽裝者》主角明樓的寫照。革命年代,有位更加傳奇且真實存在的「偽裝者」,他是日方「岩井公館」的情報員,也曾被國民黨軍統記大功,他擔任過汪偽政權要職,一度還成為第三國際遠東情報局秘密情報員,而他最真實的身份卻是一名從事地下情報工作14年的中共特別黨員,他就是擁有七重身份的超級特工——袁殊。雖然,他只是明樓的原型之一,卻比明樓偽裝得更好。

1911年4月,袁殊(袁學易)誕生在湖北蘄春一戶沒落的官宦人家。秀才出身的父親袁曉嵐精於算學,熱衷排滿運動,年輕時即為同盟會會員,為革命活動幾乎傾盡家資。母親賈仁慧出身於前清鹽官巨賈之家,夫家沒落之後,她曾帶著學易、學禮兄弟兩人依靠娘家資助及典當家什生活。賈氏父母去世之後,賈氏帶著兄弟兩人前往上海投奔夫君,時任國民黨駐滬機關要職的袁曉嵐卻因與學生姘居而冷落賈氏母子。賈氏母子三人遂在上海浦東以教棚戶區工人認字為生,兄弟倆曾當街賣過大餅油條,擦鞋擦老虎灶。袁學易的童年生活甚為貧苦艱辛。

袁曉嵐沒有在經濟上資助賈氏母子,卻仍然關心著兒子們的成長。他托友人將學易介紹進上海立達學院,免費入讀。在讀書的這幾年中,袁學易加入「黑色青年」團體,主張建立「無命令、無服從、無制裁的無政府社會」。1925年,「五卅」運動爆發,年僅14歲的袁學易參加了罷工、罷市、罷課大遊行,改名袁殊。

1931年10月,年僅20歲的袁殊經潘漢年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之後立即轉入了特科,參加中共情報系統的工作,由此逐漸褪去左的色彩,成為灰色人物。

按照地下黨負責人的指示,1932年春,袁殊經由表兄賈伯濤(黃埔一期生)的介紹,見到上海市社會局長、中統頭子吳醒亞,成功打入中統內部。

從1931年10月到1945年10月,袁殊以多重身份從事中共地下情報工作長達14年之久。袁殊的多重身份大致分為七面:中共地下黨、共產國際遠東情報局、青洪幫、國民黨中統、國民黨軍統、日方岩井機關、汪偽。具體如下:

(一)入黨成為「紅色特工」。1931年10月的一天,袁殊應約到上海靜安寺愛文義路路口的一家咖啡店。中午的咖啡店很安靜,除了白俄女招待,只有角落的桌子旁坐著兩個人,其中一人便是潘漢年——中共情報戰線、統戰工作的傳奇人物,同時也是左翼文化運動創始人、領導者之一。潘漢年對袁殊說,「你要加入前衛組織,經過一段時間的考察,我們認為你的願望可以實現了。」沒有黨旗,也沒有宣誓,袁殊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潘漢年接下來的話,成了袁殊一生命運的轉折點,「你加入的是秘密前衛組織,普通的組織成員不知道你的身份。」潘漢年希望,袁殊利用記者的身份打入國民黨上層,獲取情報。這次談話讓袁殊興奮,同時巨大的壓力也向他襲來。畢竟,他沒有從事情報工作的任何經驗。

(二)打入國民黨。由於袁殊與上海市社會局長、中統特務頭子吳醒亞是同鄉,表哥賈伯濤還擁有黃埔一期畢業生的身份,因此袁殊接到了打入了國民黨特工組織的指示。在1932年進入中統內任情報股股長,「朝中有人」的袁殊可謂是平步青雲,成為中統的一枚紅人。後來他在吳醒亞介紹下,成為當時中國最重要通訊社之一「新聲通訊社」的記者。當時的「新聲通訊社」,是中國最大的經濟新聞通訊社,袁殊又通過這個平台,認識了很多國民黨和社會上層人士。

(三)打入日方情報機構。袁殊利用記者身份出席南京政府的記者招待會,了解與結識許多人並且認識了日本駐滬領事館的副領事岩井英一,成功打入日方情報機構。當時,中日正在談判,談的是貨幣兌換率與關稅問題,這自然成了新聞界的搶手貨。由於袁殊有岩井渠道,消息又快又準,這位「涉外」記者立即成了紅人,連吳醒亞對他都刮目相看。過了一段時間,岩井便開始每月付袁殊200元的「交際費」,這樣,他又成了日方的情報人員。自然,是得到中共地下黨負責人的批准。在日本特務機關,袁殊屬於「信得過的中國朋友」,他被任命為日本外務省情報人員「岩井公館」特別調查組成員,負責組建並主持「興亞建國運動」本部,受到日本天皇、首相等高層接見。實際上,與對待國民黨方面一樣,袁殊交給日本人的情報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都可以通過公開途徑找到,全都沒有特別的情報價值。

(四)成為共產國際的情報人員。1935年,中共上海地下黨組織再次遭到破壞,袁殊一度與之失聯。1935年春,袁殊由於種種原因通過夏衍與蔡叔厚取得了聯繫,當時蔡叔厚已經轉到了遠東情報局工作,袁殊也是情報局需要的人才,於是,袁殊的關係被轉到了遠東情報局。然而同年「怪西人」案爆發(「怪西人」其實是第三國際遠東情報局負責人華爾頓),袁殊暴露了自己的中共黨員身份。在軍統的審訊下,袁殊供出了著名左翼學者、中共黨員夏衍和左翼電影明星王瑩。但他除了稱自己參加「中統」的內情外其餘一概不說。由於從兩人口中沒有得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再加上顧慮到袁殊與吳醒亞的特殊關係,同時又害怕得罪日本人,國民黨便通過法院判了袁殊兩年零六個月。袁殊先在南京模範監獄服刑,後又被轉入湖北反省院。後通過其父袁曉嵐的關係,在各方營救下於翌年春提前出獄(坐牢僅八個月)。出獄後,袁殊在妻子馬景星陪同下再次到日本早稻田大學歷史系留學一年,做清水泰次教授的研究生,有時也向避難在那裡的郭沫若學甲骨文,同時繼續與岩井保持關係,並接受日本外務省的情報津貼。

袁殊的變節行為讓潘漢年對他的忠誠度產生懷疑。1937年,中日關係日趨緊張,回國前,袁殊冒險買下了十幾張詳細記載日駐軍及兵力部署的地圖,作為再入中共的「獻禮」。1937年6月,潘漢年恢復了與袁殊的情報工作關係。

(五)加入青洪幫。1937年4月,為了加強自身的保護色,開拓情報來源,袁殊加入了青洪幫,成為可以和杜月笙、黃金榮平起平坐的「通」字輩師兄弟。

(六)成為汪偽政府官員。由於袁殊和日本人關係良好,這讓他又成為多方勢力爭奪的「紅人」。很快,汪偽政府也拋來了橄欖枝,任命袁殊為汪偽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宣傳部副部長、江蘇省教育廳長、「清鄉委員會」政治工作團團長、鎮江公署主任兼偽保安司令等諸多要職。

(七)軍統裏的「日本通」。1937年全面抗戰開始後,國民黨軍統頭子戴笠急於找一些「日本通」,來了解日本的軍政動態。聽說了杜月笙的推薦後,戴笠親赴袁殊家中,請袁殊參加軍統,從事對日工作。袁殊請示潘漢年,在潘漢年的認可之下,中共又多了一個情報來源。當時袁殊由戴笠親自任命為軍統上海區國際情報組少將組長,將一份份重要的戰略情報從敵人的心臟發送到了延安。

刺殺漢奸,炸軍火庫。在「八一三」淞滬抗戰期間,袁殊置生死於度外,深入日軍陣地偵察,把這些軍事情報統統提供給了潘漢年,部分情報也在經過選擇之後交給了戴笠。上海淪為孤島後,袁殊奉潘漢年之命(表面則是戴笠之命)留了下來,成立了秘密行動小組,專門懲辦侵略者與槍殺臭名昭著的漢奸,率領軍統特工成功炸毀日本在虹口的海軍軍火倉庫。袁殊本人因策劃了虹口大火而被軍統局記了大功。軍火倉庫爆炸後,日軍到處搜查卻找不到作案者,最後只好「啞巴吃黃連」,儘可能抹去事件的政治色彩,對外發布消息稱「系內部人員不慎點燃汽油……純系偶然事故。」

大量獲取日本情報。袁殊先向潘漢年匯報,然後,有選擇地向國民黨方面匯報——畢竟是國共合作時期,有共同的民族利益;另一方面,袁殊打著「岩井公館」的招牌,利用岩井英一的錢為黨組織設立電台、提供活動經費,「岩井公館」幾乎成為了中共的情報工作據點。袁殊從日本人那裡獲得以下重要情報:1939年英法企圖犧牲中國對日妥協的遠東慕尼黑活動、1941年6月德國即將進攻蘇聯(為此蘇共中央曾向中共中央表示感謝)、蘇德戰爭爆發後日本戰略動向是南進而非北進(在歐戰全面爆發之後,蘇聯始終擔心腹背受敵。在有了確定日軍南進的情報後,才放心大膽地從遠東調出了幾十萬兵力到西線)、日偽內部的人事更迭、蘇南日軍的兵力部署和清鄉行動具體時間,這些都是極為重要的戰略情報!

救援地下黨人士。袁殊親自救出魯迅夫人許廣平,掩護潘漢年、范長江、鄒韜奮等進入根據地;同樣由於袁殊的情報及時,栗裕部隊迅速跳出了日偽合圍的「籬笆牆」。

袁殊與日偽、國民黨、共產黨都有聯繫;對此日偽、共產黨、國民黨等各方都是知道的,但在多種面目中,袁殊是以為中國共產黨服務為主的。他擔任日偽職務期間,沒有做一件危害人民的事,而是儘量保護和營救被俘的抗日幹部。雖然日偽和國民黨對袁殊都不太放心,對他進行過調查,但自1937年到抗戰勝利,袁殊竟然幾乎沒有發生過任何意外,這無疑是與他的智謀與出色的活動分不開的。抗戰期間我黨的敵後工作,幕後指揮的是潘漢年、王子春,但在台上表演的是袁殊。

身陷囹圄,晚年被平反

1949年,袁殊到了北京,轉到了李克農的情報部門,擔任中央軍委聯絡部副處長、中央情報總署亞洲司司長等職,負責做日美動向的調研工作。但不知內情的人總覺得袁殊是個「投機分子」。1954年,身穿解放軍軍服的袁殊在前門附近與老熟人聶紺弩不期而遇,袁殊熱情地打招呼,不想聶紺弩卻投來鄙視的眼光,冷冷地說:「你現在又穿上這身服裝了?」面對類似的異樣目光,袁殊無法解釋。多年後,還有人以袁殊一米五多一點的身高和熟練的日語污衊他,「一口純熟的日語,極似日本人,侏儒其形,詭計滿腹」。

1955年,「潘漢年事件」發生後沒幾天,袁殊被捕,判刑12年,1967年期滿,正是「文革」,又再度被押8年,1975年期滿,仍被解送到另一個勞改農場「就業」。他的妻子1968年因受恐嚇,服用過量安眠藥自殺未遂,後離家出走,從此下落不明,顯然已不在人世了。1980年,袁殊被釋放,卻仍無自由之身,行動亦受限制。他曾向組織提出前往日本或香港安度晚年,卻未被允許;1982年8月2日,潘漢年被平反。 8月29日,潘漢年獲得平反後不久,最高人民法院對袁殊案也作出判決,要點如下:一、撤銷1965年判決;二、宣告袁殊無罪。同一天,公安部、中央調查部對袁殊的政治問題作出了複查結論:確認袁殊1931年參加革命工作的事實,恢復了袁殊的中國共產黨黨籍。

1987年,袁殊病重,精神也極為紊亂,時常號陶大哭,同年11月26日,病逝於北京,葬八寶山革命烈士公墓。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上一則: 中共臺灣隱蔽戰線千餘名烈士
下一則: 共產黨叛徒蔡孝乾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