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長州征討論
2018/12/07 12:18
瀏覽51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二十六、長州征討論
作者: 加州清光
  禁門之變之時,由於長州藩兵向著御所開炮,惹得孝明天皇龍顏大怒,戰爭結束後立刻下達了對長州的征討令。長州人本來想借著舉兵上洛玩上一齣武裝政變,要脅朝廷赦免毛利父子及三條實美等人之罪,恢復長州政權。沒想到弄巧成拙,這會兒成了“朝敵”——朝廷的敵人、天皇的敵人,以至於整個長州藩都被迫面臨著生死存亡之窘境。用一橋慶喜的話來說,光是擁兵上洛就已經是謀反之罪,長州逆賊竟然喪心病狂沖著皇宮開炮,簡直是大逆不道、罪可容誅。這要放在大清國,那就是誅九族的大罪。

  七月二十三日,朝廷正式下達了征討長州的命令。幕府便馬上向西國21藩下令準備出征,同時向天下發出佈告,宣佈尾張藩主德川慶勝為征長總督,越前藩主松平茂昭為副總督,將軍德川家茂親自出陣前往征討。

  這長州征討令對幕府來說也是個絕佳的重振幕威的機會。正式步入幕末時代以後,幕府的權威急速下墜,漸漸失去了約束諸藩的能力。幕府首腦們急得抓耳撓腮,苦於近年來無重大變故,也就沒有適當的機會再次鞏固幕府政權。托長州人的福得到了這麼一次機會,以此為轉捩點,須重新將江戶奉為政治的中心,並恢復參勤交代制度。

  這參勤交代始于三代將軍德川家光時代的寬永十二年,在文久二年時由於各藩財政吃緊故被暫停。這種制度是將各大名的妻子跟兒子做為人質安置在江戶,大名們每隔一年就必須從本國出發至江戶,一年以後再返回本領地。當然,往返的路費、食宿費等都由大名自行承擔。其中一些好排場、愛面子的大名,在旅途之中耗費鉅資,使得藩內財政出現嚴重赤字。既然沒錢沒糧,這些大名即便是想要造反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這參勤交代所蘊含的深意便是削弱大名的財力以達到使其無力反抗幕府的目的。幕府之所以此時策劃恢復參勤交代,打的正是提升幕府威信並壓制各藩藩主的主意。

  然而畢竟幕府已經今非昔比,此時又急功近利,命令諸藩出兵的同時還要恢復參勤交代,使得財政極為緊張的各藩藩主大為不滿,一時間怨聲四起。但此時幕府的幕臣們卻堅信:只要將長州成功肅清,幕府便一定能夠重振往日的雄風。

  …………………………………………………………………………………………………

  但這德川慶勝雖被委任為征長總督,他本人卻是毫無幹勁,無心出征。期間多次上奏請辭,但毫無例外地被通通駁回。無奈,德川慶勝便以將指揮權全權委任、並可以不聽從受幕府高層命令為條件,勉強答應了出任總督一職。

  征長號令一經發佈,長州人立刻就淚流滿面。本來在前一年,高杉晉作與伊藤博文火燒英使館,使得英國人大發雷霆,立刻殺到長州方面與他們幹了一架。長州方此戰後本就元氣大傷,缺米缺糧又缺錢,可是長州這幫人都是亡命之徒,同年又在下關海峽炮轟美國、荷蘭及法國的商船,一年之後便遭到了報復性打擊。

  八月十八日的政變之後,長州方交出手中政權、徹底退出京都舞臺。元治元年六月的池田屋事件中損失多位精英志士、一個月後禁門之變中成為朝敵,吃盡了聯合藩軍的苦頭;禍不單行,同月下關又遭到英、美、荷、法四國聯合圍攻,這會兒是只有進的氣兒,沒有出的氣兒了。

  而在長州藩內部,也出現了兩派各占一邊天的情況。一方為強硬激進派,另一方為保守反戰派。從八月十八日政變到禁門之變,中間經歷了天誅組之亂和生野之亂,激進派掌權以來,烽火連天戰事不斷,不僅如此,還失去了藩內大量的人才精英。這一連串的事件裡由於激進派的有勇無謀,妄圖以武力威脅朝廷以至使長州淪落為朝敵,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再繼續讓激進派這麼囂張下去,長州恐怕就要被夷為平地了。大難當頭,長州內部由最初的互相指責轉變為武力衝突,保守派更是臨時成立了“撰鋒隊”,對已經失去藩內立場的激進派展開了鎮壓和攻擊。在這場武力衝突中,激進派代表家老周布政之助身亡、井上馨身負重傷,志士傷患多數。激進派退出藩內政治中心,大權在握的保守派便決定,為了長州領土完整,對於朝廷、幕府必須採取徹底恭順、臣服的姿態。

  另一邊,因違抗藩命被發配至奄美大島,刑滿釋放不久的西鄉隆盛,聽到這次終於有機會可以消滅宿敵長州藩,自然是喜出望外,以參謀身份幹勁十足地加入了征長大軍並來到了大阪。可是西鄉漸漸發現,幕府以征長為由,所想所做之事皆為如何恢復幕府威信、強化幕權,此時的西鄉就像被當頭潑了一桶冷水,一時之間竟然不知該何去何從。在土佐藩脫藩的阪本龍馬的介紹下,九月十一日這天,西鄉隆盛與勝海舟就正式碰面了。

  這勝海舟乃是黑船來航後被幕府特別聘用的幕臣,在長州跟荷蘭人學習了航海術,當時是肩負著幕府軍艦奉行之重責。幕府以每年三千兩的代價成立了神戶海軍操練所,培養出了勝海舟這個叛徒。阪本龍馬便是勝海舟門下高徒、海軍操練所的塾頭。兩個人剛一見面,勝海舟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把西鄉隆盛嚇得夠嗆。

  “幕府氣數已盡,是時候該進行維新革命了。”

  這勝海舟拿著幕府俸祿,不但不為將軍效力,反而口出倒幕狂言,這樣的臣子還真是世間少有。西鄉不知其中,只得向勝投以疑惑眼神。

  “現在幕府的思想已與時代脫節,他們只想著如何恢復權威,卻無法解決與外國列強之間的糾紛,做法消極被動,又不敢於承擔責任,如此遲早出現嚴重問題。而且幕威逐年下墜,已經失去了統治國家的能力。唯今之計只有聯合各藩推翻幕府進行幕政改革,成立新的中央集權國家。”看透西鄉內心的勝海舟,一針見血地道出了幕府已無可救藥,表明了自己已放棄幕府的決心。

  西鄉在遇見勝海舟之前,雖對幕府心有不滿,但心想的卻是如何在此基礎之上改變幕府方針政策,並未設想過“倒幕”這種大膽行徑。但聽勝一席話,此時竟然有茅塞頓開的感覺。於是又試探性地問道,“如果外國軍艦駛入大阪港,強硬要求日本開國又該當如何?”

  勝海舟只是不屑地笑了笑,“幕府對這幫外國人早已構不成威脅,根本不會被他們放在眼裡。當務之急是聯合各藩大名,團結一致推進對外改革才是正道。但國內的現狀是軍事力量遠遜於外國列強,只有開國積極進行對外交流,學習他們的先進技術跟制度,日本才不會一直仰人鼻息,屈居外國列強之下。”

  勝海舟這一番話大大地改變了西鄉的人生觀、價值觀,他那獨到、精闢的見解與言論深深地感染了西鄉,當即發表了“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感慨。在給大久保利通的報告書中,西鄉稱勝海舟為“知識淵博、見解驚人的奇人”,而勝海舟也對此次的會見相當滿意,當著阪本龍馬的面對西鄉隆盛是稱不絕口,說道“天下成大事者非西鄉莫屬”。

  經過此次會見,西鄉隆盛從最初的“佐幕思想”轉變為“倒幕思想”,在之後的長州征討中,勝海舟的那一席話便成為了決定幕府、長州命運的一個大大的轉捩點。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上一則: 伊東一黨入隊
下一則: 近藤勇彈劾事件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