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國民黨省黨部的怨妒
2019/09/12 11:01
瀏覽327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轉載:

二二八慘案研究(六)國民黨省黨部的怨妒

作者:悠然

發布 2011.02.21 | 23:56

國民黨各個派系中,CC派控制各省省黨部和教育,以及特務機關-中統。在台灣,省黨部一開始並沒有分到甚麼好處。再加上這個派系本來就跟陳儀之間有很深的恩怨,因此在鬥爭陳儀上毫不手軟,並不惜把事態擴大,好逼陳儀走人,來安插自己的人馬。至於這些事端會不會讓許多無辜的人白死,則不是那些只知道派系恩怨的人所在乎的。這是二二八事件鬧大的關鍵性因素之一。

(一)CC派的背景

一九二七年八月,蔣介石第一次下野,命陳果夫、丁惟汾祕密成立「中央俱樂部」,進行反桂系活動,以為其東山再起的張本。「中央俱樂部」英文寫作Central Club,簡稱CC。亦有人認為CC是二陳的代號(Chen Chen )。直到一九四九年,該系始終在陳果夫和陳立夫兩兄弟的控制之下。 一九二八年二月,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於組織部之下設立調查科,以陳立夫為主任,調查黨內各派系的動態,這就是「中統」的前身。該組織幾經變革,陳立夫、朱家驊、徐恩曾、葉秀峰先後主其事。於全國各省、市、公路、鐵路設置調查統計室,以各總名目發展特務組織,全盛時期成員達二十餘萬)。 一九二八年,陳果夫代理國民黨中央黨部組織部長,從此CC派控制全中國各省、市黨部,到了一九三年代已有「蔣家天下陳家黨」的說法。一九三八年,陳立夫任教育部長, 此後幾年內各省教育廳長大多換成CC派的人馬。因為陳立夫也任職於國民政府委員長侍從室人事處,在國府控制的省份中,各省廳長的人選通常由其選定,於是CC派又控制了各省民政廳。陳果夫為中央政治學校的教育長,該校是外交人員最主要的輸送管道,於是CC派的力量也滲透到外交界。

(二)CC派與陳儀的恩怨

. 陳儀在福建省當主席與CC派的恩怨

陳儀跟CC派的恩怨從他當福建省主席的時候就已種下。 陳儀於福建省主席任內集大權於一身,力圖大有作為。他延攬了一群留學德國及日本的人才到福建省服務,這些人大多為統制經濟的信徒。他的重要幕僚徐學禹建議陳儀設貿易公司,實施專賣制度,甚至成立「公沽局」,進行糧食專賣,成立「運輸局」,管制貨運。(嚴家理,p.p.73,86


福建省推行統制經濟聲勢之大,還引起日本人創辦「福大公司」,統制日方有意在華南從事經濟活動的各個會社,以佈署日本與福建省政府的經濟合作。「福建省以陳儀為首,全省熱衷於福建經濟開發,此時我方對於這樣的形勢,確信有必要重整陣容以為統制,籌設以台拓和興中為中心,且與福建有密切關係之〞民間性質〞的嚮導(領導)會社。」(臺灣拓殖株式會社檔案-福大公司設立關係書類一括、第四號)陳儀主閩,本來就有替蔣介石「對日緩衝」的祕密任務在(余鐘民,p.84),透過統制貿易與日本互通有無,彼此結納,是很容易理解的。

陳儀的妻舅沈銘訓專門負責教育及人員訓練等民政工作。(錢履周,p.p.42 - 45 )他引進不少青年黨人及左派人士來負責相關工作。再加上陳儀本來就很重視文教事業,請來黎烈文和郁達夫分別負責出版物以及省府公報,這個原屬CC派禁臠的領域,就全由陳儀和沈銘訓所中意的人馬包辦啦!

陳儀在國府的派系屬性,被歸類為政學系的巨頭之一。 該系原本就與CC派結有深仇大恨,鬥爭至為慘烈;陳儀又破壞默契,以「外黨」及「左派」來阻礙「正宗國民黨-CC派」的仕途,CC焉能束手待斃? 福建省CC派首腦為省黨部主委陳肇英,其派駐福建原本就有替蔣介石監視陳儀的意味。(戴國煇,葉芸芸,p.89)陳儀本有「親日」的惡名,盧溝橋事變之後,又不動員抗日。陳肇英乃鼓動福建省民情緒,製造輿論,攻訐陳儀,甚至當眾予以指責,使其聲名益發不堪。(余鐘民,p.84)陳儀之所以親日,其實是奉蔣介石的旨意進行對日「緩衝」(不抵抗日本,而是與日本友善),陳肇英攻擊陳儀的結果,逼使陳儀出示蔣介石電文,把蔣介石不抗日的真相抖出來,使陳儀得罪蔣介石。(余鐘民,p.60;胡允恭,p.61

CC派以「不抗日」的罪名攻擊陳儀之所以能夠產生效果,其實與福建省在統制經濟下所累積的民怨有甚大的關連。陳儀欲以統制經濟大搞一番事業,卻因人謀不臧,致使「奸商趁機囤積,貪官從中漁利,米荒嚴重,物價飛漲,民怨沸騰。」(戴國煇,葉芸芸,p.85)一九四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日軍攻佔福州時,當地民眾因貿易局人員貪污狼藉,大肆屠殺陳儀浙江同鄉,以為報復;福清人民,甚至殺死縣長,梟其首級懸於長竿之上以迎日軍入城。(吳世昌,p.9 怨毒之深,可謂甚矣,簡直跟二二八事件時台灣人對長官公署的反感不相上下。同年九月,陳儀終在閩籍僑領陳嘉庚及南洋一帶閩籍華僑的強烈反彈之下,失掉省主席的寶座,遺缺由CC派的劉建緒取代。(陳嘉庚,p.p.392 - 393

. 陳儀在台灣與CC派的恩怨
等到陳儀要接收台灣了,CC派又想來要一杯羹。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十八日,陳果夫致函新任臺灣調查委員會主委陳儀,要求讓臺灣黨部主管負責人參與臺調會。一開始,陳儀婉轉拒絕:「請俟該黨部主任委員正式派定後再請增加本會委員名額派充委員。」(陳鳴鐘,陳興唐,p.p.36 - 37 十二月十九日,增加一名委員名額,由新派定臺灣黨部主委王泉笙兼任。 一九四五年十月,陳儀來臺接收前,曾晉謁蔣介石請訓並面呈長官公署各一級主管名單,及奉核可。然而事先未與委員長侍從室第三處(主管全國黨政高級人事任用)主任陳果夫洽商,犯了大忌。曾任長官公署宣傳委員會主任祕書的沈雲龍以此事「為未來臺省黨政不協調之種因,更為二二八事件之所以星火燎原之關鍵,此中機括甚微妙,外人不盡知也。」(沈雲龍,p.58

陳儀任福建省主席時,二陳派陳肇英監視。俟陳儀出任臺灣省行政長官,二陳又派李翼中監視之。李曾於陳立夫擔任國民黨中央組織部主任時,於該部任祕書職,是其心腹。 CC派在陳儀當台灣省行政長官的時期,在台灣發展勢力的腳步不是很順利。當時台灣最重要的企業都被資源委員會接管;次要的企業則被陳儀的人馬接收。連一向被CC派劃為勢力範圍的在教育界這個領域,陳儀本來也想要安排許壽裳出任臺灣大學校長,CC派首腦,身兼教育部長的陳立夫乃藉口許壽裳為魯迅思想宣傳者而拒絕任用之。(戴國煇,p.p.102 - 103)在台灣各地發展組織,CC派又比三民主義青年團晚到台灣,沒有後者來得受到歡迎。

CC派旗下的半山主要為謝東閔(高雄縣長、民政處副處長)、彭德(省黨部指導員)、連震東(省參議會秘書長、臺北縣長)、謝掙強(臺南縣新化區長)、張邦傑等。而台灣人中最親近CC派的,則是蔣渭水先生的弟弟蔣渭川。

CC派利用蔣渭川組織「臺灣省政治建設協會」,結合基層深厚的本土勢力來與長官公署分庭抗禮。一九四六年一月,先成立「臺灣民眾協會」,以張邦傑為主任。(蔣渭川)會員約數萬人,多為日本殖民統治時期「臺灣民眾黨」份子。因甚為活躍,陳儀欲加以解散,被李翼中阻止,陳乃請李善加勸喻,李於是命省黨部委員林紫貴、徐白光與蔣渭川商議,依人民團體之組織改該會為「臺灣省政治建設協會」。(李翼中,p.400 )在全省設有十七個分會,幹部全都是國民黨員。(蔣渭川)該會對長官公署「以報紙攻擊、或開演講會攻擊政治上之缺陷,及大罵貪官汙吏的舞弊橫行。」(蔣渭川) 一九四六年八月六日到九月十二日,「中央清查團」來台清查日產接收處理情形,團長劉文島是CC派人士,住在李翼中家,曾約見CC派人士蔣渭川、彭德、吳國信、林衡道等密談。劉文島接獲報告,認為貿易局長余百溪、專賣局長任維鈞貪污證據確鑿,迫使陳儀將之移送法辦。

 

CC派的特務機關中統,則吸收了許多流氓,例如台中地區的幫派首腦蔡志昌,他手下的「十四大哥」裏面有不少都是中統的特務。 
(三)二二八事件爆發後CC派的作為

二二八事變爆發後,三月一日李翼中要求蔣渭川出面參與平息工作。(李翼中,p.337)「政治建設協會」成員張晴川、黃朝生、李仁貴、白成枝、王添燈、蔣渭川、呂伯雄、廖進平都加入「處理委員會」 。( 廖德雄,p.66)「他(蔣渭川)每晚都與CC頭子密會後,翌日才出席處理委員會。他在處理委員會的任務是擴大〞建設協會〞的勢力....他一方面在整個CC的指揮之下,極力爭取青年學生,尤其是過去曾經到過海外作戰的退伍軍人,作為打倒CC的政敵陳儀的工具。」(莊嘉農,p.148 「蔣渭川在電臺廣播號召各地區人士出面組織治安維持會,暫時接管地方行政,以適度控制事態的擴大;廣播詞由高拜石撰寫,經林紫貴向當時主委李翼中請示。」(野僕,p.p.404 - 405;407

中統所吸收的十四大哥幫成員詹正光,在事件爆發後,鼓動民眾放火,把事端鬧大。(鐘逸人,p. 157

此外,CC派也派特務混進處理委員會,並刻意提出一些讓國民政府有藉口可以鎮壓台灣人的要求,例如「本省人的戰犯與漢奸無條件立即釋放」以及「各地方法院院長及檢察官全部由本省人充任」等。(葉芸芸,p. 99 蔣渭川也參與推動青年學生加入「忠義服務隊」、組織「臺灣青年自治同盟」。(蔣渭川)三月六日又招集退伍臺籍日軍於中山堂及太平國校集合。(蔣渭川) 當時情治人員曾經組成「便衣隊」槍殺台灣人。省參議員顏石吉說:「這次所謂便衣隊多數由黨部服務處出來槍殺人命。」(台灣二二八事件檔案史料,p. 528

三月七日,李翼中以陳儀特使的身分,赴南京請兵。九日與國防部長白崇禧共商宣撫對策,於白氏詢以宣慰及撤換陳儀何者宜先時表示,「臺人厭之矣,如愛陳儀不如速為去也。」(李翼中) 後來陳儀也利用清鄉的機會整肅CC派,省黨部調查室主任蘇泰楷、指導員彭德被補,蔣渭川逃亡一年(女兒被擊斃)。林衡道先生回憶說:「當天我立刻到省黨部找主任委員李翼中,他不在,去找宣傳處處長林紫貴。....他說不只我,連他林紫貴自己都快不保了。....林紫貴還透露這是陳儀藉機叫情治機關打擊CC派。」(林衡道,p.86

三月二十一日,國民黨六屆三中全會在CC派的運作下通過陳儀撤職查辦案。蔣介石將該向決議予以擱置。CC派在此前後也動員媒體及受陳儀冷落的官員大肆批陳。然而蔣介石終究未處分陳儀。陳儀後來被處死,是因為他想要投共,而且還要拉湯恩伯(蔣的四大將領之一)一起投共;而不是因為二二八事件。二二八事件之後他還當上浙江省主席,根本是升官。

小結

CC
派鬥爭陳儀,目的不是為了讓台灣更好,而是陳儀當台灣省行政長官時沒有分什麼好處給CC派,早點把他鬥倒,才可以安插自己人來接班(當年他們在福建省就玩過一次,只是這次蔣介石沒有照著CC派的棋路走,而是另外安排了跟陳儀同屬政學系的魏道明來接班)。國民黨人,個人利益第一,其次是派系的利益,在其次才是他們黨的利益,更次之的才是國家。至於人民,只有呼口號時會想到罷了!因此,每逢國民黨派系傾軋之時,也就是生靈塗炭之日!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歷史
上一則: 台灣人與三民主義青年團
下一則: 陳儀是冤枉的嗎?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