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60年後終於找到抓耙仔
2019/11/01 20:09
瀏覽571
迴響1
推薦25
引用0

60年後終於找到抓耙仔

王泰澤回憶伯父228被摧殘 

 長青:多謝張秀哲《「勿忘台灣」落花夢》再版“長序”,是台灣有血有淚的故事。

 文中言及“彭明敏的父親和其他鄉紳組成請願委員會,要求面見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可進了司令部就被五花大綁,其中一位高聲抗議,結果「被以鐵絲取代繩索捆綁起來,鐵絲並以老虎鉗旋緊,直到痛極慘叫。經過一夜苦刑之後,他就被槍決了。」“ 不知這位烈士何人?

 我的堂二伯父高雄故王清佐律師,説來也是這樣「被以鐵絲取代繩索捆綁起來,鐵絲並以老虎鉗旋緊,直到痛極慘叫。經過一夜苦刑。」但沒被槍決,只是一生兩個手掌十個手指殘廢。

 家母從屏東市嫁入萬丹鄉村王家,懂得招呼親族,人緣好。我小學初中時代,她從萬丹搭巴士到屏東,轉乘火車去高雄,需時約一小時半。她有時會帶我一起去拜訪二伯父。小小年紀,頭一次遠遠看二伯父和朋友坐在榻榻米上下圍棋,看他出手移動棋子很不自然,等到中午共餐,看到二伯母坐在他身旁餵飯,這才知道二伯父兩個手掌都已殘廢。從母親口中知道那是二二八的遭遇。

 堂三伯父也因二二八,離家逃難了好多個月(小時記得的是很久很久,現在不確知有多久),清鄉平息後,他囘家開店賣日用品。我一九六三年出國,一九七五年頭一次回台灣探親,拜訪他時,頭一次聽到他那麼厭惡中國人,連中國試爆原子彈成功,他都不以爲然。他出事前在萬丹鄉裏主持三民主義青年團(記憶如此)。

 我父親那時當萬丹區副區長,區長是張山鐘醫師(他以後當過屏東縣長,是也當過屏東縣長和派任台北市市長 Olympics 主任委員張豐緒的父親)。我父親是從屏東騎腳踏車回萬丹的路中被收押的(沒聼過是在屏東副議長葉秋木被槍決,屍體在郵政局/屏東醫院/台灣銀行之間的三角公園示衆之前還是之後。照理一定是之後清鄉的一段日子)。記得是家母拜託會講國語的福建籍小學許焙原老師和當時在區公所會講國語的父親屬下,也是福建籍的年輕人王克弟去營救的。我當時八、九嵗,王克弟是隨蔣介石來台灣而被派到萬丹鄉村服務的,可能不到二十嵗。因爲同姓王,認親,一人離鄉背井,父母親待他如家人。二二八初期,鄉裏有年輕人帶鳥槍尋找外省人,他常在我家受到保護。雙方都有了“好人必有好報“的福氣。

 現在從萬丹到高雄,高速公路需時二十分鐘,增速四、五倍。高雄台北間,高鐵同等增速。

 沒想到今天 228,有機會和你談到 228 的事如上,間或有些許記憶小錯。

 泰澤 228

 

(編者註:作者王泰澤教授為旅居俄亥俄州的台灣語音研究專家,著有《母語踏腳行》(前衛出版)等專著。)

王泰澤寫這封信時保密局台灣站二二八史料還沒有發掘出來,到了2015許雪姬教授在新書發表會上講述,如何由中研院等國家機構撥出專款,購買散落民間各處的二二八事件史料,包括當時台灣站保密局人員交互往返的眾多電報與通訊密件,王泰澤的堂妹陳王苾芬女士,鳳山市外科名醫陳文澤醫師夫人,翻閱資料後終於找到抓耙仔,就是萬丹區長「張山鐘」與特務「簡清榆」,解開60年的謎團。

 

保密局台灣站二二八史料

作者王苾芬為二二八事件受難者王仁厚之女,輔大研究所畢業,台灣教育部部定講師,已移民加拿大,曾擔任加拿大維多利亞市台灣同鄉會會長。本文係王女士查詢相關史料,加以比對後提出提出之個人見解及研究,本刊依其意願加以刊載。

20159月號《二二八通訊》中,有篇令人矚目的文章〈保密局台灣站二二八史料彙編(一)新書發表會〉。主編許雪姬教授在新書發表會上講述,如何由中研院等國家機構撥出專款,購買散落民間各處的二二八事件史料,包括當時台灣站保密局人員交互往返的眾多電報與通訊密件,再由許教授召集眾多研究台灣史的學者們,費時多年將之整理、解密,終於彙編成書。拜讀後內心百感交集,因為我的父親王仁厚就是二二八事件受難者之一,雖已由政府頒發回復名譽證書,但加害他的人的名字與身份卻一直被國民黨政權保護藏匿於不曾公開的國家機密檔案中。這謎團教身為受難者家屬的我們一直深感遺憾。

20174月我前往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館內「台灣人菁英牆」憑弔父親王仁厚先生及同為二二八事件受害者的二伯父王清佐律師,巧遇紀念館在展示《保密局台灣站 二二八史料彙編》新書第壹至第肆册。詢問館內人員,經電腦查詢後,告訴我:「《保密局 台灣站 二二八史料彙編(二)》的第338386387396397410~413頁內都有王仁厚之記載」。承館方厚意,贈送該系列書籍的第二冊給我,詳閱之餘發現該書中有詳述我父親當年二二八事件時被誣陷的所謂「犯行內容」;我恍然大悟,這就是經歷半個多世紀以來我們一家人想要追查的文件:我父親如何被冤屈加害的『官方文件』。

閱讀之下,我的第一印象是書中的所有情治人員在往來的通訊密件中居然情緒性以謾罵、侮辱、輕蔑、歧視之口吻污衊當時台灣社會菁英份子,更捏造各種罪行做為逮捕或槍決他們的口實。

翻閱到屏東「三四事件」之記載,發現該書中有位叫「簡清榆」的蔣氏政權派出的情治人員,即俗稱之特務,屢屢出現在二二八事件慘案的場景中,他積極為蔣家政權蒐集「保密局台灣二二八臺民叛亂屏東市區叛徒名冊」;在屏東市被羅織為首犯暴徒的莊迎和副議長葉秋木兩人,亦即由特務簡清榆和當時屏東市長龔履端提列為「叛亂暴民」而後遭到軍憲逮捕槍決[1]

我又讀到特務簡清榆處理完屏東市事件之後,旋即轉往萬丹區公所蒐錄萬丹鄉民「不良份子」名冊[2]。此刻,赫然發現我父親王仁厚,及離父親的住家不遠處的鄰居黃登雲醫師的獨子黃宏基,及一些我熟悉的萬丹人名,例如我小學五年級導師簡德祥(他是張山鐘的鄰居,為人十分親切和藹的一位好老師),居然都被當時的萬丹區長「張山鐘」列入「不良份子」名單[3]。王仁厚和鄉民黃宏基二人更被張山鐘在「不良份子」的欄位上方加註了「要犯」兩個字。閱讀該書又發現書中每有提及張山鐘之事跡時,張山鐘必提及家父和黃宏基欲加害他的行跡[4]。這使我不得不做出邏輯合理的推斷,張山鐘這居心叵測之徒一直想利用倆位萬丹有名的士紳菁英來為他抬高身價,又想利用二二八事件的混亂局勢,在人民缺乏法治保障人權的時期,他藉機隨意將人誣陷,將士紳通報為「暴民」,圖謀為蔣家政權去除台灣菁英,也為自己立功於蔣家政權。又依據《保密局台灣站二二八史料編彙》所載,每有被情治人員提報為「要犯者」幾乎都遭到蔣軍追緝、逮捕,甚至槍決的下場。試想,我父親與黃宏基被歹毒的張山鐘提報為要犯時,他們的生命已注定懸於一絲,甚或不保的狀況。

特務簡清榆的情治轄區包括屏東市、萬丹、潮州、林邊、南州、東港等鄉鎮,四處蒐集所謂「不良份子」名冊,並且詳細備註性別、年齡、職業、住址、事跡、備考等個資,如此數目龐大的名冊和個資記載,不禁令人懷疑,單憑簡清榆一人之力焉能成事?依常理推斷,地方政府機關必已事先編造名冊就緒,只等候情報頭子簡清榆前來收取名單。而這些「地方不良份子」名單,其實就是國府軍隊進行「清鄉」運動殺戮臺人菁英份子的重要依據。

再翻閱下去,該書第397頁和398頁,有兩段被害人王仁厚和黃宏基兩人,如何被情報人員簡清榆、萬丹區長張山鐘構陷入罪之描述:

1 特務簡清榆於處理完屏東市「三四事件」後,隨即於311日轉往萬丹聽取萬丹區長張山鐘的報告,同時取得萬丹「不良份子」的名單(310日簡清榆方處理完葉秋木等人槍決之事)。

2 張山鐘向簡清榆「告發」王仁厚、黃宏基為萬丹鄉暴亂首謀,曾派義勇青年隊搜索張山鐘家中物品並企圖燒毀。簡清榆逐聽從張山鐘編造之謊言認為王仁厚、黃宏基實與葉秋木串同成伙的萬丹鄉二二八事件的暴亂首謀。

我父親王仁厚與鄉人黃宏基二人為當時萬丹鄉屈指可數的留日歸國知識分子。父親出身萬丹望族,是文質彬彬謙恭有禮的士紳。鄉人黃宏基則有位在萬丹開業行醫的父親。二位士紳自日治時期在地方上就頗受鄉人的尊重,卻也因此惹惱剛崛起政壇、胸懷野心,想盤據整個萬丹鄉地方勢力的區長張山鐘。當國府軍隊發動清鄉運動時,張山鐘立即抓準時機,蒐集萬丹鄉的知識分子及資財豐厚的人士名冊,並特意將王仁厚與黃宏基構陷罪名,以虛搆故事「派青年隊到他家搜索財物並欲燒毀的暴徒」[5],促使國府軍隊於「清鄉」運動時持機槍侵入我家,緝捕狙殺家父的恐怖行動;家父在千鈞一髮中脫逃,並逃亡近三個月[6]。後由家母和祖母向親戚借貸,交出為數可觀的賄款給索賄的軍憲,我父親才得以返家團圓。而黃宏基在其家中遭到軍憲逮捕時,隨即由其父黃登雲醫師繳付鉅款,並當機立斷加入國民黨因而獲軍憲釋放[7],從而轉身變成當時國民政府庇護下的國民黨籍地方士紳,參選連任六屆的國民黨籍屏東縣議員直到選債高築破產身亡。

萬丹區長張山鐘在「二二八事件」發生當時,積極配合簡清榆編造萬丹鄉內「不良份子」的名冊,包藏禍心誣陷同鄉菁英,在風聲鶴唳的血腥時局中不但毫髮無傷,日後成為台灣地方自治實施後的第一任國民黨籍屏東縣長。張山鐘這個他自鳴得意的官位其實是以二二八受難者及家屬們的苦痛、血淚換得的。

非常感激海內外關心台灣的仁人勇士,多年來不斷努力爭取二二八事件平反,官方史料的解密和爭取轉型正義的實現。現在只要翻閱這本《保密局 台灣站 二二八史料彙編》,就可讀到「二二八事件」數以萬計血淚斑斑的被害者的真實故事。我父親一向是一位堂堂正正的君子,卻在清鄉運動時莫名其妙被陷害而險遭不測之慘事就赤裸裸地披露於書中。如今老天有眼,受難者家屬終於可以親眼閱讀二二八事件檔案史料;也因這本書披露的諸多屏東縣市二二八事件史實,還原了許多當時無辜的冤情,也揭開了這頁台灣悲慘歷史的真實面目。

二次世界大戰的德國納粹迫害、殺戮無數無辜的猶太人,其罪行實無可逭。終戰七十多年來,受害者家屬仍繼續積極地追緝著過往他們親人的加害者,而德國政府更為當年納粹罪行作出真誠的道歉與對被害人做出賠償,這讓我認為台灣社會與政府也應責無旁貸地一方面繼續追查與公佈二二八事件中相關的許多加害人的身分與名字,另一方面還給受害者一個誠心的道歉與賠償,這樣才能真正達到轉型正義的目標。德國政府能做的,台灣政府也應努力以赴啊!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亓官先生
2019/11/13 11:29
簡清榆是屛東縣議會秘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