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近藤勇彈劾事件
2018/12/07 11:01
瀏覽71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二十六、 近藤勇彈劾事件
作者: 加州清光
  自八月十八日政變、池田屋事件、禁門之變後,近藤的脾氣也是越來越大了。自從除掉芹澤一黨,近藤勇成了新撰組唯一的局長,副長土方歲三繼續代替靜養中的山南敬助執行隊中事務,新撰組便成了兩個人的天下。

  從第一次全員晉升幕臣“同心”的時候起,近藤的傲慢自大就開始滋長,前一陣子又根據老中的內示,要將近藤擢升為兩番頭次席,這下子近藤就更加一發不可收拾,儼然一副“主公”姿態,不僅是普通隊士,就連對永倉新八、齋藤一等舊試衛館一派,也是以一副絕對的上下級關係來進行約束。這可就苦了這些副長級別以下的隊士們,近期應聘而來的這些人大多都是脫藩者,是曾經有過誓死效忠的主公的。本著“一臣不侍二君”的原則,要他們把近藤勇當成第二位“殿樣”來侍奉,基本上可以說是強人所難。對於一些不服從領導命令的,近藤便本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原則,一時之間隊內怨聲載道,脫局者眾多,影響極其惡劣。

  要說到近藤豹變的其中一個原因,這筆帳其實還得算到文久三年招上來的隊士——武田觀柳齋的頭上。這武田觀柳齋是出雲母裡藩出身,母裡也就是松江藩的一個支藩,武田在那裡學習了甲州永沼流兵法,並致力於陽明學研究,倒也小有名氣,被稱為“地方的秀才”。在母裡藩曾因過激勤王思想而產生糾紛被捕投獄,越獄後來到京都,正好趕上新撰組擴充隊員,而當時正值“公武合體”時期,武田心想,反正都已經合體了,佐幕不就等於勤王麼,其實都是一回事。於是未經仔細考慮便加入新撰組大軍。由於此人為組內唯一的軍學者,文學方面也小有一番成就,馬上就被近藤重用,不久便成為副長助勤、文學師範。

  這武田仗著自己有點文化,成天追在近藤屁股後頭給他吟詩作對,還整天不厭其煩地給近藤灌輸:“新撰組就是局長您一手提起來的啊!它完全是屬於您一個人的啊!您就是主公,我們這些隊員都是您的家臣啊!”之類的奉承話。近藤本來就比較看重肚子裡有點墨水兒的文人,讓武田追著這麼一吹捧,不禁也開始覺得飄飄然。

  然而其他隊士可不吃武田這一套,近藤的變化對隊內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也是真的。自芹澤鴨一黨被肅清以來,新撰組內第二次出現了大的局勢動盪。以永倉新八為首,齋藤一、原田左之助、島田魁、尾關政一郎、葛山武八郎六人,終於不願眼見新撰組就此分裂走向不歸路,毅然決定向松平容保聯名上奏建白書,要求嚴懲近藤。

  八月下旬,永倉新八,齋藤一、原田左之助、島田魁、尾關政一郎、葛山武八郎六人首先面見會津公用方小林久太郎,向他陳述了事情的起因經過,並提交了“近藤五大罪狀”建白書。六人一字排開,連壽衣都準備好了,聲稱,如果其中任何一條不符合事實,那麼我們六人當即切腹;相反,如果近藤勇無法針對任何一條為自己做出辯解,那麼請讓近藤切腹,為新撰組更換領導。

  公用方小林慌了。下屬聯名彈劾上司,這不像話呀。而且新撰組目前深得會津侯信賴,他們的事自己無法擅自作主。於是趕忙通知會津侯松平容保,請他定奪。

  …………………………………………………………………………………………

  松平侯這時候大病初癒身體還未復原,聽到這個消息是又驚訝又頭痛。這新撰組戰功是立了不少,但隊內從上到下問題隊員居多,荒唐事也是沒少幹,這次為了彈劾一局之長居然以死要脅,真是讓人哭笑不得。雖說此時見回組已成立,但畢竟處於初期階段還未成氣候,而且這些御家人已適應了和平年代,在戰鬥能力上比起那些成天跟窮凶極惡的浪士打交道的新撰組可不止是差了一個等級。松平容保想到這裡,兩道濃鬱的眉毛幾乎都擰到了一塊。這事要是處理不當,自己可就失去了一批得力幹將。看來還得是以安撫、調解為主。

  松平容保起身,披了衣服在接見室召見了六人。聽了事情經過,語重心長地開口說道:“爾等所言合情合理,但這新撰組成立至今,乃是近藤、永倉、原田等人費盡心血極力維持,立下了不少功勞,本侯心裡清楚。但這組織不是一個人的,如果陷入解散的窘境,首先就是身為管理者的——本侯自身的過失,是無法推卸的責任。此事應該如何解決,爾等再稍作考慮如何?”

  六人一聽會津侯此話,面面相覷,誰也不敢再發話了。聽會津侯這話,把新撰組瀕臨分裂危機的罪過都往自己身上攬,此時如果強行要求嚴懲近藤,那豈不是連會津侯也得一併處罰?而且這會津侯明顯大病未癒,面色不佳,此時前來打擾當真是冒昧至極。

  幾人想到這裡,不禁覺得慚愧。自己一心想要推翻近藤統治,卻沒有再三斟酌,顧及人情世故。遂起身答道:“遵命,我等即刻返回屯所。”

  松平容保很是高興,當即擺下一桌酒宴賞予六人,接著馬上叫近藤前來,以“處理組織內部糾紛”為名,讓他們坐在一起溝通解決。臨走前特意叮囑眾人:“此事切記不可外泄。”

  近藤就應邀而來了。當著松平侯的面也是說了不少軟話,以後一定多多注意態度,親君子遠小人,一定好好反省云云。

  ………………………………………………………………………………………………

  結束了酒宴,七人一路無話,默默返回屯所。經過二條的時候,竟然看見武田觀柳齋早已等在那裡。武田一見七人的面,沖過來先是將刀擲於地上,然後撲通一聲跪下,聲淚俱下地開口說道:“請幾位先行砍了在下吧!”

  近藤以下,永倉、齋藤、原田幾人愣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武田此舉何意。這唱的又是哪一齣啊?

  武田跪在那裡還是那幾句話,“都怪在下平時多嚼舌根,在局長大人面前口無遮攔,給隊中造成極壞影響,以致今日組織內部瀕臨破裂……在下自知罪孽深重,請各位砍了在下洩憤吧!”

  其實這武田觀柳齋心知肚明,今日之事不管近藤逃不逃得過,反正平時跟在近藤身後溜鬚拍馬的自己決計是逃不過了。因此熟知軍學的武田就在此玩了一招“以進為退”,伸手不打笑臉人,這幫人都是血性漢子,自己這麼誠懇地謝罪,哪有沖上來便砍的道理。

  武田的這步棋顯然比近藤下給老中看的那一步還要高明,這七人雖氣武田成天對近藤點頭哈腰阿腴奉承,但此人既已知罪,眼下又痛哭流涕平伏在地,看來是真心知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不如給他一次機會,饒了他這次算了。

  這武田觀柳齋這一劫就算是逃過了。

  但是近藤心裡也很委屈啊。雖然還未正式下達公文,但自己已是即將成為旗本的人,提前將下屬作為家臣對待又有何不可呢?而且這永倉新八,平時自己是拿他當親兄弟一樣看待,在試衛館的時候就供他吃,供他喝,免費提供住處,他居然帶頭向會津侯告自己的狀,這簡直恩將仇報啊!話雖如此,但在會津侯面前已經把話談妥,事後再想追究永倉責任,只怕也沒那麼容易了。但這口惡氣不出不快,況且此事如若不殺雞儆猴,自己以後在新撰組可就沒有立足之地了。因此總得抓個人出來承擔此次彈劾事件的後果才行。

  由於松平侯的一句“不可外泄”,於是所謂的“近藤五大罪狀”及事情之後的解決方法等等全部成謎,連那“五大罪狀”究竟是哪五條,直接參與彈劾的五人事後都受了何種處罰都已無從考證。

  於是,新撰組成立以來第一次牽扯到試衛館內部糾紛的事件便只以“誣陷局長”之罪處決了一個身份最低的葛山武八郎,其餘五人無恙。這五人本以為近藤會因此遷怒自己,要求全體切腹以穩軍心,誰想竟然得以活命。於是五人深感慚愧。其他的隊士也因其挺身而出告發建白而深表欣慰,紛紛表示此後定當效忠幕府、天皇,為京都守護職盡忠。此事便成功告一段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上一則: 長州征討論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