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禁門之變(中篇)
2018/12/07 10:50
瀏覽67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二十四、禁門之變(中篇)
作者: 加州清光
  長州、諸藩聯合軍對峙了大半個月,終於長州方首先沉不住氣,開始主動發動攻勢。

  七月十八日深夜,長州軍三方攻向御所。福原越後由長州藩邸北上伏見街道,清側義軍隊從東方迂迴至御所南門,國司信濃隊則是從西方攻入,在一條歸橋分兵兩路,由國司率領的本隊繞至中立殼門,來島又兵衛帶領遊擊軍四百人向蛤御門進軍。

  國司隊先行到達中立殼門處,與擔任守衛的築前藩兵展開衝突,因雙方兵力差異,築前藩兵敗走撤離,國司隊一時突破了中立殼門,但隨著守衛乾門的薩摩藩兵的增援,情勢馬上出現逆轉。處於不利的國司隊便暫時撤退趕往蛤御門支援來島一方。

  蛤御門這邊,來島又兵衛匯同兒玉率領四百遊擊軍正式攻入,並在門前與會津大將內藤介右衛門、隊長一瀨傳五、林權助率領的會津藩兵四隊一千名進行激戰。會津藩兵們一見這幫長州人的裝備氣就不打一處來,你們這幫虛偽的長州蠻子,口口聲聲說“誓將外國蠻夷趕出日本國土”、“斬盡天下外邦狗”等等,可你們手裡拿著的都是荷蘭的最新式武器,還美其名曰“鎖國攘夷”,你們還要臉不要?相對長州的精良裝備,會津藩兵這邊都是刀、槍之類的冷兵器以及舊式火槍,雖占人數優勢但被裝備上的差異壓制,一時間情勢危急。八月十八日政變之際曾經合作過一次的薩摩藩,此時又來幫忙了。指揮官西鄉吉之助率領二百將士從乾門趕往御門助陣,人數雖少但火力充足,抬出大炮、火槍與長州藩兵展開了現代武器的火拼。但這長州人鬥志旺盛、裝備精良,一時之間合會津、薩摩兩藩之力也未能扭轉局勢。“擒賊先擒王”,西鄉吉之助叫來狙擊手川路利良瞄準來島又兵衛射擊,川路不辱使命,一槍將來島擊下馬。來島重傷之下見大勢已去,又不願死在敵方手下,於是拼盡殘力舉起刀,自己結果了自己的性命。一見大將陣亡,這幫長州藩兵慌亂之下破綻百出,連陣形都被打亂了。會津、薩摩兩藩乘勝追擊,兩面夾擊從蛤御門將長州人逼退。

  這時宮中傳出消息,說是孝明天皇準備離開御所到下鴨社暫行避難。會津侯松平容保為京都守護職,要是因內戰騷動害得天皇前往別處避難,那就是守護職的失職。會津侯此時正在大病之中,聽聞此消息趕忙從病塌中起身,整理儀容儀表、換上朝服準備進宮面聖。飽受病痛折磨、步伐踉蹌的會津侯,由近侍攙扶著硬是騎上了馬,途中有好幾次差點墜馬,兩名侍從便從左右支撐會津侯腰部防止發生意外。

  消息靈通的長州藩兵得知會津侯進宮參內後,便在日野邸、鷹司邸附近設下埋伏,準備半路截殺松平容保。這時松平容保的馬都已經過了公卿門,拐個彎便要到達御所的時候,那馬突然停下就不走了。侍從們覺得奇怪,便牽著馬原路返回,從南門前往御所,總算是平安到了御玄關處。吉人天相,松平容保不知不覺中竟然撿回了一條命。

  到了御玄關,一橋慶喜與桑名藩主松平定敬早已等在那裡,兩人攙扶著松平容保進了御廊下。孝明天皇正準備出發,聽到病重的會津侯前來晉見,立刻下令傳詔。松平容保見了陛下的面,當即平伏在地說道,“今雖有逆賊謀反引發宮中混亂,臣身為京都守護職,必定盡忠職守剷除逆黨,即刻平息戰亂,請陛下放心,臣誓死守衛陛下、京城安全。”

  孝明天皇見松平容保言詞懇切,心中不禁感動。於是抱著君臣共同赴死的覺悟,對會津侯說道:“如此,便全權交於你處理。”

  此時從東邊突入帶領清側義軍的真木和泉、久阪玄瑞等到了界町御門。本想通過鷹司輔熙邸的鷹司卿上奏朝廷,以求洗涮冤屈重振長州雄風。可此時這鷹司卿入宮參內,並不在府內。真木、久阪猶豫之下決定強行闖入先佔據高點,不過被守衛在附近的會津藩兵發現,兩番人馬展開了激烈戰鬥。久阪玄瑞等指揮官的抵抗相當頑強,會津藩兵久攻不下。在一旁觀戰的一橋慶喜終於失去了耐心,下令炮擊鷹司邸。會津藩兵山本覺馬便搬出了長達2.5米的荷蘭製近距離強攻型火炮,對著鷹司邸後牆就來了一發,這牆頭便像豆腐一般被輕易炸毀。會津藩兵一擁而上,先搶上前將吉田松陰的得意門生之一、曾任高杉晉作奇兵隊參謀一職的入江九一刺死,邸內的久阪玄瑞、寺島忠三郎此時已到了山窮水盡之窘境,悲憤之下舉刀自刃。真木和泉率領餘下的少部分精銳,拼死殺出了一條血路,退回山崎天王山。

  隨著多位指揮官前線陣亡,戰鬥最激烈、雙方死傷者最多的蛤御門之前,長州藩士開始方寸大亂,搬出大炮不管三七二十一對著敵人就是一頓狂轟濫炸,結果一顆炮彈沒放好,竟然呼嘯著飛進了宮中,爆炸的巨響把皇太子都給嚇得差點背過氣去。這也成了日後長州作為“國敵”被兩次征討的直接原因。

  為防止主力軍福原越後五百上士部隊從伏見奇襲,近藤勇帶領新撰組近二百名隊士出陣,並與率領會津藩兵四隊五百名的大將神保內藏之助、軍事奉行林權助會合共同禦敵。

  十九日未明,會津藩接到竹田街道大垣藩遇敵的緊急增援請求,便火速派遣藩兵二百名和新撰組前往救援。這是新撰組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參與戰爭,高豎赤底“誠”字隊旗,全副武裝嚴陣以待的組內各隊士皆磨拳擦掌,恨不得立刻逮住幾個長州藩士大開一番殺戒。

  另一邊,福原越後隊從伏見出發,在藤森遭遇大垣藩兵並展開了激烈衝突。守衛關門的大垣藩的名家老小原鐵心率領的軍隊先是假意撤退,放福原隊近半數藩兵過了關門,然後突然由側面向福原隊進行炮擊。這國司隊率領的長州藩士雖皆為上士構成,但突遇對方使詐防不勝防,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大垣藩武器精良,架起多門火炮朝著福原隊狂轟,填充炮彈時產生的空隙,便利用火槍掃射完美補足。槍林彈雨之下,福原越後頭部遭流彈擦傷,無奈只得向伏見方面撤退。

  會津藩士、新撰組趕到之時戰鬥剛剛結束。好不容易得到出場機會的新撰組眾人,本以為立功的機會來了,沒想到這主力部隊的福原隊竟然如此不堪一擊,戰鬥沒開始多久就結束了。大垣藩本著窮寇莫追的原則,目送福原越後逃走。新撰組各位是急驚風遇上慢郎中,扔下以“天還未亮行動不便”為藉口不願追擊的大垣藩便直奔著福原部隊追去,從伏見稻荷一直追到墨染,可惜這福原越後跑得太快,新撰組沒能追上,眼睜睜看著這一隊長州人乘上小船,逃向大阪去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