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明保野亭的悲劇
2018/12/07 01:02
瀏覽102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二十二、明保野亭的悲劇

作者: 加州清光
  池田屋事變之後,為了防止長州人對新選組展開報復,幕府特地給新選組前門、後門共設置三門火炮以防突襲。而此時屯所內傷患眾多,人手不夠,於是便從會津藩借用藩兵二十一人應急,柴司便是這借來的藩兵之一。

  這柴司年僅二十,是二百石俸錄的柴幾馬的末弟。松平容保在上任京都守護職時,柴幾馬攜多三郎、司兩名胞弟共同上京。這柴司雖系出名門,但為人隨和,不端架子,平時很是景仰新選組的驍勇善戰,與新選組內一些隊員關係也很是要好。

  六月十日,新選組得到消息,位於祗園東山的茶屋——明保野亭中,有二、三名長州人秘密潛入。這段時間正是一掃長州殘黨的重要時期,本著“寧可錯殺不可放過”的原則,當晚以原田左之助、井上源三郎、沖田總司為首十人,再加上會津藩的柴司、吉原四郎、石塚勇吉等七人組成小隊迅速出動,前往明保野亭。


  到了地方,一行人沖了進去,先是逮捕了一名長州人,然後把圍在桌邊像是土佐藩的四、五名浪士暫時也抓了起來。這時,一名浪士突然從後方沖出,飛快跑出料亭準備翻後牆逃跑。新選組和會津藩士一看,這小子有情況,不然你跑什麼呀。於是柴司帶頭沖上前便追,還沒等這逃跑的傢伙翻過牆頭,抬起槍來沖著他腰部就刺了一槍。這一槍刺得也是極重,這逃跑的浪士捂著傷口倒在地上,終於開口大叫自己不是長州人而是土佐藩士,名叫麻田時太郎。請眾人不要再傷害自己,自己也絕不還手。眾人一看刺錯了人,趕忙把麻田搬到町奉行所,自己帶著被捕的長州人一起返回屯所去了。

  然而柴司是個極為正派的人,這次由於自己的原因而誤傷與會津藩交好的土佐藩士,擔心會因此事而產生負面影響。回到了屯所後始終是惴惴不安,永倉新八實在看不下去,便出言安慰了幾句,說是柴司當時執行公務,就算傷人也屬正當防衛,況且麻田一言不發就突然逃走也有不是之處,如果當時便自報家門,說自己是土佐藩士也就不會有此一劫,讓柴司無須擔心云云。永倉新八性格開朗,容易和他人打成一片,柴司和他關係也是相當不錯,此次行動時身上所穿防具等,就是永倉借給他的。可即便如此,柴司心中仍然不能釋懷。

  事情的起因馬上就彙報給了會津侯。會津侯做為下達命令的上司,認為自己的下屬當時是正當執行任務,使用武力也算適當的判斷,並無不妥。但是翌日(十一日),得知藩內弟兄麻田遭到新選組、會津藩聯合圍攻的土佐藩士,在明保野聚集了將近百八十號,群情激憤的這些土佐人將槍口對準了新選組,聲稱要將新選組上下斬盡殺絕,雞犬不留。得知土佐人要襲擊屯所的消息,近藤、土方等人也是被逼得沒辦法,為了防止八木邸、前川邸受到牽連,只好在屯所門口張貼“屯所已遷移”的佈告。

  松平容保接到消息後也是頭痛不已。這土佐藩與會津藩相同,都是公武合體派的雄藩,而且兩藩一向交好,如果因此而造成兩藩失和,那可就得不償失了。松平容保趕忙召開會津家老會議,眾高層管理商議之下,當務之急在於麻田時太郎的傷勢,於是決定先向土佐藩派出醫師給麻田診治。可是醫師剛進土佐藩大本營就被轟出來了。土佐藩公用方說了,“在我們土佐藩,有違武士道的人是沒有資格接受診治的。雖然各位一片心意,但在下等受之不起。因此各位請回,麻田之事不必掛心。”

  醫師便回來向松平容保覆命。容保公和諸位家老當時就皺起了眉頭,一直以來肥後守(會津侯)與土佐公交往甚密,難道就因為誤傷了一個藩士,兩藩藩主就要從此絕交了麼?而且土佐公用方以“有違武士道精神”對麻田逃走事件下了定義,這個“有違士道”對武士來說是致命傷,是無法被原諒的大失態。看來藩主是打算讓麻田切腹。這麻田要是一死,兩藩的關係就真的降至冰點了。

  果不其然,當晚麻田便留下一封遺書,上書“此番做出如此失態之舉,實在有違武士之道,羞愧難當,故決定自決以正風氣。”隨後便自盡了。說是“羞愧難當”,實際上恐怕是被土佐高層逼迫,情非得已才決心自盡的。

  得知麻田死訊,會津藩就好比死了自己藩內的大功臣,藩內上下一片陰霾,氣氛相當緊張。會津侯本欲讓柴司解甲歸田,剝奪家臣身份打發他回老家以示反省,但麻田突然死亡,事情就沒這麼簡單了。話說回來,因此而讓忠於職守的柴司切腹也於理不合。會津侯及以下家老是費盡了心機,思前想後仍然沒能想出一個兩全的對策。這時聽到風聲的柴幾馬——柴司的大哥,便把會津高層苦慮之事告之柴司。柴司聽罷,為了不給兩位兄長以及會津侯造成困擾,更不想自己之過而影響會津、土佐關係,於是通過兄長向會津侯請命,表示自己願意以切腹贖罪的決心。

  六月十二日,柴司在兄長多三郎的介錯下完成了切腹。事後,會津藩公用方立刻前往土佐藩處傳達了這件事情。土佐這邊也趕忙派出了使者前往,鄭重、正式地對柴司弔唁了一番。

  柴司以自己的死挽救了關係瀕臨破裂的會津、土佐兩藩,完美地詮釋了一個武士應有的武士道精神。不僅會津藩上下,就連新選組全體,也是對於柴司的無私精神大為感動,讚不絕口,全隊上下懷著崇敬的心情對柴司沉痛追悼了一番。執行任務時柴司身上所穿防具本是永倉新八之物,在柴家兄弟懇求下,永倉新八便將這套防具送給了他們留作紀念。

  柴司死後被葬在黑谷金戒光明寺內的會津墓地,麻田時太郎則是被葬在四條河原的常藥寺。這兩個人都是當時封建思想的犧牲品,成了維護兩藩利害關係、應酬面子的陪葬品,並無誰是誰非之說。但柴司以自己的性命換回兩藩和平的真武士英姿,卻永遠刻在了每一名知情者的心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