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將軍暗殺事件
2018/12/07 13:18
瀏覽79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三十四、將軍暗殺事件
作者: 加州清光
  慶應元年閏五月,將軍家茂由東海道西行,第三次上洛進行第二次長州征討的準備工作。而途中的一個住宿點,就被選為了近江國(現滋賀縣)的膳所藩。自二代藩主秀忠公以來,膳所藩已有二百五十年未曾接待過將軍。此時的藩主為二十代本多康穰,接到老中水野忠精下達的命令後,便傾盡全藩上下之人力、財力,將二之丸御殿裡裡外外徹底重新裝修,終於在家茂抵達的前幾日竣工,並以最佳的狀態準備迎接家茂的駕臨。

  可是突然從京都守護職處傳達了“膳所藩內尊攘志士暗埋地雷,蓄謀暗殺將軍,因此將將軍宿泊地點臨時改為大津宿”的通知。
  消息一經傳來,膳所藩上下是大驚失色。這膳所藩雖為石高只有6萬石的小藩,但與近鄰的彥根藩一樣,持的都是佐幕思想。支持幕府的佐幕派居然爆出暗殺將軍的醜聞,簡直是豈有此理。但幕末的每個藩內都存在“佐幕”、“勤皇”兩派,這膳所藩也不例外。其中最為過激的是河瀨太宰,此人受到佩里來航時所帶來的衝擊,將增強海防建設作為急務向藩內提出改革建議,並向眾藩士灌輸“勤王倒幕”的思想,又幫助脫藩的藩士逃亡倒幕主力長州藩方面,成功培養了一批批倒幕志士。此期間新撰組與會津藩兵多次出動前往近江水口、大津等地,對可能逃亡在外的攘夷志士進行了追捕。閏五月中旬河瀨被逮捕後,松平容保認定此人為極度的危險分子,擇日便判了斬首之刑。

  然而膳所藩內還是佐幕派占了上風。上至藩主,下至家老們為洗涮本藩冤屈,將藩內勤皇派的志士三十餘人全部抓獲、關押收監,並向將軍上表了請願書,聲稱藩內已肅清意圖倒幕的恐怖分子,現在藩內的皆為佐幕志士,請將軍無論如何恢復駕臨膳所的決定。

  但是京都守護職松平容保仍心存疑慮。這膳所藩雖為譜代藩,但藩內畢竟是出現了對幕府抱有敵意的一群人,那本多康穰到底打的什麼主意還有待查證。而且既然威脅到將軍生命安全的傳言已出現過一次,那便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將軍以身犯險。
  於是將軍家茂一行人雖按行程抵達了膳所藩,但只是稍作休息,馬上就帶領大部隊離開,前往大津。

  這下子膳所藩的臉面可是丟盡了。藩主一怒之下,下令關押在監獄的其中十一名過激勤王志士處以了極刑。也正是此緣故,膳所藩在維新後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沒能得到新政府的信任。

  閏五月二十一日,家茂在大津宿泊一夜之後進京。作為將軍侍醫的松本良順自然也隨著御駕一同來到了京都。
  松本先是抵達了自己的門生——會津藩士南部精一的宅中,屁股還沒坐熱,得到松本先生上洛消息的近藤勇便上門拜訪了。前一年近藤曾在江戶兩度拜訪松本,不但向他學習關於西歐列強的知識並特意請他調配了胃藥,兩人還約定,如果在京都相見,一定要互相再次拜訪敘舊。
  近藤走後,這次是松本良順應邀前往西本願寺拜訪了。說是“拜訪”,其實主要目的是給新撰組全體成員來一次徹底的“集團體檢”。

  這個時候的新撰組隊士,由於得到了前一年的八一八政變、池田屋事件、禁門事變等幕府下達的大筆獎金,每日結束隊務之後便花天酒地,終日流連在各個花街柳巷,生活習慣極其不健康,當然病號也是不斷出現。在這種狀況之下,松本趁探望近藤之際,決定徹底給這些沒有健康意識的隊士們來一次全方位的體檢。

  在近藤的介紹下,松本良順與土方歲三就正式在西本願寺見了面。“真不愧是近藤先生重用的得力助手”,是松本的心聲。他暗暗在心裡給了土方打了相當高的分數,認為土方是“無事不成、疾如迅雷。”在這之後,松本也成為了在土方的生涯中相當具有影響力的一位。

  近藤與土方先是帶著松本在西本願寺的各處進行參觀。讓松本難以置信的是,局中最高兩位領導人——局長、副長親自帶著客人前來參觀,這隊中竟然磨刀的磨刀、穿衣的穿衣、甚至還有光著身子和無所事事躺在一邊的隊士。若要將松本良順當時的心境用語言表達出來,那便是“自己仿佛是來到了草莽聚集的水泊梁山,而並非紀律嚴明的新撰組屯所。”
  松本皺了皺眉頭,轉向一邊的近藤,“近藤先生,這……”

  近藤勇尷尬地笑了笑,“他們都是病人,請先生不要見怪。”

  實際上這新撰組局內並非常人所想像的那樣,人人戰戰兢兢,局長、副長的面前大氣都不敢喘,生怕一個不留神就會被命令切腹、斬首等。除獎金之外局內平隊士月餉並不很多,為了慰勞眾位隊士近藤也時常帶上他們集體出動,前往島原等地喝喝花酒等等。而在這酒席之上古代和現代都差不多,平日一本正經,喝多了就沒大沒小。

  而這時候新撰組中骨折、食物中毒、梅毒等患者人數竟達到總人數的三分之一,松本覺得非常奇怪,便問道:“至今為止未曾請醫生來瞧過麼?”

  “醫生也來過好幾次,但每都只是聽聽患者的病情,也未施行具體的治療方針便草草了事了。”近藤答道。

  松本聽後大為生氣,覺得這現代日本的醫生都太缺乏醫德。於是便更堅定了自己給隊士們診治的決心。
  “請先準備一個大房間,並擺好被褥先讓病人們躺在這裡,以便每天醫生出診時根據病情開藥。還有,如果方便安排一個照顧病人飲食起居的看護人員,那麼醫生一人也便足夠了。但在這之前還得先在病室裡準備幾個大桶,徹底讓這些病人們清潔一下身體。”

  這其實是西洋式的處置方式。松本一邊在紙上畫圖說明,一邊給近藤解釋的時候,土方前來報告了。
  “一切均按先生吩咐安排妥當,請先生察看。”

  松本聞言嚇了一跳。這才一個多時辰,(兩、三個小時左右)這麼多的事就都辦妥了?他馬上趕往一看,果然,在一個大房間裡所有病人們排成一排躺在房間中央的被褥之上,旁邊整齊地擺放了三個大木桶,裡面盛滿冒著熱氣的熱水。
  松本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目瞪口呆站在原地。

  看出了松本的疑惑,土方微微一笑,“常言道‘兵貴神速’,說的就是這回事吧。”
  松本稍稍一愣,便回過味來與土方一起哈哈大笑。

  隨後松本便立刻為眾隊士進行了診治。眾人中大多患了熱傷風,少數是由挫傷引起的疼痛、食物中毒與梅毒。其中最為嚴重的兩個重症患者,患的是心臟病及肺結核。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上一則: 松原忠司殉情事件
下一則: 第二次組織編成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