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禁門之變(後篇)
2018/12/07 10:57
瀏覽55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二十五、禁門之變(後篇)
作者: 加州清光
  沒辦法,眾人只能回到九條河原繼續待命。然而這回是御所那邊又傳來炮聲,升起了狼煙。接到急報的新撰組便火速趕往御所護駕,終於在界町御門處發現長州剩餘殘黨正在圍攻擔任守衛的越前藩兵。新撰組的一干隊士們一連撲了幾個空,這回可算是發現了敵人,一個個激動得眼睛都綠了。雖然此時是長州兵占上風,但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真正的“壬生狼”,再加上會津藩、越前藩三方合攻,轉眼間便抵擋不住,全面敗潰。新撰組與軍事奉行林權助兩面夾擊,將長州藩兩支小隊全滅在界町御門附近。
  此時原田左之助的左肩、永倉新八大腿負傷。

  另一邊,蛤御門附近的日野邸、勸修寺等地潛入了五十名長州人。新撰組得到消息後,馬上第一時間趕赴現場清理逆黨。這幫“壬生狼”們東奔西跑地忙活了一整天,除了在界町御門那裡趕上一場餘興節目以外基本沒有遇敵,心裡早就窩了一股火,到了地方二話不說,破門而入一擁而上,這些偷偷潛入的長州人便倒了大楣。附近的會津藩兵也從另一側強行突入,將潛伏在內的剩餘長州餘黨統統攆了出來,“壬生狼”們便與熊本藩兵協同合作,將這些長州餘黨該正法的正法,該逮捕的逮捕,總算是在大局將定的情況下發揮了點作用。

  但是在京都市內,四處逃竄的長州人慌不擇路,竟然分頭藏進了附近的民家之中。幕兵們沒有辦法,當務之急只想速戰速決,便把炮口對準民家轟隆隆地開了炮;沒有裝備大炮的小隊則是使用火箭、火球等方法將火種射入。七月十九這一天本就刮著強北風,風助火勢,火光燭天,京都市內馬上就陷入一片火海。再加上之前炮擊鷹司邸後失火,長州藩邸留守居乃美織江在逃往西本願寺之前又在長州藩邸放了一把火,轉眼間火勢便一發不可收拾。從北面丸太町一直燒到南面八條、西面堀川一直燒到東面的寺町,被害面積竟達到了5.25平方公里。可憐那些被捲進戰爭失去了安身之處的無辜百姓們,這會兒只得徘徊在河岸邊、大路兩旁等,無助地祈求著戰爭的儘早結束。

  新撰組、會津藩等本來在前一個月將池田屋事件防患於未然,將京都拯救於大火之中,沒想到事隔一月,這兇猛的業火竟然以另一種方式肆虐京城,真是令人感歎世事變換無常。

  十九日夜,包括之前池田屋事件的兇犯同黨——古高俊太郎在內、被關在六角大獄的攘夷志士們望著沖天的大火憂心忡忡地度過了一夜。次日晨,火勢仍未得到控制,反而燒向了六角獄這邊,囚人們倒是相對淡定,相反獄吏們卻大驚失色,以為是敵人來襲,引發了一場騷動。
  監獄起火對於犯了重罪的犯人來說亦喜亦憂。按照當時規定,監獄遭到火災侵襲之時需將關押犯人暫行釋放,三日之內犯人們如果自行返回,便可適當進行減刑、免罪等等。但這六角監獄裡關押的可不是普通的犯人,這些人是過激浪士排成行,恐怖分子一大群。要是放這幫人暫時出獄等同放虎歸山,後果不堪設想。西奉行所的瀧川播磨守便下令,將這獄中三十三名攘夷過激分子即刻處決。一時之間監獄之內志士互相道別、高吟辭世之句、刀劍斬首之聲絡繹不絕,中間夾雜著令人心驚肉跳的人頭滾落地面的悶響。這三十三名志士全部處決完畢,已經是當天傍晚的事了。

  戰鬥進行到此時已是大局已定,潰敗的長州藩兵們陣亡的陣亡,被捕的被捕,能活著逃走的也都於第一時間逃回祖國。然而以久留米脫藩的真木和泉為首,各藩志士十七人皆為脫藩之身,即使僥倖回國也是死路一條,於是抱著必死決心撤至山崎天王山,等待著幕兵的追擊。二十一日,會津藩率配下新撰組、桑名、彥根、郡山等聯合藩軍攻上天王山,先是在山腳設下重重包圍,然後由新撰組先行衝鋒攻至山頂。新撰組一干人等忙著衝鋒陷陣,連基本的軍糧都沒來得及準備,只能依靠路邊的泥水維持體力。這時京都的火勢仍在持續,天王山如同火焰山一般熾熱難耐,新撰組眾先鋒便脫掉盔甲、防具輕裝上陣。剛上到山頂,頭頂金色烏帽子的真木和泉便出現在眾人眼前,堂堂正正地報上姓名。雙方雖為敵對關係,但此處已是禁門之變最後的一局戰局,意義重大,禮不可廢。會津藩神保內藏、新撰組近藤勇在真木和泉之後也分別自報家門。

  雙方招呼過後,早就排好陣形的十七名脫藩志士們,架起火炮對著會津、新撰組先鋒就是一陣掃射。近距離攻擊之下避無可避,永倉新八腰部、井上源三郎小腿中彈受傷。
  掃射完畢,彈盡糧絕的真木和泉等人丟下手中武器,全員跑向山中陣小屋並燃起一把火,轉眼間小屋便被火舌吞噬。這十七名勇士一個接一個投入火海,切腹自盡。雖為敵人,但光榮戰鬥至最後一刻的勇武英姿,連新撰組眾人都為之感動,稱這些勇士為“真武士”。大火被撲滅後,眾人在十七具焦黑的屍體中找到了真木和泉的屍體並厚葬,其以下眾勇士也一同葬於山腰處的寶積寺。

  結束了禁門之變的最後一場戰鬥,新撰組眾人除了傷者留守以外,剩餘隊員全部出動前往大阪追擊長州殘黨,回到屯所已經是二十三日午後的事了。

  京都市內燃起的大火燒了整整三天,此時才總算被撲滅。經調查,受災面積竟達到了5.25平方公里,受災町數達到811町、民房27513家、公家屋敷18間、武家屋敷51間、寺社253間,京都市內遭到燒毀2/3的毀滅性打擊。
  此次禁門之變長州折損精兵四百餘,那逃回本陣的長州軍總帥福原越後也沒能得到好果子吃,一力承擔了敗戰的後果,被幽禁在德山閉門思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