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藍綠的「最大公約數」
2019/10/03 00:07
瀏覽606
迴響0
推薦24
引用0

藍綠的「最大公約數」李友邦將軍

作者:談天談地談歷史

20180107

昨天談到的台籍抗日志士李友邦,不僅為中共提供了未來統治台灣的道義與法理基礎,他在今天的台灣社會也莫名其妙的成為了國民黨與民進黨兩陣營的「最大公約數」。李友邦的最後下場是被蔣中正下令槍斃,是個可以被用來證明台灣人效忠「祖國」沒有好下場的最佳案例。對於以給國民黨穿小鞋為目標的民進黨人而言,自然是沒有不好好消費此一議題的道理。
可是國民黨卻也推崇李友邦,卻也讓人感到非常奇怪。因為就如上一篇文章所述,李友邦不僅早年受廖仲愷影響而思想左傾,他在抗戰期間就已經暗中接受周恩來的指揮,就連身邊的幾位重要秘書都是中共地下黨員。那麼在抗戰勝利與台灣光復以後,又是什麼原因讓蔣中正非要下令處死背後有蔣經國與陳誠支持的李友邦呢?

光復後李友邦在台灣的活動
是什麼原因,讓蔣公一定要槍斃李友邦?李友邦命喪馬場町,是否冤枉?這一切要從李友邦戰後初期在台灣的活動來進行討論。19431127日,中美英三大元首在開羅做出了台灣與澎湖將在戰後歸還給中華民國的決定。台灣義勇隊擴編為台灣義勇總隊,身兼台灣革命同盟會領袖的李友邦與謝南光一度被賦予了在戰後接管與建設台澎的重大任務。
李友邦與謝南光等人將「台人治台」視為戰後建設台灣的主要目標,主張成立一個容納本土精英的台灣省政府。在他們的構思之下,台灣應該享有最高度的自治,來自中央政府的干預是越小越好。或許是李友邦親共色彩太濃厚,也可能是蔣中正本身不希望讓剛回歸祖國的台灣脫離祖國太遠,最終李友邦與謝南光的提議被否決。
取而代之的,是由陳儀領導的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固然提拔了不少的本省精英,也沿用了許多日本時代訓練的台籍人才,但終歸究底上層幹部還是清一色的以外省人為主。縱然本省人的待遇比起日據時代而言是大幅提升,但是行政長官公署治理台灣的模式看在李友邦與謝南光等本土精英眼中實在與過去的總督府沒有差異。
雖然被任命出任三民主義青年團台灣區團部主任委員,但是李友邦在台灣的活動整體而言是被陳儀壓制的。在國民政府體制下主張大幅提升台灣人地位的李友邦,毫無疑問的是後來黨外人士與民進黨人強調「台灣優先」的意識形態奠基人。更因為他在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遭到打壓與排擠,故李友邦很難不被民進黨人視為替台灣人爭取權益,卻被「外來政權」輕視的悲劇英雄。
可是實際上,李友邦似乎沒有忘記周恩來交代給他的任務。早在光復之初,台灣義勇總隊副隊長張士德上校奉李友邦之命,搭乘美國海軍第7艦隊庫克(Charles M. Cooke)座機來到台灣升起第一面中華民國國旗。緊接著他就開始在台灣發展三民主義青年團的組織,並吸收了包括謝雪紅、楊克煌、蘇新、陳逸松、楊逵與呂赫若等老台共或者左派人士。
這些人在1947年「二二八事變」爆發時,都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張士德上校與李友邦本人發展出的30,000名三青團成員,在全台各地衝撞與挑戰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的權威。謝雪紅更直接指揮著俗稱「27部隊」的台灣民主聯軍,向國軍在中部地區的軍事據點發起進攻。陳儀希望李友邦出面廣播,安撫暴動中的三青團成員,卻遭到嚴詞拒絕。
此種不配合的態度,更加令陳儀懷疑李友邦有通共之嫌。所以在21師登陸台灣,平息了事件以後,陳儀立即下令逮捕李友邦,並把他送到南京軍人監獄關押。於是李友邦夫人嚴秀峰,便親赴南京向時任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幹部學校教育長的蔣經國求情。蔣經國因為留學蘇聯的關係,向來認為國民黨想要擊敗共產黨,就必須表現得比共產黨更社會主義,更激進,更左派。
於是蔣經國二話不說,就出面釋放了李友邦。自此開始,李友邦就成為了蔣經國的人馬。而以蔣經國後來依靠蔡孝乾、葉青(任卓宣)還有李登輝等來自於中共陣營的「自新」人馬,鞏固了自己蔣中正接班人地位來看,李友邦本來在戰後的台灣是大有可為的。到了政府遷台後,他更獲得陳誠邀請出任中國國民黨台灣省黨部副主任委員,參與黨的改造工作,幾乎可用權傾一時來形容。
不過到了19504月,權傾一時的李友邦終究還是因為太太嚴秀峰參加中共組織的因素被逮捕。原本蔣經國與陳誠想出面保李友邦免於一死,但是在蔣中正的堅持下,他還是於422日當天在馬場町被槍決。來自浙江省杭州的嚴秀峰,則似乎早在抗戰時於第3戰區打游擊的時候,就已經有了親共思想。到了台灣以後,嚴秀峰也真的為中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武裝部部長張志忠所吸收。
先前提到,將女兒寄放在台灣少年團的朱楓,亦在光復後入台發展中共的活動,並與嚴秀峰有過接觸。然而在槍斃了李友邦之後,蔣中正沒有對李家人趕盡殺絕,而是將嚴秀峰在監獄裡關了15年。出獄以後,嚴秀峰低調生活,並在重慶南路經營世界翻譯社以養活李友邦將軍的五個孩子。為了在戒嚴時代肅殺的政治環境中求生存,她不敢張揚李友邦過去組建台灣義勇隊與少年團的事蹟。

成為統獨「最大公約數」
蔣中正殺李友邦,究竟是不是冤枉了李友邦?從李友邦早年左傾,還有他與周恩來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複雜關係,還有嚴秀峰與張志忠、朱楓等中共人士來往密切的種種情況來看,顯然他並不冤枉。另外若再從李友邦的大名出現在北京西山國家森林公園「無名英雄紀念廣場」的情形來觀察,他更100%是中共的「建國英烈」。
當然,李友邦身為國軍中將,終究還是到大陸參加抗戰階級最高的台灣人之一。說他替中共工作並不冤枉他,卻不代表殺他就一定有利於中華民國政府對台灣的統治。或許留他這樣一個「前共產黨人」下來,在蔣經國的帶領之下好好服務,更能夠拉近外省人與本省人之間的距離。殺了李友邦,毫無疑問讓黨外人士與民進黨有了一個鼓動台灣人反國民黨情緒的「傳奇人物」。
向來蔣經國對於投靠國民黨的共產黨人,尤其是台灣本省籍的共產黨人都給予寬大處理,甚至於非常的重用。比如參加過紅軍長征,後來卻選擇「自新」的蔡孝乾,就當到了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匪情研究室的少將主任。就連抗戰時服務於8路軍129師的張志忠,蔣經國也曾有意拉攏,無奈對方「黨性」太強,最後只能夠讓他去追隨李友邦了。
不過經國先生對於李友邦留下來的家人,還算是有照顧的。隨著台灣本土意識的日益高漲,關於台灣義勇隊與台灣少年團的事蹟在蔣中正過世以後開始得到政府的宣傳。為了確保台灣本省人,尤其是本省籍將領對政府的向心力,蔣經國僅宣傳李友邦對抗戰的貢獻,卻刻意迴避了他暗中替共產黨服務的事實。嚴秀峰也在黨外人士的支持下,開始撰文回憶丈夫過去的抗日事蹟。
解除戒嚴以後,台灣義勇隊成為了黨外人士爭取政府平反的對象。母親章麗曼同樣因為替中共工作,於50年代被槍決的統派學者王曉波開始鼓勵嚴秀峰女士出面撰寫台灣義勇隊與少年團的相關文章,並將李友邦成功塑造成了「白色恐怖」的受害者。統獨兩派共同為了洗刷李友邦的「冤屈」,向中華民國政府與中國國民黨開攻。
身為首位本省籍總統的李登輝,在國共內戰期間就兩度被吸收參加過中國共產黨。負責吸收李登輝加入中共的吳克泰與陳炳基,當時也還在世並於北京擔任台灣民主自治同盟的高級幹部。為了與「老同志」們重聚,並且改善與中共之間的關係,李登輝相當歡迎吳克泰與陳炳基等台籍中共高幹重返台灣。李登輝在1996年當選首位民選總統以後,陳炳基一家人就獲邀到台北訪問。
那次兩位「老同志」除了共同慶祝「台灣人出頭天」外,李登輝還當面就國民黨迫害台籍共產黨人一事道歉。既然連在北京政權裡工作的台籍共產黨人都能獲得中華民國總統的當面致歉,那麼李友邦當然也不再是社會上的禁忌。只是隨著李登輝與江澤民的關係日益惡化,還有兩岸統獨之爭越演越烈,李友邦遲遲沒有等到來自國民黨與中華民國政府的「正式平反」。
不過「白色恐怖受害者」的光環,足以讓李友邦在李登輝時代末期與陳水扁時代初期享有絕對的「政治正確」。以中國統一聯盟、勞動黨還有夏潮聯誼會為代表的左翼統派,在每年台灣光復節的時候都會歌頌李友邦到大陸參加抗戰的豐功偉業。至於像王曉波這些支持統一,但是又不認同中國國民黨與中華民國政府的外省後代,也能從李友邦的歷史中找到自己的投射。
許多老一輩的獨派,不只厭惡日本殖民統治,並且對於戰後眾多像李友邦一樣的抗日份子被槍決,反而親日派與皇民人士大量進入國民黨的情形十分厭惡。甚至還有很多民進黨創黨元老的父輩,甚至於他們本身就是早年的社會主義抗日份子。他們之所以變成獨派,是因為厭惡國民黨而非親日反中,自然也會敬仰李友邦這樣的台灣抗日志士。

得到馬英九的肯定
可是從90年代中期開始,李登輝為了從黨內以外省人為主的「非主流派」手中奪權,開始以美化日本殖民統治的方式來對抗國民黨傳統的抗戰史觀。許多沒有經歷過日據時代的獨派,為了強調自身與「中國」的差異,也開始跟著強調日據時代的美好。外加部份光復後加入國民黨政府的老一代皇民,在阿扁上台前轉身投靠民進黨,大幅提升了獨派陣營的親日色彩。
陳水扁與呂秀蓮雖然打著台獨旗號起家,卻並非日本殖民統治的肯定者。然而當他們當選總統與副總統的時候,民進黨內親日的聲浪早就已經高到難以控制。外加受到哈日流行文化的影響,台灣年輕族群更是不分藍綠的集體親日,讓民進黨領導階層更加不願意去提過去日本不光彩的歷史。於是這個過去強調本土優先的在野黨,逐漸與親日媚日的形象劃上了等號。
尤其是2001年小林善紀的《台灣論》中文版出版以後,曾大力支持陳水扁的許文龍與蔡焜燦等企業家,還有國策顧問金美齡等人為了美化日本統治,不惜糟蹋台灣先人的言行被公佈以後,更是遭到了社會的撻伐。即便陳水扁政府下令小林善紀不得進入台灣,這個親日媚日的標籤還是沒有辦法被從民進黨身上撕下來。
外加民進黨執政不利,迫使陳水扁必須藉由煽動族群對立的方式來鞏固深綠對政府的支持。對於這些被李登輝煽動起來的親日反中言論,原本試圖爭取與中共和解的陳水扁也就採取縱容的態度了。這個現象,讓已經與李登輝等親日派切割的國民黨逮到了機會。畢竟在台灣社會上,許多人即便痛恨國民黨,但是卻更不能容忍民進黨的親日言行。
當時兼任台北市長與中國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父親馬鶴凌是抗戰時代參加了中國青年軍的蔣經國子弟兵。因此從血緣上,馬英九算是繼承了國民黨的抗日傳統。而在美國的留學生涯,則讓馬英九成為一位把人權價值看得至高無上的自由派。崇拜兩蔣父子的他,並不是中共與台獨的支持者。但是身為自由派,他卻無法支持國民黨以反人權的手段來對待異議份子。
這也是為什麼馬英九從擔任黨主席開始,幾乎每年都到二二八紀念館參加活動,並代表國民黨向受害者道歉。對於在50年代被殺害的李友邦,顯然馬英九也是持類似的看法。更重要的,是他還受到過去在台大讀書時一起參加保釣運動的學長王曉波影響,把李友邦視為台灣人到大陸參加抗戰的代表,自然是格外的推崇。
更何況李友邦雖然與蔣中正不合,但卻與蔣經國維持良好的關係。馬英九又是蔣經國的學生,對於李友邦這位前輩更是沒有厭惡的道理。所以在2005年紀念抗戰勝利60周年之際,馬英九要求在中國國民黨大樓上懸掛李友邦將軍的巨幅海報。其他幾位享有同等待遇的抗日志士,分別為羅福星、蔣渭水、莫那魯道以及廖進平。
由此可見馬英九為了建立國民黨與台灣本土的歷史連結,全力抬高台籍抗日志士的聲望,甚至不惜冷落數量更多的外省籍國軍抗戰英烈。馬英九的這個舉動得到了台籍抗日志士的遺族,包括李友邦夫人的高度認同。由於許多台籍抗日遺族長年來都是民進黨的支持者,馬英九紀念李友邦等人的舉動引起了陳水扁的高度緊張。
所以到了20071026日,即2008年總統大選即將到來的三個月前,陳水扁特別拜訪了李友邦夫人嚴秀峰,並成為了首位到李家蘆洲古宅參觀的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在肯定李友邦抗日貢獻之際,不忘提醒嚴秀峰是哪個政權殺害了其夫婿。可見在「本土政權」即將垮台之際,這位「台灣之子」還是很努力地想爭取嚴秀峰回頭支持民進黨。
不過嚴秀峰再怎麼討厭國民黨,畢竟也還是來自大陸的外省人,不可能容忍操縱族群衝突,又試圖讓兩岸分離的陳水扁政府。更重要的一點,則是嚴秀峰還是參加過抗戰的女游擊隊老兵,更是沒有辦法接受肯定日本殖民統治台灣的皇民化史觀。最後她拒絕了陳水扁的「招安」,並表達了力挺馬英九的立場。嚴秀峰還不忘強調,李友邦遭槍斃的悲劇與當時還是小孩的馬英九沒有關係。

仍是藍綠「最大公約數」
進入馬英九時代以後,李友邦似乎仍是藍綠兩大陣營的「最大公約數」。馬英九過度吹捧李友邦的行為,不僅造成部份外省深藍對他的厭惡,同時還造成了其他到大陸參加國軍,並且真的在戰場上與日軍相互交火的台灣人事蹟被徹底冷落。今天許多人提到台籍抗日將領,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李友邦,絕對不會是鄒洪、黃國書、蘇紹文與陳嵐峰。
或許知道自己幹得太過,馬英九在當選總統以後,逐漸把紀念抗戰的主軸從台灣義勇隊轉移到仁安羌大捷與飛虎隊上,以重新攏絡外省族群並加強與美國的聯繫。不過在推動教科書微調的工作方面,他仍接受了王曉波的建議,希望能夠將李友邦到大陸抗日的內容加到課本裡面,讓年輕一代的學子知道抗戰並不是與台灣「沒有關聯」的。
這引起了本土陣營的激烈反擊,但是以李筱峰為首的獨派並不敢直接得罪有「白色恐怖受難者」光環的李友邦。幾乎天天批評馬英九賣台的獨派陣營,對於真正為中共創下統一理論基礎的李友邦,還是將之視為台灣英雄看待。李筱峰並不反對將李友邦到大陸抗日的事蹟納入教科書,但是他批判新版教科書內完全沒提李友邦被國民黨槍斃的歷史事實。
他認為強調李友邦遭蔣中正殺害的歷史,遠比強調他到大陸參戰的歷史更能激發台灣青年的本土意識。對此他表示:「『台人參與祖國對日抗戰』顯然符合中國國民黨的『政治正確』的需要,因此就特別擷取這個片段寫入課本,但是李友邦最後遭『祖國』處決,則隻字不提。其實這段為『祖國』賣命,卻遭『祖國』奪命的歷史,才是台灣人更該記取的歷史教育。」
到了20151025日,也就是台灣光復70周年的紀念日,馬英九政府總算公開表揚了鄒洪、黃國書、蘇紹文與陳嵐峰等一輩子效忠中華民國的台籍國軍將領,以擴大國民黨在本省族群中的基本盤。只是蘇紹文之子蘇繼光先生還是忍不住告訴小編,他認為馬英九紀念自己父親的速度還是太慢,能引起的社會關注還是太小。
蘇紹文官至中將,從抗戰爆發前就擔任兵工署軍械司長,負責對德國的軍事採購業務。台灣光復後,蘇紹文隨陳儀來台並奉命出任台灣警備總司令部第1處少將處長。來自新竹的他,在二二八事變爆發期間被派回老家擔任新竹防衛司令。雖然手下只有56名士兵,他成功靠著同鄉的情誼,以懷柔手段平息了新竹地區的暴力行動。
曾親眼目睹本省暴民毆打外省人的蘇繼光表示,如果馬英九能夠早點宣揚其父親蘇紹文的事蹟,民進黨的二二八論述肯定破產。而且蘇紹文從來沒有靠攏過中共,亦沒有背叛過國民黨與中華民國。馬英九卻選擇獨厚於二二八事變中遭到牽連,後來又被蔣中正下令槍決的李友邦,根本是在為民進黨提供打擊國民黨的彈藥。
不過蘇紹文畢竟到了1996年才以94歲高齡去世,一生經歷遠沒有李友邦那般富有戲劇性,所以即便馬英九公開表揚了他還有其他台籍國軍將領,在社會上都沒有激起太多的反響。為了持續維持自己與本土勢力的關係,馬英九還是必須回頭肯定李友邦。馬英九不只向李友邦夫婦頒發了抗戰勝利紀念章,還在同一年正式為李友邦做出了平反。
凡是有與台灣抗日先烈有關的活動,無論是哪種政治傾向的團體舉辦,只要獲得邀請,馬英九也必定到現場致敬。然而就如同馬英九對二二八事件受難者道了多少次歉,都沒有辦法讓大多數二二八遺族轉而投票給國民黨一樣,馬英九無論多麼肯定李友邦,似乎也沒有辦法扭轉台灣義勇隊與少年團的論述為中共掌握的趨勢。
習近平與致力於維持中華民國正統的馬英九一樣,也有著誓死捍衛紅色江山與道統的決心。這樣的決心,使得習近平對國民黨的抗戰論述不可能採取友善的態度。去年1213日他出席南京大屠殺公祭活動時沒有講話,卻前往淮海戰役紀念館發言紀念把國民黨趕出大陸的解放軍官兵。對於紀念國軍抗戰英烈,建立國共兩黨歷史連結一事,習近平的興趣始終不大。
身為「知台派」的他,顯然比江澤民與胡錦濤更瞭解強調李友邦的事蹟,不只能直接拉近共產黨與本省人的距離,同時還不會危及到共產黨執政的正當性。關於這點,其實可以從201591日習近平在北京接見參加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儀式的台灣代表團中,僅有出身台灣少年團的曾東昇算是抗戰老兵一事看出來。
觀察到這個趨勢後,想必未來以新黨為首的極右翼統派人士,也會逐漸將紀念抗戰的主軸從西北軍英雄張自忠調整為李友邦,甚至於與曾東昇一起到北京拜會習近平,曾在二二八事件中擔任27部隊突擊隊隊長陳明忠。畢竟王炳忠與林明正,還有其他新黨青年軍的幹部都是土生土長的本省小孩,沒有必要繼承老一代外省人的包袱。他們紀念抗戰的方式,勢必會與老新黨有所不同。

圖說:
1.
李友邦與妻子嚴秀峰,都是不折不扣的左傾人士。
2.
二二八事變期間李友邦在台灣拯救過的本土精英名單,如今被完整陳列於蘆洲李宅。
3.
蘇紹文將軍之子蘇繼光認為,許多一生忠於中華民國與中國國民黨的台籍國軍抗戰將領,並沒有如李友邦般的得到馬政府重視。
4.
台灣少年團老兵曾東昇與蘇紹文將軍之子蘇繼光合影,他們分別象徵了左翼與右翼的台灣人抗日傳統。
5.
馬英九積極出席本土抗日紀念的相關活動,也是為了促進這塊土地上居民的團結,可惜他往往事與願違。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歷史
上一則: 講到日本人對台灣人不好
下一則: 她是謝雪紅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